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少主>第二十九章 孟家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九章 孟家

小说:少主 作者:甘蔗 更新时间:2020/5/22 19:21:42

“真是个老狐狸,”林星直言嘟囔了一句,

“喂,家老可是你外公呀,”旁的端着菜肴走来的华辛提醒道,

林星却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公是公,私归私,”说着话手便朝着尚未落桌的盘子里边伸,被华辛用筷子打了下,但还是拿去一块肉,快速塞进了嘴里,华辛白了她一眼,

“阿星讲的不错,那老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那次出城游猎他甚至还.......”阿莫本想将那日柴铭杀俘虏的事讲与两人听,转而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算了,你还是不要与我们说这些个军国政事的好,毕竟在顾城私议政事可是大罪,”林星说着话悄悄凑到阿莫的身旁做了个杀头的手势,

“你吓唬我呢,我可是国主,谁敢?”

林星闻言嗤笑道:“有人听你的?”

“早晚的事,”说完这句话阿莫显得有点底气不足,但还是强撑着端起酒杯仰头灌下,立刻涨红了脸,“华辛你这酒未免也太辣了,”

华辛立刻给她盛了碗汤压酒,而林星确是笑的前仰后合,

酒到一半时恰听得门外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似是街道上有人追逐,这时忽听到有人高喊救命,三人闻声立刻起身便出门去看,此时街道上正有几个家奴打扮穿着的男子围着一位衣衫褴褛的老汉拳打脚踢,边上一人背着手走过去奸笑道:“你这老东西,你说你跑什么,你跑的再远还能跑出顾城去?”

随及便朝那几个家奴命令道:“都别手软啊,给我朝死里打,”那几个奴才本来就没打算留手,又一听这话就更是卖力的打了,可怜的老汉蜷缩着身子连喊几声“救命”

旁的路人却只有围观的份,没一人上去阻拦,阿莫看到那些站的远远的旁观者心里似是凉透,这顾城人怎的如此冷血,过去在丹寒哪怕是有个人跌倒都会有人过去搀扶,像这种路见不平事的,游侠们更是会出手相助,一想到这些阿莫便顾不得许多,直跑过去一把推开那背着手的人冲那群人喝道:“住手,国都治所所在你等怎可随意打人?”

华辛见她过去时不仅一时头痛,朝林星道:“不能怎么不拦着她点,”

林星尴尬笑笑:“我想拦着,可她太快了,”说着话便已经走过去拉住了阿莫,朝那些家奴们赔笑道:“各位抱歉打扰,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边说边走,恨不能飞回酒馆内,

“你拉我甚?”

“闭嘴快走”

两人要走哪有那么轻松,那被推倒的男子立刻爬将起来冲她们骂道:“哪来的毛丫头,推倒了大爷还想走?”

林星赶忙回头道歉:“大爷莫怪,我这妹子是从乡下来的,不懂礼数冲撞了大爷,小女子在这里给大爷赔不是,”

尽管如此那男子却已是盯上了她们,看那一脸的凶像便知他们平日里横行乡里惯了的,又怎会就此轻易罢手,“站住”男子一声嚗喝随及那几个家奴便将二人围拢起来:“冲撞了老子以为凭你一句道歉的话就能抵消的了?”

林星闻言暗暗叹了口气,心想今日可是惹上麻烦了,阿莫却还不知她即将摊上的大祸事,“那你想怎样?”

那人围着她们二人转悠了一圈后终将目光定在阿莫脸上:“呦,小贱人生的不错嘛,看你着站姿似乎还没尝过棒子的厉害吧,”

这种辱没人的话对看过春宫的阿莫来说又岂止是熟悉这么简单,来而不往非礼也,若是换做别家女子只怕还不清楚这人的话是何意,“我的确未经人事,可看你这幅枯瘦模样想来也是个进出两下的软蛋,你跟本大娘这儿装什么蒜呢,”

此话似是骂的过瘾,引的旁的路人大笑,旁边的林星是万没想到这个乡下来的千金小姐竟也知这辱没男人的污言碎语真让人刮目相看,就连那人领的几个家奴也都掩面而笑,当即勃然大怒:“臭丫头敢骂老子,今儿个不教训教训你,怕你是不会长记性的,”说着便撸起袖子朝着阿莫脸上抽去,

林星眼疾手快当即伸手一把抓住那人手腕使力往后一拧那人便疼的呲牙咧嘴的叫嚷起来,眼见几个家奴干看着心中怒火顿起,“都他妈的瞎了,救老子,”

