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后三国演义>八十七章 尔朱家族起兵复仇 萧统贤能病逝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八十七章 尔朱家族起兵复仇 萧统贤能病逝

小说:后三国演义 作者:罗文杰 更新时间:2020/1/11 13:48:02

魏帝元子攸听闻贺拔胜没有跟随尔朱世隆出走,甚嘉贺拔胜,封贺拔胜为右卫将军。尔朱荣既死,魏帝元子攸知道尔朱兆一定会反扑,乃召集众大臣商议对策,一些大臣说:“河西盛产战马,纥豆陵步蕃兵力强盛,乃尔朱兆的克星。”元子攸大喜,乃诏河西人纥豆陵步蕃等令袭秀容。

尔朱世隆攻河桥,奚毅等没想到尔朱世隆等会突然杀个回马枪,奚毅等于途被擒,尔朱世隆将奚毅害之,于是据北中城,南逼京邑,率众还战大夏门外。北魏朝野震惧,忧在不测。魏帝元子攸遣前华阳太守段育慰喻尔朱世隆,段育还没说话尔朱世隆就大怒说:“元子攸为吾叔父所立,他既忘恩负义杀我叔父,你还敢来替他做说客?”于是斩之以徇。

元子攸诏以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广宗郡开国公尔朱天光为侍中、仪同三司,以侍中、司空公杨津为使持节、督并肆燕恒云朔显汾蔚九州诸军事、骠骑大将军、并州刺史、兼尚书令、北道大行台,经略并肆。不久,又诏诸旧代人赴华林园,元子攸将亲简叙。于是以抚军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高乾邕为侍中、河北大使,招集骁勇。

时,秦州城民谋杀刺史骆超,超觉,走归尔朱天光。尔朱天光复与贺拔岳、侯莫陈悦等讨平之。南秦滑城人谋害刺史辛琛显,琛显也走赴尔朱天光。尔朱天光遣侯莫陈悦临之,往皆克定。初,义帅夏州人宿勤明达降尔朱天光于平凉,后复北走,收聚部类谋为逆,攻投靠北魏朝廷的叛徒叱干麒麟,欲并其众。叱干麒麟请救于尔朱天光,天光遣贺拔岳讨之,未至,宿勤明达走于东夏。贺拔岳闻尔朱荣死,故不追之,仍还泾州以待尔朱天光。尔朱天光亦下陇,与贺拔岳图入洛之策。贺拔岳说:“元子攸突然发难,天柱大将军不幸丧命,元子攸图大将军必早有准备,如果我们此时急忙入洛阳,不知道凶险,还是缓慢前进为妙。”尔朱天光赞成,率军进至雍州北,一些将士开始破叛。

元子攸诏遣侍中朱瑞诣尔朱天光慰喻。朱瑞来到雍州北对尔朱天光说:“皇上说了尔朱荣杀害皇族是罪有应得,不关其他人的事,皇上赦免了你们尔朱家族。”尔朱天光与贺拔岳谋,贺拔岳说:“洛阳乃元子攸的地盘,我们不如令帝外奔,别更推立。”尔朱天光赞成,乃频启元子攸说:“臣实无异心,惟仰奉天颜,以申宗门之罪。“尔朱天光下僚属知道其谋,秘启魏帝元子攸说:“天光密有异图,愿思胜算,以防微意。“

冬十月,元子攸封安南将军、大鸿胪卿元宝炬为南阳王,大宗正卿、汝阳县开国公元修平阳王,通直散骑常侍、龙骧将军、新阳县开国伯元诞为昌乐王。复通直散骑常侍、琅邪县开国公李叔仁官爵,仍为使持节、大都督,以讨尔朱世隆。以魏郡王元谌徙封赵郡王,谌弟子赵郡王元置改封平昌王。时,仪同三司李虔薨。

元子攸班募攻河桥格,赏帛授官各有差。洛阳将士于是和尔朱世隆死战,双方在河桥两岸拼命厮杀。北魏通直散骑常侍、假平西将军、都督李苗见尔朱世隆死战不退,官军眼看抵挡不住,乃以火船焚河桥,尔朱世隆退走。

