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四十、愤怒的炮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愤怒的炮火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8/26 16:11:07

  

山谷中,枪声大作。

我和二班长等几名战士一面还击,一面后撤,掩护伤员快速撤退。在我们的后面,越军“乒乒”放着枪快速地撵了上来。这些久经战场的越南兵鬼得很,穿着凉鞋,甚至光着脚却在山林里却跑得飞快。我们的枪一响,他们便躲藏起来;枪声一停,他们便从石头、树木后面窜出来,如丛林里的猴子一般狡谲、灵敏。他们一面“乒乒”地放着枪,一面紧紧地跟在我们后面穷追不舍。我们的射击只能迟滞他们的行动,却无法阻止他们的追击。

不时有战士中弹倒地,我身边的战士越来越少。

越军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甚至可以看见绿色凉帽下一张张瘦削、营养不良的脸。

已经完全没有办法阻止敌人的逼近了。我依托着一棵松树打完了最后一弹匣子弹,然后绝望地回头望向身后暴露在敌人弹雨中的战友们,默默地掏出预先留下来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拧开了盖子……

“哒哒哒……!”

就在我准备跟敌人同归于尽的这个时候,一阵轻机枪和冲锋枪组成的密集火力从我们身后的左右两侧山坡交叉着压向追击的越军。毫无防备、痴心妄想准备抓我们俘虏的越军被当场打翻了上十名,剩余的赶紧趴倒在地上,寻找掩护。

那是营长他们!

欣喜若狂的我抬手将手榴弹甩向面前的敌人,然后趁着追击的越军暂时被营长他们的火力压制住,抓住机会赶紧带着伤员和战士们与越军脱离了接触。

“营长!”

我拖着负伤的二班长滚进了一个简易掩体,望着掩体里正抱着一挺56轻机枪同小武等几名战士一起将子弹狠狠地向越军倾泻的石营长,泪水哗地就流了出来。

“……。”

纵有千言万语却无从说起,只有泪水在我的脸庞流淌。

“不离不弃,不放弃任何一名战友!”这是我们出发时的誓言,更是我们作为人民军队的干部对每一名战士的庄重承诺。

这时候,老刘连长和两名战士由侧面山坡上飞快地冲下来滑进掩体,焦急地道:“狗日的又从侧面包抄上来了。”

营长一面射击,一面对老刘喊道:“老刘,带伤员快撤,我断后!”

老刘连长和战士们背着杨排长、二班长等伤员快速往后撤去。

在我们到达前,石营长已经预先将周围一些显著地貌的坐标点在1:50000的作战地图上一一标注出来,我只需要将观察到的敌人方位与地图上的坐标一对照,根据相互间的位置和距离就可以马上估算出敌人所处位置的坐标点,进而推算出火炮的射击诸元。

我蹲在掩体中,摊开地图,全神贯注地进行观察测算,并对着电台呼通了后方的指挥部,请求炮火支援。

“卧倒!”

正在这个时候营长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正在通话中的我按倒在地。

“轰!”

一声巨响。

那是两个扛着苏制四O火箭筒和火箭弹的越军火力支援小组,趁我们正全力与整面敌人交火的空当,借助岩石、树木的掩护从侧面偷偷地逼上前来,向我们发射了一枚四O火箭弹。

爆炸过后,满身尘土的我茫然地从地上爬了起来,头疼欲裂,耳朵“嗡嗡”地鸣叫。透过正在消散的硝烟我看见石营长和另一个我们营的战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营长背上被弹片击中的伤口正潺潺地向外淌血,但尚有呼吸,另外的那名战士已经不行了。

小武转过枪口,一梭冲锋枪子弹把那两个正在重新装弹得越军撂倒,然后对我大喊:

“陈参谋,营长负伤了,请你马上带营长撤退。”

“小武,我命令你立即带营长撤退,我掩护。”

小武松开了捂在腹部的左手:

“陈大哥,你看。”

小武的腹部已经被血水湿透了,不停地往外冒的鲜血把身体下面的泥土都染得鲜红。刚刚爆炸的那枚火箭弹的弹片同样击穿了小武的腹腔。

“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我答应了连长要保证营长安全的。”小武焦急地对我说。

“……”

我俯身接过小武递给我的机要包,含着泪水最后一次紧紧地拥抱着小武那单薄的身躯。

我抹了一把眼泪,横下心回身背起昏迷的石营长爬出掩体,不顾一切地向后跑去。我听到身后先是一片密集的枪声,然后陷入短暂而可怕的死寂,最后是整排整排的122MM和152MM榴弹炮炮弹呼啸着掠过头顶,将整座山谷变成一片铁与火的海洋,但丁的炼狱……

后来团部的同志给我大致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我背着石营长离开后,小武交替使用营长和牺牲的战友留下的56式轻机枪和冲锋枪开火以掩护我和营长撤退。

机枪的子弹打光了。

冲锋枪的子弹也没有了。

小武艰难地爬到电台旁边,拿起话筒呼叫指挥部对之前预先标定并报过去的坐标点对该地区实行炮火覆盖。

这个才19岁,来自粤北山区的瑶族战士,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分钟里,面对蜂拥而上的敌人,虽然没有任何的豪言壮语,却表现得异常勇敢和镇定。

他说:“军长,请你转告我们连长,我对不起他,我没有完成保护好营长的任务。”

“还有,打完这一仗后我们连长要准备转业了。我知道,其实他心里一百个舍不得咱部队,部队就是他的命根子。你能不能叫他不转业继续留在咱部队呢?……”

“军长,敌人上来了。该开炮了。”

这是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这个纯朴的小战士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想到的仍然是他的连长,他的任务。

那一刻,包括专程赶来的军长在内,指挥所内所有的同志都忍俊不禁流下了热泪。

“开炮!开炮!给我狠狠地打他个狗日的越南鬼子!”军长那独特的大嗓门在指挥所内愤怒地嘶吼。

几个炮群也同时发出巨大的轰鸣,一排排愤怒的炮火直把整片山谷炸了个地动山摇,翻天覆地……

0

四十、愤怒的炮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