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四十三、中越边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三、中越边境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19/12/20 17:37:13

我回国后见过小洁几次,开始时还保持互通书信,无非是相互问候,谈一下各自的工作和近况。说起来也奇怪,那种一见面心脏就“咚咚”乱跳的感觉渐渐地淡了,彼此间的感觉就是纯粹的朋友关系,再没有其他。后来,她离开部队回到武汉,调到市人民医院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听说调到地方不久后就和一个机关干部结婚,过得挺好。

从小武家回来后,我一直定期给小武爸爸和弟弟妹妹们寄钱和寄衣物、文具等。几年后改革开放的大潮也吹到了偏远的粤北山区,小武的大弟弟也要跟寨子里的青年一道出外打工。为此,我还专门打电话给我转业到深圳的战友,要他们帮忙关照,在一个外商合资厂为他们谋到几个职位。秉承着瑶族先民淳朴而勤劳的优良品质,大弟弟很争气,没多久就成了机修技工,后来被提升为副厂长。直至后来大弟弟结婚寄来全家福和新房子的照片,并将我最近几次寄去的钱都退回来,这才停止。

离开烈士陵园已经是午后,老刘连长的儿子执意要领我和老鲁去当年我们曾战斗过的边境地区转一转。

边境公路随着界河蜿蜒而去,柏油路面平坦光滑,河水泛着耀眼的波光“哗哗”地向后流去,我们的车子则“唰唰”地沿着河谷在风光旖旎的喀斯特独特峰林地貌间向前飞驰。

出于同我们对抗的战备需要,我们的邻国也在河对岸修了一条边境公路,只是路况比我们这边的差远了,那边的绿盔骑士们摩托一启动就连人带车湮没在车轮搅起的滚滚烟尘里。据老刘连长的儿子说别说这些一般的次要道路了,就连友谊关至河内的主要公路至今仍旧是残破不堪,去一趟河内简直可以把人的五腹六脏都给颠出来。

界河边有一些简易的小码头,其实也就是用锄头在河岸上挖几个台阶下到水边。一些越南农妇驾船运了一些土产贩给我方边民,她们也不上岸,就在船上交易,以规避我方边防战士的监管。我方边民付过钱后就把一袋袋、一捆捆的货物搬上停靠在公路边的货车。

我们经过时刚巧碰见一个越南农妇对我方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嬉皮笑脸地不断说些什么。小伙子细皮嫩肉的,嘴唇上的绒毛还没有消退,而那几个农妇身材矮小、瘦削,脸上黑不溜丢的。我们虽然不懂越南话,但也听得出来那越南农妇在用言语挑逗我方的小伙子,搞得小伙子涨红了脸,不敢搭理她们。而几个越南农妇则愈发得意起来,哈哈浪笑,语调也愈发无所忌惮和轻佻。

“呸,一堆骚货!”

老连长的儿子对我们的小伙被几个越南丑妇调戏很是不值和气愤。

埔寨位于友谊关东北约三公里,是前些年才排除雷障,开辟出来的一个边境互贸集市。

走进埔寨,看到的完全是一番异国景象:商铺林立,人潮汹涌,店铺的招牌也一律用中越两种文字书写。越南人很容易分辨,除了皮肤黝黑,身材瘦削外,男的必定是头戴绿盔帽,脚穿廉价的塑料凉鞋;女的则戴尖顶斗笠,讲究一些的就穿着越式旗袍。

我们销过去的主要是轻工产品,而越南方面运过来的大多以瓜果、椰子、咖啡、海鲜等土特产为主,也有一些香水、香烟之类的。香水多是冒牌的,什么LV呀,香奈儿呀,应有尽有。香烟的牌子则更雷人,红塔山、红河、芙蓉王……,一网打尽了咱国的省优部优产品,只是包装和印花、文字不尽相同,整一个山寨王国。

我有些奇怪地问老连长的儿子,为什么我们所看到搬运货物、经商的越南人几乎全是妇女,怎么很少看见越南男人干活?

老连长的儿子回答说:“越南连续打了那么多年仗,男人俏呀!”

并若有其事地告诉我们,越南男人可享福了,一人可以娶几个老婆,白天自己呆在家里养精蓄锐,或者骑摩托出去兜风泡妞,女人则乖乖出去干活,挣钱养家。如果认为那个老婆不会挣钱或服务不满意,可以随时把她休掉。

联想到越南货摊上的各色壮阳药和河边那几个越南农妇对男人那个饥渴的模样,我有些将信将疑。

老连长的儿子把我从一个货摊前面拉走,然后悄悄地回过头来指着只有一条腿,干瘪得像具干尸的货摊主人告诉我:那个人曾经是越南军人,参加过一九七九年对我方的战斗。

一瞥之下,我猛地怔住了。

太像了!

虽然时隔30年,但是那张黑瘦丑陋的脸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我不禁仔细地打量起面前这个与当年被兄弟部队俘虏的敌特工队长、我们曾经的凶悍敌人:他坐在一张小马扎上照看着面前摆着香烟、纪念章和一些不知名树根的小货摊,如果不是黝黑、瘦削的脸上那对不时还在转动的眼珠,我还真怀疑那具裹在褪了色的旧军装下面的躯体是否还有生命。

听到老连长儿子说话的声音,这个越南男人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满脸期盼着我们能帮衬一下他的讨好表情。

看来前面所说的那些养尊处优、艳福无边的生活和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这是个落魄的越南男人!

我的心情有些复杂,但是最终还是决定从他手上买些什么东西。那些花花绿绿的像章,我打心底感到厌恶;至于那些莫名其妙的所谓有强力壮阳功效,用于泡酒和炖服的树根和草药,也一笑置之。最后,虽然小刘一再说那烟很呛,我们肯定吸不惯,不赞成我买,但不吸烟的我还是买了好几包山寨版的“红塔山”和“芙蓉王”。我心里在想:如果真的没人吸,那就送给单位的门卫老王吧,这家伙吸了一辈子自己卷的“喇叭筒”,肯定不会嫌烟味呛。

0

四十三、中越边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