时,皇子生,元子攸大赦天下,文武百僚泛二级。以平南将军、中书令魏兰根兼尚书左仆射,为河北行台,定相殷三州禀兰根节度。诏大都督、兼尚书仆射、行台源子恭率步骑一万出自西道,行台杨昱领都督李侃希等部募勇士八千往从东路,防讨尔朱贼。源子恭仍镇太行丹谷。

尔朱世隆至建州,刺史陆希质听闻尔朱世隆率兵攻打洛阳,大惧,拒守。尔朱世隆在城下大喊说:“我乃乐平郡开国公骠骑大将军尔朱世隆,快打开城门。”陆希质不敢开城门。尔朱世隆大怒,率兵攻之,城陷,尔朱世隆尽屠城人,陆希质妻元氏乃尔朱荣妻之兄孙,由是获免。

元子攸以中军将军、前东荆州刺史元显恭为使持节、都督晋建南汾三州诸军事、镇西将军、晋州刺史、兼尚书左仆射,为征西道行台,节度都督薛善乐、薛修义、裴元俊、薛崇礼、薛憘族等。于是下诏说:“世隆北叛,河内固守,其在城督将文武普加二级,兵士给复三年。”

尔朱兆听闻尔朱荣被杀,大怒,自汾州率骑据晋阳。尔朱世隆停建兴之高都,尔朱兆自晋阳来会之,尔朱兆怒对尔朱世隆说:“吾父令你在洛阳为内应,元子攸有诈,你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吾父?”尔朱世隆哭对尔朱兆说:“弟在洛阳已经收到元子攸要在叔父入京之时图叔父的消息,已经通知叔父不要入京,无奈叔父不肯听从我的劝告,于是遇害。”尔朱兆大叫说:“我们另立新主,再举兵入洛,替父亲报仇。”两人于是共推太原太守、行并州刺史长广王元晔为主。

元晔字华兴,小字盆子,北魏景穆帝拓跋晃曾孙、南安惠王拓跋桢之孙、扶风王元怡次子。性轻躁,有膂力。起家秘书郎,稍迁通直散骑常侍。元子攸初,封长广王,邑一千户。出为太原太守,行并州事。元晔在太原登基称帝,大赦所部,号年建明,普泛将士四级。

时,徐州刺史尔朱仲远反,率众向京师。尔朱仲远,尔朱荣从弟尔朱彦伯之弟,颇知书计。北魏肃宗末年,尔朱荣兵威稍盛,诸有启谒,率多见从。而尔朱仲远摹写尔朱荣书,又刻尔朱荣印,与尚书令史通为奸诈,造尔朱荣启表,请人为官,大得财货,以资酒色,落魄无行。及元子攸即阼,尔朱仲远除直寝、宁远将军、步兵校尉。寻特除平北将军、建兴太守,顿丘县开国侯,邑五百户。后加散骑常侍。及改郡立州,迁使持节、车骑将军、建州刺史。加侍中,进爵为公,增邑五百户。寻改封清河郡,又加车骑大将军、左光禄大夫。转使持节、本将军、徐州刺史、兼尚书左仆射、三徐州大行台。寻进督三徐州诸军事,余如故。尔朱仲远上言说:“将统参佐,人数不足,事须在道更仆以充其员。窃见比来行台采募者皆得权立中正,在军定第,斟酌授官。今求兼置,权济军要。“元子攸诏从之。于是尔朱仲远随情补授,肆意聚敛。

尔朱仲远陷西兖州,执刺史王衍,将逼东郡。魏帝元子攸诏诸督将络绎进讨,并为仲远所败。元子攸诏车骑将军、左卫将军郑先护为使持节、大将军、大都督,与都督李侃希赴行台杨昱以讨尔朱仲远。以使持节、兼尚书令、西道大行台、司徒公长孙稚为太尉公,侍中、尚书令、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临淮王彧为司徒公。以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雍州刺史、广宗郡开国公尔朱天光开府,进爵为王。又以右卫将军贺拔胜以本官假骠骑大将军,为东征都督,率众会郑先护并讨仲远。于是下诏:“罢魏兰根行台,以后将军、定州刺使薛昙尚为使持节、兼尚书,为北道行台,随机召发”。时,北魏行豫州刺史元崇礼杀后行州事阴导和,擅摄豫州。

