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只为山河无恙>第六章 争道抢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争道抢行

小说:只为山河无恙 作者:李晨星星 更新时间:2018/10/18 22:25:41

正说笑间,忽然天空中传来一阵嗡嗡声,两架敌机由南向北飞来。胡班长忙道:“禁声!”战士们不待下令,立即原地停住不动。敌机很快从头顶飞过去了。胡班长低声骂道:“这他娘的美国飞机,夜里也没一刻安生,该是最后一班了吧。”魏华却想,夜里是最后一班了,一到天明,天上的敌机可要多出几十倍了。这时已走到岭顶,连长下令:“同志们再加快些,前面拐个弯下了岭,咱们在沟里的林子里隐蔽休息。”

不料刚走到拐弯处,忽听得山壁后有人大声喧嚷,全是**语,跟着便传来“停止前进,原地待命”的命令。战士们都有些奇怪。要知侦察排在部队上岭前早已勘察过地形,并在下岭的道旁设有哨卡,以防有**难民或部队从另一面上岭而发生拥堵。这时整个营都已集在上岭的山道上,如有耽搁而不能在天亮前下岭隐蔽,后果不堪设想。花小兰悄声道:“二狗子,你以前学的**话还记得么?听听怎么回事。”魏华不禁一怔,道:“怎么?我以前还会**话?”

花小兰道:“是啊,咱们跟许首长来东北后,许首长常到**和苏联去公干,你跟着去得多了,人又聪明好学,不但会说**话,还会说苏联话呢。”魏华心想这真是巧了,自己从小就颇有语言天分,而易奶奶是**人,这**话从小就跟着她说惯了,而且自己大学里学的就是俄语专业,这么看来,自己的穿越搞不好还真是神秘力量的特意安排。他道:“唔,还没忘干净。我试试。”他其实早在凝神倾听,知道是侦察排一名懂朝语的战士在和两名人民军士兵交涉,说道:“好像是人民军一辆卡车开了上来,拐弯处的山道实在太窄,司机没忍住开了一下车灯。刚才敌机经过,吓得在车前引路的人民军把车灯给砸了。”

同班战士听了此言,面面相觑。胡班长道:“侦察排的同志这是咋回事,怎么让人民军的汽车开了上来。还不赶紧让他们倒回去。”魏华道:“糟了,人民军说道太窄,倒不回去……咦,不对!不是倒不回去,是不肯倒……”

胡班长怒道:“什么?他娘的不给让路?把它推到沟里去!”魏华心中暗赞:“经典!我也是这么想的。”又倾听片刻,突然眉头一皱,也忍不住破口而骂:“**他老母!”

战士们一愕,花小兰皱眉道:“二狗子先别骂,怎么样了?”魏华还未答话,指导员已来到跟前,训道:“你们二班吵什么吵?看看人家别的班,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了?营长就在前面,你们操哪门子心?”指着胡班长和魏华的鼻子骂道:“你俩喊那么大声,让**同志听见了成何体统?还顾不顾政治影响了?啊?”

魏华给训得垂头丧气,心下却想:“他们敢这么玩阴的,操他老母算是轻了。”正在这时,营教导员从后面赶了上来。当时志愿军团级以下单位行军,一般都是军事首长在前,政治首长在后,营教导员这么快就从后面赶了上来,已然气喘吁吁,问指导员道:“冯指导员,前面什么情况?”指导员道:“教导员,我正要去前面看看,一起去吧。”

魏华见两人就要离开,忍不住道:“教导员,指导员,我知道一些前面的情况,你们就这么过去不大好办。”教导员名叫李文石,略带书生气的脸上闪过一丝讶色,望着魏华道:“小同志,你是懂**语了,那你说说看。”

魏华道:“现在对面的岭下有大约几十辆汽车的车队停着,也是想着天亮前过岭。本来侦查排的同志已跟他们说好了,咱们营下了岭,他们再上岭,结果他们以急着赶路为由,借口先派一辆卡车试一下拐弯处的窄道,如果过不去就赶紧换别的道路,那时咱们营刚刚上岭,他们说最多把试路的汽车推下山崖,绝对不会阻碍咱们行军,哪知道汽车上了窄道,赖着不退,非让咱们部队给他们腾道,说什么双方可以同时过岭。”

魏华说到这里,战士们都又惊又怒,这上岭的山道又长又窄,仅容一辆卡车通过,若要腾道,战士们势必要排成一列紧贴山壁,即使能勉强前进,在天亮前也无法全部下岭。指导员也不由得心中有气,说道:“教导员,对方的意思分明是想让咱们原路退回,他们就直接过来。只不过不好明说,就来了这么一招。”

教导员嗯了一声,问魏华道:“小同志,你说怎么办?”

