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第六十九章 孝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九章 孝鸟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19/7/12 7:24:20

  “扑啦啦———”,

突然,随着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洞口地面上飞落下一只大鸟,只见它通体羽毛漆黑发亮,瞪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朱瞻基认得,这是一只大乌鸦,它的嘴里却衔着一串红色的鲜艳野果,站在那儿,或许是已发觉洞中有陌生人在,警惕的摇着脑袋观察,仿佛是正在犹豫着是不是该进洞里来。

“哦,你来了,过来吧,没事的。”

随着朱允炆一声亲切的呼唤,那鸟儿果真朝着朱允炆低飞而去,并把那串红果放到了朱允炆的手掌中,然后又落在朱允炆脚前的地面上,安然自得地走来走去,显然是个熟客了。朱瞻基见了不免惊喜的问道:

“了空大师,这是你养的鸟吗?还给您送礼来了!”

“呵呵,是的,这是我养的,但它送的却不是礼,是药啊。”

朱允炆白皙而憔悴的脸上挂着些许笑意。

“啊,是药!,奇了,鸟儿也懂得药?侄儿愿闻其详。”

朱瞻基忽然明白了,“唯有一乌早晚朝”,原来了空诗中的“一乌”说得就是它吧?

虽然是久居皇宫的皇子皇孙,也许是跟倾城一起生活久了,便难得的沾染了较多的人间烟火气息。朱瞻基就是有这个本事,能让人避开纷争,放下烦恼,拉些家常话,从简单的生活细节和人性的角度切入话题,使人很快放下戒备,产生亲近感。更别说,他们之间本就与生俱来的存在血缘关系。

朱瞻基望着朱允炆一双清亮的眼睛,略带些疲倦,仿佛一位智者在思考生命的真谛,又好像在回忆自己平凡的一生。他淡然而平静的神情,流露出历尽沧桑之后才慢慢拥有的睿智和脱俗,苍凉中带着几分豪迈,凄苦中带着几分豁达。朱瞻基觉得堂伯父朱允炆虽然算不上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但却不失为一位坦荡的君子,是一个胸怀真诚,心地善良、正直的人。

八年前,身在法兰西的朱允炆曾满目凄楚地对妻子说:

“萨拉,我的妻,我觉得自己活不久了,求你放我回大明去吧,我是大明人,我想死了埋在大明的土地上!”

朱允炆也至今没有忘记,码头上离别时,当时只有二十六岁的妻子萨拉哭着对自己说的话:

“拉贝儿———,不,朱允炆,你是我永远钟爱的丈夫,既然回大明是你的心愿,为妻不勉强你。我会好好养大咱们的孩子,告诉他们东方的中国是他们父亲的家乡,他们是大明皇帝朱家的子孙!”

朱允炆回国病重,生命垂危,又一路颠簸,已是昏迷不醒,药石难下,只剩一口气。幸得李增枝和济惠大师以及唐骏相助,及时来到佛光寺。济善法师急用针刺三阳五会之穴,并让弟子运用能温入人体的热敷之法,将名贵的高山雪莲花和冬虫夏草煎成汤药,用来交替热敷两肋下,人才渐渐苏醒。济善法师又精心医治调节他的阴阳,疏通心腹之脉,服了二十多天汤药就能下地走动了。中华医药果真是神秘莫测,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啊!

李增枝惊喜万分的拜谢济善法师,说他能使“死人复活”,济善法师闻言却笑道:

“贫僧并不能使死人复活,这是因为药医不死之人啊,他还不该死!”

