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战争风暴>第十六章 象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六章 象征

小说:战争风暴 作者:努nu 更新时间:2018/12/23 14:43:48

前线是一个笼子,当它完好无损时,我们就不得不在里面担惊受怕地等待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每时每刻我们都要担心天上掉落下来的炮弹,担心自己会不会在未知的下一秒被炸成肉泥。无论是否保持清醒,警惕都是我们必须时刻保持的生活状态,而这种长久的警惕会使人精神崩溃,最后会使人疯狂。

压抑是我们恐惧的,但也是我们热爱的。因为这个笼子一旦被打破,那么迎来的将是狂暴的洗礼。

“撤退到下一道战壕!”

“快点,别让他们追上来了!”

“机枪手,快点就位!”

蓦然间,又是吼声,又是闪光,火焰侵蚀着阵地的每一处角落,密集的手榴弹直接在人群中爆炸开来,焦黑的肢体伴随着烈焰和火光在空中飘荡,敌人冲进了我们的战壕,用刺刀收割着每一个鲜活的生命,嘶吼声、打斗声、咒骂声不绝于耳,面对敌人庞大的攻势,我们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发疯似地向后方奔跑,把装着带刺铁丝网的栅栏拉到战壕里面,然后把引爆线都拉开了的手榴弹留在我们的后方,这样可以保证在火力的掩护下撤退。

死亡是如此的接近我,但我却无法抗争,只能拼命地跑,拼命地往身后投掷手榴弹,心里祈求着不要被敌人追上,我们翻过交通壕穿过铁丝网之间的间隙迅速向后方的阵地的靠近,交通壕和下一道战壕之间相隔大概有一公里,途中虽然有浓密的铁丝网阻拦着,但只要记住撤退的路线就不会被干扰,当然前提是你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记住路线,否则就会死在自己布置的防线中,我在逃跑的途中看见有很多新兵跌落在装着带刺铁丝网的栅栏里面,在恐惧的支配下他们甚至都忘记了如何从中挣脱出来,只能任凭上面的尖刺扎入身体,然后在胡乱的挣脱中被铁丝越缠越紧,最后双手吊在铁丝上绝望地死去。

撤退的过程就像是背对着死神奔跑,随时都有可能被后面追上来的子弹打死,这种未知性的恐怖占据着我们的心灵,谁都不能保证下一秒自己是不是个活人。我不敢想太多,只是在拼命地跑,拼命地望着前方还算完好的阵地,只要到了那里我就能活下来了,我不能死。

等跳进战壕后我才敢靠在墙上大口喘气,看着面前一个个喘着粗气的战友,我赶紧从腰间掏出水壶往自己的口里猛灌,然后依次递给其他人,沃尔夫接过水壶后马上就跟没命似的把壶口对着自己的嘴巴喝起来,水顺着他的下巴流到了衣领,把胸口都浸湿了,浸湿的水印从他的衣领一直延伸到胯下,最后流到了地上,在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后,他才肯把水壶递给其他人,顺便还把自己的水壶也拿了出来,卡尔接过水壶后立马把手上的枪丢在一旁,双手紧握着壶身把喝到嘴里的水源一口气吞到了肚子里。

“卡尔,赶紧把鸽子放出来。”我催促着卡尔找到放在营房里的笼子,然后继续把头探到外面观察情况,面对海潮般的攻势,用平常的手段是不可能有效的,无论是多么坚固的防线,也不可能在庞大的攻势面前屹立不倒。

在防线后方大概有几十门巨炮在整装待命,他们是防线的最后保障,一旦发现前线出现失守的情况就会发动地毯式的炮击,无论对方有多少人都会死在绝望的炮火下,没有人能够躲过这种自残式的打击,所有人都会化成大地上的残骸,成为进攻的牺牲品。

“安德烈斯,我带过来了。”卡尔手里提着一个铁制的笼子,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说道。

笼子里面关着一只雪白的信鸽,它的翅膀和尾巴上长着又长又硬的翎毛,能像折扇一样张开,头部就像是刻意雕琢过的白蜡石,光滑又匀称,身上的羽毛没有一处污渍,在微弱的阳光下散发着圣洁的光芒,很难把它和这里肮脏的环境联系起来,但事实就是如此,在它的脚上绑着一卷小纸条,这张纸条将审判上万人的生命。

这个可怜的小家伙还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惨状,依旧在笼子里不停地用小尖嘴打理身上的羽毛,在这个充满硝烟、充满恶臭的战场上,它的行为是多么的不合群,与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类格格不入。

