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解放的故事>第五章 人生转机 (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 人生转机 (5)

小说:解放的故事 作者:孤鹫 更新时间:2018/10/12 8:15:28

温建国记得很清楚,那是自己上小学一年级第二学期的时候。

有一天,班主任齐芙蓉领着一个小男孩子进了教室。齐芙蓉几步走到了讲台上,对大家说道:“同学们,今天咱们班又来了位新同学,名叫郭解放。”齐芙蓉说着,对站在教室门口的郭解放招了招手说:“来,郭解放,你也到讲台上来,来和同学们认识一下。”

从齐芙蓉带着郭解放进了教室的那刻起,温建国就目不转睛地看着郭解放,只见郭解放进了教室门的郭解放像一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规规矩矩地站在教室门口,把两只手放在裤腿两边,两只脚并得齐齐的,因为拘束,肩膀都缩了起来,肩膀上斜挎着一个破旧书包,脸蛋儿红红的,只是那对大眼睛特别地有神,正滴流乱转地、偷偷地观察着教室里的其他同学。

听到齐芙蓉让自己也站到讲台上,和同学们认识一下,郭解放因为紧张,没有动弹,仍旧缩着肩膀,忐忑不安地在门口站着。

齐芙蓉见状,笑了笑说:“郭解放同学初来乍到,和同学们都还比较生疏。”齐芙蓉说着,走下讲台,拉了郭解放的手,一直将郭解放拉到了王云燕的旁边,把郭解放安排在了王云燕旁边的座位上。

王云燕是水磨关一队队长王多明的丫头,和郭解放也熟悉,当时在班上担任着班长职务。

王云燕见齐芙蓉将郭解放安排在自己旁边坐,立即站了起来,对齐芙蓉说道:“齐老师,郭世信是地主,郭解放是郭世信的儿子,是地主娃子,我的爹是队长,是贫下中农,我不跟地主娃子一起坐。”

对于王云燕,郭解放也熟悉,毕竟是一个生产队的嘛!每到吃罢晚饭的时候,家家户户的娃子丫头们,把饭碗一扔,撒丫子就跑到街上玩去了。娃子丫头们汇集在队中间那棵大树下,或藏猫猫,或打沙包,或跳房房。

虽然郭解放家是地主成分,但在玩游戏的时候,谁都不嫌弃郭解放,包括王云燕;在玩藏猫猫游戏时,郭解放和王云燕经常是一伙儿,常在一起打打闹闹的,并不生疏。

郭解放见齐芙蓉将自己安排在王云燕旁边,心里感到踏实,毕竟是一个队的,平时还在一起玩耍呢!因此,郭解放的精神松弛了下来,轻松地喘了口气,却猛然间听到王云燕叫自己父亲的名字,还说自己的父亲是地主,自己是地主娃子!郭解放浑身的血“轰”地一下子就涌到了头顶,他感到自己有点眩晕,似乎站立不稳了;稍倾,郭解放不眩晕了,也站稳了身子,情绪却暴怒了,一转身,顺手就抓住了王云燕的头发,一使劲把王云燕甩了个跟头。

王云燕在班里是骄横惯了的,平时都是她趾高气扬地指使其他同学,从来没有哪个同学敢对她表现出不恭来。在这之前,王云燕显然没想到郭解放会对自己动手;所以,王云燕毫无防备,不曾想猛然就被郭解放一把抓住了头发,给甩倒在地上。王云燕被甩倒在地上,摔了个屁股墩儿,急了,伸出两只胳膊,抱住了郭解放的腿,大声地喊着:“地主家的娃子打人了!地主分子要复辟了!”

眼前忽然发生的情形显然也出乎齐芙蓉及其他同学所料;此刻,全班同学顿时乱成一团,“嗷嗷”地乱叫着起起哄来。把郭解放安排在王云燕旁边正往讲台上走的齐芙蓉,听到王云燕说郭解放的爹是地主,郭解放是地主娃子,心里不高兴,心想,你一个小孩子,管什么地主不地主的?齐芙蓉刚走到讲台上,就看到郭解放一把抓住王云燕的头发,把王云燕甩了个大跟头,心里又吃了一大惊,急忙从讲台上冲了下来,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郭解放和王云燕给拉开了。

望着满脸怒气的郭解放,齐芙蓉批评道:“郭解放,你咋啥话也不说就动上手了?同学之间,有道理就讲道理嘛!怎么能动手打人呢?!”

郭解放闻言,把两只眼睛瞪得圆圆的,气呼呼地对齐芙蓉说:“齐老师,他叫我爹的名字,还说我是地主娃子。”

齐芙蓉说:“郭解放,人之所以起了名字,就是让人叫的嘛!不让人叫,起个名字干什么?!毛泽东伟大不伟大?全国人民都叫着呢!”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郭解放肚子里还是不服气。

郭解放心想,她的爹比我的爹岁数还小,她个黄毛丫头咋就能叫我的爹的名字哩!他的爹在人前头的时候叫我的爹的名字呢,在没人的时候,也是老郭或郭哥地叫,难不成她比她的爹还大了?她要是能叫我的爹的名字,我也能叫他的爹的名字!这样想着,郭解放就在肚子里使劲叫起王云燕父亲的名字:王多明!王多明!

此时,齐芙蓉并不知道郭解放丰富的心理活动,只是看到郭解放一脸的不服气,想安慰下郭解放,就又转了头批评王云燕说:“王云燕,大人是大人的事,学生是学生的事,郭解放他爹是地主那是他爹的事,郭解放又不是地主,他才七岁嘛,七岁的娃娃能剥削人了?以后在学校里不能再说同学地主、富农什么的。”

此时的王云燕心里也不服气,心想,他的爹就是地主嘛,他就是地主分子郭世信的儿子嘛!难不成我还说错了?!

看到两个人都气呼呼的样子,齐芙蓉感到把郭解放安排着和王云燕同桌,两个人也处不好关系,于是就看了下其他同学,问道:“同学们,你们谁愿意和郭解放同学同桌?”

温建国是公社干部家的子女,家教要明显好于其他农村孩子,自小就有着同情心,加之他对郭解放有好感,就想说他愿意和郭解放同桌。温建国刚想说我愿意和郭解放同桌,这时一个丫头子猛地站了起来,高声说道:“齐老师!我愿意和郭解放同桌!”

温建国闻声去看,见是魏芳芳。

魏芳芳家也是水磨关一队的,她的父亲叫魏建平,家庭成分也是个地主,和郭解放家隔着几个门斜对面住着。刚才,王云燕拿地主成分说事,魏芳芳心里也不痛快,心想,你们贫下中农不愿意和地主同桌,我是地主成分,我愿意和地主同桌,这样想着,齐芙蓉就问谁愿意和郭解放同桌,魏芳芳立马站起身来说她愿意和郭解放同桌。魏芳芳家

郭解放见魏芳芳愿意和自己同桌,鼻子一酸,差点儿掉下眼泪。

这是郭解放插班上学当天发生的事情,温建国对此是记忆犹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温建国和郭解放成了好朋友,他们一直上到了小学毕业。上初中的时候,温建国没见到郭解放,打听了一下,说是郭解放回队劳动去了。自那后,温建国再未见过郭解放,直到自己高中毕业并当了好几年民办老师后,才突然地又见到了郭解放。

3

第五章 人生转机 (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