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盘马斗英雄>10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02

小说:盘马斗英雄 作者:我爱孟小鱼 更新时间:2019/2/15 6:22:18

山色青青,溪流潺潺,盘龙镇风光依旧。岁月的流逝,使得以前非常清晰的事情,都已变得模糊了。幸免留下来的旧宅败院,竹蔓丝杂,年复一年,仍然保持一份冷隽雅致。马家大院给人平添了一抹日渐湮没的旧梦遗痕,留存一缕浓郁的乡土情思。让人回想那昔日辉煌的面貌,那精致的窗棂,那檐头墙角的堆塑,那柱子房梁的群青花绘,那隐隐显露出当年匠人的妙手丹青,还有那庭中荷花缸中漂浮的莲叶,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绽放又飘零.......

古老的潍县大地,广袤的潍县大地,这些看似平静安详土地肥沃的小村落,撇开早上的鸡鸣狗吠,撇开黄昏的归鸟炊烟,撇开夜里的妇乳儿啼,撇开白昼的柴米油盐,活生生的把这一切从现实生活中剥离出来,就会戛然剥离出一段战火纷飞、狼烟弥漫的历史过往。于是,我瞬间就明白了,我们这片土地为何叫“潍县”,巍巍雄姿千年不变,我们的小镇何以叫“盘龙镇”,这是说盘龙卧虎啊,这里盘着的是祖祖辈辈的先人,是中华子孙的龙脉。何以小镇里有”鬼头街”,有高高的寨墙,那是因为故乡的每一片土地莫不是浸润在先人的血泊中。

幕色四合,雾色渐浓。忽然觉得一团杀气从四面八方逼仄而来。“奎星阁”的狼烟忽的腾空而起,那些数不清的阴灵立刻从脚下的土地上飘荡而来,将士们的骏马,呼天抢地的呐喊,雨点般的擂鼓声,震天的枪炮声,数不清的尸体堆积如山,一滩滩殷红鲜血把黄土地染透。

这块土地曾经发生过的战争,有夏王少康时期夏季杼攻东夷之战,春秋战国时期田单火牛阵破敌的即墨之战,秦朝末年韩信灭齐的潍水之战,智勇双全、耐人寻味的曹刿退齐师,又有可歌可泣、影响深远的黄巾大起义、隋末瓦岗之战、窦建德起义,金朝末年红袄巾抗金起义,明初朱洪武杀山东,清代的义和团、红灯照.......

我不知道古代的潍县有多大的地理管辖范围,有多少村落,但这么多的战争全都拥挤在这同一块土地上,这块土地究竟经历了多少次血流成河的场面,究竟黯淡了多少年的刀光剑影鼓角争鸣。站在潍县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我心沉重。

恍惚中,摸骨瞎子摸骨刘的嘶哑的喉咙又开始吆喝,唱的还是那首老歌谣:“天罗罗,地罗罗,天圆地方一个馍;金罗罗,银罗罗,金银满堂不嫌多;南罗罗,北罗罗,南南北北布衣多;白罗罗,黑罗罗,世间万事皆因果;好罗罗,坏罗罗,一把钥匙一把锁;早罗罗,晚罗罗,早早晚晚一个穴;风罗罗,雨罗罗,风风雨雨桥头多;笑罗罗,哭罗罗,从来秤杆配秤砣;大罗罗,小罗罗,转眼相逢又相别;你罗罗,我罗罗,哈哈一笑两不着;长罗罗,短罗罗,锅碗瓢盆磕碰多;生罗罗,死罗罗,生生死死又如何。”没人能想得通,摸骨瞎子到底是要唱出什么,到底告诉世人什么。这一夜,天空依然冷漠,日月星辰依然高悬不辍。只是摸骨瞎子的竹竿,把寒夜敲击的那样凄切伤感.......

后记

我用自己粗糙的文笔记下这段泣血的历史,我怕只把它独自留给一段记忆。因为记忆是最靠不住的东西。

这一段悲怆的历史,在记忆里复活,它会没有温度,没有颜色,甚至没有光泽,没有重量。在头脑的记忆里,每个人只会记住自己希望记住的东西;如果它不是你所希望的样子,你会在记忆里一直把它淡忘的支离破碎或是落漏的面目全非,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这样,它会慢慢走向虚无的影子。

在这个意义上,每个人都是世间的过客,历史也是如此,但每个人又都是历史的见证者和创造者。即使千百年后,我想也会依然如此。

这片土地我曾经来过,爱过,哭过;曾经养我、育我;现在我依然爱着,拥抱着,流着泪花.......

烙在心里的,不止是它的名字。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时光指向2017年5月,作为马家的后人,我从定居的国外回到老潍县,其实,忘了告诉你,我是马家二少爷的孙子,再一次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我赫然发现潍县城已经旧貌换新颜,城里满是车水马龙高楼大厦一地繁华。来时坐在汽车里,透过车窗玻璃,街边的购物店的喇叭里放着凤凰传奇的流行歌,声音很大,震得耳朵发麻。驱车再到盘龙镇,再到马家古宅,我赫然发现马家大院已是一片废墟,马家大院附近的院落也都已经倒塌,一地残砖断瓦。惊讶之下,镇子上的住家告诉我,这是政府进行大规模拆迁,这里接下来要盖大楼,搞房地产,马家所在正好是一片新的住宅小区的规划,未来这里将崛起一排排高楼大厦。

我听后怅然。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马家,古老的马家,家大业大的马家,早就已经成为一个遥远的记忆。就是远远的高耸云端绵延百里的盘龙山也已经开发为风景区,听说已经开辟了很多新的景点,被评为国家的4A级景区,如今要登盘龙山,景区门票是80元,拿上这80元,你才能登到这座山上。你将看到的已经是一个全新的盘龙山,游人不断。但是古老的厚重的裸露的熏黑的大块山石还在,在山上的断崖间偶尔还能捡到大块的已经生锈的弹壳和弹片......

站在山顶,山风把我的思绪拉长,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当年爷爷等人曾经在哪里藏身过战斗过。

山上还有许多无名的坟茔,黄土一抔,陪伴着大山。

大山不会寂寞,因为时代的风不曾寂寞过。

在归程的飞机上,飞机腾空而起的时候,我透过机窗殷切的看着下面,白云深处,那是我的潍县,那是我最美的的盘龙山,我的魂牵梦萦的故乡,这一生,不管身在哪里,定会叶落归根魂归故里......

0

10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