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第042节 定基建制(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42节 定基建制(2)

小说:铁血山河之龙武天下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8/11/1 14:30:53

“天王驾到!”抵达桂林城门外后,蒙得恩中气十足地放声大喊。

“天父天兄万岁!”“天王万岁!”“天国万岁!”“天军万岁!”霎时间,现场不计其数的太平军士卒和拜上帝会教徒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口号,响彻全城云霄,气贯长虹、势吞山河。

当头大轿缓缓地落在城门口,蒙得恩殷勤地上前掀开轿帘,头扎黄巾、身穿黄袍、两耳长发过肩、红光满面的洪秀全从轿子里走出来:“华胞、达胞、三娘!这位就是大纲兄弟吧?”

“不敢当!不敢当!”罗大纲激动不已,“罗大纲乃是一介莽夫,岂能跟洪先生称兄道弟?”

洪秀全爽朗大笑:“入我教者,不分尊卑大小,都是兄弟姐妹!”

“洪先生!”石达开、苏三娘、夏华纷纷上前。

“华胞、达胞、三娘,你们果然不负众望,立下此等大功!”洪秀全喜笑颜开,他随即注意到夏华脸色苍白,“华胞,你怎么了?气色怎么如此难看?”

夏华笑了笑:“多谢二哥关心,愚弟只是偶染风寒,不碍事的。”

“一定要多多注意身体啊!天国大业刚刚开始,我可万万离不开你哟!”洪秀全安慰了几句,然后神采飞扬地转身望向现场所有人。

“天王万岁!万岁!万万岁!”山呼海啸的欢呼声再度响彻云霄。

洪秀全身后,冯云山、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胡以晃、陈承瑢、黄文金等高层也都到来了,众人再次见到石达开、苏三娘、夏华等人,都是喜不自禁。在震天撼地的欢呼声中,洪秀全带领众人缓缓入城。石达开早已命人把广西巡抚官邸打扫清理干净,作为洪秀全一家在桂林的住处。同时也是拜上帝会、太平军在桂林的最高指挥部。

当天晚上,洪秀全下令杀猪宰羊、犒赏三军,同时在自己府邸内大摆宴席邀请拜上帝会和太平军的核心高层共赴盛宴。

夏华此时是太平军的“三把手”(他毕竟是总参谋长,仅次于总司令洪秀全和副总司令杨秀清),这种高层的聚会盛宴肯定少不了他,尽管内心里没什么兴趣,但在预定时间到时,他还是打起精神坐上骡车前去洪秀全的府邸。隔着老远,夏华就听到府邸传来的吹吹打打声,走近后,只见整个府邸可谓流光溢彩、富丽堂皇,处处张灯结彩,檐下吊着一排排大红灯笼,充斥着浓浓的喜庆气氛,又像娶亲,又像过年——拜上帝会和以后的太平天国都是不过春节的,把春节视为“妖邪节日”。蒙得恩带着一干卫兵和仆佣守在门口,迎接一个接一个过来赴宴的太平军高层,对于位高者,蒙得恩满脸堆笑、热情迎接,对于非位高者,蒙得恩则是面无表情、爱理不理,把“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他的这副做派让夏华怎么看都觉得他像一条人形变色龙。看到夏华过来,蒙得恩立刻小跑着上前,点头哈腰:“夏先生,欢迎欢迎,这边请!”

“有劳了!”夏华虽然对蒙得恩越看越不顺眼,但毕竟打人不打人笑脸。

“哪里的话!洪先生等您已经有好一会儿了!”蒙得恩殷切无比,亲自给夏华牵骡执鞭。

在蒙得恩的引路下,夏华走进这栋占地面积和豪华程度都大大超过胡以晃山人村老家的清式南方复合型大宅子,假山、怪石、小桥、流水、池塘、奇花、异草…一应俱全的天井里,处处莺歌燕舞,满眼都是朝气蓬勃、风华正茂的年轻女仆女佣,或侍立一边,或流水般传菜,正堂大厅里已经摆下了三桌宴席,由此可见,有资格参加这场洪府夜宴的人不算多,不超过三十个人。值得一提的是,现场既没有乐队奏乐助兴,也没有歌姬舞女表演献艺,这是因为洪秀全十分厌恶歌舞戏剧杂耍等各种形式的艺术表演,认为艺术表演是“阎罗妖惑人心智的邪术妖技”,男女艺人甚至被他列为可以随时随地处死的“十九种生妖”之一(除艺人,“生妖”还包括满清旗人、清廷各级官吏、清军各级将领、清军士卒、儒生、道士、和尚、叛徒、吸食鸦片者、娼妓、嫖客、各种帮会的成员等。)。

现场气氛热烈,众多太平军高层齐聚一堂,人人谈笑风生,热闹非凡。冯云山、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胡以晃、陈承瑢、黄文金、苏三娘、罗大纲等人见到夏华后纷纷向夏华热情地打招呼,只有萧朝贵看到夏华时装作没看见。夏华打着哈哈跟众人聊着客套话,没过多久,听到蒙得恩高声道:“天王驾到!”

