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40节 攻占桂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0节 攻占桂林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0/31 19:09:49

“华胞!一切正如你所料!”石达开兴奋不已,“经过三县之战,桂省清妖已被扫荡一空,柳州和桂林都是清妖无兵可守之地,天军唾手可得!如今,我们一口气接连拿下了两座大城,当真是前所未有的大胜啊!我天军军威可以说因此而大振!相信紫禁城的妖头们此时都正在大惊失色呢!”

石达开虽然颇有定力,但此时也有些兴奋失态,一下子连续攻占两座大城市,确实非同凡响。在拜上帝会起事前,天地会已经发动了大大小小的起义,但几乎无一场成功,更别提连续攻占两座大城市的重大成果了。天地会的头目们往往聚集了几千人甚至几百人后就迫不及待地攻打城镇,拼实力、打硬仗,以图一时痛快,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最终都一败涂地。拜上帝会完全不同,在广大农村地区发展了七八年,不动声色地积攒实力,不显山、不露水、不当出墙鸟,最后猛然间厚积薄发、一鸣惊人,一下子取得了远超过天地会起义的重大胜利。

夏华嘻嘻一笑:“做事嘛,就是要放开胆子放开脚,不能像小脚女人那样畏手畏脚。”

罗大纲在旁边插话道:“二位贤兄,还有三娘贤妹,你们这几个月打得那是热闹非凡呀,让我可是眼馋坏了!可你们一直让我呆在永安县蛰伏待命,把我当真是憋坏了!还以为你们已经把我忘了呢!如今拿下桂林,好歹让我可以活动活动筋骨了!”

石达开笑道:“大纲兄弟,我们怎么可能忘了你呢?你可是我们的一个关键部署,关键时候才能动用,要不是你,我们岂能在转瞬间就拿下永安县?如果在永安县耗费了太多时间,桂林又岂能如此快速轻易拿下?还有啊,我们的万里长征眼下只是走了一个开头而已,以后有的是大仗、恶仗等着你为天国打呢!”

罗大纲哈哈大笑:“好!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石达开、罗大纲、林凤祥、李开芳、夏华一路上谈笑风生,苏三娘则显得有些愁眉不展。夏华好奇地问道:“苏团长,你怎么一脸不高兴?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三娘叹口气:“我在担心宣娇呢!她上次中了那个李素贞一箭,虽然没有伤到要害处,但伤口一直流脓流血没有愈合,并且好像还有些失血过多,人一直虚弱无力昏昏沉沉的,唉!”

夏华、石达开、罗大纲、林凤祥、李开芳听了后,都十分惊讶和担心。夏华安慰道:“桂林是一座大城,城内肯定会有医术高超的大夫,说不定还有西洋医生,我们入城后立刻寻找名医为洪副团长进行医治,她身体那么好,肯定会康复起来的。”

苏三娘点点头:“但愿如此吧!”

石达开的第四旅在三县之战前有六千余兵力,战后有四五千兵力,罗大纲部有三千余人,双方合计七八千兵力,苏三娘的女兵团和童兵团也有几千人,太平军在接连拿下永安、荔浦、阳朔三县后陆续招收了五六千新兵,兵力总数增至一万六七千人,留下了四五千人驻守永安、荔浦、阳朔三县(实际上就是对当地进行搜刮),最终抵达桂林的太平军超过一万,是守城清军人数的整整十倍。闪电般地拿下桂林后,太平军一万余士卒把这座城市控制得严严密密。

凝视着眼前的桂林城,夏华心绪复杂:太平军本来没有攻占桂林和柳州,如今因为自己,太平军攻占了桂林和柳州,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唉!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我的小命在眼下是跟洪秀全他们捆绑在一起的,太平军眼下打得越好,我的小命才会越安全,没办法。

