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少主>第二十八章 地税之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 地税之争

小说:少主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19/9/4 11:11:54

当北国的雄主风光无限之时远在会江的年轻人姜琰则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一大步,运用绝对实力碾压了胜州诸国后暂时罢兵休战,一面消化五国之地使其尽快融汇到会江国的制度中,一面剿灭藏匿在深山中的当地豪族,谨防其卷土重来,同时还将家老舒谦西派,训练水师,打造战船,这位江东霸主的一系列不寻常的举动着实让周边的诸侯捏了把冷汗,就怕他打谁的主意,

看完来自京都的塘报后柴铭缓缓放下,口中闷哼了声:“什么侠义之主,分明打着侠义的幌子干着吞并瀚州的事,我就说嘛,这年头那有诸侯不争权夺势的,本以为他一直没有对外作战是因为不喜非正之战,原来却是因为瀚州自古便是多乱之地,不摆平了自家地头上的几个臭虫,怎么好安心南下争霸?”柴铭说完后看了眼坐在一旁的费君,“你对此可有什么看法?”

“我要说的,您都已经替我说了,没错,五原山之战前我们都错把颜信看成是个毫无进取之心的侠者,而现在看来他以前所做的不过都是些垫脚石罢了,当天下所有人都在为了争霸而打的头破血流之时他在干什么?只是坐在易京喝酒吗?我觉得他在收拢甚至是剿灭易京国内的反对势力,想尽一切办法将易京的军政大权牢牢拿在手中,暗地里将瀚州闹得不可开交,而后以侠义之名攻不义,等瀚州在次安稳后那瀚州的天下便是他的囊中物了,这个人心机很深呀,”费君说完叹了口气苦笑道:“可惜当今仍然有人将他比做墨子,”

柴铭抬眼瞧了瞧厅内左侧另一人,这人比费君要年长一些,是柴家长子,柴融,“你对此有何话?”

柴融看了看父亲,又看看费君,慢慢道:“父亲,颜信的确很强,以前我还只是觉得他行军做战很有韬略,而现在对于此人的认识则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颜信的城府绝对要比晋安赵玄深,只怕当今唯有西州兴文国的李充可与之抗衡,”

柴铭听了儿子的回答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老朽断然,颜信是不会尽占瀚州之地的,瀚州虽是一州,但实际的版图却大的过两个胜州,又常年积雪,北地之民夏耕而冬猎,彪悍异常,做事根本不讲道理,只看拳头大小,如此之地,他颜信就算是韩信在世也难以彻底征服,总之这个地方有的他打下去的,没个三五辈的人,别想一统瀚州,因此颜信的野心只怕也就是州督之位而已,”

说完柴铭摆了下手,示意换个话题,“不说北国的事了,咱们这眼下可还有一大堆的事嘞,”

五原山战后,颜信以仅仅二十余骑进京朝圣的事很快便传遍了天下各地,作为史上第二位进入京都的诸侯世间的俗人们当然是要拿他来打发打发时间的,比如颜信为何要带着面具?他是丑是美之类的,又比如说颜信是个女人,带面具是怕被人认出来,不过这样的谬论多半是没人信的,而那一少半信的却是顾城的百姓,他们会信则是因为他们的少主的确是个女人,

而这些天正有一件大事困扰到了这个女人,“地税,”

“有怎么难吗?”林星好奇地看着阿莫,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子已经变得成熟多了,事物催人老,看来是真的,这里自然不是花山城虞家本府,而是虞莫为了解闷特意命人将自己抬出了府,顾城里她没什么朋友,就想着多看看,多走走,谁知巧合下遇到了正在华辛酒馆吃饭的林星,同龄又同性,又是第一次觉得对方还不错的人,因此两人坐到了一块,林星请阿莫喝酒,阿莫也不客气,几盏酒下肚后便将近几日来的苦闷事倾诉出来,

税务,就是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困扰了阿莫很多天,原本是跟她无关的,可是一次大会上豪门代表魏觉提起了这个话题,并且给予了几条不错的建议,阿莫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多数的豪门家臣也都认同,可是偏偏伏景松跟他唱起了反调,

虞家治下共有两国,但是丹寒的西部多是苦寒的高之地,人烟稀少,多数牧民以放羊马为生,可那些畜牲又能值多少钱?充其量只是跟东边的人换取一些盐铁之物,再加上丹寒是后来臣服与虞家的诸侯国,因此对他们虞家并没有增加过税务,尤其是阿莫当政后更是没有收到过一石,

主要的收入还是得依靠本国,而本国又是以鱼米为主,因此也并不是太高,更由于豪门的不断垄断与圈地买地之心,更加使得平民无地可种,而税务也更是一年不如一年,对此魏觉提出了四条好的建议,

“第一条,开垦,让那些城内或者乡村之中,无地可种的流民去开垦荒地,工具钱粮由官府发放,丰收之后第一年可免去赋税,如灾荒之年,可先欠后补,

第二条,赏罚,征集赋税第一位完成的城主或者豪门族长的可减去半年税务以此类推,以二十城为中介,二十城以上为减免,二十城以下则为追加,如未能完成者则罚其地收归虞家,再分于无地平民,

第三条,连地,国内多数人家田地不均,东西各有一块,每每春种秋收还要东西来回跑,可同意其与之临近的人互换田地,以解决这一问题,

第四条,军田,由左冶治下的一万农兵发放农具开垦荒地,再丈量地亩分于各营,各哨,丰收之后分做两份一份上交府内,一份充做军粮,对于缴纳多的营哨给予赏赐,”

魏觉刚说完,伏景松便跳了出来跟他唱对台戏,他认为怎么做看似有章有法,却并非长远之计,单说开垦荒地,对于无地之民来说有地可种固然是好,可是这恰恰跟第二条相结合,如果本地城主强压与民来完成自己的税收怎么办?再比如有的城主一定会先垫付给府内,而后再于领地内追加税收,以此来算,给了国府的仅是一半的赋税,而又征收一年的赋税,第二年再交一半再收一年,这样手里便有了两年的,以此类推这位城主便有了超过府内的粮食,而本地的平民仅剩口粮,

对此如果这位城主再将手中粮食进行买卖的话所得的利润又是何其之高?最后那些种不起地的平民则又要卖地求生,长此以往下去民必反,

伏景松没说之前,那些底下的城主们还都在商议对策,而他说完后,一个个却都喜上眉梢,一副我怎么就没想到的模样,

眼看伏景松拆台,魏觉有些气愤,当即于他就税收一事在厅内的地板上比划起来,吵得不可开交,阿莫苦于柴铭没有在旁而只得提前退了会议,

私下里也曾询问过柴铭对策,得到的却是八个字“不动声色,静观其变”后边却又补充了一句话:“不论谁赢帮最弱的,平衡势力,”

0

第二十八章 地税之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