郑先护都督众将士来到滑台东,贺拔胜也率军赶到,郑先护对众将说:“贺拔胜兄弟曾经跟随尔朱荣,不值得信任。”于是将贺拔胜的兵马置之营外,贺拔胜人马未得休息。俄而尔朱仲远兵至,贺拔胜连忙与其交战,尔朱仲远以逸待劳,贺拔胜不利,乃对众将士说:“既然郑先护不信任我们,乃我们只好归顺尔朱仲远。”于是降尔朱仲远。

尔朱兆将向洛,遣使招高欢,欲与同举大事。高欢时为晋州刺史,乃对长史孙腾说:“臣而伐君,其逆已甚。我今不往,彼必致恨。卿可往申吾意,但云山蜀未平,今方攻讨,不可委之而去,致有后忧。定蜀之日,当隔河为掎角之势。如此报之,以观其趣。“孙腾乃诣尔朱兆。孙腾,字龙雀,咸阳石安人。祖孙通,仕沮渠氏为中书舍人,沮渠灭,孙通入魏,因居北边。孙腾少而质直,明解吏事。魏正光中,北方扰乱,孙腾间关危险,得达秀容。属尔朱荣建义,孙腾隋荣入洛,例除冗从仆射。寻为高欢都督府长史,从高欢东征邢杲。师次齐城,有抚宜镇军人谋逆,将害督帅。孙腾知之,密启高欢。俄顷事发,高欢以有备,擒破之。高欢之为晋州,孙腾为长史,加后将军,封石安县伯。

孙腾及尔朱兆之于并州大谷,具申高欢言。尔朱兆殊不悦,且说:“还白高兄,弟有吉梦,今段之行,必有克获。“孙腾问:“王梦如何?“尔朱兆答说:“吾比梦吾亡父登一高堆,堆旁之地悉皆耕熟,唯有马蔺草株往往犹在。吾父问言何故不拔,左右云坚不可去。吾父顾我,令下拔之,吾手所至,无不尽出。以此而言,往必有利。“

孙腾还具报高欢,高欢说:“尔朱兆等猖狂,举兵犯上,吾今不同,猜忌成矣,势不可反事尔朱。今也南行,天子列兵河上,兆进不能渡,退不得还。吾乘山东下,出其不意,此徒可以一举而擒。“

十二月,尔朱兆率众南出寇丹谷,都督崔伯凤战殁,都督羊文义、史五龙开栅降尔朱兆,大都督源子恭奔退,为尔朱兆所破。官军众既退散,尔朱兆、尔朱度律自富平津上,率骑涉渡,以袭北魏京城洛阳。事出仓卒,禁卫不守。元子攸大惊,出云龙门,被尔朱兆骑兵抓获。源子恭窜于缑氏,仍被执送,俄而见释。

时,战士离心,郑先护寻闻京师不守,部众逃散,遂窜伏于南梁。尔朱兆幽禁元子攸于永宁佛寺,杀皇子,并杀司徒公、临淮王元彧,左仆射、范阳王元诲。于是污辱妃嫔,纵兵虏掠。元晔听闻洛阳得手,大喜,大赦天下,尔朱度律自镇京师。

停洛阳旬余,尔朱兆先令将士卫送魏帝元子攸于晋阳,后于河梁监阅财货。都督尉景从尔朱兆南行,以书报高欢说:“兆克京师,幽絷元子攸”。高欢得书大惊,召孙腾示之说:“卿可驰驿诣兆,示以谒贺,密观天子今在何处,为随兆军府,为别送晋阳。脱其送并,卿宜驰报,吾当于路邀迎,唱大义于天下。“

