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第七十八章 临别赠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八章 临别赠言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19/10/2 17:06:14

雾气中的千竿翠竹迎风摇曳,那叶面上闪耀着一层细密的朝露,湿润而素洁。清晨,朱瞻基走进了空大师朱允炆居住的小院子,来向他辞行。见一轮红日在山峦后面正冉冉升起,幽深万丈的断魂谷中阵阵白雾向上蒸腾,景色十分的优美壮观。不由得感叹道:

“仙境啊!了空大师,小侄真是羡慕您,也想留下来陪您在这里修行了!”

习惯于早起的了空大师正背着手在院子里活动手脚,看见朱瞻基过来面上泛起喜色,闻听此言便对他说:

“不必如此!贤侄即有心向佛,随处可以修行。因为佛祖不在寺里,不在经书里,也不在香里,佛在心中。”

朱瞻基低头拱手笑道:

“了空大师言之有理,小侄受教了!”

这时,已经烹好茶的柯州出来,恭敬的将二人让进洞内就坐叙话。

临别,朱允炆拉着朱瞻基的手送他出门,疲惫而写满沧桑的脸上竟有几分明显的不舍。像一位慈爱的长者,望着朱瞻基的那张英武却仍是略帯稚嫩的面庞,深邃的目光闪了闪,嘴角牵动了一下又是放下,沉默了片刻———。

朱瞻基却笑着问道:

“了空大师还有何吩咐?无须在意,尽管对小侄说来?”

此话说出来,特别是由自己说出来是否合适?朱允炆犹豫了一下,但随之又想到,心里的担心此刻不说又待何时?也许以后再也没有说的机会了。

“嗯———,那年贫僧途经乐安州,因寻医柯州等几人曾数次夜入汉王府勘察,见其府内豢养大量兵甲死士,逾制之处甚多。道上锦衣卫暗探也多有告知,汉王朱高煦恐有异志。贤侄,当今皇上已年老,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大明再也折腾不起了啊!”

朱瞻基扫了一眼面前一脸忧愁的朱允炆,眯了一下眼睛,点了点头,嘴角弯起露出一个用意不明的笑。心里却是涌上一句善意的玩笑话:皇伯父,侄子被叔叔推倒,您以为我是您吗?大明朝绝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侄儿绝不会允许历史重演!

当然他也明白朱允炆能对他说这样的话,也是为大明好,为自己好。想到此朱瞻基躬身一揖说道:

“谢了空大师!放心吧。”

朱允炆目送着远去的朱瞻基的身影,想着侄儿眸光里透出的那几分阴狠,心中感到非常欣慰。这世间事本就是如此,一啄一饮,一索一还,皆有定数。又想起当年皇祖父朱元璋给长子太子系朱标定下的辈语:允文遵祖训,钦武大君胜,顺道宜逢吉,师良善用晟。

不免感叹皇祖父真神人也,是他给自己取名允炆,传给了自己皇位,让自己成为一国之君。可惜自己不争气,却宠信老师黄子澄、方孝孺等人,尊儒弃武,没有遵祖训钦武顺道,却改而建文以致失去了天下。这文能治国,武能安邦,皇祖打江山难,子孙守江山更难,文武之道应两手并重,切不可步己后尘,因为自己的无能险些使大明江山二世而亡。如今幸遇英武宽厚的皇太孙朱瞻基,将自己交给了父王的好兄弟沐英之子沐晟,也算有了个归宿,从此将要在这方寸之地治病修行安度余生了。

这时,一阵“呼啦啦———”的声音传来,地上落下了两只黑亮羽毛的大鸟,看来是朱允炆养的那只乌鸦回来了,可喜的是这次不是只有它,还带来了它的乌鸦太太。

下山后商队模样的十几辆马车,沿着山脚下的官道继续东行,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晟,派来了个个精悍的百余便装骑兵护卫,前呼后拥的环卫四周,以策皇太孙一行的安全。

车辆的行驶速度不快,透过车窗朱瞻基看着外面的景色,阳光已经离开地平线很高了,暖暖的照耀着大地,所有的黑暗和邪恶好像都已被压制下去,又有可心的人儿在侧。朱瞻基觉得那种在宫里时经常出现的担忧和想逃离出宫的感觉完全被抛之脑后了。他转身搂住倾城温软的腰,说:

“唉!真想和你在这山上盖座房子,一直到白头到老。没有人打扰我们,也没有人想拆散我们。我们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

听到朱瞻基的话,孙倾城眸中闪过一丝的心疼,她低声却清晰地说道:

“没有人能拆散我们,永远不能!可是身为朱氏子孙,肩负天下万民的福祉,岂能只顾一己之安乐,而置身世外自甘于与草木同朽呢?”

朱瞻基叹了一口气,将倾城揽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

“嫁给我,让你受苦了。如果你是爱上一个农夫,或许你的人生会不一样。你只是每天和丈夫早起晚归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但是不用守着一个不完整的男人整天的提心吊胆,时常的防备心怀叵测的暗算和攻击,也不用经历宫中风云变幻可能带来的一切。”

倾城听着却一动不动,片刻又幽幽的说道:

“瞻基哥哥,我要你记住一件事;嫁给你,倾城今生心甘情愿,绝不后悔!”

朱瞻基也没有出声,只是在倾城鬓边的发丝上印上了一个吻。

朱瞻基知道,倾城宠冠太孙宫,不只是靠着美丽出众,聪明伶俐,善于察言观色,懂得进退。是她与那些胭脂俗粉,或者只喜欢唱些诗词歌赋,扭捏作态讨好自己的嫔妃不同。她博览群书更喜欢读些杂书,知百家事,言谈自然风趣,所以她不但是自己的女人,还是自己青梅竹马的伙伴。

车内的孙倾城看了沉默不语的朱瞻基一眼,又想起昨晚的情形,自己请了悟法师给朱瞻基诊脉,朱瞻基却对了悟法师说倾城身体虚弱已久恐有不妥,要求先给她看看。倾城数番推托不过,又恐法师见笑只得移步先去诊脉,谁知了悟法师诊过脉却语出惊人:

“贵嫔娘娘,医者百无禁忌,贫僧就如实说了,贵嫔娘娘是刚刚产女半年有余。且因产前孕期受到惊吓导致血气瘀滞,所以生产之时气血失营,不能及时收缩回宫导致大量失血,幸亏救治得法,阳气护持不散,以致有惊无险。贵嫔娘娘平素体格健壮,恢复力很强,现在已是恢复八成,等贫僧给贵嫔娘娘开几剂药服用后即可痊愈无忧。”

了悟法师真是神医啊!倾城佩服之至,便脸色微红细语询问道:

“甥女愈后还能产子吗?殿下至今还尚无子嗣———”

了悟法师闻听呵呵一笑,开口答道:

“贵嫔娘娘能产女自然会生子,且命中有子,何须担忧,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倾城心中欢喜但又复想起宫中众姐妹,又言道:

“了悟法师乃神医,三年前,宫中姐妹们被那王贵妃所赐金钗之毒所害,难再生育。御医说那是冰寒之毒,除了制毒之人无人能解。不知法师可有救治之法?”

朱瞻基闻言倪了倾城一眼,似乎有点怪她多事。了悟法师却忽然神色一怔,面色苍白,起身跪倒尘埃声音颤抖着言道:

“一失足成千古恨!贫僧罪该万死!请殿下和娘娘降罪!”

1

第七十八章 临别赠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