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死之徒>第五十四章 是你利用狼,还是狼利用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四章 是你利用狼,还是狼利用你?

小说:死之徒 作者:射日鸣镝 更新时间:2019/5/14 12:54:14

  天津,海龙帮码头。

  赵大同在望海楼和几个江湖朋友喝酒,这群人正使劲吹捧他羞辱洪顺堂刘思过时的神武英姿,说他为天津卫的江湖同道们大大争了一口气,那刘思过欺师灭祖弑兄害弟,虽然抢了洪顺堂堂主的位置,可是在赵爷面前,就是一条软了吧唧的鼻涕虫,听说当日在望海楼上被赵爷吓得尿了裤子,一个劲儿磕头求饶。赵大同被吹捧得心花怒放,瞪着牛蛋大的独眼,摸着大油脑袋哈哈大笑。正喝到热闹处,突然接到码头货场的电话,说是出大事了,让赵大同赶紧去码头。

  一身酒气的赵大同不敢怠慢,赶紧坐上黄包车,十几个弟子跑步跟随,一溜烟儿赶到码头。一进码头货场,赵大同就觉得气氛不对,近百名海龙帮弟子和货场伙计被几十名日本兵持枪逼着蹲在地上,一个军官手拄指挥刀站在前面,身后是两挺吓人的歪把子机枪。

  正当赵大同惊诧之时,一辆军用小汽车旋风般驶进来,几乎碾上赵大同的脚背才停下,赵大同刚要张嘴骂人,车上已经跳下来两个人,一个是目光阴冷的井上真雄,一个是跟屁虫般的刘思过。看见井上真雄,赵大同立刻把已经涌到舌尖的骂人话硬生咽了下去,赶紧换上一副笑脸迎上去,对后面的刘思过理也未理,心下暗骂:“刘瘸子,日你老母,夜猫子进宅!”

  刘思过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看着赵大同那颗晃来晃去的大油脑袋,心想:“独眼龙,看你老贼今天怎么收场?”

  原来,刘思过的侦缉队昨日捕获了一个共产党平西抗日游击队的联络员,这个联络员经不起严刑拷打,供称他是来天津接运一批军火和药品,供货的老板就是海龙帮帮主赵大同。刘思过得知这个消息,立刻越过香月青川,直接找到井上真雄汇报,井上真雄火冒三丈一拍桌子,立刻让一个小队日军把码头封了,他和刘思过随后赶来。

  不等井上真雄说完事情原由,赵大同就跳起来大叫:“太君!太君,冤枉啊!肯定是有人黑我啊,我和这事一点关系没有,我对皇军、对太君忠心耿耿哇!”

  井上真雄冷冷地扫了赵大同一眼,说:“你是冤枉还是忠心,就和他当面对质吧!”

  “对质?对什么质?”赵大同晃着大油脑袋,一时反应不过来。

  井上真雄挥挥手,两个日本兵从卡车上拖下来一个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中年男人,浑身鞭痕交错,鲜血淋漓,胸口还有一大块被烙伤的痕迹,显然吃了不少苦头。

  那人虽然五花大绑,一见到赵大同,立刻义愤填膺,大骂道:“赵大同,原来是你出卖我的!你枉为一帮之主,竟然干出这种卑鄙无耻之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游击队的战友们会替我报仇的!”

  赵大同莫名其妙,跳着脚叫道:“唉,孙子!你是哪座山上的鬼,我几时认得你?”

  刘思过在背后嗤笑一声,道:“赵帮主,您老贵人多忘事,提上裤子就不认账的事,您老也不是没干过。”

  赵大同是老江湖,立刻意识到自己被刘思过陷害了,转头指着刘思过对井上真雄道:“太君,您明察秋毫,肯定知道我是被人冤枉的,这个刘瘸子与我有仇,我拿脑袋保证是他嫁祸于我,求太君您给我做主啊!”说完硬挤出两滴老泪。

  刘思过满脸不屑,不与他对骂,向井上真雄鞠躬道:“太君,我刘思过坦荡无私,既然敢把共党探子带来此处,就是提防赵帮主放泼赖账,真相如何,还请太君您定夺。”

  井上真雄面无表情,摘下白手套,慢慢拔出军刀,刀鞘摩擦出一阵刺耳的呻吟,井上真雄提刀在手,凌厉的目光扫过赵大同、刘思过、那个中年男人,三人都不约而同地感到脖子上不寒而栗,炸起一圈寒毛。井上真雄慢悠悠地道:“既然你们都让我做主,我就替你们做一回主!今天我要看看这把刀会饱饮谁的鲜血?”

