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三十九、会合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九、会合点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8/1 18:10:35

“您是那一年的兵?”我在找话说,以免他睡着了。

“七一年入伍。”排长喝了一小口水,把水壶还给我,说:“俺农村人文化不高,没啥其他本事,只有一身力气。工兵部队吗,跟你们炮兵老大哥不同,大多是脏活、累活,反正原先在家里也习惯了,苦点累点俺不怕。到部队后凡事比别人多干一点儿,脏活、累活抢着干。入伍第三年提了班长,接着干了几年志愿兵,前年才提的干……。

嘿,俺家那地方穷,方圆几百里全是连绵的大山,两天两夜也走不出去。而且都是些贫瘠的山地,石头多,泥土少,存不住泥土。一下雨就发大水,把庄稼和房子都给冲跑。一家人起早贪黑忙一年,连口饭也吃不饱。咱山里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当兵,除了保卫祖国,其实最大的愿望是能出去吃口饱饭。碰上到咱那儿征兵的年景每年都有上百后生去报名,可一年只招几个,真是百里挑一。这些年俺们公社到队伍上当兵的总共有二十多人,提干的就俺一个。如果这次俺光荣了,俺也知足了。”

“别瞎说了,我一定会把大家安全地带回去的。”我安慰他说。

……

“对了,你们指导员怎么回事?长得还人模人样的,咋一到关键时候就熊成那样?竟然丢下战士自己先跑了!”说到这里,我颇有些儿愤愤不平。同样作为人民军队的一名领导干部,战士们的生命甚至比自己个人的生死更重要,抛弃自己的战士这种行为十分恶劣,绝对不可以原谅。

“……”憨厚的杨排长舔了一下干枯的嘴唇,为他的上级辩护道:“指导员是负伤后不得已才撤离的。”

“负个屁伤,不就是被爆破溅起的石片擦破了点儿皮吗?要我说连轻伤都算不上!”从前面返回的二班长一面愤愤地接过话茬儿,一面把杨排长从我背上接了过去。

“他这人呀,就像俺们乡下的花公鸡,外表光鲜,嘴巴特能说,很会讨领导欢心。平时学习呀,思想汇报呀,讲的一套一套的,特别是有上级领导在场的时候。什么不怕牺牲呀,敢于奉献呀,讲得比唱得还好听……

呃,真到了前线,炮弹响起来,子弹从身边啾啾地扫过,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就他X的就怂了。我早就看出来这王八羔子不对劲,真正该他说的时候倒焉巴了,打宣布进入临战状态他就心绪不宁,整天一个人闷在房间里不出门。参战后几次车队遇到敌人散兵袭击,他都躲在车后直哆嗦,完全不顾形象和影响……”

唉,不知道是谁说过“战争是块试金石”,现在看来果真的是那样。是真的英雄,还是狗熊,平时说一万次都不算数,到战场上一下子就能分辨真晓。

我接替前面探路的二班长爬上山脊,向着祖国的方向眺望,可是映入眼帘的全是莽莽的大山,无边无际。我颇为失落地把目光从远方收回来,仔细观察周围的地形地物并仔细比照地图以确定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然后估算至约定会合地点的距离。结果令我更是失望,距离很远!也难怪,为了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我们足足绕了一个大大的圈。

看来15时前是无法赶到预定的会合点了。

我的心沉了下去,但表面仍不露声色地对战士们道:“同志们,加把劲!不远了!”

我按照指北针和地图的指引带领战士们轮流背着、拉着几名轻重伤员,抄近路继续快速向北行进。孤悬敌后信心最重要,而我现在是战士们唯一的依靠和希望,我绝对不能气馁。

一路上,我不时偷偷地瞄一眼手上的腕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剩余的路程和时间。表面上我不动声色,似乎成竹于胸,其实内心心急如焚:按照目前的速度赶到会合点必定会大大迟于预定时间,营长他们还会不会在那儿接应我们呢?

我回头望去,经过大半天的跋山涉水,以及在没有路的高山密林里不顾一切地奔跑,战士们个个都已经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但出于对我的高度信任,没有一个人对我指示的路线有任何怀疑,一个个都默默地跟着我行进。尤其是几名伤员同志,由于时间的缘故他们的伤口只是简单包扎,甚至根本没有处理,但他们都强忍着伤痛,轻伤的自己走,伤重的由战友架着、拉着走,以极其坚忍的毅力尽量不增加大家负担、不拖累战友。他们中除了二班长年纪跟我比较接近外,其余的都还只是十八、九岁或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无论是作为一名领导他们的干部,还是作为他们依赖的兄长,我都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我暗暗地下定决心,无论发生怎样的情况,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我都要把他们全部安全地带回祖国。

我们身后又响起密集的枪声。

二班长跑步追上在队伍前面带路的我。

“报告首长,敌人又追上来了。”

“距离多远,有多少人?”我急切地问道。

“约摸有几十人,只有不到2、3百米,已经跟我们接上火了。”

我把背上的杨排长交给身后的另一名战士,从衣袋里掏出作战地图和指北针,飞快地瞄了一眼,对战士们道:

“翻过前面这座山离咱们的部队就不远了,大伙儿――快!”

我领着队伍加速前行。

山谷中,枪声大作。

我和二班长等几名战士一面还击,一面后撤,掩护伤员快速撤退。在我们的后面,越军“乒乒”放着枪快速地撵了上来。这些久经战场的越南兵鬼得很,穿着凉鞋,甚至光着脚却在山林里却跑得飞快。我们的枪一响,他们便躲藏起来;枪声一停,他们便从石头、树木后面窜出来,如丛林里的猴子一般狡谲、灵敏。他们一面“乒乒”地放着枪,一面紧紧地跟在我们后面穷追不舍。我们的射击只能迟滞他们的行动,却无法阻止他们的追击。

1

三十九、会合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