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封锁>第四章漂流瓶和设想病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漂流瓶和设想病毒

小说:封锁 作者:狼血 更新时间:2018/10/26 19:55:03

   这几天里白云镇都不太平。

  陆良在走访调查时遭到了一位狂暴的农民袭击,幸运的是,现场还有许多老农,他们一起合伙控制住了袭击者,陆良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饶是如此,陆良还是受到了惊吓,就算是午间偶尔小憩一会,都会梦见那位农民张牙舞爪向他扑来的样子!他的工作也无法再进行下去了,为此,苏雷所长给他放了一天假。陆良是外地人,白云镇也不大,其实放假也没哪个地方可以去散散心。

  陆良最终还是选择了待在自己那只有大约十五平方米的小房间里,上网玩游戏。

  因为大部分警员都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所以现在派出所里很安静,除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无其它杂音——夏天,一个多雨的季节!陆良泡了杯廉价的速溶咖啡放在书桌上,再看向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时,却发现自己的邮箱里已经有了十几封系统标注的漂流瓶邮件了!并且还在不断增加!标题和内容简介都是一样的。陆良轻笑了一声,耸耸肩,右手在无线鼠标上点了几下,打开了刚发来的一封漂流瓶邮件:

  7月4日 9时37分08 漂流瓶

  关于C市滨江县白云镇新型流感病毒的猜想:

  此病毒最早发现于7月1日凌晨3时左右。据镇卫生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7月1日凌晨4时镇卫生院接收到一位特殊的高烧病人,医师在给他测量体温时发现其体温居然达到了45摄氏度!

  当然,这件事看起来对于笔者的猜想毫不相干,但是下面这件事就有些诡异了!可以说是现实版的行尸走肉!

  7月2日晚上十点左右,镇卫生院发生一起暴力袭击事件,两名医生受伤(其中一位倒霉鬼的左耳被发狂的病人咬掉),一名病人死亡。根据笔者调取卫生院监控和走访当时在场的人(包括袭击者的亲属),基本还原了此次暴力袭击事件的全过程:

  7月2日晚十点,病人(7月1日凌晨四点发高烧的那位):病情突然恶化,心率加快、呼吸急促。接到通知的值班医师(两人,在此本人不方便透露他们的名字,暂且叫做A和B吧)和两名护士赶到病人的病房,但为时已晚,病人已经猝死。事情到了这里就变得非常耐人寻味了!据在场的病人家属叙述,当时医师就已经确认病人已经没有了脉搏,在医学上已经属于死亡了。但是!在B医师再次确认病人是否已经死亡时,病人的身体忽然抽搐起来,在场的人都以为病人并没有死,A医师也赶忙向病人家属道歉,说自己诊断错误时,眼尖的护士却发现连接病人的心跳检测仪显示病人并没有心跳!相信您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没错!死人活过来了!

  病人突然出手抓住B医师,张嘴就咬,当场咬掉B医师的左耳!A医师想把病人从B身上扯开,没想到病人却又把目标转向了他!A医师慌忙之下拿起床边的吊瓶支架格挡,但是奈何病人力气太大,A还是被扑倒了。幸好在场的人经过短暂的愣神后,当即回转神色,合伙控制住了病人。B医师也被赶来的其他护士带到了另一间病房治疗。

  现在您应该知道笔者要说什么了吧!死人活过来了!很不可思议是吧!可是这事就是发生了!所以这就牵扯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死人为什么会活过来?他是否真的死了?医学上有一种假死,所谓的假死(apparent death)又被称微弱死亡。是指人的循环、呼吸和脑的功能活动高度抑制,生命机能极度微弱,用一般临床检查方法已经检查不出生命指征,外表看来好像人已死亡,而实际上还活着的一种状态,经过积极救治,能暂时地或长期的复苏。但是假死与真死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假死还有很微弱的脉搏和呼吸,虽然用一般的方法检测不出来,但是机器可不同于人类!前面说了,心跳检测仪都已经显示病人没心跳了,也就是说,病人不是假死!

