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变迁>第一章春天的到来(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春天的到来(一)

小说:变迁 作者:万田 更新时间:2018/10/18 9:52:01

1979年3月春天的到来让中越边境本来肃杀的大地上万物复苏,连绵不绝的森林里葱葱郁郁充满了生的气息。可是此时在森林里的上空却散发着战争的硝烟。

“连长、连长、王连长,你醒醒!”轰隆隆的炮击声让众人的喊声变得那么脆弱和无力。

“指导员,怎么办?”通讯员**瞪着通红的眼睛趴在地上双手拢在嘴边嘶哑着嗓子大声问道。围在周边的战友听到**的大声询问,众人的眼神也整齐划一的看向了指导员。

这时指导员宋天龙冷静的抬头看了看被炮弹映红了的夜色,又看了看处在昏迷中的王连长,然后趁着炮弹爆炸后的间隙严肃的对着众人大声的喊道,“同志们,上级让我们连阻击五小时的任务现在已经超额完成了!我们目前的位置距离边境还有不到五十公里,我希望同志们发扬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把受伤的连长和众位兄弟们带回祖国,能不能做到?”

“能、能、能!”众人齐声的高声喊着。

“好,通过树木交替掩护,我们撤!”随着指导员宋天龙的一声令下,三连战士背起连长王建国和已经牺牲了的众位兄弟与伤员,步履蹒跚的向国境线方向艰难的撤退……

山东省某县某公社某处农家院里,一家人正在吃着晚饭。

“当家的啊!你说咱家建国不会死在战场上吧?”崔兰英端着饭碗有些担忧的问道。

“你个老娘们尽说些丧气话,这开战才多久?连一个月都不到,哪能那么快说死就死了?再说了咱们老王家的人,命都硬,我当年在战场上打了四五年仗,到现在不也是还好好的活着吗?”王恩岐瞪着眼睛拍着桌子没好气的训斥着自己的老婆。

此时围坐在饭桌前吃饭的几个儿女听到父亲如此严厉的话语,吓的默默的放下了筷子。

“当家的啊,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咱家老大。”你说万一………!崔兰英放下饭碗有些委屈的说着。

听到母亲的话,几个儿女相互的看了一眼默默的低下了头,小女儿王秀红忍不住低声的哭泣了起来。

心里有些烦躁的王恩岐看到自己的小女儿哭了起来,连忙骂了起来,“哭个屁,你大哥还没死呢!就算是死了,那也是为国捐躯,也是给我们老王家光宗耀祖。我告诉你们,老子是在毛**他老人家带领下从血雨腥风中杀出来的,我不愧对这个国家和人民!

可是你们不行,既然生在了这块土地上,吃着老百姓供养你们的饭,你们就要为这个国家尽责。就像你们大哥那样,国家有需要说上就上。哪怕是死了也是光荣的,你们记住了吗?”

听着父亲严厉的训斥,几个孩子不敢抬头只是怯懦的点了点头。

崔兰英看了自家男人一眼想说点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无力的低下了头。

自从中越两国开战以来,我军大刀阔斧的向越南境内挺进。随着胜利一个接一个的到来,已经达到了自卫反击的目的后,我军在**军委的一声令下又大踏步的向国内撤退,随着大部队基本撤完后,一个工兵连队正在国境线外一座大桥上紧张忙碌的安装炸药。

“连长同志,我求你了,能不能先不要炸桥?我的三连还没有回来呢!”营长潘辉苦苦的哀求道。

“营长同志,我不是不想帮你,可是我也是没办法呀!上级的命令让我们工兵连立即炸桥,你说我能怎么办?”工兵连长有些苦涩的摇了摇头叹息着拒绝道。

“连长同志,我理解你,我真的理解你。可是你也要理解理解咱们那些还没有回来的兄弟吧?”营长潘辉说这番话时已经哽咽了起来。

看着一名铁骨铮铮的硬汉眼泪在眼圈里围绕着,工兵连长有些不忍的对身后起爆战士说道:“再等十分钟!”

“是,连长。”蹲在起爆器前的一名小战士连忙回答道。

“连长同志,谢谢你,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潘辉握着工兵连长的手激动的猛摇道。

“营长同志,别这么说,咱们都是军人,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只能给你十分钟,过了这个时间您别怪我!”

