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少主>第二十章 狼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章 狼将

小说:少主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9/8/14 10:35:37

虞孝松动了下有点发酸的双肩,盯着柴铭看了会后才冷笑了声,说道:“听大人是的语气,似乎很惊讶我没死,但是不知这惊讶的背后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

柴铭一怔:“此话怎讲?”

虞孝并未做解释,而是看了眼已经被护卫互送远了的阿莫,抬手指道:“那个姑娘是你什么人?”

柴铭较忙将他的手打了下去,面容严厉道:“那是少主,虢泽新的国主,”不管人前人后手指国主都是不敬的,按国律轻则杖十,重则收监,

“什么?”虞孝以为自己听错了,“新国主,那主公呢?”

说到这里虞孝这才发现周遭的一些部将全都一个个垂头丧气的低着头,见柴铭不说话,猛的抓住了他的衣领厉声怒吼:“我问你话呢,主公呢?”

“主公他已经离世了,”

声音很小,虞孝却听的清楚,随后身姿一晃,摇摇欲坠,终还是没有倒下,瞪大了的眼睛一点点眯成了条缝,直到完全闭上,似乎回忆起了往昔策马奔腾时的景象,三个铠甲将军一人持弓,一人持矛,一人持长刀奔腾于万军阵中,厮杀出一条血路,松开柴铭后,虞孝便顺手从地上拾起了长刀,又从旁捡起一条枯树枝挥动着赶羊而去,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柴铭见了不忍他离去便叫道,

“虞制将,主公虽以离世,可少主仍在,你…”柴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虞孝打断了,

“她是你的少主,不是我的主公,我只跟雄主,既然雄主已经不在,我还是继续当我的牧羊人吧,”

眼看着牧羊人越走越远,柴铭心里无端升起一丝惆怅,

虞孝,年芳二十四岁,虞氏旁支,自幼混迹于顾城街头,整日以打架度日,最强时征服了一整条街的市井混混,而那年才十四岁,其后因目睹了前国主虞尚的行军阵营后幡然悔悟,加入顾城步卒序列,以三年时间屡立战功,被晋升为虞尚亲卫军队长,又一年后组建“夜影”刺客组织,为第一任首领,归于左冶部下,领军作战,其威名一度盖过虞尚,每逢战阵皆以昼伏夜出之策作战,将部将分为多队四方出击扰乱敌营,后被称之为狼群战术,本人被人冠以狼将,十九岁时被封顾城军制军将,与左冶同列,后在东征夏地战役时因断后被围全军两千部众全部阵亡,

柴铭返回营地后便先去拜见阿莫,“少主您今日实在太乱来了,身为国主却致自己于险地,若今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只怕…”后边的话柴铭没有再说,而是接过仆人递来的茶汤轻轻吹了吹,慢慢饮了口,

阿莫听不得他这种啰嗦的语气,可毕竟今天的确是做的有些过了,为了保护她,平白无故死了三个亲卫,他们可是有妻儿老母的人,想到这里提着的气也消了下去,轻声问道:“家老,今日救我的那个人他去哪了?还没感谢他呢,”

柴铭叹了口气,摆手道:“不需要感谢他,这本就是他的份内之事,”

“什么叫份内之事,他又不是亲卫,为了救我,险些丧命,你怎么能这样说他,”

柴铭讽刺般的冷笑了声,“整个虢泽都是虞家的,这其中自然也囊括了本国所有的人,身为家仆眼看着少主置身险地焉有不救之理?”

“这是什么歪理,国主怎么了,国主就可以视他人性命为草芥,就可以无视他人生死,将为救自己而死的人称为理所应当?”阿莫终于还是没忍住出口跟柴铭理论起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输的那个人都是她,

柴铭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悠然地道:“可以,因为您是国主,”

“你”阿莫又一次被柴铭怼的无话可说,她甚至觉得以往那些能气死老人的年轻无赖若是来跟柴铭理论一定会被柴铭气死,他太能辩了,但下一刻她居然想到了制住柴铭的办法,“既然这样,那我的话你听不听?”

柴铭一愣,微点了头,“少主有事吩咐,老臣自当竭尽全力,”

“我现在就要你去死,你去呀,”

柴铭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稚嫩的少女,阿莫却冷笑道:“怎么?不敢了,那刚才是谁说我是国主的,你的那些话该不会是骗我玩的吧?”

柴铭咳嗽了声,拱手拜道:“谢少主赐罪,但老臣身负先主公遗愿,在少主还未完全掌握权利前,老臣不能死,当少主您什么时候掌握了权利后,老臣自当追随先主而去,还望少主体谅,”

“我、你、行你够狠,你够狠,”阿莫颤抖着的手指着眼前的柴铭,稚嫩的脸颊因愤怒而涨的通红,

柴铭却被她这副模样给逗笑了,“少主您现在的模样跟少时的先主真是一模一样,”

“狗屁,”阿莫怒呛道,

“连骂人都一样,”

阿莫见说不过这老头便起身要离开,却听到身后柴铭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阿莫刚迈出帐外一条腿,听了这句话一时愣住,“你这老头说话什么意思?”

柴铭慢慢起身伸了个懒腰,瘦枯的两臂缓慢的捶打着后背,“唉,老了,真是不中用了,老臣这副身躯也不知还能坚持多久,不知还能不能看到少主掌权的那天,”

“哼,原来你也有怕死的时候?”阿莫嘲讽道,

柴铭不再似刚才那副毕恭毕敬,如履薄冰的下臣模样,而是面带微笑,一副长者姿容,与阿莫并排站在一起已然祖孙两人,“怕,这个世上没人不怕死,但更怕的却是死之前未了的心愿,比如商贾没花完的钱,比如贵胄未想尽的快乐,将军未能收复的失地,侠士未了的恩仇,而老朽的却是能够亲眼看着少主执掌大位,实现主公未了的心愿,”

“未了的心愿,我父亲他难道有什么心愿未了吗?”

柴铭也不回话,而是背着手驮着背往前迈步走着,阿莫见问他也不开口,便耐着性子追了上去,两人一老一少走的并不快,但没多久便来到了一处山坡上,柴铭停下脚步苍老枯瘦的手指指着山下的田野问道:“少主觉得如何?”

阿莫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漠然道:“挺不错,一大片绿油油的,很美,难道你的意思是,父亲他未了的心愿就是这块地吗?他想种什么?”

柴铭被这句话呛的猛然咳嗽了几声,笑道:“难道少主想的就只有种地?再无其他?”

“其他的?”阿莫摇头,便是没听懂柴铭的意思,

“是天下呀,主公想要的是全九州所有这样的地,只是地上插着的不再是迎接瓜壤缠绕的竹竿,而是数万只黑龙旗,”

阿莫吃惊,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盯着柴铭,“他想要整个天下?”

柴铭回过头来,看着阿莫,摇头,“他要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上的柱国之位,”

0

第二十章 狼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