“我看你们谁敢动,”林星一手按着那人,另一只手快速摸向腰间奋力抽出腰刀,明晃晃的刀尖直指一众家奴,“不想活的尽管上来,姑奶奶我一刀一个宰了你们,”

那些家奴平日里虽凶,却也从没与人真的动过刀剑之类的兵器,更何况眼前女子所用的腰刀,刀身狭长笔直,刀刃上的纹路清晰可见,刀鞘华美,一看就是上等好货,隶属官造,在顾城里能用这种刀的人可不多,除了一些手握兵马的军将外就只有城中贵族才能佩戴,就是自家哪位嚣张跋扈的主子也只是用的一柄自己花钱打造的宝剑,只是所用钢材以及锻造手段皆不如这位姑娘的,

那被按着的男子这才恍然,刚才竟只顾得发怒完全忘了先打量这两人了,现在想想,她们两个姑娘家的出言毫不顾忌,大街上公然佩刀出行,这要不是上头有人还能是什么?“姑娘,姑奶奶是小的眼拙,刚才没能认出您这位真佛,还望您高抬贵手饶恕小的性命,”

恶人突然服软倒是让两个姑娘家无从适应,阿莫趁机上前一把揪住那人耳朵,“你现在知道求饶了?刚才那股子硬气劲儿呢,”

“唉唉唉,是小的有眼无珠,小的给姑娘赔不是了,还请姑娘饶恕,”眼看着老大一副屈尊如狗般向人讨饶,那几个家奴经有些哭笑不得,平日里嚣张跋扈的老大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出这幅模样,心想着能让见多识广的老大下跪的人,那一定就是城中贵人无疑了,

林星见他已经吃痛求饶,这才放开了他,刚才没站出来并不是因为怕他,而是因此人身后之人乃是本地豪门,真纠缠起来掰扯不清的,尽管自己外祖父是家老,一人之下便更不能与人惹事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尽管阿莫心有不甘但仍是松了手,临了还不忘踢了那人一脚,骂道:“这狗奴才是谁家的,怎的在街上随意打人,”

“小人乃城中孟府上的,不知二位姑奶奶是?”那人一边揉着发麻的胳膊一边赔笑的问,

“怎的,你还想着回去找人过来问罪不成?”林星耍了个刀花刷的一声收刀回鞘,这一连串的动作那人便更是胆寒,连忙领着一众奴才逃去,

华辛驱散了围观者们上去搀扶哪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老汉,老汉还未起身便朝着三人磕头作揖“小的谢过三位姑娘救命之恩,”

“老人家快请起身,晚辈们实是担不起,”

华辛将那老汉请进馆内,又备上了热茶,等人稍歇了口气后阿莫这才上前问道:“老伯伯那帮人因何缘由出手伤你,”

老汉摸了把脸上青红的伤口叹气道:“小人前年租了孟家的田地,因去年兵慌没收上来粮食吗,今年他家的便遣了人来收地,不再租给小人了,还拿了小人房屋抵债,小人上门讨要经被他们打了出来,”

“岂有此理,你为何不报官,”阿莫一时怒气上涌,

那老汉经是看呆子一样看她,“你这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阿莫一脸呆滞:“我不是,可这与我是不是本地人有何联系?”

老汉抬头看了眼华辛,目光中隐约在请华辛将事情真相告知与阿莫,“少主有所不知,这孟府乃本国很有名望的世家,在顾城乃至虢泽都有他们家族的人,”

阿莫听的后脊发凉:“虢泽是他们家的?”

“不,虢泽是虞家的,但虢泽大部分出身名门的士人,乃至统领各方的将领与孟家关系匪浅,”

华辛的话阿莫还是没怎么明白,林星直白道:“简单说来就是虞家控制虢泽,而孟家控制了整个虢泽的文臣,”其实孟家又何止是控制了虢泽一地的文臣,他们控制这天下所有的文人,是仅次于孔府的一股力量,

当朝天子的老师便是孟府宗家出身的孟元,正因如此孟家便在世间广收门徒,以至于各地诸侯聘用人才只看出身不看能力,见人便问“可是孟府门生”孟府也正因如此才得以力压孔圣家一头,脱颖而出,以讲义为当代事,不过虢泽的这个孟府并非是孟家宗家,而是旁支的旁支,不过虢泽远离中州,不过就算如此本地的文人想要出头也必须借助他们,就连名士费君也不例外,

0

第二十九章 孟家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