“我明白,我明白!”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除了能听到北岸偶尔的炮声外,剩下的只能看见站在南岸桥头堡上,这些英雄们浴血奋战后脸上的焦急和等待。

“连长,快看,有一群人向我们走了过来。”一名年轻的小战士警惕的喊道。

听到战士的提醒,工兵连长连忙掏出挂在腰间的手枪高声喊道:“全体警戒,子弹上膛,做好战斗准备。”

经过了一夜艰苦的跋涉,宋天龙和三连的战士们慢慢的靠近了祖国边境线的大桥。这时指导员宋天龙站在大桥北岸一百米处,掏出了望远镜向对岸看了过去,突然看到对岸有一些解放军正在做着战斗准备。

宋天龙经过仔细的甄别后,连忙放下望远镜对身后的战士们喊道,“同志们,对岸上有我们的部队,关上保险枪口朝下,随我一起喊咱们的番号,别让我们自己的人给误伤了!”

听着北岸传过来的呐喊声,营长潘辉激动的高喊着,“连长同志,别开枪,是我的部下,是我的部下回来了!”

听到潘辉如此激动的高喊,工兵连长急忙把五四手枪收到枪套里,对身后的战士们高声的喊道:“同志们,快,上去接应我们的兄弟。”

随着两军的汇合,指导员宋天龙看到了营长潘辉后,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营长,我们回来了!”短短的一句话,却释放了万千的重担。此时此刻,三连的战士们也是泪流满面,疲惫不堪。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营长潘辉抱着宋天龙激动的猛拍着其后背。

宋天龙哽咽了一会儿,然后迅速挣脱了营长潘辉的拥抱问道:“营长,有医生吗?我们连长受伤了,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什么!建国受伤了,伤的严重吗?”营长潘辉抓住宋天龙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营长,严不严重我也不知道!表面上看右手小指和无名指被炸断了,身体其他部位到没事,可就是昏迷不醒。”

潘辉听到人没死,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时工兵连长急忙走了过来急切的说道:

“营长同志别唠了,赶紧让兄弟们后撤吧!我们好执行上级命令。”

“好,好,我们马上就撤。”

潘辉带着自己的部下撤退后不久,工兵连长走到起爆器前拍了拍一名小战士的肩膀说道:“开始吧!”

“是,连长!”蹲在起爆器前的小战士连忙答道。随着话音落下,“轰”安在桥下的炸药包,瞬间将整座大桥炸的分崩离析。

随着各个部队的归建,已经回到驻地的王建国,经过两个多月的休养身体已经恢复如初了。但是失去的两根手指也永远的留在了战场上了!

为了表彰此次战役的功臣,王建国所在的部队举行了盛大的表彰仪式,因为王建国受伤的原因,他没有赶上这次表彰大会。但是王建国他们连队,在这一次阻击战中,给自己的师争取了从容撤退的时间,因此整个连队获得了一次二等功。

“建国,经上级领导研究决定,由你接任一营,担任营长职务。”已经升为团长的潘辉坐在团部里喜滋滋的把任命文件放在了王建国面前。

王建国没有接任命文件,而是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久,然后晃了晃自己残疾的右手,苦涩的笑了笑,“营长,我还是转业回地方吧!您看我这手,如果留在部队那不是给组织上添麻烦吗?”

“建国,别这么说,你为国家和人民作出了贡献,组织上又怎么会怕你添麻烦呢?再说经过这一次的战争,你的指挥能力上级非常满意,你也知道这些年来咱们国家没有经过战争,部队非常需要像你这样有战斗经验的干部,所以我希望你能慎重的考虑!”

听到自己营长苦口婆心的劝解,王建国低头抚摸着胸前的军功章,眼睛微微地有些发红,嘴角颤抖着说,“营长,这块军功章上沾的都是弟兄们的血,有周卫星的、有小伍子的、我现在每天晚上睡觉都能梦到他们。我对不起他们啊!

如果不是我的指挥失误,我相信我能把大部分兄弟们都带回来,就因为我指挥的失误,这些兄弟们永远也回不来了!”说完后,王建国大声的嚎啕了起来。

看着嚎啕大哭的王建国,潘辉站起身拍着桌子高声的质问,“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你如果是个男人就把这点猫尿给我憋回去!”

训斥两句后,潘辉坐下身语气放缓接着说道:“建国,咱们这些人都是第一次上战场,难免会因为一些紧张,害怕、不了解敌情等等一些其他因素造成指挥上的判断失误,这是很正常的!你不要把这些内疚背负在自己的身上!

