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蚌壳里的呼啸>第十章 钱家兄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章 钱家兄弟

小说:蚌壳里的呼啸 作者:书间一文虻 更新时间:2018/10/19 9:55:44

村支书金良昌前来村小讨主意,一社的金兆仓和金兆库两弟兄请他去断事,两弟兄分割祖产两间库房,一间大一间小,两妯娌谁也不想吃亏。良昌支书让两家拈阄,两女人叽叽歪歪不依,说拈阄分先后,后拈的人没选择余地先就吃下亏。朱老师笑道,人不讲理鬼都害怕,有好主意也白搭。梅老师说,我懒怠磨脑筋,珉娃子出个主意吧。金兆珉搔了搔头说,还是抓阄好。良昌支书掩饰不住失望说,两婆娘是输理不输气,输气不输嘴的主,还让拈阄,她们裤子不跳落不怪。金兆珉说,虽是拈阄,却须换个玩法,不妨捏四个纸团,分别写上二、五,七、八,这下谁先谁后无所谓,头回先抓的下回后抓,这样机会均等谁也不好说长短,各人抓的纸团,用上面的数字相加,得数大的先择房。朱老师和梅老师齐夸这主意要得,良昌支书饶有兴趣瞅瞅金兆珉,乐呵呵去了。

  当天晚饭后,良昌支书过来找金老师摆龙门阵,两人议完美国中东,谈到山西挖煤的金兆刚,小伙子当上包工头挣上了大钱。最后良昌支书讲到白天拈阄的事,他按金兆珉的点子去处理,两婆娘不再一蹦三尺高,事情圆满解决。良昌支书问金老师,而今眼目下村里缺文书,我看没有人比珉娃子合适。金老师婉言谢绝,说金兆珉欠火候挑不起这个担子,一个并不高明的主意证明不了啥能力,办砸村里的事,他这张老脸无处搁。良昌支书讪讪告辞回家。

金老师回屋向金兆珉讲了良昌支书的意思,说自已没同意,是因为村干部上去没空间,下去遭人耻笑,每天面对群众太容易得罪人。碰上棘手的群体事件,是和群众面对面的当事人,处理不妥,群众记恨,怨气会如污水一样泼到身上;处理得好,功劳是上面的。上面随便一个指示,下面得跑断腿骭磨破嘴皮,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一有社会运动首先遭整,是替罪羊和受气包,不是填坑坑,就是补疤疤。金老师又以自己为例,十五岁在校读书被村上要回来当会计,大跃进时不想弄虚作假,批斗不说还弄去跪瓦碴。金兆珉听得不耐烦说,不让去我就不去,老翻旧黄历管啥用。拿起赖家君的赠书转身上楼,金老师恨声不止,该展劲念书时不展劲,早不忙,夜心慌,现在假用功有屁用。

堂伯家上门女婿钱满江,偷听了半天良昌支书和金老师的谈话,这时闻声出来劝金老师勿生气,又招呼金兆珉杀盘棋,他让一车或马和炮,金兆珉说,我心烦,改天领教。钱满江说,老人的话有时比啥子都灵,人老半仙嘛,听进去记心头有益无害。金兆珉勉强应声。金老师气稍顺,关切起钱满江幺老弟钱满湖的事。钱满江说,这缺心眼的还没找到,明明好事一桩,认啥死理推不来搡不去搞啥离家出走。钱满江虚头巴脑跟金老师扯阵闲条,央金老师在良昌支书面前为他活动活动村文书一职,金老师应允向良昌支书递话。

 钱满江兄弟仨,邻县广川镇钱家湾人,父母早亡,留下几间破房,兄弟三人相依为命。钱满江为人机伶,入赘金家后嘴甜腿勤身快,邻里间不管是谁喊帮忙,他总是一喊就到,时间一久,无人拿他当外人,堂伯家里的事渐渐由他作主。堂伯家五个女儿,大女己出嫁,二女将女作了媳,三女正当芳华,温婉少语,见人捂嘴一笑,四女幺女年纪尚幼。钱满江撮合三姨妹嫁给他二弟钱满河,钱满河面容苍老为人木讷,又大三女好几岁,外人都觉两人不般配,三女嫩花枝遭老藤缠了,钱满河捡了天大个便宜。村里生出不少闲话,说钱满江不简单,自个儿釆花一朵,还替老弟守着几朵,实打实的肥水不流外人田。老三钱满湖己二十五六,房破家贫媒人羞于提亲,钱满江忧心忡忡,金家剩下两姨妹太小,等桃红杏熟,他幺老弟人已成一干瘪瓜。