夏华跟着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等人一起进城,他认真地打量着入城道路两边的桂林民众的表情,果不其然,他看到有人喜笑颜开,有人心惊胆战,有人惶恐不安,还有人面无表情,虽然大批民众对太平军进行“夹道欢迎”,高举着写着“恭迎天军”“恭迎圣兵”之类字样的图文木板,甚至还焚香供桌、张灯结彩。但夏华心知肚明,桂林民众这些行为没多少成分是出自真心的,大多是因为害怕而进行一种自保。洪秀全的拜上帝会虽然搞得如火如荼,但主要活动区域是广大农村乡野,接受人群也以贫苦农民为主,桂林是省会级大城市,桂林居民属于城市人口,生活水平自然要比农村人口好得多,所以不会轻易地接受“造反思想”,对拜上帝会这种“邪教异说”也会天然性地反感,因此,拜上帝会和太平军在这里是没有“群众基础”的。夏华忍不住想起了后世著名军事小说《亮剑》里面李云龙说的一段话:“我们当初的根据地是建立在哪里呢?基本都是西北、西南的穷地方。我们为什么不在上海、武汉、北平建立根据地呢?因为这些地方的人过得还不错,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参加革命,所以我们只能在穷地方闹革命发动群众,因为穷,所以人家才会跟着我们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革命。我们当时提出的动员口号是什么?‘打倒土豪劣绅,吃红番薯’,就为了吃上红番薯,人家就跟我们一起干革命了。”

拜上帝会当然不代表着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也不代表着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更不代表着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但它的发展原理却是相似的:在大城市没市场,要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

占领桂林的太平军在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夏华等人的部署下,有条不紊地控制了全城,同时维持全城正常社会秩序。太平军封锁住进出桂林城的所有水陆通道,在城内四处张贴安民告示,告诉桂林民众“天军占领桂林是为了让桂林百姓过上好日子,不再受到贪官污吏奸商土豪劣绅的欺压盘剥,那些贪官污吏奸商土豪劣绅都是从地狱里逃到人间的妖孽,他们无恶不作,即将受到天军的正义惩罚,广大良善百姓无须惊慌,就像往常那样生活即可”,同时,石达开再三强调军纪,要求各部士卒必须严格遵守军法,严禁扰民,不得杀人、伤人、强奸妇女、抢劫掳掠财物,违令者一律斩首示众。一天之内,有八个太平军士卒(都是新兵)因为违反军法而被处斩,人头悬挂在闹市中心。看到这一幕,桂林民众开始对太平军产生了好感,继而有越来越多的人变得支持、拥护、响应太平军了。

太平军一边安抚全城民众,一边雷厉风行地展开其它行动,首先就是逮捕了以桂林知府苏凤文为首的上百名官吏,将其统统投入大牢,同时将其抄家,不过,由于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夏华都不是残忍好杀的人,因此太平军基本上没有杀死一个官吏,只是将官吏们的家产统统搜罗一空;官吏后就轮到富商大贾了,按照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夏华的命令,全城的大户人家都必须登记注册,然后挨家挨户进行调查,声名狼藉、作恶多端的一律抄家,名声不好不坏、恶行不多不少的按照名声好坏、恶行多少进行区别处理,没收大部分、一半、一部分的家产,名声很好、没有恶行的则不动其家人家产分毫。除此之外,太平军又向全城民众大力地宣传“洪教主”和“拜上帝会”,号召民众加入拜上帝会和太平军,从而吸收了大批的新教徒和新士卒。

“发了!发了!发了!哈哈哈!老子这次真他妈的发了!”原先是广西布政使府邸此时变成夏华住所的大宅子里,夏华乐得哈哈大笑,因为他正在干着世界上最愉快的事情:数钱。

桂林作为广西省会、桂地核心,城内商铺林立、贸易发达,富商大贾云集,可以说遍地都是油水,那些官员也十个有九个不是什么清官,个个富得流油,如今既然落到太平军手里,平时吃进肚子里的民脂民膏自然都被逼吐出来。光是知府苏凤文,太平军便从其家中查抄出足足二十万多两白银。夏华此时已经搞清楚了,清朝时知府一年的基本工资是105两白银和105石大米,这个苏凤文家里竟有二十多万两白银,由此可见,这位苏知府绝不是什么清官,太平军抄他家产只是“黑吃黑”。想起自己当初勒索平南县知县倪涛,只开价三千两黄金(约等于四万五千两白银),还是太客气了。清朝知县一年的基本工资是45两白银和45石大米,等于知府的一半。说到底,知县就是县长,知府就是市长,后者的油水肯定比前者更加丰厚。

