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四十一、牺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一、牺牲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10/24 16:30:13

山坡上,我背着昏迷的营长艰难地往上攀爬。

敌人越过我炮火封锁线再次亡命地追了上来。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越军死伤了那么多人,如果连一个俘虏也抓不到,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甘心,他们的上司更不会放过他们,因为这是他们挽回颜面的唯一机会。

敌人的子弹、炮弹“嗖嗖”地从身旁掠过打在我的四周,溅落的沙石枝叶“劈里啪啦”地打在我的身上。可是,这次我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害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跑,向着北面奔跑,那是祖国的方向!

我在奔跑,向着祖国的方向拼命地奔跑!我要带着营长一块儿跑赢敌人的子弹和炮弹,回到我的祖国。

我的世界里只有粗重的喘息声和眼前晃动的景物,我的体力支出早已经超出了身体的极限,我感觉到肺都快要炸了,火从喉咙喷出。

正奔跑间,我突然感觉像被狠狠地扫了一棍,瞬间失去平衡重重地跌倒在地上。

我的肩上背负着小武和战友们的重托,我必须把我们的营长带回祖国!

我翻身抱着营长挣扎着竭尽全力,但却怎么样也无法站立起来。

我焦急地大声呼喊,却什么也看不清楚。额头上的汗水混着血水流入眼睛,模糊了我的视线。

快,祖国就在前方,我们不能当俘虏。我拖着营长的身体挣扎着向山顶的方向爬去……

就在我精疲力竭,几乎绝望的时刻,朦朦胧胧地看见山上迎面冲下一支部队,头顶红色的五星和衣服上红色的领章格外的醒目和耀眼。打头的一个大汉敞开着胸襟,手持一挺轻机枪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一面“突突”地向敌人开火,一面大声呼唤我的名字。

这是我们的队伍!

这不是梦吧?

我仰起头,狠狠地用衣袖抹干了蒙蔽眼睛的血水和泥污。望见鲁连长领着我们警卫连的十来名战士高声呼喊着从山坡上如猛虎般杀下来,一眨眼间,就冲到了面前。

十几个人,十几支机枪冲锋枪居高临下把追击的敌人如秋风扫落叶般打得七零八落。然后,在鲁连长和战士们的掩护下,两名战士一个架着我,另一个背着石营长,向坡后退去。

山坡的另一面迎面跑来一支携带轻重武器的我军部队。

我在战士的搀扶下,站立在坡上,凝望着迎面赶来的这支装备齐整的我军作战队伍。

跑在队伍前面的一名带队干部快步跑上前来,郑重地向我敬了一个军礼,说:“谢谢你们!我们是XX军XXX师的,奉命前来接应。”

然后也不等我回应,他就回身命令部队:“一连从左侧迂回,三连从右边包抄过去,其余人跟我来。”

“他XX的,敢对我们下黑手,老子要把狗日的贼爪子给砍下来。”

说完就带领部队头也不回地向我们身后的敌人冲去。

我知道他们就是被困工兵连所属的那个部队,对这伙企图吃掉他们工兵连,欲陷他们全体于万劫不复的敌人,那是何等的深恶痛疾,无不欲歼之而后快。正所谓知耻而后勇,因为自己部队的组织和通讯沟通混乱而导致一个连队落在后面,险遭敌人围歼,他们从上到下憋足了一口气。所以,他们一上来就对追击我们的这股敌人以雷霆之势实施包抄,力求即使不是全部也要消灭部分追击之敌,方解他们心头之恨,同时以儆效尤,杀掉越军的气焰。

凭详市郊外的烈士陵园,蓝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洁白的云儿,火红的木棉花早早地挂满了枝头。

我、老鲁以及老刘连长的儿子等一行下车,走进陵园。老刘连长年迈,行动不便,但他执意要他的儿子代他前来与我们一道祭奠牺牲的战友。

陵园里整洁、肃穆。

我们从一排排整齐的墓碑前默默走过,墓碑上的照片都是一张张年轻的脸孔。

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我们和照片中的战友们一样青春年少,满腔的热血和信念。

二O一七的这一年春季,我们已经渐渐老去,而他们却依然年轻,充满朝气。

午后的斜阳给山峦和树木向西的一侧染上美丽的金黄色,蓝天下层峰叠嶂。在我军接应部队的猛烈打击下,胆敢反扑企图趁我军后撤回国途中捞一把的部分顽敌黄粱梦断,部分藏身山林、洞穴的零星逃散之敌也大部被我肃清。残敌终于被我们彻底打怕,远远地与我军脱离了接触。

随着枪炮声的渐渐远去,古老而原始的山林又恢复她温和、恬静的本来面目。公路上停泊着十数部前来接应的卡车、救护车等车辆,士兵们各自在忙碌着。

随着枪炮声的渐渐远去,古老而原始的山林又恢复她温和、恬静的本来面目。公路上停泊着十数部前来接应的卡车、救护车等车辆,士兵们各自在忙碌着。

我坐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脖子上的伤口已用绷带包扎完毕,卫生员正在俯身处理腿上的伤口。

卫生兵们陆续将包扎好的伤员抬上车,开始往国境线后撤。接应我们的兄弟部队也陆续从我身后的山坡上走下来,几个被俘的越军也随后被押了下来,其中那个瘦削长脸,象死狗一样躺在担架上被抬下来的军官,后来经审讯原来就是一直象疯狗一样死死咬着我们不放的那支越军特工队的队长。他带着一台电台和几十个散兵游勇在同登被我军攻陷后就一直藏匿在附近的山林里,凭着对地形和环境的熟悉同我军周旋,躲过了我军的几次搜捕,并不时骚扰我军后勤人员和车队。这次如果不是被我军猛烈的炮火击成重伤,估计也很难生擒他。

鲁连长、老刘连长和我们炮兵营、工兵连的战士们围在担架旁,默默地注视着双目紧闭的石营长,久久不愿离去。石营长被越军的火箭弹弹片击穿了胸肺,在后撤的时候又被追击的越军子弹击中了背部,失血过多,还未撤下来就已经不行了。

我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

卫生员的动作很轻很细心,生怕让我再次承受太多额外的痛楚。可是,我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什么样的悲痛也无法与失去战友的心疼相比!

……

0

四十一、牺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