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十七、偷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偷袭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8/12/11 14:53:36

夜深,黑暗。已经有40多小时没合眼,我靠着弹药箱睡得很深沉。

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直在吱吱鸣叫的虫子突然安静下来,几只没穿鞋袜的赤脚小心翼翼地在黑暗的草丛中潜行。

几条黑影爬进战壕,其中一条黑影一手勒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举起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我想大声地喊叫,可却怎样也喊不出声音。

战壕里,我猛地惊醒。

四下张望,夜空中繁星流动,战壕内外一切如常,鲁连长仍然保持持枪戒备的姿势呆在我的旁边。

原来只是个恶梦而已。

我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揉了揉麻木的手臂和腿脚慢慢地站了起来。

鲁连长侧过头来对我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我立即警觉起来,掏出腰间的佩枪悄悄地靠过去。顺着鲁连长的目光向外看去: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月亮从云朵中露出脸来。我才惊讶地发现月光下几条执枪的黑影正在悄悄地向我方阵地潜近,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

周围静悄悄的,我只听见自己心脏加速跳动的“咚咚”声。

鲁连长轻轻地打开了手中56式冲锋枪的保险。

黑影悄悄地在向我们所在的方位接近。

我紧紧地撰着枪,手心和额头满是汗水

黑影已经越过了前方的我方警戒哨位。

黑影与我们近在咫尺。

鲁连长突然站直身子,端起枪就冲着几条黑影猛烈开火,一口气打光了一个弹匣。我望见在弹道曳光编织成的火网中,黑影大多倒下,余下的像兔子一样飞快地窜进了树林。

听到枪声,石营长带着十来个干部、战士手持武器迅速由山上赶上前来。

营长劈头就问:

“怎么回事儿?”

鲁连长一面装上新弹匣,一面回答:

“发现越军特工队企图渗透,现已被我和陈参谋击退。”

营长命令大家:“注意警戒!各哨位报告情况。”

四下一片死寂。

又过了一会儿,报告上来了,5号哨位,也就是位于我们左前方的哨兵失踪。

营长命令向天空发射一颗照明弹。

在照明弹惨白的光线照射下,我发现草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具越军尸体。

营长命令:“间距5米,成战斗队行,搜索前进。”

我们呈横线向前搜索。

黑暗中有战士轻声喊:“营长。”

我随战士们向声音靠近,手电筒的光线下看见我们的哨兵背靠一棵松树坐着,一动不动,头歪向一边。他的喉咙已经被敌人用利刃划开,暗红色的血液顺着树干和战士的躯体浸透了身下的泥土。敌人的特工队远比我们想象的残忍和狡猾,在与法国人、美国人多年的作战中他们训练出了一群群这样的杀人恶魔:他们赤身裸体,全身用污泥锅灰涂黑,轻装只带武器,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向对方高价值目标渗透,进行自杀性偷袭。作为他们的“优良传统”和不对称作战“杀手锏”,他们将这种原始的偷袭战术一直保持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幸亏我们始终保持高度的警觉性,尤其是鲁连长临战表现出其作为一名基层指挥员过硬的军事素养和准确的判断能力,不然后果难侧。

石营长、鲁连长、我和战士们围着牺牲的哨兵,默默无言。

境外作战第一天,这已经是我们营参战以来牺牲的第二位同志了,真想像不到两个活泼的生命就这样黯然消逝了。

直到现在,我仍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的每一个细节,那是我们出国参战以来第一次近距离接敌:歼敌4人,我方阵亡1人。

整个过程也就十几、二十秒时间,由始至终,我一枪未发。

我甚至连手中枪的保险都没有打开,或许当时我压根儿就没想到要开枪。

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由小到大曾多少次梦寐以求,幻想着终有这么一天能有机会象电影中的英雄一样潇洒杀敌。可这一天真的来临,竟然又是以这样的一种完全意想不到的方式结束。

丢人!!!

我的脸火辣辣的,感到无比的耻辱。

2

十七、偷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