整个桂林城内,被太平军抄家、半抄家的贪官奸商超过三百户,累计搜刮到两百多万两白银、十几万两黄金,另有大批的珠宝、玉器、丝绸、粮米等财物,主持此事的自然是夏华、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四人。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都是“清廉如水”,查抄到的财物进行严格封存,等洪秀全、杨秀清等人到桂林后全部上交圣库,但夏华就没这么清廉老实了,他简直就是“混入革命队伍里的蛀虫”,经过他手的金银财物都被他雁过拔毛,并且还拔得特别狠,一万两银子经过他手就会变成五千两。在整场抄家活动中,夏华结结实实地捞到了五十多万两银子,连他自个都觉得自己就像《鹿鼎记》里面奉康熙命令前去鳌拜家里抄家的韦小宝,心花怒放的他一边数银子一边摇头晃脑地唱起了由星爷扮演的韦小宝唱的那首歌:

“忧怀国恨心更伤,仇恨似海洋最难忘,不知何年何月得偿所望…”

“夏先生!”赵空军一溜小跑过来,在门外急切地敲门。

“什么事?”夏华恋恋不舍地放下手里的一锭黄金。

“我阿姐找你。”赵空军说道,但语气里没有什么喜悦,反而有一种难过、焦急、同情。

“赵萍找我?”夏华心头一动,他连忙走出被他堆满银子的卧室。

此时已是晚上,点着蜡烛的客厅里,赵萍低着头等着夏华,赵空军站在旁边,看到夏华出来,他低声地叹口气。

“怎么了?”夏华有些纳闷,他已有预感,这是赵萍第一次主动找自己,绝对没有好事。

“我阿姐说…”赵空军满脸惭愧,“她想回家。”

“啊?”夏华吃了一惊,“回家?回紫荆山的山阳村老家?”

赵空军再度叹口气:“我阿姐说,天军越打越远,离家越来越远,接下来肯定越走越远,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怕是以后就再也不能回家了。”

夏华看向赵空军:“你们都要回家?”

赵空军连忙摇头:“就我阿姐一个人要回家。”他补充道,“我爹、我大哥、我三哥他们已经反复劝过我姐了,但我姐…就是想回家,我爹他们感到非常对不起你,所以都不敢过来…”

夏华顿时内心里犹如打翻五味瓶般很不是滋味,他艰难而无力地道:“赵萍,你想回家,其实…你是想回去找杨玉国吧?”

赵萍低着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赵空军急了,对赵萍嚷道:“阿姐,你脑子糊涂了吗?那个杨玉国有什么好的?不就是一个书呆子么?夏先生多好啊!你怎么就不能把心思放到夏先生身上呢?”

赵萍一直低着头,轻轻地绞着手指。

“那个杨玉国还在山阳村吗?”夏华问道。

赵空军点点头:“还在山阳村,他没跟他爹、他哥、他妹、他弟一起参加天军。杨老爷当初打算带领全家前往金田村投靠洪先生时,杨玉国极力反对,在家里大吵大嚷,说什么‘拜上帝会是邪教歪道,他是读书人,只信孔孟正道,绝不会改信拜上帝会的怪力乱神之说’‘加入拜上帝会就会成为反贼,毁了一世清白,一失足成千古恨’之类的话,杨老爷在一怒之下便把他一个人丢在了老家,临走前留给他几百两银子。”他斜视了一下赵萍,“阿姐在跟我们去金田村之前偷偷地去找过杨玉国,希望杨玉国跟她一起去金田村,结果被杨玉国当场拒绝,杨玉国声称自己是饱读圣贤书的正人君子,宁死也不做遭人唾骂的乱臣贼子。”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夏华诧异道。