众人纷纷正色肃立,只见洪秀全从头到脚一身黄地由后庭内步入正厅,整个人容光焕发、神采奕奕,话音饱满犹如洪钟:“诸位兄弟姐妹,大家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见外?都坐吧!”

“谢天王!”众人一起拱手致谢,然后纷纷入座。三桌宴席呈现左中右位置摆放,正中那桌自然是“九人团”的,洪秀全当仁不让地坐在首席,冯云山、夏华等八人以圆形地坐下。桌上虽无酒水,但菜肴却极其丰盛,尽是两广名菜,无不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胃口大开。夏华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山珍海味、珍馐美食,又看了看眼前这些人,不由得想起了当初在山人村十人(包括那子虚乌有的天兄天阿哥)结拜时吃的那顿粗茶淡饭,人还是原先那些人,但桌子上的菜却已经不是原先那些菜,不得不让他产生了一股“人是物非”的感叹。

“华胞,你不要紧吧?”洪秀全入座后仔细地看着夏华脸色,眉宇间尽是殷切关心,“你休要瞒我,三娘把事情都告诉我了,宣娇伤势恶化、血流不止,你为了挽救她的性命,竟让那洋人医师抽取你身上鲜血输送给宣娇,唉!”他摇头叹息,但语气间尽是敬佩和欣赏,“华胞真不愧是阿哥的圣灵使徒,果然大慈大悲、大仁大义!”

“二哥言重了!”夏华摆摆手,“这是我应该做的,您也说了,大家都是兄弟姐妹,都是一家人,洪副团长生命垂危,我岂能见死不救?”

韦昌辉道:“华弟,如今宣娇妹子的身上流着你的血,你们俩可真是…”他哈哈笑起来。

众人先是一愣,随即都开怀而笑,齐齐用别样的眼神看着夏华,唯独萧朝贵冷着一张脸。

苏三娘笑吟吟地走到夏华身边,忍住笑,凑到夏华耳边轻声道:“宣娇身子都被你看了,你不娶她可不行哦!那个番鬼佬虽然也看了,但他毕竟是医生,又是洋鬼子,不算数,并且,他是在你后面看的,你是第一个看到宣娇身子的,你说,宣娇她不嫁给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夏华瞪眼看着苏三娘,心里在想:“有没有搞错!不就看过她大腿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并且当时鲜血淋漓的,哪有什么美感!在后世,满大街都是姑娘的大腿!姑娘们的裤子裙子穿得一个比一个短!就是专门露出大腿给人看的!郭德纲那句话怎么说的?以前是扒开裤子看屁股,现在是扒开屁股看裤子。只是看了大腿,就要嫁我?那我在后世看了那么多姑娘的大腿也没一个嫁我啊?”

“好了,好了,大伙就不要再拿华胞开心了!”洪秀全哈哈一笑,举起茶杯,“诸位兄弟姐妹,如今,我们先后打下了桂林、柳州两座大城,又先后打下了六七座县城,真可谓势如破竹、锐不可当!紫禁城的众多妖头此刻必然魂飞魄散、惶惶不可终日。来,为我天国大业,我们以茶代酒,干杯!”他意气风发。

“干杯!”众人一起哄然举杯。

“二哥、诸位,我提议…”夏华再度举起茶杯,“我们现在取得的诸多成就离不开成千上万天军圣兵的浴血奋战,如今,已有数千名天军圣兵为天国大业而捐躯殉难,我们绝不能忘记他们,在此,举杯敬他们的在天英灵。”夏华此举确实是出自他肺腑真心的,从金田村到三县,再到柳州、桂林,太平军与清军交战了大大小小十多场,累计折损了将近一万士卒,由于此时医疗技术、医疗水平都十分落后低下,加上太平军也没有那么多的医疗资源,受伤士卒死亡率很高,达到70%左右,几个月下来,太平军已经死亡了超过6500名士卒,受伤致残者也为数不少。根据夏华的要求,阵亡和伤重而死的太平军士卒都会被进行妥善的安葬,圣库将会拨款抚恤其家人,等天国以后拥有疆域领土,还会划分田亩土地给阵亡士卒的家人。对于阵亡的太平军士卒,夏华心情矛盾,一方面,他知道这些士卒死得其实没有多大的价值,他们为之献出生命的天国、天王、天父天兄什么的都只是泡影谎言,根本不值得,另一方面,他也深深地理解这些士卒,他们都是被迫无奈的,他们都是历史巨潮席卷下的一个个小角色,身不由己地被卷进了历史狂澜里,可怜、可悲但不可耻。夏华知道自己能做的事是很有限的,但他还是要尽力多做一点的。

“华胞所言甚是。”石达开第一个响应夏华,“这一杯,我们敬已经升天了的兄弟姐妹们。”

“对,天国不会忘记他们的,我更加不会忘记他们的。”洪秀全举起茶杯,“敬那些已经升天了的兄弟姐妹们!”

