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第八十四章 一无所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四章 一无所有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19/12/4 11:15:51

朱高煦说到这里,蹙眉不语,心中又隐隐作痛。因为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年正是这一战后方才得知他的长兄燕世子朱高炽已在北平大婚,那位世子妃张氏闺名晗,她,就是几年来让朱高煦日思夜想倾慕于心的女孩———。

唐骏见朱高煦闭上眼睛半晌无话,思绪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尸山血海的战场中,书房里的空气瞬间凝固了。此情此景唐骏自然不敢搭这个话茬,只是瞟了一眼朱高煦那略带沧桑又刚毅不阿的脸和红润而棱角分明的唇色,没事,还算正常。便将穴位上的银针一一取下,接着又开始做疏解脉络的按摩。

还是朱高煦自己打破了室内的寂静,他睁开眼角微翘眸黑如墨睫毛长长的眼帘望着唐骏矜持的一笑,说道:

“唐先生,你怕是听烦了吧?这都是本王早年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

唐骏急忙答道:

“王爷说哪里话来,草民正听得津津有味呢。原来当初圣上‘靖难’竟有这许多不得已的苦衷,王爷少年英雄令人敬佩!”

接着稍一停顿又解释道:

“非是草民八卦好奇,存心冒犯打听王爷的私事,实是草民行医多年,晓得这天下之病的起复转归多关乎七情六欲。王爷这病缘于心情不舒,若得以使郁闷之气尽情抒发一吐为快或许能得以痊愈。草民出身唐门,祖辈行医,信守患者至上,最重医德,万不敢辱没家门将王爷隐私泄露出去。”

“哦———,本王信得过你。”

建文四年(1402年)7月13日,燕军攻入皇宫,建文帝朱允炆在宫中放火自焚不知所踪。燕王朱棣登基为永乐皇帝,随后大封百官,册封燕王妃开国功臣徐达之女徐妙云为皇后,但是却没有随后册封燕世子朱高炽为皇太子。天子的家事既是国事,面对诸王和朝中大臣纷纷上书请立储君,朱棣一直在推脱。

朱高煦知道这是父皇心中还记得当初对自己的承诺,同时父皇下旨在京师最好的地段给他造了一座气势恢宏富丽无比的府邸煦园,还把自己的天策军三卫赐给朱高煦做护卫。但碍于皇祖父定下的立嫡立长的传位制度,因此忌惮满朝文臣言官,他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立次子朱高煦为太子的时机。

可是这个时机并没有到来,永乐二年四月,朱棣下旨册立燕世子朱高炽为太子,封次子高阳郡王朱高煦为汉王,藩国云南。朱高煦闻之如坠云雾心中失落,不由暗想:长子,长子,有这么重要吗?哪怕他是个瘸子又体态臃肿多病?父皇是“靖难”登基,他就不是长子,只是嫡子。

朱高煦为此难以淡定,却又有苦难言。难道一母所生的亲哥哥就是这样靠着比自己早生了两年,就得以即阴差阳错的娶走了自己中意的女人,又名正言顺的占有了父皇早已有意许给自己的太子之位?但他虽伤心还不至于绝望,因为这并不是最后的结果。凭着“靖难”的功勋,他感觉的到父皇这只是权宜之计。“汉王”,这可是西汉皇帝刘邦称帝前曾经的封号,从父皇给自己的这个封号上就看得出,父皇心里其实并没有放弃他,还是看重于他的。

朱棣几次北征都是带朱高煦于军中,永乐八年征鞑靼于饮马河,二皇子汉王朱高煦在此与蒙古黄金家族的鞑靼汗王本雅失里大战数十回合,本雅失里战败,尽弃辎重牲畜,仅带七骑西逃,被瓦剌边境的瓦剌军堵住无路可逃,本雅失里中箭身亡。朱棣因此老怀大慰意气风发,登上极北之地的擒狐山,在巨石上刻下了一副十六个大字的御制铭:“翰海为镡,天山为锷,一扫风尘,永清沙漠!”

可是通古博今的朱高煦仍不免时常思量起西汉大将军开国功臣,以十面埋伏一举名扬海内威震天下的军事家淮阴侯韩信,后因功高震主被吕后诛杀,临刑时曾仰天长叹:“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

心中虽悲苦于“既生瑜而何生亮?”但不管怎么样,朱高煦却还是相信只要父皇母后的恩宠在,自己就有依靠,当无后顾之忧。

只不过眼下却是形势比人强,现在朱高煦是一即将远去的藩王,朝中那些势利小人以前对自己趋之若鹜卑躬屈膝,可是闻听圣上旨意即刻汉王府被冷落门可罗雀。为了避免人走茶凉,也为了还能经常见到那个心中仍然十分惦记却已经成为太子妃的张晗,朱高煦绝不愿意离开父皇身边离开京师朝堂远去就藩云南。他知道母后的心意对父皇甚是重要。

“我有何罪?要让我去万里之外?”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听得朱高煦在慈母面前的一番哭诉,母后徐氏也明白了这个“靖难”中数次救父,战场上打死打生功勋卓著的二儿子心里的感受和委屈。安慰他说:

“儿子,岂不闻圣人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将相本无种。你父皇四十岁被逼“靖难”,九死一生才得来今天,是何等的不易。为人子,为人臣眼前要尽忠尽孝。你还年轻,不必计较一时一事的得失,要守得住寂寞,以平常之心登高望远才是。”

