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蚌壳里的呼啸>第十一章 金处长援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一章 金处长援手

小说:蚌壳里的呼啸 作者:书间一文虻 更新时间:2018/10/20 9:09:00

代教授课的日子不紧不慢,一黑一白是一天。金兆珉空闲翻翻书,窗开半扇清梦半床,偶尔下地干干活,锄把沾手扁担上肩就七齁八喘的,金老师鼻子眼睛都是气。又到一年中高考放榜时,村里两位小学同学,经数年复读分别考取中专和中师,一位和大哥金兆珩同时启蒙的发小,高中复读到高九终于拿到大专通知书,赖家君和宗子奇也如愿以偿被高校录取。炎天如甑,赤地如烧,金兆珉的失落如锉刀,锉去他仅存的光彩和空想,连日来心烦意躁,神怠意懒眉皱忧结,懒绵懒绵似晒蔫的草霜冻的苗。

金老师看在眼里忧在心上,如隔夜的烘笼,表面温温热,里头全是火。良昌支书重提文书一事,金老师说,金兆珉就算了吧,你瞅瞅他现在的样子?腔不开气不出,懒稀稀昏浊浊,大人把心挖给他吃,他还嫌血腥臭。猪,赶到北京还是头猪。你不如让金良义试试,小伙子年轻八轻行医四方,见多识广,处事老成干练。一语点醒梦中人,良昌支书一拍脑门说,我咋就没注意到这个人?

金老师当初缀学回村当娃娃会计,就是良义爹从学校把他硬拽回去的。金老师当时千不愿万不意,良义爹说,你爹老汉是一年药罐不离身的病壳壳,三天莫得两天好,娘老子又管不起事,你是老大,屋里弟兄妹子多,这个家你不撑谁来撑?金老师听后乖乖跟着良义爹回家,起初在两个弟弟读书这件事上不太热心,良义爹又批评他眼窝子浅,眼晴只看鼻尖尖,家里就几间祖屋,不用心让两老弟展劲读书奔出山旮旯,未必全窝屋里头争房分瓦吵一辈子?金老师醍醐灌顶,从此尽心竭力扶持两个弟弟上学读书,家里的事不让他们分心。两个弟弟也争气,二弟考到上海,是村里解放后出去的第一位大学生,现在邻省省城任处长,幺老弟则是西水县石斛镇中心小学校长。

 小儿子的颓废,金老师又气又急,无奈之下给二弟去了一封信。金处长很快回信,让金兆珉去他那里。金兆珉出门前去石斛镇拜访幺老子,金校长不客气说,你二老子那儿,成了你哥俩姐弟的大学,连二赶三的去,而今眼目下轮到你。你二老子喜欢勤快灵动人,你过去不要眼睛不开光,缩手裹手缺吃少有,那时嘴巴瘪起、脸垮起也没人理你哟。金校长顶肋巴骨的话,让金兆珉脸烫得可以烙馍。他眼里的二叔是个谦谦君子,脾气好极了,二叔若回乡省亲,金老师常让二叔代课,那时村小设在祖屋大堂屋里,他刚启蒙上学。学童写错字算错题,二叔会体罚,用教鞭在学童手心轻轻点一下,似挠了一下痒。有顽童就故意犯错,主动伸手求打,等棍落手心就嘻嘻偷笑。朱老师曾对他说,你二老子天天和外宾打交道,人民大会堂吃过国宴,结识的全是达官贵人,你过去沾小指拇大的光就不得了。他也曾扪心自问,以前读书不上心,是否有土地老爷坐岩洞,觉得自己背膀子厚的心理?答案是肯定的,想到给赖家君去的贺信,用的是金处长带回老家的单位专用信笺,羞惭不已,分明一张白纸画出他虚荣俗气的嘴脸。

  二叔的相邀让金兆珉有冷身子穿热衣的感觉,金兆珩却说不要高兴的太早,二老子大不了替侄子寻份小工,或让学个单车钟表收音机修理啥的,会说一天挣的钱够买两三斤大米就比农村强多了。又说他以前去在工地上干了一年,跟在老家打牛大胯没啥区别,弄个英雄白跑路。金老师听了大儿子的话怒极反笑,以前农村某村晚上偶尔放场电影,周围团转数个村子的人,会打着火把隔开大老远跑来观看,遇消息不准确或电影临时取消白跑一趟,人们就相互转告电影片名叫《英雄白跑路》。金老师笑骂金兆珩,当初让你好好念书,你偏偏把耳朵放烧腊盘里,非要躲进红苕洞打扑克,混个初中毕业就不念,难道你二老子需要你去帮他坐办公室?金兆珩说,考不上学的又不止我一个,再说考不上的人又不是只会吃饭造粪,而今眼目下我就不比一些考上学的混得差。金老师叹口气说,横顺我以前是对牛弹琴,而今眼目下依旧是。

金老师不大满意大儿子作生意挣两钱就瞎张扬,家里摩托车电视机洗衣机一件不少,村里眼红的人不少,一旦上面政策有变搞个啥运动,只怕叫花子贬成讨口子的命都没有。金兆珩对父亲的担忧不以为然,我一不偷二不抢,光明正大挣的钱,为啥不能风风光光地花,未必然钱多了还怕哪个敢打碗水把我吞了啊?如果非要以现代的眼光看待过去的事物,难免有事后诸葛亮之嫌,但非要以过去的眼光看待现代的事物,难说不是高度近视瞎操心。金老师想提族伯金区长的事,话到嘴边又咽回肚里。

11

第十一章 金处长援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