后来除了济惠大师随车队返还金陵,朱允炆的两个侍卫程济和史彬经李增枝举荐,前往凤阳中都留守司,在留守李增枝的三弟李芳英处谋职外,李增枝,唐骏,和朱允炆均拜在济善法师门下为徒,法号了尘、了悟、了空,在寺里为僧修行。

但却不知半年后朱允炆心腹疼痛之疾又复发,且呕吐污血,病势凶险。济善法师通过诊脉和观察到病人面有虫斑和指甲凹陷,发现是朱允炆因四处漂泊时常生食鱼虾感染了一种恶性寄生虫,现虫已长大因吸食人血,淤积成团,堵塞肠道,以致危及人命。若待要用药驱虫,是药量重了,恐朱允炆身体羸弱承受不住,用量轻了,杀虫不死反为祸。

方犹豫不定如何用药才为恰当之时,济善法师突然想起早年曾听说师祖孙思邈,用民间午时晒馊的腌咸菜的老咸水给病人驱虫的故事,便决定一试。只是这老咸水无毒能杀恶虫,虽是安全,却又致人剧烈呕吐,又怕病人气力不济,最好能有支百年人参补气续命相助才好万无一失。可这百年人参价值连城有价无市,岂是易得之物,一般的药店有支十年的野山参也是镇店之宝了。正为难踌躇之间,却是李增枝站了出来,说道:

“给我一匹快马,我来想办法!”

李增枝知道这百年人参多产于人迹罕见苦寒遥远的辽东或高丽的深山里,早年太祖皇帝常以此物赏赐朝臣,自己家中是有,可惜是远水解不了近渴了。近吗,能有这宝物的,云南到也有一家,这就是镇守云南的太祖皇帝义子黔宁王沐英家。当年皇太子朱标和沐英兄弟情深,关系非常,也算是有缘吧。现今情形,虽然朱允炆一直不让牵扯沐府,但救他的命要紧,李增枝也顾不得许多了。

时间宝贵,李增枝打马飞驰而去。

还算顺利,一昼夜之间,李增枝就带着一支四个叶的百年人参回到了寺里。如今的黔国公沐晟,还是认得多年不见的前军左都督李增枝的,听得他说有一朋友病重,要讨一支百年人参救命时,并没多言,也没多问,大约他是鸭吃蜗牛心中有数吧。

此时朱允炆已在柯州的服侍下,将一碗热哄哄酸涩苦咸散发着难闻的臭味的老咸水喝了下去,不一会就觉得腹中翻滚热辣辣的疼痛起来,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难受至极的疼一阵吐一阵,一直吐到无物可吐,仍是干呕。朱允炆苦痛难当,忍受不住,禁不住惨叫呻吟,如同受刑。

“啊!———啊!别折腾了,求求你们!快让我死吧!———柯州,你拿刀来,杀了我吧!”

他额上冷汗如雨,两眼流泪,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有罪过的人,恨不得把心肺肝肠全部吐出来,以便一命归西从此不再活受罪了。可济善法师并不手软,狠心的又让人端过来一碗让他服下,这次吐的更狠了,几番折腾,不一会就有些污血喷溅而出。

“陛下!———”

柯州见状魂魄都要出窍,忍不住泪水涟涟的扑上来抱住面色如纸,气若游丝的朱允炆,只见他大汗淋漓,浑身湿透,几次晕厥,终于吐出了一团团烂肉般的东西,仔细一看却是一条条红头的虫子,很是惊簌骇人。

驱虫后,施针,待慢慢平复了呕吐,济善法师才让柯州一点点的给朱允炆灌服参汤。这次朱允炆命悬一线,足足躺了一个多月才勉强能起身,心中却是十分的懊恼,活着就是一个累赘,一个废人,为什么老天爷还是不让自己死呢?难道是自己的罪过还没有赎清,孽债还没有还完吗?

当然,这些往事朱允炆是不会对侄儿朱瞻基说的,他可不想再造孽,给大家带来不测。以免害了李增枝、李芳英兄弟俩,也害了赠百年人参救自己的沐晟。

想到这些,朱允炆斯文的抿了一口茶,说起了这只乌鸦的故事。

朱允炆的病经济善法师的多次治疗,好了许多,这几年,自济善法师圆寂,师兄了悟唐骏做了住持,也替他多方调养治疗,使他的身体有了一些起色。寺里环境好,生活稳定,程济和史彬经常会来寺里看望,并带来凤阳留守李芳英匿名捐给寺里的大笔善款。但唯一直以来因止疼用药导致的毒瘾却如恶魔缠身,无法彻底戒掉。一旦断药就会发作腹痛如绞,心如火烧,乱蚁蚀骨一般痛不欲生。需消耗许多钱财不说,毒瘾还折磨得朱允炆饮食睡眠难安而形销骨立。了悟法师唐骏只得让朱允炆逐渐减量慢慢维持以求最终戒掉。

