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二十八、毁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八、毁灭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3/12 21:15:54

步兵连长指挥的火力掩护和佯攻很有效,成功地吸引了守敌的注意力和火力,二班长率领他的步兵兄弟们使用随身携带的铁锹、镐头快速地清理出一条通道,然后大伙儿齐心协力,连抬带扛,十几个小伙子顺利地将我们的56式加农炮从砸掉的豁口给抬进了选定的突出部房基里。

我指挥炮班战士们在步兵战士的协助下迅速展开火炮,将炮口调低瞄准敌人占据的大楼根部。对,没错,就是大楼楼身与地面的结合部、建筑物的正负零处。对于这种坚固的砖石和混凝土建筑,直接轰击其地表以上部分虽也可以杀伤敌人,但却难以用最短时间、最少弹药消灭全部敌人。只有这个部位是它的基础与主体建筑的连接处,是它的“奥克琉斯之踵”,是敌人的命门。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敌人大楼根部坚硬的砖石、混凝土砌就的柱子和墙体如同被巨人的锤子砸开一个个巨大的口子,但56式开火时她的炮口制退器迸发出两团巨大而灿烂的炽焰也立即吸引了敌人的注意。于是,伴随着步兵战友们的喝彩声,敌人的高射机枪、冲锋枪,甚至连迫击炮也纷纷转向我们砸来。子弹打在砖墙和火炮的护盾上,噼里啪啦地响成一片,迫击炮弹也“轰轰”地在四周炸响,迸起的砂石碎屑溅得我满嘴满脸都是,身边开始不断地有战士中弹倒下。我双眼不离望远镜,指挥着火炮不断地变换方向连续轰击敌人大楼的根部。

“为什么停止开炮?”

我们的火炮骤然停止下来,而敌人的大楼却仍巍然不动。就差那么一两炮了!我回头大声地问。

一班长无奈地望着我,他一直贴着瞄准镜瞄准的右眼眼眉因火炮连续开炮的后坐力而被撞破,鲜血染红了半边脸庞。我这才发现不但弹药用完了,连身边的战士也因中弹而倒下了一半。

“跟我回去搬炮弹!”

不待我开口,步兵班长已经带着没有受伤的战友像羚羊一样飞快地穿越火线,返回后方去搬运炮弹。当他们再次出现在火线时每人肩上都扛着一个装着炮弹的木箱子,但这次穿越火线他们远没有刚才那么矫健,56式85毫米炮弹一枚就30多、40斤重,一箱两枚就是70、80斤,任谁扛着也跑不快。大楼的敌人已经意识到了灭亡的逼近,所以疯狂地以严密的火力封锁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我望见班长身边的战士一个个先后地倒在敌人火网中,到后来班长除了肩上扛的一箱,手上还拖着一箱倒下战友的炮弹。

只差最后十几步了!

班长竭尽全力地向前冲刺,可还是不幸被敌人的子弹打中……

就在我甩掉身上的望远镜和冲锋枪准备跑上前去接应的时候,我看见倒在地上的班长伸出了一只手,向我发出别动的信号。接着胸前已经被鲜血浸透的班长竟然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向前猛冲几步,然后拼尽最后的力气将肩上的炮弹箱向我推了过来。我看见班长秀气的脸庞对我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轰然倒下,闭上了双眼。

这名年轻的步兵班长曾两次帮助和解救我们,现在又因为替我们运送炮弹而牺牲,而我不但连谢谢也没有来得及对他说,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打开沾染着班长鲜血的弹药箱,眼泪忍不住扑簌簌地滴在金灿灿的炮弹上。敌人还在顽抗,战友在伤亡,没有时间流泪。我抬起右臂用早已被汗水和泥土、硝烟浸透的衣袖抹了一把眼泪,然后默默地把引信装上,推进炮膛。

“放!”

大楼在我连续轰击下终于发出“吱吱”的怪叫向河流一侧倾斜,然后轰然倒地,粉尘遮蔽了天日……。

尘埃落定,枪炮声逐渐远去。眼前只剩下一堆残垣败瓦,敌人精心改造、构建的楼房工事已经成为他们为自己挖掘的坟墓。

我军指战员的英勇前进,多路穿插包围,战至3月2日晚,谅山北市区被我军全部攻占,守敌除少数逃窜外,其余悉数被歼。

然而,越方并不认输,反而公开叫嚣“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谅山仍在他们手上”。为戳穿越南当局的牛皮,在我东线总指挥 “奋勇前进,打过奇穷河!” 的命令下,3月4日6时50分,我军组成若干个突击集群,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分数路强渡奇穷河,歼灭越军第3师,占领整个谅山,并向奇穷河以南推进了5公里,形成了威逼河内的态势。

至此,在我东西线各参战部队指战员的浴血奋战下,越北各重镇均被我军击破,威逼河内的态势已经形成,反击作战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

3月5日,我国政府宣布:"我边防部队自2月17日起,被迫自卫还击,现已达到预期目的。自1979年3月5日始,全部撤回中国境内"。

0

二十八、毁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