突然间钱家生了风波,钱满湖离家出走,风传他想躲避一对高官夫妇。钱满江向大家展示他幺老弟去外乡的车票,语焉不详讲他爹妈过世早,娘临终前告诉他钱满湖非他血亲兄弟,是以前过路大军里一夫妇寄养的。现老三亲生父母当了大官,托人广川寻子,有国家工作人员上钱家找老三谈话,可钱满湖一时接受不了现实,怨恨亲生父母当初弃他不顾而不愿相认。西水邻县原是川陕苏区一部分,红军破仓分粮平分土地活动频繁。苏区缺盐,一两盐巴值一块光洋,昂贵到如此程度也不容易买到,据说金区长就是到广川一带贩盐发家的,红军渡河占领西水一些盐井,才勉强解决吃盐问题。徐帅麾下出过一位广川籍猛将,英勇善战屡立战功,可惜遭张国焘肃反杀害。解放后徐帅写回忆录,提到这位广川人氏爱将,有关部门派人查找烈士后人,因广川地小名不经传,工作人员想当然认为徐帅笔误,把广州误写成广川,到广州查找多年未果。后来邻县有人读徐帅回忆录发现问题上报,上面核实后在县城为烈士塑像立碑,烈士后人得妥善安排。

钱满湘的事一出,信的人不少,说老三不该矫情耍小孩脾气,认下亲生爹娘有啥不好?工作和前途全有了,靠着大树享现成福。亲迟早要认的,毕竟血浓于水。钱满湖还没回来,上钱家提亲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不乏乡镇干部人家。金兆珉细想默算时间差后就冷笑,向金老师说钱满江这人心机太重,为了兄弟娶老婆不惜向乡邻撒下天大的谎,到时不补是个洞,补起是个疤。金老师听完儿子的分析,觉得金兆珉并不是不通世务的呆书虫,嘱他对外人不能随便讲,静观钱家兄弟自导自演的闹剧如何收场。这人机深祸也深,现在戳穿把戏,钱家兄弟难堪了会记仇的。

 钱满湖的事时间一久,看出破绽的人不少,上门提亲的人退了潮。钱满江大犯踌躇,一桩心腹事,尽被别人知,凭他百样机伶终是一筹莫展。喜得好春节来临,金兆刚衣锦还乡,给他带来一线转机。金兆刚声响气粗,一扫从前的颓态,本生的牛高马大,钱壮了胆,颇有上山打得虎,下海擒得龙,尿撒一丈远的气度,村里乡亲暗暗称奇。这金兆刚儿时鼻涕两行,吊拉出来就用衣袖一擦,袖子如抹了一层胶水,那时一天三顿稀饭照得见人影,穿不完的烂布巾巾,吃不完的红苕皮皮,捞顿干饭不是件容易事。可金兆刚自有办法,大人下地干活,家里娃娃轮流烧锅煮饭,轮到金兆刚,他把一个碗倒扣在锅中间的米堆上,稀饭煮好后把碗翻过来,里面就是一碗干饭,躲在灶前先吃了。他娘不服气,给的米每个娃都一样,怎么一轮到金兆刚就越煮越稀呢?一次地里活干一半,娘回家查看,发现锅里的碗,说与兆刚爹,爹回家把兆刚一顿饱打,让儿子屁股几天不敢沾板凳

钱满江和村里一帮年轻人找到金兆刚,央他过完年捎带他们出去闯一闯,金兆刚不假思索满口答应。金兆珉心动,让金老师给金兆刚打招呼,过完年出去带上他。金兆刚却一口回绝,态度坚决而诚恳说,老师您不了解外地情况,挖一年煤拉三年黑屎的苦,金兆珉吃不了,您也一定不舍得让儿子去吃那份苦。不是我不想带,有些事不好明说,我是老师的学生,祸害谁也不敢祸害老师的儿子。话到这个份上,金老师不好坚持,回家告诉了金兆珉。金兆珉听了纳闷半天,一霎时心中便有了千思万虑。

12

第十章 钱家兄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