四年前,朱允炆搬到了济善法师曾经居住修行的后院山洞里闭门修行。其实柯州是心里明白,朱允炆这是想着要效仿济善法师也在这里终结自己的人生。

有一夜狂风暴雨大作,清晨天明日出霞光满天,朱允炆慢步于山崖边,忽然看到地上有一个大草团子,那是一个鸟巢,心里想起圣人的教诲: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忙蹲下验看,果然内中四五枚鸟蛋已是破裂,露出壳中已成型的死亡雏鸟,正要起身叫柯州过来打扫,却发现巢中缝隙里还有一枚卵卡在里面,难道它可以逃过覆巢之下的命运吗?朱允炆扒开缝隙取出了这枚卵,看了一下,幸运的很,还真是完好的。

“呵呵,小鸟儿,你真是命大啊!”

朱允炆拿着它回到洞中,让柯州找来一块布缝制了一个布袋,将鸟卵放进去,又把布袋放入自己的贴身内衣胸前的衣袋里,口中还念念有词道:

“小鸟儿,你妈妈也不管你了,就让我来替她孵蛋吧。”

柯州有些憋不住的笑,陛下这是怎么了?神神叨叨的,别是身上的病好了,脑子又坏了吧?得赶紧告诉了悟法师去。

从这天起,念经打坐的僧人了空就变成了一个“孕妇”,每天护着自己的肚子,进进出出的小心翼翼,唯恐把身上的鸟蛋打破了。夜晚睡不着觉,双手捂着胸前的鸟蛋,暖着它,就像它是自己的儿子。想起自己的儿子,朱允炆就更睡不着了;文奎、文圭,你们还在吗?是父亲对不住你们!于贝尔、克拉拉,你们还好吗?要听妈咪的话,爸爸还活着,想着你们!于贝尔,你已经十一岁了吧,是个男子汉了,爸爸的大船队就交给你了,你要有出息,将来漂洋过海来大明做生意,要做个法兰西和大明的友好使者!

朱允炆想着想着就闭上眼睛睡着了,安详的脸上有了微笑。

十几天后,半夜里朱允炆忽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惊醒,原来是胸前的布袋里发出的,赶紧让柯州点灯,取出鸟蛋观看,立即发现蛋壳上被啄出了一个小洞,洞口处还有一只亮亮的黑眼睛,朱允炆乐得哈哈大笑,

“啊!太好了,小鸟要出壳啦!”

“梆!———梆!———”

朱允炆躺在床上,兴奋地听着这美妙的声音,一直到天亮。太阳升起的时候,鸟儿终于破壳而出,肉肉的光着屁股,张开黄色嘴角的大嘴,“呱!呱!”叫了两声。这是一只样子看上去挺丑的鸟,但比麻雀大多了,是一只什么鸟呢?朱允炆没见过,柯州也没看出来。还是赶紧给它做个温暖的窝,它吃什么?是虫子,还是稻米?那就两样都准备一些,任它挑选。

两个月后,小鸟终于长全了黑色的羽毛,柯州也终于认出了它,原来它是一只乌鸦!啊!乌鸦,朱允炆似乎有些失望,听说民间并不喜欢这种鸟,它的嗓子不好,叫起来“呱!呱!”,傻傻的,难听不是?人们都管说话不好听的人叫“乌鸦嘴”,不如白灵或者黄鹂的叫声,“吱吱!”“啾啾!”清脆悦耳的像唱歌。

但朱允炆是个学者,他急忙翻书研究,嗯,有了,乌鸦,在《本草纲目。禽。慈鸟》中记载:“此鸟出生,母哺六十日,长则反哺六十日,可谓慈孝矣。”因此,乌鸦又有“孝鸟”之称。

