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明宣德皇后>第九十六章 血殇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六章 血殇

小说:大明宣德皇后 作者:sun探花郎 更新时间:2020/5/17 10:21:19

说起这四十年前收复云南时的经典一战,敌我双方四十万兵马拼杀于大河天堑两岸的白石河大血战。身为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的重孙,大明永乐朝的皇太孙,二十六岁的朱瞻基禁不住兴致勃发,低吟起唐代诗人孟浩然的诗篇《与诸子登岘山》: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水落鱼梁浅,天寒梦泽深。

羊公碑尚在,读罢泪沾襟。”

忽然朱瞻基觉得背上一暖,原来是倾城将一件红里子黑缎面的织锦披风轻轻披在了他的身上。暮色下树冠顶端的叶子发出“刷啦啦”的响声,被高岗上的夜风吹得久了,还真的是让人感到有丝丝的凉意袭来。

年轻的“黄公子”星目闪闪,面带笑意,这位目前还是潜龙在渊的隐藏版帝王,身穿一身苏绣墨竹曳撒,手持檀木折扇,仪态悠然,神若春山,说不尽的风流倜傥,丰神俊朗。他回过头来用毫不掩饰的温柔,望着眼波清澈如水的孙倾城,那张线条精致白皙如玉的脸庞,此刻正变得有些羞涩潮红。远处的灯光映照着她那如处子般窈窕动人的身姿,梦幻般的她温婉雅静,与生俱来的高贵品质,令这个女人美的无以伦比,鲜靓如初。

共同走过宫中十多年相依相随的悠悠岁月,他们之间无需刻意,自然默契,彼此珍惜,相濡以沫。心有灵犀的关爱在点点滴滴,似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任花开花落星转斗移两情相悦从不厌倦。

旁边的沈海波沉沉地发出一声叹息:

“唉———,一将功成万骨枯,古来将相今何在?都付黄河东流去。不独羊公碑,令人泪沾襟啊!”。

一阵微风吹过,衣抉飘忽,沈海波背着手挺身而立犹如玉树临风,他二目微眯遥视远方的星空。古人讲究三十而须,沈公子蓄起不久的五绺美髯,因为长途跋涉有些疏于打理,黑软柔密的长须飘拂在颌下。加上骨子里透出的温文尔雅,便增添了几许的飘逸和练达,给人一种从容不迫的气概,令人心折不已。

朱瞻基望了一眼沈海波清秀潇洒的样貌,脸上浮现出一抹淡然而无奈的笑,他仰起头眨了眨眼睛,深呼出一口气息。心里却是明白,沈兄此时是缘何而叹。因为当年的那几位曾经浴血拼搏白石河,为大明收复云南,鞠躬尽瘁,建功立业的将帅们,早已作古二十余载。虽曾因此而获封爵,位列公侯,但最终并没有像他们希求的那样,共患难同富贵,得以子子孙孙相袭至与国同休。

洪武十四年秋平定云南时立下大功的先遣将军王飞雨,因追击射杀蒙元大将达里麻后伤重身亡。洪武十七年百官之首,权倾天下的左丞相胡惟庸因擅权、贪墨、谋反被处死,抄家灭族。之后几年,“胡党案”仍陆续株连蔓抄涉一公,二十一候,被杀戮、流放者达三万人。一时满朝文武日夜慌恐,早不保夕。洪武二十五年五月十七日,三十八岁的皇太子朱标因多次劝谏父皇不要再诛杀功臣,使得朝臣人人自危,不被采纳反遭训斥,以致气恼郁结成疾病薨。六月初镇守云南的黔国公沐英,惊闻义弟皇太子朱标噩耗,哀伤痛哭至咳血昏厥不久病逝,时年四十八岁。洪武二十六年初“蓝党案”告发,大将军凉国公蓝玉、景川侯曹震因谋反、贪墨被杀、抄家灭族,蓝玉被剥皮萱草传示各地。洪武二十七年冬颍国公傅友德自刎于宫中,以谋反罪被抄家灭族。

这几位平定云南的开国功勋宿将,均在功成名就十年后,以壮年之身死于非命,且大多尸骨难收,不得善终。其中傅友德的死更是尤为震撼人心,悲壮惨烈。

作为朱家的子孙,朱瞻基还是非常敬佩太祖皇爷爷的。当初,放过牛、种过地、要过饭、当过和尚、造过反的朱重八,即后来的朱元璋。能带领一帮穷的穿不上裤子、吃不上饭的百姓泥腿子,顺应天意,揭竿而起,西灭陈友谅,东拒张士诚,北驱鞑虏,建立大明,定鼎中华,确不失为一位传奇的王者。是他开创了“洪武之治”,结束了元朝末年的动乱纷争,功高盖世,彪炳千秋。作为一位开国帝王,若论勤政爱民,在朱元璋这儿,可算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可惜到了晚年却开始做起了窝里斗,干出了诛杀功臣的事。