魏华道:“教导员,为了双方政治团结,不如咱们让一步,明晚再过岭?”

此言一出,战士们纷纷出言反对。胡班长向魏华吹胡子瞪眼,要不是教导员在跟前,便要喝骂出口了。

教导员却微微一笑,道:“小同志,还懂得以退为进嘛。有什么想法尽管说,不用顾忌。”

魏华嘿嘿一笑,说道:“教导员,俺是想让俺们二班跟着上去,找个机会把那辆汽车弄下沟去。这也是跟他们学的,叫作‘先斩后奏,木已成舟’。他们脸皮再厚,也不能再派一辆上来吧,何况有侦察排的同志在道旁卡着。现在营长已在和他们团长交涉,好像还有个什么师长正赶过来,他奶奶的,这不是明摆着压人么?你和营长不好做出格的事,我们小兵来干,那就关系不大。大不了算我和胡班长一时冲动,违犯一下革命纪律挨个处分,给他们个交待就是了。”

“唔,这个……”教导员一听就愣住了,办法倒是可行,只不过路子有点野啊……魏华又道:“具体咱们可以这么干……”当下小声说了出来。战士们一听纷纷叫好。正在这时,前面营长的通信员急匆匆跑过来,说道:“一连花小侠同志,营长问你还会说**话不?如果会说,赶快去前面作翻译。”

魏华一怔,随即明白,先前就听出侦察排那位会朝语的战士有点辞不达意,而对方师长要来,须得找个水平好点的翻译,忙道:“我记得。这就去。”转头向教导员望了一眼。教导员一挥手:“需要到前面的同志立刻跟我走。其他同志原地待命,不得喧哗议论!”说着当先而行。

胡班长等二班战士都是一怔:“需要到前面的同志?那我们要不要去?”但随即便都反应过来,当然是去了!只不过教导员不便明说而已。大家想到要执行“特殊任务”,都是摩拳擦掌,当即赶去。

此时小雪已住,云开月现,满天飞霜,转过山壁,就见前面十几米处停着一辆苏式军卡,将山道塞得满满的,只有山道临沟一侧,可容一人通过。车前站着三名人民军士兵,其中一个没有配枪的应该是司机。越过汽车到前面,只见双方已暂停交涉,看来是在等待那个师长到来。人民军那个团长当道而立,两个警卫员站在他身后。这边营长、一连郑连长、侦察排长及几个战士聚在一起。营长正在气呼呼的批评侦察排长,见教导员来了,说道:“教导员你来得正好,你说说他这个侦查排长,干的时间不短了吧,怎么就这么容易受人愚弄?怎么就不能先向上级汇报?今天出这个状况必须得记处分,要进行深刻的反思和检讨……”

侦查排长姓林,这时满脸委屈,竟落了泪。要知当时一般营级部队并无侦察排编制,这位林排长原本是营部排排长,只因他精明能干,尤喜侦查开路的重任,杜营长便依着他的性子将营部排改成了侦察排,要他发挥特长,放手去干,那实是出于对他的信任和肯定。想不到今日甫出国境,却出了这等状况,怎不叫这位从不失职的林排长懊恼惭愧?教导员道:“营长,你先消消气。我瞧这事也不能全怪咱们的同志,毕竟是第一次出国打仗,没有处理经验,再说谁能想到这人民军竟然……唉,说起来这事我也有责任,出国前的政治教导做得过火了点,导致同志们生怕破坏了政治团结,以致于在军事原则上有所动摇。营长,对方具体是什么情况,竟然如此……嘿,如此……?”

营长名叫杜义山,原是个霹雳火爆性子,要不是出国前上级三令五申,要时刻顾及双方政治团结,只怕早就跟对方干上了,当下他忍着怒气略作说明。原来山下是平壤政府机关及苏联顾问团的车队,由人民军第一军团第三师护卫,经新义州赶往临时首都江界。据那位人民军团长说,因有金将军和苏联总顾问拉佐瓦耶夫将军的命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所以才抄近路冒险走这条山道。看来对方也确实事出有因,但这般争道抢行,无论如何有点欺人太甚。

教导员听了后说道:“营长,这事咱们不能让,只不过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一连的花小侠出了个主意……”说着附耳小声说了出来。

9

第六章 争道抢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