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四十二、烈士陵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二、烈士陵园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11/19 14:26:20

我们默默地来到石营长、小武和二营其他的阵亡烈士墓前。

我豁然看到石营长的墓前整齐地摆放着玫瑰花,然后我们大家都发现不单是营长,附近的所有烈士墓上都有一枝鲜红的玫瑰。陵园的管理员说,一位朴素而美丽的女兵每年春节后都会带上一束玫瑰前来,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总是一个人默默地在墓碑前站上大半天。

我们默默无语。

我们心里都知道这个美丽女兵是谁。

再次见到小莉依然是在部队的驻地,那是回国几周后的事情。部队已经奉命返回原驻地进行战后的休整和总结。

石营长的母亲原本身体就不好,在得知独生儿子牺牲的消息后立刻就病倒在床,所以到部队处理营长身后事的活就只好由小莉这个未过门的媳妇来料理。

我到二营的时间不长,对石营长的情况大都是后来通过小洁和其他同志了解到的。营长的父亲的确是高干,是一名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老兵,但就是这么个历经枪林弹雨的老战士却在**期间被迫害致死了。

石营长比小莉大几岁,从小便生活在同一个大院里,可谓是青梅竹马。石营长是院里孩子们的头,对这个漂亮的邻居小姑娘一向呵护有加,而小莉也对这个高大英俊,爱打抱不平的大哥哥很是心仪,只是大家都把这份感情暗暗地藏在心里。长大后两人陆续参军,天各一方,许多年后一次探亲的时候再次遇见才发觉原来彼此都在牵挂和等着对方,于是这才开始通信,渐渐地确定恋爱关系。要不是这次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话,他们年前已经结婚了。其实小莉是坚持要按计划结婚的,是石营长坚决不同意,执意要将婚礼推迟到战后。

石营长的遗物中书占了相当大的部分,很多专业的书籍一下子带不走,小莉大都留下给了我们作为纪念。往后的日子里我一一仔细阅读,发现很多地方营长都作了注释,把自己的理解和看法写在段落的空白处,这些文字的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石营长那温文尔雅容貌下流淌的满腔热血和对成为其父辈一样优秀革命军人的热切期望。由这些留下的书籍和注释的文字我开始渐渐地了解营长,了解他那超凡的军事素质和技术能力是如何历经艰辛磨练而成。随着了解的深入,对营长的钦佩、尊敬和怀念也越来越深,同时不知不觉中也开始以营长为标准来要求自己,立志成为一个像石营长一样优秀的指挥员。

在营部,小莉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什么话,只是默默地收拾营长的遗物。我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局促地在一旁傻站着。望着小莉苍白而美丽的脸庞,眼前又浮现出营长那熟悉的音容笑貌,我们的心都在滴血。

我终于明白了小时候曾经大院里听到一位喝多了几杯的伤心老兵说起的往事,他说:最可怕的事情不是自己负伤了,甚至也不是自己阵亡了,而是和自己一块儿战斗战友的伤亡。你会希望伤亡的是你自己,而不是你的战友,因为你根本无法想像回去后该如何面对牺牲战友的父母妻子那伤心欲绝的目光。

小莉当天就离开了,连中午饭也没吃,留下团长、政委和我、鲁连长等一干二营干部对着满桌冰凉的饭菜和全营战士悲伤的脸孔。

墓碑上的照片中,石营长依然英俊而睿智,英气逼人;小武依旧一脸纯洁的笑容,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老刘连长的儿子已经把带来的东西在烈士们的面前铺开,有整只的烤乳猪,蒸熟的鸡,苹果、柑橘等水果,还有几盘今年新蔗糖制成的年糕,这是他们当地祭拜先人最好、最丰盛的祭品。

“营长,小武……,俺老鲁和战友们来看你们了。”

老鲁念叨着也将我们带来的茅台酒和中华烟给斟上和点着。

我将一把精致的口琴和一张我不久前拍的天安门广场照片放在小武的墓前。

“同志们,干了!”

老鲁扬脖对着酒瓶干了一口,然后将酒瓶递给我。

也许是喝得太急,烈酒呛得我眼泪直流。

抬头望去,善饮的老鲁也泪流满面。

记得出征前的聚餐,也是茅台酒、中华烟,老鲁也是这样站起来,对着营长、我和全营战士大吼一句:

“同志们,干了!”

我的眼前满是战友们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孔,朝气蓬勃,满怀着激情……

工兵连的杨排长回国后不久即被提升为副连长,一九八四年全军第一次大规模裁军,部队正规化建设开始的时候,他深知自己文化程度低,不能胜任改编后新连队的领导工作,为免拖累关心自己的领导和战友,他主动提出转业到地方,回到家乡后被安排到镇人民政府工作。依旧凭着在部队时候的踏实、肯干,吃苦耐劳的优良作风和习惯,抢险救灾时冲在第一线,前些年已经被提拔为镇长。逢年过节的时候他总会给我打个电话,相互问候一声,也曾多次邀请我和老鲁去他们那儿看看,据说他们镇现在的工作重点已经由狠抓计划生育、招商引资转变为保护自然资源,开发生态旅游上来,已经是他们省内小有名气的生态旅游小镇。

至于那个负了点儿轻伤就丢下自己部队逃跑的指导员,听说回国后就立即被隔离审查,但由于才隔离了没几天就精神病发作,然后在部队医院治疗了大半年,治愈后背着处分回到了地方。据杨排长和他的战友们说,不知道是血统遗传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的儿子也是个精神病。随着身体一年年地衰老,他发病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不得已早早病退回家。现在一家六口人蜗居在一套狭窄的旧房子里,靠他一份微薄的企业退休金过活,境况很是凄惨。

0

四十二、烈士陵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