当然,已经是六十五岁老人的皇帝朱元璋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辛苦奋斗了大半生,眼看就要交班了,却晚年丧子,皇位继承人朱标的死,深深刺伤了他那颗异常坚硬的心。大明是朱家的天下,一家一姓家天下。朱元璋早已不记得当初造反起义时为万民求活路,为中华御外辱,与众将兄弟共打天下同坐江山的初衷。这至高无上的皇位已是他的囊中之物,岂容他人觊觎,一定要子子孙孙传下去。而坐上皇帝这第一把交椅的人,除了天赋和文治武功,还要有威望,有业绩,有手段。可这一切,显然,他选定的那个十五岁的接班人,懦弱的皇太孙朱允炆,他现在是一样也没有。为保他将来能够毫无阻碍地坐稳皇位,就有必要提前替他清除那些潜在的威胁,诛杀那些难以驾驭的功臣、骄兵悍将。

所以,在“蓝党案”解决后,朱元璋仍是不放心。担心自己立了皇太孙朱允炆,众儿子们会有人不服,得防备这些各有势力的藩王们不安份会闹事,要未雨绸缪,便下旨把在山西的三子晋王朱棡军中,掌军练兵的大将颍国公傅友德调回京城。

傅友德是宿州相城人(今安徽淮北),出身贫苦农家。元末,烽烟四起,民不聊生,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傅友德身材彪悍,粗通文墨,素有武功,他先参加红巾军起义,在刘福通的部将刘喜喜的麾下。刘喜喜败给了明玉珍后,他投了陈友谅,追随常遇春,后来才投了朱元璋成为军中一员猛将。先后征伐巴蜀,北征大漠,平定云贵,为大明南征北战数十年,战功赫赫。太祖曾赞其堪比西汉战神霍去病,赐以世书铁券,御制《平西蜀文》以记之。先封颍川侯,再封颍国公。军中威望仅次于蓝玉,在开国功臣中位列第二十八位。

傅友德有四个儿子,二儿子傅春早年过继给无子的弟弟傅友仁。三子傅让担任亲军,四儿子傅添锡在随父征云南的时候战死了。长子傅忠是驸马都尉,他尚的是朱元璋第九女寿春公主,生有一子傅彦名。傅友德的女儿又嫁给了朱元璋的孙子晋王朱棡的世子朱济熺为世子妃。傅友德的这双重身份,在这个时候不得不让朱元璋有些忌惮之心。当然,朱元璋此时还是相信傅友德的忠心,调回傅友德只是为了避嫌,还没有要杀他的意思。事情之所以后来走向了极端惨烈,就是因为多年的军旅生涯,使得傅友德只知军事不懂政治,没有去揣摩年老的朱元璋此刻的帝王之心,不知顺应变故。更没有看透如今的朝堂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上,老将们是到了急流勇退的时候了。

虽然回京后没有职务,被闲置起来,傅友德也没去细想这是为何,没有想到交出军权下野回家才最为安全。更没有对皇帝亲家公和皇太孙的事,趁机多表示几回自己的忠心和拥护。反而觉得很不适应,内心百无聊賴,但他还是能管住自己的嘴,不言不语耐心等待,期望以后的复出安排。可是有一天,一个交友不慎,却打破了这种格局。他立即上了皇帝的必杀“黑名单”,铸就了他英雄末路凄惨的结局。

那是平常的一个冬日黄昏,傅友德外出散步,偶遇了外放几年未曾相见得定远侯王弼。二人兄弟相称自是一番喜悦,方得知王弼也是像自己一样刚从外地军中奉旨回京,还听说在河南主持练兵的宋国公冯胜也回来了。武将们多年戍守边塞军中,见一面实属不易,就想多聊一会,便找路边一家酒馆进去小酌几杯。席间谈及见到示众的蓝玉皮草人一事,想起早年的军中情义,二人心中甚是不安,不由俱都面上戚戚,喝起了闷酒。

傅友德抬起头怏怏不解的道:

“上位如今也不知道怎么了,对我们这些肝胆相照的老兄弟像是生了嫌隙。”

还是王弼主动安慰说:

“傅兄,莫要多想,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这个苦命,做个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挤奶、耕地还只知道吃草。”

“呵呵,干!”

傅友德勉强笑着,随之将一杯酒灌了下去,感到这酒有些上头。王弼却压低声音又说:

“发啥愁,上春秋已高,旦夕且尽我辈,奈何?”