  井上真雄拖着军刀,走到三人中间,慢慢把刀搁在刘思过的肩膀上,问他:“刘队长,你确实是坦荡无私,不是借机报复?”

  刘思过双腿一并,挺胸抬头,大声道:“为皇军效劳,是我的本分!我只想为皇军捉住暴乱分子,没有一丝一毫私心,否则我宁愿让太君砍下我这个吃饭的家伙!”

  井上真雄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放声大笑,刀锋慢慢滑过刘思过的脖子,架在赵大同肥大的脖颈上,赵大同光头上油汗滚滚而落,滴在雪亮的刀刃上,赵大同抹一把眼泪,又抹一把鼻涕,哭道:“太君,我委实冤枉啊!我真的不认识这个人,又哪里和他交易军火药品啊?肯定是刘瘸子上次抢地盘吃了亏,和共党探子串通好,栽赃陷害我。求太君明鉴啊!”赵大同声泪俱下,几乎要跪下去抱井上真雄。

  井上真雄刀锋滑过赵大同脖子上的肥肉,搁在中年男人的肩上,问他:“你,有什么话说?”

  中年男人低头看着刀锋上倒映的自己扭曲的脸,有些恐惧,额头见汗,突然大声道:“赵大同,你这老贼!你对我不仁,莫怪我不义,我全说了!”

  井上真雄大喝一声:“快说!”手上使劲下压,刀锋已微微划破他的脖子,一缕鲜血顺着刀刃流下。

  中年男人脸色青白,双腿打晃,要不是身后的日本兵攥着他的胳膊,几欲摔倒,惊恐地喊道:“两天前的晚上,我与赵大同在天津丽春院秘密会面,我用30根小黄鱼买了他30条三八大盖和一箱药品,约定今天在码头船上交货……”

  赵大同在后面大喊:“冤枉啊!太君,他瞎说……”

  井上真雄满脸冷峻,大喝一声:“停!”手上加劲,那个男人双腿一软,“噗通”跪了下去,血流更甚,“二十分钟,给我查实那天晚上赵大同是否去过丽春院?”井上真雄收回军刀,头也不回地吩咐道,一个特高课小头目立刻快步跑了出去。

  刚到二十分钟,小头目带来一个黑衣服的密探,密探掏出一个小本子,念道:“7月29日,赵帮主于晚8:40进入海龙帮下属妓院丽春院,11点一刻,赵帮主与4名保镖离开。”

  赵大同腰膝酸软,几乎也要跪倒,他突然明白自己掉进一个蓄谋已久的黑洞之中,他呻吟般地喊道:“太君!那天晚上我确实是去丽春院了,不过不是见这个人,是和我的相好小红玉……”

  不止是赵大同,包括刘思过在内的很多人都突然觉得自己后脊梁发凉,原来自己的行踪早就在特高课的监视之下,很多人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脖子。

  井上真雄挥手制止了赵大同的哭喊,刀光一闪,又架在中年男人的脖子上,喝问:“你们约定在码头船上交货,货在哪里?”

  中年男人似乎豁了出去,惧色稍减,说:“赵大同收了我的金条后,让我今天到码头寻找一艘‘海字13号’的渔船,货物都在船上,会有人带我从海上去塘沽。”

  井上真雄不再说话,只一挥手,立刻一个军曹带着几名士兵离开。不到一袋烟的功夫,几名士兵抬着4个长条箱子回来,当众撬开箱子,正是30条步枪和一箱药品。

  军曹对井上真雄耳语几句,井上真雄满脸煞气,转头对赵大同大喝一声:“八嘎!你,监守自盗,欺骗皇军!”