  那么我们基本可以确定,病人当时已经死亡,可是为什么他会突然“活”过来?再结合市卫生局的通告:现在专家已经证实,我市白云镇里发现一种新型病毒,初步认定为狂犬病病毒的变种体,编号X21·RNA。发病症状为撕咬任何处于其视线内的活物,狂躁不安,害怕水源,力气比平常都要大很多倍。其潜伏期基本与常人无异,但是却很少喝水、洗澡、对水表现出恐惧。

  那么,前面说的病人真的就是感染了所谓的X21·RNA病毒吗?撕咬任何出现在他视线内的活物、狂躁不安、力气奇大,专家说的发病症状四项他就已经占了三项,除了惧怕水这一项那位病人没有表现出来之外,其它的现象病人都出现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就这样认定病人真的感染了X21·RNA病毒吗?当然不是!专家可没说过感染X21·RNA病毒会死而复生!上面所说的病人肯定感染了其他的病毒!能让人死而复生,但却异常狂暴的病毒,相信不用笔者说明,您就已经猜出来了!

  丧尸病毒!

  绝对是丧尸病毒!

  ——

  哐当当!

  一声巨大的金属撞击声打断了陆良的阅读,他放下还冒着热气的速溶咖啡,走到房门边伸手打开房门一角,探出半个身子向派出所大院里望了望,除了磅礴大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该不会是被吓出了心病了吧?陆良低声嘟哝道。你可真是个胆小鬼啊!他笑了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随即关上门回到电脑前。

  ——

  难道您就没有丝毫怀疑吗?我们的世界中其实一直都存在着丧尸病毒!只是国家为了不让我们这些百姓担忧或者不让恐怖分子发动生化袭击而刻意隐瞒了而已!冒昧的问一下,您有看过马克斯·布鲁克斯写的科幻小说《丧尸生存手册》吗?没看过也没关系,我可以简略的说一下书中的重点。 那里面有一种名叫索拉难病毒的东西,可以让人感染成无思无想的、身体腐烂发臭的丧尸。索拉难病毒通过血液传播, 由最初的侵入点前往大脑.这种病毒会影响细胞复制的早期阶段, 并在侵入人体的过程中摧毁它们. 然后让人的整个躯体的机能停止. 通过停止心跳, 整个感染将导致被感染者"死亡". 而大脑, 则以休眠的方式保持存活, 静待病毒的变异进程将脑细胞转化为一个全新的器官。它将不再依赖氧气进行生命活动. 被感染者通过消除对这一非常重要的资源的需求, 让自己的大脑再度运作, 以一种高度独立的, 异于人体复杂生理机能的方式继续存在于这个世间。被感染者的一部分机体机能依然在进行, 其他机能则有了一定的增长, 于是整个转化过程就此结束.。而转化完成的这一新的生物体便是丧尸!

  ——

  匡当!哐当!

  又是两声刺耳的撞击,陆良扭头看向窗外,雨势已经变小了,但是派出所院内糟糕的排水系统却令整个院落变成了湖泊。陆良合上电脑,打开房门向院子里喊了句:嗨!有人吗?我是警察!

  回答他的只有逐渐变小的夏雨。

  等了一会儿,不见回答,陆良抓起一支橡胶棒走了出去。

  咚咚——

  又是两声沉闷的响声,就像是某种坚固的物体快速的撞上了一堵厚厚的砖石墙壁。是拘留室那边!陆良驻足听了听,发现声音来源就是拘留室!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拘留室内的嫌疑犯乘派出所民警出去执行任务时逃离派出所!然而等他快步跑到拘留室时,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唯一不正常的就是……静!对!这里太安静了!陆良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橡胶棒。他一间一间的查看拘留室,却并没有发现计划出逃的犯人和工具。

  他来到了陌离的拘留室。

  女孩背对着他,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诶!陌离,你在做什么!”陆良呵斥了一句,但女孩并不为所动。陆良转而观察起这间拘留室,然后有了一个比较奇怪的发现。这间拘留室的铁门居然有被人工破坏的痕迹!不仅如此,拘留室的墙墙壁,木桌和卫生间的门都被恶意破坏了!特别是墙壁和牢门,墙壁上有数个不同方向的凹痕,像是用坚固的东西击打或撞击造成的;牢门的钢条则是由内向外突出,好像一瞬间从牢房里面遭到了某种高速运动的物体的撞击!

  陆良稍微低下身体凑近头部,以便于自己能更加清楚的观察牢门的损伤。坚硬的钢条整体呈一个夸张的弧形向外凸出,就像一排缩小版的英格兰长弓。上面还黏着着一丝丝红色的、已经有些干涸的不明液体,陆良伸出食指擦了一点点黑红色,放到鼻子下嗅了嗅,一股淡淡的腥味涌入他的鼻腔。

  血液?陆良心疑,他又看向依旧背对着他坐在地上的女孩,忽然,他心中有了一个非常扯、但又却非常合理的想法!

