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绝影战兵>第6章 不打不相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6章 不打不相识

小说:绝影战兵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8/11/21 13:21:08

看到手下走远,顾可军走到了方静的面前,恳求道:“方静,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方静看了他一眼,不屑地道:“有什么好谈的?咱们都分手两年了,该谈的都谈过了!”

顾可军有些尴尬,还是硬着头皮道:“我……我听说你又离婚了,正好这两年,我也一直单身,或许……或许我们两个还可以从头再来!”

“咱们还可能再来吗?”方静一脸愤怒。

顾可军底下头,还是坚持着:“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那个时候我在刑侦队,也没时间照顾家;现在我到了派出所,轻松了许多,可以顾家了!”

“可是,我不想再和你重来!”

“难道你就不为小雯想想吗?”

“小雯是我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我们都做了DNA,他就是我的女儿!”

“你当初不是觉得她是别人的孩子吗?”方静嘲讽着道。

顾可军脸红道:“那是我一时糊涂,都过去了的事,而且我也向你认错了,你怎么也要给我个机会吧?”

“给你机会?”方静一声冷笑:“你和你家里的人,我这辈子再也不想见!”说着,转身向餐厅里走去。

顾可军犹豫了一下,还是紧追过去。

在顾可军和方静交谈的时候,丁彩仪拉开了沈科。

沈科却很感兴趣,问着方静为什么会跟顾可军离婚。

丁彩仪告诉他,当初他们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顾可军算是高干子弟,家庭状况特别好,所以他们家里的人对工人出身的方静并不待见。

因为顾可军那时是刑警,经常出差不在家,后来有了孩子之后,又遭到了他母亲的挑拨,说那个孩子是方静跟别的男人生的。为此,顾可军与方静经常吵架,而且有一次方静被顾可军打得头痛血流。

后来虽然经过DNA检测,那个孩子的确是顾可军的,但是方静已然伤心到了极点,提出了离婚。孩子因为在哺乳期,又是一个女儿,自然判给了方静。

后来,方静又嫁了一个男人,只是因为这个男人对她的女儿小雯不好,两个人在一起没一年,又离了婚。

听完了方静的经历,沈科不由得对她同情起来,此时,见到顾可军死缠着方静,又萌生了要管闲事的想法。

他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顾可军的身后,在顾可军刚要抓住方静的时候,他抓着顾可军的衣服一拉,竟然将这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拉得差一点儿摔倒。

顾可军转身看到了沈科,本就窝着一肚子火,马上愤怒地挥拳向着他砸去。

“别打架!”丁彩仪大喊,她知道顾可军的手段,生怕沈科吃了亏。

哪知道沈科虽然比顾可军矮了半个头,但是灵活程度却要比他强了许多,也不知道用了个什么身法,一转眼便躲过了他的拳头,到了他的身后,猛地握住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地摔倒在了雪地上。

方静从店里跑出来,看到沈科和顾可军打架,大喊:“别动手!”可是,却无计于事。

顾可军从地上爬起,只觉得浑身酸痛。

他的身手在槐城公安系统里是数一数二的,这么些年以来,都是他打别人,从来没有人能够打得着他,今天,他是遇到了一个对手。

“好身手!”虽然被沈科摔了,却也激起了顾可军好胜的心性,将刚才窝在心头的火忘到了一边,与沈科对面而站,向他招手,道:“好,这一次你再来打我!”

沈科一怔,他还以为这个顾所长一定会恼羞成怒呢。

方静和丁彩仪也莫名其妙,不明白这两个男人玩得什么把戏。

“你看好了!”沈科叫着,竟然不结巴了。他自己当然没有觉得,但是,丁彩仪却听得真切。

沈科的话音落时,拳头便如风一样飞速打到,由下而上砸向顾可军的下巴。

“来得好!”顾可军认真起来,见到拳头过来,马上侧身闪躲,同时竖起胳膊,几乎是与沈科的拳头速度等同,在沈科拳头到来之时,他的胳膊正好夹住了拳头,同时以肘代击,砸向沈科的侧背。

沈科的冲势太快,根本来不及躲闪,这一肘正打在腰上,他紧蹬两步,险些摔倒。

“八极拳!”沈科叫出了顾可军的拳法。

八极拳,也是中华拳术中最实用的拳法,是警察和武警的最爱,军体拳便是脱胎于此。

这一回合,顾可军算是搬回一局。

“再来!”沈科兴奋着,同时,身体向左转,右脚向右后撤了一步,两脚略成“八”字形屈膝,身体的重心落于右脚。两手握拳,前后拉开,左肘微屈,拳头与肩膀同高,拳眼向内上;右拳置于小腹十厘米处,拳眼向上。自然挺胸,收腹,目视前方。

这分明是军体拳的起手式。

“怎么?你还想用军体拳打吗?”顾可军不由得嘲笑了起来。

军体拳是每一个入伍的人必修的一套拳术,便是大学新生入学军训的时候,都会学到。

这其实就是一套十六式的动作,强身健体或许有些作用,但是真得用来与高手过招,那纯粹是在找死。

沈科并不答话,右拳从腰部发力,旋转着冲出,拳心向下,同时左拳收于腰间,成左弓步,击向顾可军的胸前。

这竟然真得就是军体拳的第一式——弓步冲拳。

虽然明知道他的拳路,但是令顾可军根本无法想象的是,看着他的这一拳如何发出,要打向哪里,偏偏他就无法躲开。因为对方的拳头来得太快,宛若电光一闪,等到他明白之时,已然到了身前。