  赵大同一惊,双膝再也支撑不住肥大的身躯,一下子软倒在地,他没想到这个计谋竟然如此之深,不仅是陷害他,更是把他往死路上推!原来,这30条步枪是大有来头的,一个月前由海龙帮负责运输的一批军火给保定的伪军,结果刚到保定附近就莫名其妙丢失了30条步枪,赵大同为了推卸责任,就谎报说是遭到共产党游击队的袭击,虽略有损失,但是海龙帮拼死作战,保住了大部分军火。当时,香月青川和井上真雄还嘉勉他几句。如今这30条步枪在这里出现,不仅坐实了他与共产党游击队暗中联系,还将是他监守自盗、倒卖军火的铁证。

  赵大同虽然百口莫辩,毕竟是天津卫的混星子出身,浑身都是困兽犹斗的血液,脑袋掉了碗大的疤,在痛哭流涕的同时,早就想好了拼死一击的手段,几个日本兵刚要过来抓他,肥大的身躯突然像一个皮球一般弹起,一扬手,成名绝技“五龙一梅花”五枚飞龙镖呼啸而出,直奔刘思过而来。谁知刘思过心思谨慎,早就防备着赵大同临死咬他一口,一个旋身贴地滚出,躲到井上真雄身后。

  赵大同还要追击,却被几把刺刀戳在胸前逼住,他独眼血红,指着刘思过大骂:“刘瘸子!你好狠的心,害了洪顺堂又来害我,赵爷但凡有一口气在,一定活剥了你!”

  军曹一枪托捣在赵大同的腿弯,把他打个趔趄,几个日本兵把他摁住五花大绑,外围的海龙帮弟子见帮主被抓,顿时大哗,要拥上来救人,一挺机枪“咯咯”叫了起来,子弹贴着他们的脑瓜皮飞过,所有人立刻又抱着脑袋蹲下。

  赵大同嘴里被塞进土块,呜哩哇啦地喊:“快去报告香月课长,求他救我!我被刘瘸子陷害……”他后脑勺上又挨了一枪托,终于晕了过去。

  刘思过看那个遍体鳞伤的中年汉子一眼,眼角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喜色。谁知井上真雄冷冷地说了一句:“我最恨共产党的奸细,这种人一刻也不能留在世上!”长刀一闪,血光飞起,中年汉子人头落地,一直滚到刘思过脚前。

  井上真雄用白手套慢慢擦拭刀上的血迹,别有深意地盯着刘思过看,刘思过眼角一阵抽搐……

  汽车上,闭目养神的井上真雄突然对刘思过说了一句话:“他若不死,便是你这个计谋最大的破绽!”

  刘思过瞬间汗如雨下。

  井上真雄睁开眼,看着车外风景,像是自语又像是说给刘思过听:“无论是‘宠物犬’还是‘丧家犬’,能为我所用的才是最凶猛的‘斗犬’!”

  井上真雄拍拍刘思过的肩膀,亲昵地说:“刘队长,恭喜你,天津的海运码头,终于可以有你的旗号了!不过,赵大同嘛,毕竟是温世珍市长委任的商会会长,还是香月课长、我尊敬的前辈的属下,还是要给他们一些面子的,我只好先把他关起来。”

  刘思过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连连点头:“嗨,嗨!谢谢井上课长栽培!以后,太君您指哪,刘思过就给您打哪!”

  井上真雄掏出一根香烟,刘思过赶紧凑过去给点着,井上真雄使劲喷一口烟雾,意味深长地看着刘思过道:“就怕温市长和香月课长找我要人,我是不得不放啊。”

  刘思过看着井上真雄隐在烟雾后面的眼睛,揣摩他话里的意思。“是你利用狼,还是狼利用你?”刘思过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是哭还是笑……

  刘思过之所以越过香月青川直接找到井上真雄,就是以为井上真雄凶残暴躁,更容易蒙骗,可以帮他对付赵大同。如果是香月青川,只怕当场就揭穿他的把戏。没想到井上真雄虽然看起来凶残易怒,其实更有不为人注意的狡猾,就像是黑夜中一只隐藏在暗处的狼,他不仅没有揭穿刘思过的狼子野心,反而帮助他实现了计划,因为这样就能利用香月青川的左手去攻击他的右手,香月青川的羽翼如今都在他井上真雄的掌控之中。

  香月青川孤僻冷傲,不屑于策划尔虞我诈的内斗。

  井上真雄冷酷残忍,喜欢用血腥激发自己的斗志。

  无论是谁的血,井上真雄都喜欢。

  井上真雄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取代香月青川的机会。

  

0

第五十四章 是你利用狼,还是狼利用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