  “陌离!你……你生病了吗?”陆良试探性的问道。

  女孩的身体抖了一下,继而不停的颤抖起来,她双手环抱住自己,跪在冰冷的地板上。

  “滚!快离开!”女孩吼道,她的声音有些刺耳,陆良也被吓了一跳。

  “不行,如果你生病了,我可以送你去医院检查!”陆良说道。

  “姑奶奶没病!你快滚啊!”女孩身体的颤动幅度越来越大,似乎她环抱住身体并不是因为害怕或者缺少安全感而做出的本能反应,而是因为她想控制住不断颤动的自己!

  “我是警察,我可不想让一名犯人因为生病而死在牢房里!”陆良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他掏出了牢门的钥匙,正要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内时,女孩忽的站起身来,以一种常人根本就不可能拥有的速度跑来,一把打掉了陆良手中的钥匙!

  陆良捂着几乎快要骨折的右手腕,龇牙咧嘴,刚想质问,但却被女孩的吼声呵止了:“不要管我!我没事!我没事!”

  陆良看着眼前的女孩,一股陌生感油然而生,仿佛她不是之前那个与他天真的谈论案情的可爱女孩,而是一个拥有铁腕手段的冷漠女皇!

  “你走!走!”女孩说着推了陆良一把,一股巨大的力作用在陆良的身上,使他倒飞出去两三米远!

  陆良感到嘴里一甜,强行制止了几乎就要喷涌而出的血液。他爬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女孩,然后转身走出了拘留室。

  虽然不知道陌离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转变成这样,但是他有信心能调查出真相!

  回到房间给已经红肿的右手腕擦了些红花油,之前泡的咖啡已经凉了,他索性从外面小卖部里买了瓶冰冻矿泉水。重新在书桌前坐定,打开了还未读完的那封漂流瓶邮件。结果他却发现之前自己邮箱里的那些漂流瓶全都不见了!他又在软件的回收站中仔细找了一遍,还是没有!

  紧接着邮箱提示音响起,是一封市公安局的公共邮件,陆良操作鼠标将其打开:

  7月4日11时03分 C市警察局打假办

  亲爱的市民:

  您好!

  很抱歉给您带来困扰!但是我局却不得不发送这封邮件到您的邮箱中。7月4日上午8点左右,一封写满谣言的漂流瓶邮件在我市网络中漂流,其大意就是我市滨江县下辖的白云镇爆发丧尸病毒。幸亏及时被我局网络警察发现并联系相关网络管理人员删除此邮件,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现我局打假办已证明此邮件系谣言。

  关于我市白云镇爆发病毒一事,我市防疫局已证明其系真事,但并不是谣言所传为丧尸病毒。白云镇所发病毒为一种罕见的狂犬病变种病毒,我市防疫局正在商量应对措施,相信未来我们几天能控制住疫情的发展。

  据防疫局病毒专家推测,此病毒之所以发生大概是因为白云镇的流浪狗问题引起的。众所周知,白云镇拥有我市主要的几个大型流浪狗收容所,所以,引起这次狂犬病变种疫情的应该是其收容某条带病宿体。在此我局强烈呼吁各位市民不要随意收容大街小巷里的流浪狗,一定要将其带往就近的收容所安置,等待兽医站的健康证明。

  很抱歉给您带来麻烦!

  另外祝您生活愉快!

   C市警察局打假办事处

   21年7月4日

  ——

  陆良拧开瓶盖喝了口沁凉的冰水,刺骨的寒意如同利刃,沿途切割所经之地。陆良呛了一下,他才想起来自己被陌离拍了一掌!

  咳咳!

  他剧烈的咳嗽着,仿佛自己的肺部拥有了自我意识,想要脱离他的身体一般!一支粗糙的大手对着他的背部拍了拍,陆良才感觉自己好受了些。

  他转过身,发现苏雷所长不知何时回到了派出所。苏雷所长还穿着临行前的黑白相间的雨衣,只是那雨衣上到处都是破洞,还有大片的污泥浊水,甚至还有丝丝斑驳的血迹!

  “苏所长……”陆良沙哑着嗓子刚要说话,但是却被苏雷所长抬手制止了。

  他颤抖着手摸出根白沙烟,然后再上下翻摸着打火机,但是找了很就都没有找到,然后他就这样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从身旁扯过一张大红色塑料凳子坐下含糊不清、略带结巴的说道:“陆…陆良,你……你相信……死人…会活过来吗……吗?”

0

第四章漂流瓶和设想病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