孙腾晨夜驱驰,已遇元子攸于中路。高欢时率骑东转,闻元子攸已渡,于是西还。仍与尔朱兆书,陈其福祸说:“元子攸乃北魏之主,不宜害天子,不然毕生遭受恶名”。尔朱兆怒不纳,遂害元子攸于城内五级寺。元子攸暴崩,时年二十四,尔朱兆并害陈留王元宽。尔朱兆入洛后,纥豆陵步蕃拼命攻打尔朱兆北方的势力范围,兵势甚盛,南逼晋阳,晋阳告急,尔朱兆不暇留洛,回师御之。

纥豆陵步蕃来到秀容,埋伏一部分将士在周围,于是率兵与尔朱兆决战,双方对峙,尔朱兆出马,怒说:“你们为什么起兵造反?是不是不想活了?“纥豆陵步蕃出马,怒说:”天子有诏,令我们讨伐反贼尔朱兆。“尔朱兆大怒,飞马直取纥豆陵步蕃,纥豆陵步蕃接住厮杀,两人刀枪相交,大战八十回合,纥豆陵步蕃故意假装不敌,策马而逃,大喊:”撤退。“尔朱兆率兵追赶,来到埋伏圈,纥豆陵步蕃下令逆战,突然带兵杀回,尔朱兆接住厮杀,双方混战,纥豆陵步蕃伏兵突然杀出,尔朱兆不敌,大败而奔。

尔朱兆有勇无谋、频为纥豆陵步蕃所败,于是部勒士马,谋出山东。令人频征高欢于晋州,高欢托词说:“兵力太少,无法支援。”尔朱兆乃分三州六镇之人,令高欢统领。尔朱兆既分兵别营,乃引兵南出,以避纥豆陵步蕃之锐。

高欢僚属反对接受尔朱兆的召请,高欢说:“目前尔朱兆正处于危急之中,保证不会有其他企图的。”于是便率军出发。高欢的亲信贺拔焉过儿对高欢说:“现在我们是’鹤蚌相争,鱼翁得利’,请主公缓慢行进,使得尔朱兆更加疲弊”。高欢于是走走停停,时时逗留。

大军来到汾河边,高欢又以汾河上无桥过河为托辞不肯渡河。纥豆陵步蕃兵势越来越盛,尔朱兆屡战屡败,派了很多使者向高欢告急,高欢这才前往增援。尔朱兆为了避开纥豆陵步蕃锐气,继续率军往南撤退,诱使纥豆陵步蕃进入平乐郡。尔朱兆听闻高欢大军到来,大喜,乃与高欢突然反击,两军合击,大败纥豆陵步蕃,纥豆陵策马而逃,尔朱兆追赶纥豆陵步蕃至秀容之石鼓山,斩纥豆陵步蕃,其众退走。

打败了纥豆陵步蕃,高欢不辞而别,自晋阳出滏口,行至襄垣,尔朱兆将数十骑诣高欢,于水湄追上高欢大军,大喊说:“高兄大功告成为什么不辞而别?”高欢笑说:“小功不足以挂齿!”尔朱兆痛快的说:“你帮我大败了纥豆陵步蕃,我还没有重赏你呢!”高欢于是与尔朱兆宴饮,两人通夜宴饮,誓为兄弟,各还本营。

明旦,尔朱兆复招高欢,高欢欲安其意,将赴之,临上马,孙腾牵衣止之。尔朱兆乃隔水责骂孙腾等说:“你们这些奴才,既然挑拨本王与高兄关系,本王有机会一定将你们全部诛杀”。于是各去,高欢还自襄垣东出,尔朱兆归晋阳。

是月,齐州城人赵洛周据西城反,应尔朱兆。北魏刺史、丹阳王萧赞弃城走。萧赞妻公主被录还京,尔朱世隆欲相陵逼,公主守操被害。萧赞弃州为沙门,潜诣长白山。未几,趣白鹿山。至阳平,遇病而卒,时年三十一。时,南阳太守赵脩延执荆州刺史李琰之,自行州事。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南梁皇太子萧统为人孝顺,自加元服,萧衍便使省万机,内外百司,奏事者填塞于前。萧统明于庶事,纤毫必晓,每所奏有谬误及巧妄,皆即就辩析,示其可否,徐令改正,未尝弹纠一人。萧统平断法狱,多所全宥,天下皆称仁。