颇识时务的太子朱高炽闻知也向父皇求情,所以在朱棣的默认下朱高煦得以留在朝堂,并没有去云南就藩。

可是塞翁失马安知祸福?世事难料,不久,朱高煦终于感悟到;这世上没有永恒的荣耀,哪怕他曾经光芒万丈,终究还是会有一天被人们彻底地忘掉。

永乐五年母后不幸突然病逝。永乐七年北征,永乐八年征交趾。使得父皇最信任的大将,曾与朱高煦同生死共患难在父皇面前极力支持立朱高煦为太子的丘福、朱能、王真等战死疆场,朝堂上的“靖难”武将功臣,渐渐陨落稀少。从永乐十年起父皇北征也不再带朱高煦,而是改带十几岁的皇长孙朱瞻基。就是那个阿谀父皇心怀叵测讨好太子的内阁大学士解缙,他称之的“好圣孙”。

因为在那位一无是处的皇太子身上,唯一还让父皇感到满意的就是这个皇长孙了。也许在不得已之下是他让父皇看到了一点希望,儿子不济,再看看孙子吧。朱瞻基因此被立为皇太孙。

解缙却得陇望楚甚至还自认为有功于立太子,不知进退的几次奏请要汉王朱高煦尽快离京就藩,触碰到朱棣的痛处,被斥责为“离间天家骨肉”,遂借故将解缙贬黜出京。朱高煦也是睚眦必报,得知解缙趁朱棣北征入京师“私谒太子”,遂密报与父皇,下解缙于诏狱。

患难之时见兄弟真情,这时还是父皇的亲信锦衣卫都指挥使纪纲善解人意,替朱高煦报了一箭之仇。

朱高煦想到纪纲不由地一笑,这个“靖难”时替父皇牵马坠蹬对父皇唯命是从,奴仆一般的大明现时朝堂上威风八面令群臣噤如寒蝉的能臣,可是父皇肚子里的虫子,最知上意。他明白这皇太子也好,皇太孙也罢,其实在朱棣心里都是极为的勉强,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皇上还放不下类父的次子朱高煦,所以朱高炽父子能不能修成正果还尚在两可。而目前看来不得意的汉王朱高煦却如龙困浅滩,但只要朱棣在,就有可能说不上几时就会一飞冲天,为了自己的富贵长远,他岂能坐失这个从龙的机会。

这次自己病重几乎不治,还是幸亏他多方查访,设计请来蜀中名医唐骏为自己治好了病。前不久纪纲来看望自己还曾面带几分狡黠讨好地说:“怎么样?这唐骏不赖吧?王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在下打听过了,这唐骏已离家多年,与蜀中唐门未有联系,他即已进府,王爷不如留住他。唐门医药闻名天下,在下曾让他给小妾配制了一副避子药,甚是奇效,一年多了硬是没有怀孕。在下还听说,他还能配制一种药可以让久病无望的病人没有痛苦的慢慢死去。他难得有这样的才能也是王爷用得着的人。”

这纪纲还真是阴狠,当年就是他派人将狱中的解缙百般折辱最后用酒灌醉,使其冻死于雪中。私下里处置朝中大臣,这可是犯忌讳的事,事后得知父皇为此有些不快,为了避嫌朱高煦收敛了几分。但是朱高煦的手下却不懂得这个道理,依仗汉王府的势力飞扬跋扈,在外面神气得很。

一天,有几个士兵外出购物与商家发生纠纷大打出手,恰巧被巡城的五城兵马司指挥徐野驴擒获就要带回治罪,朱高煦闻讯赶来表示叫士兵认罪认罚,但徐野驴还真就驴,明目张胆就不给情面,坚持带走。二人为此发生言语冲撞,接着徐野驴便以下犯上跟汉王动起了手。朱高煦知道这徐野驴原是东宫禁卫头领出身,这分明是自恃东宫太子近卫身份对即将远去就藩的汉王朱高煦不放在眼里,想到此不禁恨从心头起,恶朝胆边生。一怒之下朱高煦居然使出神鹰铁爪将徐野驴殴打致死。

朝中御史言官闻听炸窝纷纷就此上书弹劾,汉王纵兵抢掠,纪纲与汉王朱高煦勾结为祸,目无王法无故害死大臣,还私下招募三千私兵操练水军不隶籍兵部,汉王擅用皇攆行为僭越不轨等等洋洋洒洒十大罪。汉王犯了众怒,朱棣一见不由得火大,立即命人剥去汉王冠服,囚于西华门,宣称要将其废为庶人。

奉天殿上,东宫太子朱高炽涕泪交流的为朱高煦求情,万安宫赵王朱高燧也随之苦苦哀求,朱棣只得宣朱高煦进殿听候处置。

朱高煦头发披散一身白衣进得殿来,曲膝跪倒在地,面容惨淡,忽得一笑,用手将上衣撕开,轻声言道:

“父皇得了江山,便不疼爱儿臣了吗?”

朱棣望着朱高煦胸前的好几处伤疤,顿时感到心中酸楚疼惜不已。是的,那最大的一处伤疤,就是当年大战浦子口时所伤,那士兵的长矛若是再偏离半寸,再用力一点,朱高煦就当即毙命。朱棣收敛起自己的情绪,双眼微眯,缓缓而言:

“削汉王左右两护卫,即日去乐安就藩。”

朱高煦伏地叩头道:

“谢父皇!”

1

第八十四章 一无所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