众人再次一起举杯。

随着这套气氛沉重的仪式的结束,现场气氛迅速重新变得热烈而活泼起来,毕竟是打了胜仗,正在享受战果,没人愿意把气氛搞得像开追悼会似的。众人纷纷觥筹交错、大吃大喝,一个个吃得油光满面、满嘴流油。除了胡以晃、韦昌辉、石达开等少数几人先前家境不错外,包括洪秀全本人在内,特别是杨秀清、萧朝贵、秦日纲等人,一个个以前过的都是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苦日子,能吃上糙米饭就不错了,哪里能享受到如此的美味佳肴?眼下美食当前,一个个都原形毕露、大开吃戒,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很快就把桌上菜肴给扫荡一空,好在不断有女仆女佣流水般地传上新菜,否则区区三桌子菜肴还真不够吃的。

小半天后,众人差不多都吃饱喝足了,杨秀清呵呵笑起来:“差点儿忘了一件事,华弟、七弟,还有三娘和大纲兄弟,你们因为率部进取桂林,所以不曾参加柳州之战,你们不晓得,柳州之战中,天军偶得一宝物。”

“宝物?什么宝物?”夏华、石达开、苏三娘、罗大纲都又纳闷又好奇。

杨秀清望向洪秀全,洪秀全笑着从怀里取出一块约有拳头大的东西,递给身边的蒙得恩,蒙得恩捧着那东西走到夏华几人面前传阅观看。夏华定睛一看,发现这是一块拳头大的玉石,浑然天成、晶莹剔透,通体流溢着淡淡的紫色,最令人称奇的倒不是玉石本身,而是玉石内竟然隐隐显现出“太平天王”四个字。“哎呀!真是一块奇珍异宝啊!”罗大纲看得眼睛发直。

“天军攻打柳州城时动用工兵部队埋设红粉(火药)爆破城池,炸毁了一段城墙,事后,有圣兵在瓦砾废墟间发现此物,那圣兵不敢私藏,急忙捡起献于二哥,此物很可能是从地下炸出来的。”杨秀清笑着讲解道,他是对着夏华笑的。虽然杨秀清没喝酒,但他却满面通红,颇有一种“酒不醉人人自醉”的意味。

“此乃天意啊!”陈承瑢兴奋地道,“太平天王!这分明就是天阿爷暗示天王进登大位了!”

“不错!这必然就是阿爷的意思!”韦昌辉满面红光地站起身,显得激动不已。

现场众人纷纷附和,都说“地现奇石,天意所指”,天阿爷授意洪秀全应该称王称帝了。

夏华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则暗暗发笑:“又来这一招?你们几个老实交代,到底是谁事先做了这块石头,然后谎称是从地下炸出来的?”他转念一想,“这些家伙虽然思想愚昧,但愚昧不等于弱智,恐怕也就罗大纲等几个‘局外人’还蒙在鼓里信以为真吧?那块破石头肯定是伪造的,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秦日纲、胡以晃,还有冯云山,到底是谁干的呢?不一定是一个人,也许是几个人合伙,也许是他们所有人合伙…不,说不定还有洪秀全本人,洪秀全本人真的不知情吗?未必哦!很有可能洪秀全是心知肚明的,对杨秀清等人此举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他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且乐得配合,双方心照不宣地合起伙来唱双簧。问题来了,为什么杨秀清他们和洪秀全要唱这个双簧呢?啧啧,老子明白了。如今,局势一片大好,也该论功行赏,初步地享受荣华富贵了,他们拼死拼活、流血流汗是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嘛?洪秀全呢,心里早就痒痒的想当皇帝了,杨秀清他们呢,心里早就痒痒的想当王爷了,只不过,这事不能主动说出来,主动说出来就会显得自己有权欲贪心了,洪秀全万万不能主动说‘哎呀,诸位兄弟,我想当皇帝了,你们意下如何呀’,杨秀清等人也不能主动说‘哎呀,我们想当王爷了,洪教主你意下如何呀’,大家心里都想当,但是呢,必须装作一副‘身不由己、勉为其难’的样子,必须找个借口,比如,伪造这么一块破石头,谎称这是天意,那么,洪秀全就可以一脸的无可奈何‘哎呀,诸位兄弟,我其实不想当皇帝,只是…天意如此,为了天下苍生,我只能当了,你们一定要理解呀’,杨秀清等人也就可以一脸的无可奈何‘哎呀,我们其实不想当王爷,天国大业还没完成呢,怎么就能开始享乐呢?只是…天意如此呀’。于是乎,大家皆大欢喜,通过这个合情合理的借口,得到了自己早就想得到的东西。呵呵,你们这帮家伙,虽然都是出身泥腿子,但玩弄权术还真是无师自通啊!”

“华胞,你怎么看?”洪秀全兴致勃勃地问夏华。

6

第042节 定基建制(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