傅友德酒喝的不少,头脑昏昏,有些迟钝,只看了王弼一眼未发一言。

最后二人大醉而归。

暗处盯着的锦衣卫却一字不露的将此密告与了皇帝。

定远侯王弼此言明显犯上不敬,且正触及到朱元璋的痛处,其心可诛。但颍国公傅友德闻言却未加斥责,只能认为,他似乎是也有此意,予以认可了。

几天后,适得洪武皇帝举行冬宴,虽然自从洪武十七年“胡党案”后,百官是怕了皇帝请吃饭,但又不敢不去。傅友德尽管自那日与王弼饮酒大醉后,即感浑身乏力,食欲不振,却也坚持着去了。但宴会结束时宫中侍从却报告说,颍国公傅友德未将赐菜食干净。

皇帝赐宴,臣下必须感恩戴德,这个感恩戴德的表现就是得把赐菜吃的干干净净。否则就是对皇帝的不敬。

微醺的皇帝朱元璋听后,脸色倏地一沉,腔调里莫名的一股阴森诡异的威慑,溫怒地斥责傅友德道:

“怎么,未将朕放在眼里吗?”

说罢不容傅友德回言又接着吼道:

“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儿子傅让在亲军中也快搁不下,要无法无天了!你召他来,好好惩罚他!”

傅友德木然的看了一眼翻脸无情的皇帝,心中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突然被从山西军中召回,还有王弼和冯胜的回归也显然不是偶然。便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不一会傅友德即复回到皇宫,却使宫中满殿文武震惊。只见他浑身是血,手里提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那是傅友德两个儿子的首级。一个是长子驸马傅忠,一个是三儿子亲军校尉傅让。即使是见惯了腥风血雨的朱元璋,望着那人头脸上睁大的两双惊恐茫然的眼睛,也顿时显得大惊失色,他指着傅友德道:

“你———,你———,为何能如此残忍也!”

傅友德瞪着眼答道:

“上位,残忍的是你,你不是就是想要我父子的人头吗?”

说完,便从袖子里抽出一柄匕首,刺入自己的胸膛和颈部,立时血溅七步,倒地而亡。朱元璋甚至还能听得清他嘴里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都死啦,———,这下,你该放心了吧!”

傅友德是大明功臣,也是忠臣,“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他明白“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道理。傅友德只是不愿意重蹈蓝玉的覆辙,这几日他想清楚了,他不怕死,但他不想像蓝玉那样被安上谋反、贪墨的罪名,受尽酷刑,最后又被剥皮萱草的屈辱而死。“士可杀不可辱!”所以他要以血腥的自杀来维护自己最后的尊严。同时也向皇帝表示自己最后的抗议。

朱元璋也明白了,他的那套遮遮掩掩的借口,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思,其实是谁也瞒不了的。他就是诛功臣保皇位,一切为了朱允炆。但事到如今,随着傅友德惨烈的杀子自刎,那洒在金殿上的猩红满目的鲜血,似乎又让他对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有了怀疑,为什么非要选朱允炆呢?自己有那么多的儿子,四子燕王朱棣文治武功,十一子蜀王朱椿儒雅多才宽仁待物,就是三子晋王朱棡也是富有韬略,若是做皇帝任谁也肯定比朱允炆强了不知多少倍。一位帝王,若是逼得臣子杀子自刎,那也是缺了大德了。这些功臣宿将都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杀了他们就是从自己身上剜肉啊!百年之后还不知道后人是如何评说自己。可这事后悔也是晚了,停不下来,只能一条道继续走下去。

颍国公傅友德自刎而死,两个儿子也没了,可总得给朝野一个交代,皇帝也不能无罪逼死大臣。几天后颍国公傅友德因谋反罪被抄家灭族,女眷发配云南、宣府。其实傅家还是留下了一个男丁,他就是傅友德六岁的孙子傅彦名,他的母亲寿春公主虽然已经病逝了,但是朱元璋是他亲外公,看在死去的女儿份上,外公是不会杀自己的外甥的。也许这也是傅友德自刎时唯一的念想。

永乐十三年,“靖难”登基的皇帝朱棣,任命傅彦名为金吾卫千户,他一直低调谨慎地活着。

至于其他的人就不会有如此的幸运了,血色的阴霾依旧笼罩着人们,傅友德死后没有几天,号称“双刀王”的定远侯王弼也在家中自杀身死。一年后,宋国公冯胜从宫中赴宴后暴毙身亡。即使是晋王朱棡也于不久后因病而亡。

夜色渐浓,几个人听朱瞻基讲到这里,不由得纷纷感动唏嘘,无情、无心、英宁却都不停地擦着眼睛。只有倾城恍然想起了大约于三百年后,有一位大才的曹先生,他写了一本书称《石头记》,开篇即有一个蹩脚道士在唱“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说君恩,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说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1

第九十六章 血殇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