朱允炆还看到一个故事,说的是很早以前,有一个孩子很不听话,不孝敬爹娘,父母没办法,一气之下就把他送到舅舅家去了。舅舅说:“放心吧,交给我,我会严格管教他。”

但舅舅对外甥并不打,也不骂,二话没说,就递给他一根放羊鞭,让他放羊去了。六月的晌午,太阳像火球一样烤着山坡,真是赤日炎炎似火烧,鸟儿都藏在树荫里不出来,舅舅也把外甥带到一棵大树下乘凉。这时,有几只小乌鸦在炎热的太阳下飞来飞去,外甥便好奇地问舅舅:“这几只乌鸦为什么不怕热?它们不停地飞来飞去的忙什么呢?”

舅舅指了指大树上的一个鸟窝,说:“鸟窝里有一只老得飞不动了的老乌鸦,正仰着头,张着嘴,等着它的儿女们一口一口地喂食,喂水呢。要是没有这些懂事的小乌鸦喂它,它会饿死的。”

“老乌鸦自从生育了子女,它们就每天早出晚归,辛苦地觅食喂养自己的子女。在老乌鸦年老生病无法出去觅食的时候,它的子女便会出去寻找可口的食物来孝敬老乌鸦,每天喂食喂水的,不怕辛苦的照顾老乌鸦,回报父母亲的养育之恩。从不厌烦,直至老乌鸦自然死亡。这就叫乌鸦反哺。”

外甥一边听,一边默默地低下了头。舅舅又说:

“乌鸦只是一只鸟,还知道反哺,人类难道就不知道孝敬自己的父母吗?”

外甥听了舅舅的话,懊悔的哭了,从此以后,他成了一个孝顺的孩子。

看着眼前这只每天跟着自己转来转去,飞来飞去的小乌鸦,朱允炆笑了,乌鸦是一只孝鸟,那这只乌鸦是自己孵出来并养大的,它一定是把自己当成它的父母亲了,如果有一天自己病了,小乌鸦叼来一只虫子给自己吃,是吃呢还是不吃?

没过多久,朱允炆真的病倒了,他是着了凉,发烧咳嗽不停,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憔悴的不像样子。了悟法师来看过,给开了药,但是病好的挺慢。柯州每天忙着煎药照料朱允炆的病,没注意到小乌鸦有两天不见了。可是第三天乌鸦回来了,嘴上叼着一束红色的野果,放到朱允炆的手上,并朝着他,不断地点头。朱允炆看到小乌鸦回来了,还给他带回来野果,而不是虫子,很高兴。看着那束鲜嫩的红果粒上满带着露珠,突然就很想吃,吃进嘴里果然鲜美,气味芬芳,朱允炆便把红果全吃完了。不一会就感觉心胸之间有了一种清新气息,浑身舒服,有了力气,不发烧了,咳嗽也轻了许多。此后五六天每天小乌鸦都会送红果来,朱允炆吃了,病很快好了起来。这才想起有好些天没用药也没犯毒瘾了,奇怪啊!这可怕的毒瘾是怎么突然就戒掉的呢?难道是那些红果的作用吗?

了悟法师一听,就对朱允炆说,下次小乌鸦再送红果来,让他来看看。

第二天,了悟法师就看到了乌鸦叼来的一束晶莹的红果,他端详了半天,这才记起来,这是师傅早年听闻的千年以前即已绝迹的一种仙果,红萝果,如今只有在古画中才可看得到。有清热邪解奇毒,强身健体,益寿延年之功效,实是世上难得之物,是它戒了毒瘾。

此果只有乌鸦能够找到,可能是来自于迷魂谷之中,那里自千万年以来就没有人迹,红萝果吸取天地之精华,长于深山大峡谷的浓云迷雾之中,不是易取之物。

朱允炆突然想起,好几次小乌鸦衔来红果时,浑身的羽毛都是湿漉漉的,鸟儿羽毛湿了就难以飞行,如果一旦坠落,就会尸骨无存,小乌鸦这是为了取红果救自己,冒着多大的危险啊!

1

第六十九章 孝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