萧统性宽和容众,喜愠不形于色。引纳才学之士,赏爱无倦。恒自讨论篇籍,或与学士商榷古今。闲则继以文章著述,率以为常。于时东宫有书几三万卷,名才并集,文学之盛,晋、宋以来未之有。

萧统性爱山水,于玄圃穿筑,更立亭馆,与朝士名素者游其中。尝泛舟后池,番禺侯轨盛称:“此中宜奏女乐”。萧统不答,咏左思《招隐诗》说:“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侯惭而止。萧统出宫二十馀年,不畜声乐。少时,梁帝萧衍敕赐萧统太乐女妓一部,萧统略非所好。

普通中,大军北讨,京师谷贵,萧统因命菲衣减膳,改常馔为小食。每霖雨积雪,遣腹心左右,周行闾巷,视贫困家,有流离道路,密加振赐。又出主衣绵帛,多作襦袴,冬月以施贫冻。若死亡无可以敛者,为备棺槥。每闻远近百姓赋役勤苦,萧统辄敛容色,常以户口未实,重于劳扰。

吴兴郡屡以水灾失收,有上言当漕大渎以泻浙江。中大通二年春,梁帝萧衍诏遣前交州刺史王弁假节,发吴郡、吴兴、义兴三郡民丁就役。太子萧统上疏说:“伏闻当发王弁等上东三郡民丁,开漕沟渠,导泄震泽,使吴兴一境,无复水灾,诚矜恤之至仁,经略之远旨。暂劳永逸,必获后利。未萌难睹,窃有愚怀。所闻吴兴累年失收,民颇流移。吴郡十城,亦不全熟。唯义兴去秋有稔,复非常役之民。即日东境谷稼犹贵,劫盗屡起,在所有司,不皆闻奏。今征戍未归,强丁疏少,此虽小举,窃恐难合,吏一呼门,动为民蠹。又出丁之处,远近不一,比得齐集,已妨蚕农。去年称为丰岁,公私未能足食。如复今兹失业,虑恐为弊更深。且草窃多伺候民间虚实,若善人从役,则抄盗弥增,吴兴未受其益,内地已罹其弊。不审可得权停此功,待优实以不。圣心垂矜黎庶,神量久已有在。臣意见庸浅,不识事宜,苟有愚心,愿得上启。”萧衍优诏以喻萧统。

中大通三年春,魏帝萧衍舆驾亲祠南郊,大赦天下,孝悌力田赐爵一级。时魏尚书仆射郑先护逃到南梁,萧衍封其为为征北大将军。南梁特进萧琛卒。萧衍以广州刺史元景隆为安右将军。

太子萧统孝谨天至,每入朝,未五鼓便守城门开。东宫虽燕居内殿,一坐一起,恒向西南面台。萧统宿被召当入,危坐达旦。三月,太子萧统寝疾。恐贻其父萧衍忧,敕参问,辄自力手书启。及病情稍笃,左右欲启闻萧衍,萧统犹不许,说:“云何令至尊知我如此恶”,因便呜咽。四月乙巳,萧统薨,时年三十一。萧衍幸东宫,临哭尽哀,诏敛以衮冕。谥曰昭明。

昭明太子萧统主持编选《昭明文选》是现存编选最早的汉族诗文总集,它选录了先秦至南朝梁代八九百年间、一百多个作者、七百余篇各种体裁的文学作品。《昭明文选》主要收录诗文辞赋,除了少数赞、论、序、述被认为是文学作品外,一般不收经、史、子等学术著作。选的标准是“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即情义与辞采内外并茂,偏于一面则不收。萧统有意识地把文学作品同学术著作、疏奏应用之文区别开来,反映了当时对文学的特征和范围的认识日趋明确。萧统最著名的一首一首五言诗是《长相思》:“相思无终极,长夜起叹息。徒见貌婵娟,宁知心有忆。寸心无以因,愿附归飞翼。”