“打开笼子,准备进入地堡。”我看着卡尔把手慢慢伸进笼子里,信鸽看到有陌生的生命向它靠近后也没有表现出不安的行为,只是很乖巧地任凭卡尔抚摸它的身躯,偶尔还会发出“咕咕”的叫声,看来它挺享受人类抚摸它的感觉。我从卡尔手里接过鸽子后,毛茸茸的舒适感顿时占据了我的手心,随后一种微微的酥麻感爬上了我的全身,特别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鸽子身上温暖的表层把我已经冻僵的指关节重新活跃了起来。

曾经是和平象征,如今却是战争的帮凶。我们究竟要堕落到何种地步,竟然要亲手摧毁自己曾经建立的信仰。

“去吧,小家伙!”我双手一抬把信鸽抛在空中,雪白的身影在充满硝烟的天空中展翅高飞,洁白的羽毛穿过浓烟,在轻盈的翅膀下,是污浊的空气和烧焦的大地,残肢断臂穿插在断壁残垣中,一个又一个尸体倒在废墟之中,无人问津。我看着它慢慢向炮兵阵地靠近,心里思绪万千,究竟什么才是信仰?

等到白色的身影彻底从我眼中消失时,我才把目光收回来说道:“吹口哨,叫大家都进地堡。”

清脆的口哨声顿时从阵地中响起,卡尔在战壕中奔跑,从战壕的一段跑向另一端,嘴里叼着粘满污泥的口哨,整个阵地都响彻着单调的口哨声,士兵们听到这种声音后,马上丢下手中的事情朝着地堡跑去,机枪手也赶紧把刚架设好的机枪扛在肩上,整条防线瞬间变得空无一人,我抬头望向外面,发现敌人被铁丝网阻挡在外面前进不了半步,只能匍匐在地上靠着钳子破坏铁丝网慢慢爬行,虽然很佩服他们的勇气和毅力,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在鸽子送出去的一瞬间,他们就相当于判了死刑,团长在开战前就已经把炮击坐标写在纸条上了,而那张纸条将会被信鸽送走,送到“执刑人”的手中。

在确认所有人都进入地堡后,我才肯放心地进入地堡中,等待着毁灭的降临,地堡里的设施非常简陋就几张床单铺在地上,中间处还有一张小木桌,上面已经布满了泥土和灰尘,其他人都紧握着枪支盘坐在床单上,手心里溢出的汗水都沾满了枪身,但沃尔夫却是把步枪立在墙角后便躺在地上悠闲地伸懒腰,完全不在意外面发生的情况。

短暂的宁静之后,脚底下的大地开始颤抖,泥土和尘沙沿着墙壁缓缓滑落下来,有时还会有少于尘土洒落在我们头上,把头发搞得又脏又乱,大家都清楚这是第一轮炮击开始了,炮弹在我们的头顶上呼啸着,虽然隔着一层土墙,但我还是能听到这种骇人的声音,这么久以来我一直生活在它的威慑之下,哪怕是一点微弱的声音都能引起我的注意。

空气被轰击撕裂的那一霎时,在我们的血管里,在我们的手里,在我们的眼睛里面,突然出现一种紧张地期待,一种防范,一种提高的警惕,尽管我们知道躲在这里是安全的,但这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是消除不掉的,大地在我们的头顶上崩溃着,在暴风雨般的打击下毁灭着,那些还在地面上冲锋的敌人将会被疯狂的风暴撕得粉碎。

沉闷的爆炸声从我的头顶传来,天花板上的尘土也随着剧烈的摇晃落在我的头上和衣领中,我把头上的尘土拍掉后便靠在墙上看着周围,沃尔夫还是老样子只要不是天塌下来就不会表现出慌乱的情绪,当其他人都蜷缩在角落里双手紧抱膝盖的时候,他却躺在地上抠手指甲,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卡尔可能也受到了这家伙的影响,干脆用手指在地上画起了圆圈,给人的感觉就不是来打仗的。

“你们两个真的悠闲啊,外面打的这么激烈,还有心思玩。”看着他们反常的行为我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

“反正待在地堡里又不能干什么,是活是死听天由命,难道一天到晚提心吊胆就能让自己安然无恙的活下来?”沃尔夫用俏皮的口吻对我说道,“安德烈斯,我们没必要每天那么害怕,有时候放松效果会更好,是吧卡尔!”

“沃尔夫说得对,没必要那么害怕,有些东西不去想就行了。”卡尔抬起略显成熟的脸颊对我说道。

好吧,看来这两个家伙已经彻底变成混世魔王了,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每天不用在恐惧中度过,毕竟那种心塞的感觉确实很难受,像我的话就是天天生活在恐惧中,心里就像装了一个橡皮塞,每时每刻心里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特别难受。

不知道外面的人怎么样了,恐怕连个全尸都没有吧,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杀死他们的竟然是一只人畜无害的信鸽。

1

第十六章 象征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