“杨子婧告诉我姐的,我姐告诉我的。”赵空军说道,“哦,杨老爷四个子女里,杨玉清整天闷在家里,很少出门,跟我们很少打交道,杨玉国平时就是死读书,每天去学堂里教书,杨玉智人见人厌,但他姐杨子婧跟我阿姐关系倒很好,杨子婧跟杨玉智虽然是同一个娘生的,人却很好,跟她弟弟完全不一样。我姐和杨子婧先前都在女营、女兵团,我姐找杨子婧打听杨玉国的情况,知道了这些事。”

夏华低低地叹口气,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挫败感,让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先生!”赵空军似乎对夏华感到于心不忍,同时似乎又对赵萍的“冥顽不灵”感到无法理解和不耐烦,“你干嘛这么婆婆妈妈?你直接娶我阿姐过门算了!我看洪先生、杨副总司令他们都是这样的嘛,看上哪家姑娘直接娶进门,根本不像你这么拖拖拉拉、磨磨蹭蹭。”

夏华苦笑:“你懂个屁!你姐心又不在我身上,我就算霸王硬上弓,又有什么用?你姐以后只会整天愁眉苦脸地对着我,整天生活在不开心中,你愿意你姐以后这样啊?”

赵空军听得似懂非懂。

“唉!”夏华低低地叹息一声,“不能跟自己真正的心上人在一起,确实是非常痛苦的事,我能理解你。改变一个人的心又是难如登天的事,所以,感情才会那么复杂,才会那么让人感到无力和绝望。”他觉得自己真是凄凉和可笑,自己在这个极度男尊女卑的时代里,居然还怀着男女平等思想追妹子,注定灰头土脸、狼狈不堪,自己完全可以蛮横一点,像洪秀全、杨秀清那样,看上哪个女人直接将其强行娶进门,得不到心又如何?得到人就够了。当然了,洪秀全、杨秀清对女人的态度本来就只在乎得到人,这就是夏华在思想上跟他们的本质差别。

“赵萍啊…”夏华低声地道,语气就像乞求,“你…真的就不能考虑一下我吗?”

赵萍低着头,但眼泪簌簌地落下来,她突然向夏华跪下来:“夏先生,我知道您的心思,我也知道您是非常好非常好的人,可是我….”她颤抖着嘴唇,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哪里配得上您…”

夏华上前扶起赵萍,看着她泪眼婆娑的脸,承认了自己的失败:“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想跟杨玉国在一起就像我想跟你在一起,我能够理解。事到如今,我不多说什么了,我只能…祝你幸福吧!”他叹口气,忍住正在越来越强烈的心如刀绞,转过头望向赵空军,“小六,你马上去找苏团长,请她帮我一个忙,让她调出杨子婧和五个女圣兵,护送你阿姐回家。”他知道,自己被赵萍发好人卡了,众所周知,当一个姑娘对你说出“你很好,但我们不合适”之类的话时,就表示这个姑娘确实对你没兴趣,你只能趁早死心。

赵空军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夏华,眼眶有些湿润。

“小六,带着你姐去吧。”夏华挥挥手,然后想到什么,回到卧室里取出一根金条出来,递给赵萍,“以后好好生活吧!”

赵萍惶恐地连连摆手:“夏先生,我怎么能收您的钱…”

夏华把金条塞到赵萍手上:“就当是我的一份心意吧!好啦,小六,带你姐去吧!”

赵空军犹豫了一会儿,动了动脚步,拉了拉赵萍,两人慢慢地转身离去。看着赵萍离去,夏华感到身上力气都没了,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呆呆地发着愣,他看到赵萍走出去时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低着头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沉浸在自己来到这个时空里第一次失恋的夏华一直枯坐着,脑子里一片空白,连卧室里堆成小山的银子都让他一下子没了兴趣。不知道过了多久,夏华看到苏三娘风风火火地跑来。

“多大的事啊,还让苏团长您特地亲自过来一趟?”夏华哑然失笑。

“那个事算什么呀!已经安排妥当了!”苏三娘显得急如星火,“我来找你是为了别的事!你快跟我来!宣娇需要你!”

“啊?”夏华感到十分诧异,“又出啥幺蛾子了?”

6

第040节 攻占桂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