再说了,你最后这一次阻击战就指挥的非常好嘛!如果不是因为你高超灵活的指挥,消灭了追击的敌人,你们三连怎么会活着回来这么多兄弟呢?”

潘辉拿起桌子上的茶缸喝了一口水缓了缓后,然后又说道:“说实话,当初给你派任务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你们全连阵亡的思想准备了!可是我没想到,你硬是带回了一部分兄弟!你说你是有功还是有过?”

虽然营长潘辉说的话有道理,可是兄弟们的死始终压在王建国的心坎上不能释怀,都是年轻力壮刚刚成年不久的小伙子们,就因为自己一次指挥失误,让他们永远失去了青春和生命,对于国家来说他们尽忠了!可是他们的父母该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王建国站起身小心翼翼的把胸前的军功章摘了下来放进了上衣兜里,整了整军装,然后看着潘辉坚定的说,“营长,您不用劝了!我决定了!申请转业。”

“我说你小子怎么就油盐不进呢?”潘辉站起身左手掐着腰,右手指着王建国骂道。“我都说了,打仗难免要死人的。不是别人死,就是我们死,就算你指挥的在好,还是要死人的!没办法,这就是战争!”

看到潘辉如此激动,王建国还是平静的说道:“营长,周卫星家只有一个妹妹。小伍子家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弟弟,您说他们的父母谁来养?”

“是啊,谁来养啊!”潘辉低着头有些痛苦的喃喃自语着,过了一会儿潘辉回过神后问道:“想好了?”

“嗯,想好了!”

潘辉无奈的坐到椅子上说,“那好吧!你打转业申请报告吧,我尽量向上级申请让你以营级身份转业到地方。”

“是,谢谢营长。”说完后,王建国严肃的敬了一个军礼。几天后的傍晚,王建国背着行李卷儿悄悄的走出了部队大院向船港码头缓缓而去…………!

“老王,你真不够意思!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让我好一顿追你。”指导员宋天龙快步走进船站休息大厅对王建国高声的埋怨着。

此时正坐在船站休息大厅内休息的王建国,看到宋天龙向自己快步走来,有些无奈的站了起来埋怨道:“老宋,你明天就要和其他同志到轮战部队去了,这么晚了,你还过来送我干什么?”

“老王,你这说的是啥话?我又不是没上过战场,这一次到前线,只不过是给那些刚参加轮战的部队做一下指导而已!”宋天龙走到近前边说着边把手里拎着的一个网兜递给了王建国。

看到网兜里装的鼓鼓囊囊的东西,王建国没有伸手去接,而是不满的说道:“老宋,你每个月的补贴也不多,这是干啥嘛?”

“老王,你走的突然,我来的匆忙。没办法,我只能上后勤科装了一网兜罐头,你捎回去给大爷大妈还有咱弟妹们吃。”宋天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老宋,这不好吧?咱不能私自拿公家的东西,这对你影响不好。再说了,我该买的礼物都已经买好了!”王建国拒绝了宋天龙递过来的好意。

看到王建国不接,宋天龙有些不满的嚷嚷道:“老王,你怎么这么磨叽呢?不就是几个罐头吗?咱们为了国家,为了人民,在战场上浴血奋战,拿几个罐头怎么了?你买的礼物是你自己的,我这个是孝敬大爷大妈的!”宋天龙边说着边把网兜塞到王建国的手里。

看到宋天龙如此激动,王建国也只好接了过来,“那好吧,我收下了!老宋啊!到了战场上,一定要多加小心呀!”

“放心吧,兄弟命大着呢!等打完这次轮战,我也申请转业,回家找个媳妇生两个儿子,过一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宋天龙大咧咧的笑着说道。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前往烟台的乘客们请到一号检票口检票。船站休息大厅内的大喇叭突然响了起来。

听到广播声后,王建国和宋天龙迅速的拥抱在一起,“老宋,活着回来!”王建国眼睛湿润的说道。

宋天龙点了点头使劲儿的拍着王建国的后背说,“放心吧老王,你也要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夜里十一点开往烟台市的客船在大旅港缓缓的起锚,站在甲板上的王建国看着沉睡在夜色中的城市,喃喃的低声自语:“十年了!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2

第一章春天的到来(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