萧衍以前太子詹事萧渊猷为中护军。尚书仆射徐勉加特进、右光禄大夫。立昭明太子子南徐州刺史华容公萧欢为豫章郡王,枝江公萧誉为河东郡王,曲阿公萧察为岳阳郡王。

萧纲,字世缵,小字六通,萧衍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安王,食邑八千户。八年,为云麾将军,领石头戍军事,量置佐吏。九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北兖、青、徐、冀五州诸军事、宣毅将军、南兖州刺史。十二年,入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十三年,出为使持节、都督荆、雍、梁、南北秦、益、宁七州诸军事、南蛮校尉、荆州刺史,将军如故。十四年,徙为都督江州诸军事、云麾将军、江州刺史,持节如故。十七年,征为西中郎将、领石头戍军事,寻复为宣惠将军、丹阳尹,加侍中。普通元年,出为使持节、都督益、宁、雍、梁、南北秦、沙七州诸军事、益州刺史。未拜,改授云麾将军、南徐州刺史。四年,徙为使持节、都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平西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五年,进号安北将军。七年,权进都督荆、益、南梁三州诸军事。是岁,丁所生穆贵嫔丧,萧纲上表陈解,诏还摄本任。中大通元年,诏依先给鼓吹一部。二年,征为都督南扬、徐二州诸军事、骠骑将军、扬州刺史。

昭明太子薨。萧衍诏说:“非至公无以主天下,非博爱无以临四海。所以尧舜克让,惟德是与。文王舍伯邑考而立武王,格于上下,光于四表。今岱宗牢落,天步艰难,淳风犹郁,黎民未乂,自非克明克哲,允武允文,岂能荷神器之重,嗣龙图之尊。晋安王纲,文义生知,孝敬自然,威惠外宣,德行内敏,群后归美,率土宅心。可立为皇太子”

秋七月,晋安王萧纲临轩策拜,以修缮东宫,权居东府,为皇太子。萧衍大赦天下,赐为父后者及出处忠孝文武清勤,并赐爵一级。以侍中、五兵尚书谢举为吏部尚书。下诏说:“推恩六亲,义彰九族,班以侯爵,亦曰惟允。凡是宗戚有服属者,并可赐沐食乡亭侯,各随远近以为差次。其有昵亲,自依旧章。”于是以吏部尚书何敬容为尚书右仆射。

梁武帝兄子西昌侯萧渊藻谦退恬静,门庭闲寂,宾客罕通,尤为萧纲所重。萧渊藻善文辞,好古体,然非公宴不妄作,纵有小文,成则弃去。萧衍以太子詹事萧渊藻为征北将军、南兖州刺史。时,东南亚古国狼牙脩国奉表献方物。

冬十月,萧衍行幸同泰寺,升法座,为四部众说《大般若涅盘经》义,众僧人在下面严肃静听,说法迄于乙卯。时,前乐山县侯萧正则有罪流徙,至是招诱亡命,欲寇广州,在所讨平之。

萧正则,字公衡,南梁临贺郡王萧正德弟,临川静惠王萧宏子。天监初,以王子封乐山侯。累迁太子洗马、舍人。恒于第内私械百姓令养马,又盗铸钱。大通二年,萧正则坐匿劫盗,削爵徙郁林(广西玉林和贵港一带)。梁帝萧衍敕广州日给酒肉,南中官司犹处以侯礼,萧正则滋怨诸父,与西江督护靳山顾通室,招诱亡命,将袭番禺。未及期而事发,遂鸣鼓会将攻州城。广州刺史元景仲命长史元孝深讨之。萧正则败,逃于厕,村人缚送之。萧衍大怒,下诏斩于南海。有司请绝属籍,收妻子。萧衍诏听绝属籍,妻子特原。

十一月乙未,萧衍行幸同泰寺,升法座,为四部从说《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义,讫于十二月辛丑。众僧侣看到那么虔诚的皇帝,还亲自说佛法,大受感动。是岁,吴兴郡生野谷,堪食。

0

八十七章 尔朱家族起兵复仇 萧统贤能病逝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