“咦?”便是丁彩仪和方静看到,也发出了一声惊呼,她们两个是从大学走出来的,曾在入学时的军训中学过这种拳术,如今看到沈科使将出来,这般得眼熟,却又与自己所学完全不同。

顾可军不及细思,急忙收胸后退,只求避过对手的拳头,同时出手格挡,以期能够后发先至,将对手的拳头封于身外。

但是,他毕竟还是失却了先机,迎招又十分得仓促,不等他的胳膊碰到对方的拳头,沈科已然变招。

只见他左拳变掌,掌心向上,向前向上猛插过来,奔向了顾可军的咽喉;右拳收于腰间,同时抬起右腿,大腿略平,稍作屈膝,脚尖向下绷直,忽然猛力向前弹踢,踢向顾可军的裆部。

这竟然还是军体拳的第二式——穿喉弹踢!  

明明知道对手的招式,却偏偏无法迅速地回击,顾可军只有招架之功,手忙脚乱地一手成掌,护住自己的喉部 ,一手向下,以抵挡对方的脚袭。

但是,两人刚一接触,沈科便又转换了招式,竟然还是军体拳的第三式——马步横打。

转眼之间,两个人便过了七招。

沈科按部就班,一套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迅如闪电;顾可军手忙脚乱,被动地随着沈科招式的变化左扑右挡,明显得处在了十分不利的下风。

丁彩仪和方静在旁边看着,如同看的是一场双人拳术表演,哪里像是两个人打架呢? 

顾可军只剩下了气恼,后悔不应该让沈科当先出拳,如今竟然被这么一套烂大街的军体拳逼得没有还手之力,这要是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笑话呢!

只是,在这种强势的奋力搏斗之下,是不容人有半分走神,顾可军的脑子还可以活动,是因为他知道沈科接下来的招式是什么。

军体拳的第八招应该是转身别臂,将对手的胳膊别住,同时压住对手的肘部,不令其能够反击。

带着固定的思维,顾可军在挡下了沈科的第七招之后,马上开始了应对第八招。

哪知道,沈科却忽地收脚,两手变掌,叠在一起,就在顾可军抬臂之际,迅速地击向了他的左肋。

这根本不是军体拳的第八招,直接变成了第九招——虚步砍肋!

顾可军再想撤臂护防,已然不及。

“嘭”的一声,沈科的双掌拍到了顾可军的左肋处,打得实实在在,劲力十足。

顾可军一个趔趄,向侧后方急退两步,到底是在雪地里,身体又失去了平衡,脚下一滑,“扑通”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沈科收拳立正,向顾可军行了个抱拳礼,分明是见好就收了。

顾可军又气又恼,从地上爬起来,怒问着:“你小子怎么赖皮?不出第八招?”

“打架还……还要按套路来吗?”沈科反问着他。 

顾可军一时语塞,忽然想到,他们并不是表演,而是实实在在地打架。

“再来!”虽然吃了亏,但是好胜之心令他越发得斗志昂扬,他可不愿意被别人知道,他这个八极拳的高手,竟然败在了军体拳之下,而且这套军体拳还是那种人人皆会的第一套动作!

“不许再打了!”方静怒不可遏,快速地来到两人之间,对着顾可军道:“你不是派出所的副所长吗?人家又没有犯事,凭什么要陪着你打架呢?”

看到方静不高兴,顾可军知道不能再和沈科交手,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忽然笑了起来,对着方静道:“你看你,还没有看出来吗?我跟他只是过过招,正常的交流,怎么就是打架呢?”

“那也不行!”

“好!好!好!我们不过招了 !”顾可军勉力地答应着,又问着沈科:“你叫什么名字?”

“沈科!”

“顾可军!”他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来,同时又道:“老弟,你这拳打得好特别,虽然也是军体拳,却要比别人打得好太多了!今天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吧!”

沈科一愣,转头看向丁彩仪,分明是在征询她的意见。

丁彩仪道:“顾哥可是北门派出所的副所长,以后你在槐城有什么事,可以找他帮忙!”

“丁彩仪,看你说得!怎么就这么势利眼呢?”顾可军不喜欢她的这种介绍。

沈科一口应承:“好吧,我……我就跟你交个朋友!”

“正好,我今天忙了一上午,到现在还没有吃饭,我请你就在这里喝酒!”顾可军提议着,目的无非还是想要借此与方静多呆上片刻。

“我……我刚刚吃过了!”沈科老实地回答。

“那有什么关系?既然是朋友,就陪我喝两盅,要是这点儿面子都不给,那还是朋友吗?”

沈科只得点了点头。

方静皱着眉头:“你怎么可以强人所难呢?”

顾可军笑道:“我说你这个老板娘是怎么当的?人家巴不得生意上门,你难道还要往外赶吗?”

方静正要回怼,沈科却道:“好吧!我……我就陪你喝两盅!”

见到沈科都答应了,方静也不好再说什么,转头看向丁彩仪,希望她能够阻止。

13

第6章 不打不相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