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四十四、友谊关前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四、友谊关前

小说:一九七九的那一年春季 作者:木燃 更新时间:2020/1/21 13:54:14

离开埔寨后我们又来到了友谊关。

站在先烈们抗击法国侵略军,曾经叫镇南关,后来在那个同志加兄弟的年代又改名为友谊关的关前,我心绪澎湃。

我慢慢地跪倒在关前的土地上,双手捧起一把血红色的土壤,那是无数为捍卫中华民族尊严而牺牲的勇士们鲜血染红的土壤!

我用手帕小心地包好藏在胸前。

我的目光越过面前巍巍的友谊关,哨卡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和红旗下威武的我武警战士,遥望前方,1号公路渐渐地消逝在越南北部绵绵的群山中。

我知道前方是越南的军事重镇同登,再远处就是谅山。

在那里,我们许多亲密的战友、生死与共的兄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夕阳如血,那些为了民族,为了祖国而将一腔热血洒在关外的英烈,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后记

在南方这片热土生活了许多年,我的同学和朋友的父母、亲戚、同事等等,很多身边的人都曾参加过三十年前的那场还击战,那场战争给当时还是弱冠少年的我留下很深、很深的记忆。

单位的领导曾是炮兵出身经历过一九七九那一年春季的还击之战,但与本书主人公们指挥和操纵的大炮不同,他们是步兵所属炮连,扛的是“小炮”,与书中追击我军工兵连的敌特工队长用的60迫击炮、82迫击炮类似。他曾不止一次酒后跟我们讲起:一出水口关,腿肚子就开始打转、抽筋。炮弹还没出膛,心就已经悬在半空。这个入伍十几年的老兵心里清楚,这与平日习惯的实弹训练和演习绝然不同!

单位里还有不少参战老战士,其中一位司机班里的同事让我印象颇深。这位喜欢侃侃而谈,比其服务的领导更有领导风范的老汽车兵每每正说到精彩、**处,都会有知道其底细的同事不懂风情地戳穿他,说他一出国境线便会把方向盘交给尚是新兵的副驾驶,自己多数时候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的。遇到越军特工队袭击,车队停驶,他就会迅速跳下车,躲得远远的。所以,战后别人都被评为战斗英雄,他却啥也没得到。而每次他都憋得满脸通红,嘴上嘟囔着:“就你英勇,就你不怕死。那可是满满一车的大口径炮弹呀!一旦被击中,尸骨无存!”

在我认识的老兵之中最著名一个就是史光柱,史是在一九八四年收复老山的战斗中负伤的。时任某团四班班长的史光柱奉命率领本班战士冲击到58号高地与57号高地之间时,排长被敌炮火重伤。史作为代理排长接过指挥权,率领本排战士和排长、班长均伤亡的三排战士迅速向57号高地发起进攻。但是两侧高地的敌人轻重机枪形成交叉火力,甚至老山主峰的敌人也用高射机枪和迫击炮,把他们死死地压在山下低洼处,战士们不断中弹伤亡。史命令战士们散开分散隐蔽,自己则冒着敌人的弹雨观察敌人阵地,指挥火箭筒手、甚至亲自操起40火箭筒连续消灭数个敌人火力点……在战斗中,史先后四次八处负伤,右眼被敌弹片击中,左眼球也被击中整个掉了出来,但却一直坚持战斗,率领两个排的战士连续攻克了敌57、50号两个高地。伤愈后史进入深圳大学中文系学习汉语文学,是比我们高两届的校友,被称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

我曾不止一次在台下听他叙述战斗的经过,他说自己只是尽了一名战士应尽的责任。他说:我的战友们常说,牺牲我们自己,是为了更多的同龄人不再牺牲;我们的父母痛苦,是为了千万个父母不痛苦。人们说我们是英雄。我说我们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已经倒下、牺牲了,他们才是英雄。一名成都入伍的战友是机枪手,为了掩护我不幸被敌人的子弹击中,整个下巴和牙齿都被打掉,但仍推开救护的战士不肯下火线,继续手持56式轻机枪与敌对射,直至胸部中弹牺牲。他的副射手接过机枪继续向敌射击,连续击毙数名越军,最终也光荣牺牲了……

每次说到这里,他都禁不住泣不成声,台上、台下无不悲伤落泪……

……

我当时还没有随父母转业迁至现今生活的这座南部海滨城市、还生活在祖国中部地区、母亲的某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大院内。记得神情凝重的母亲打好背包回手术室待命前匆匆把我和妹妹安顿好,足足给了三个月的生活费。但可能是战事结束的太过迅速,母亲最终还是没有上前线,母亲所在的医院很快由准备奔赴前线设立野战医院改为就地接收伤员。于是,因战前紧急疏散地方病号而空空荡荡的诺大一个医院一夜之间住满了由专列从边境地区送来的伤兵,他们几乎都是需要二次手术和治疗的重伤员。我与同伴们惊讶地望着那一张张比我们大不了多少的稚嫩脸孔,这是一张张因伤痛而苍白、虚弱的稚嫩脸孔,一张张因伤残而对未来充满忧虑的脸孔……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母亲刚刚调离海南岛陆军某医院,西沙海战打响;七十年代中叶唐山大地震,已经集结待命的母亲最终也没有开赴灾区;七十年代末……年迈的母亲说起年轻时在部队的往事,一脸的遗憾。

相比母亲的遗憾,当时是广西边防部队外科医生的同学父亲则“今生无悔”:开战前三天,同学父亲足足三天三夜没有离开过野战医院的手术台。渴了,偷空由护士喂口水;饿了,两台手术间隙喂两口饭;实在撑不住,就在野战帐篷的帆布床上眯一两个小时;没有血浆了,医生、护士一起伸出手臂,说:“抽我的!我是X型血。”……

不知道是因过度劳累或卫生条件差,同学父亲就是那个时候感染了肝炎,才四十多岁就因肝癌而英年早逝。

让我们在缅怀为国捐躯的烈士同时,一起向三十年前那个春季曾在南疆为祖国尊严和领土完整而战斗的所有战士致敬,包括我单位那位汽车兵――

你们对共和国的奉献,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共和国永远不会忘记!

1

四十四、友谊关前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