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腥黎明>第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小说:血腥黎明 作者:茶炉 更新时间:2018/11/24 6:20:08

碧波万倾的南太平洋深处。

  一波一波白色的浪花追逐着一个男人正逐渐加快的的步伐。这人看上去十分强壮,一身简单的休闲服装被浑身的肌肉撑的没有一丝回旋余地。四方脸,板儿寸发型,古铜色的皮肤,浓眉大眼,具有明显的斯拉夫民族的特点。若不是海岸线边没有可参照的标地物,看到他的人一定会惊叹不已,此人的身高几近2米!

  在他身后不远处,还有个身影,正挎着个编织得很精致的篮子,弯腰在海摊上检着什么,边检边哼唱着某种动听的旋律。相比之下,后边这位就十分中看了。这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性,金色短发,身材匀称,凹凸有致,皮肤的颜色较之前面那位要更深一些,不过有一点倒是与前边那位是一致的,肌肉发达,除了长期锻炼的因素外,很显然,还受过很严格的特殊训练。女性的面容非常美丽,如果是那头金发能披到肩头,那将是一位绝代佳人。

  当那女人挎着的篮子被各种贝类鱼蟹堆满时,男人已经从她的身后跑了回来。

  女人直起腰,望着男人略微起伏的胸膛,笑着摇摇头:“萨沙,岁月不饶人,以后别那对自己那么苛刻好么?”

  说着,手搭凉棚朝海天一线的方向眺望着:“要变天了,我们回去吧,娜佳跟萨夏可能都等急了。”

  听到两个名字,男人紧绷着的脸稍稍松弛了一点,从女人手中接过了篮子,另一只手搂住女人的腰枝,竟然朝着大海走去!

  幸亏这个岛上再没有其他人类,否则他们一定会急的大叫起来。

  奇怪的是,这二位走在浪花中间居然像走在平坦的公路上似的,走了约莫30多米时,男人弯下腰,伸手在海水中摸索了一下,用力向上提起!哗啦一下,海水向两边分开,一个类似金属盖子般的东西被他从海水中提了起来……

  男人和女人全然不顾倒灌的海水,从那个提起的盖子后边从容不迫的走了下去,仿佛那下边有一条早就预备好的楼梯一样。当他们的身影完全没入海水后,盖子便沉重地向下合上了。接着,从盖子合上的位置周围涌起了两股泡沫,海水猛地打了个旋,便恢复了原有的小浪拍岸。

  这个小岛很小,从空中俯瞰,像极了一副猪腰子。奇怪的是,岛上稀稀落落的总共没有几棵植物,都十分矮小,那些在其他岛屿上经常见到的椰子树在这里竟然杳无痕迹。小岛东西总长不过一公里,岛上只有一座特征明显的火山,火山口一年四季都飘着稀薄的白雾。感觉上像是一座休眠中的火山。因为太小,也没有淡水跟树木,潮水一涨,整个岛就会沉入海平面以下,只露出一个瓶口般的火山口,远远望去,就是一块礁石。因此,那些过往的渔民根本就不会把船靠到这里。

  就是这样一座毫无生机的小荒岛竟然隐藏一个天大的秘密。

  就在潮水开始把小岛往海水中拽时,在岛的下边,在那座火山口的下边,在另一个世界里,一男一女正在准备晚餐。

  厨房的空间不大,狭窄的空间还被分出了隔断,男人那庞大的身躯在这样狭小的地方委实是难过了一点,好在不需要他做更多的,他只需要站着,把那些海产的外壳剥开,在一个小巧的水龙头下边清洗干净,然后装在一个车磲壳磨制出来的大海碗里,递给在隔壁忙活的女人就可以了。而女人虽然身材灵巧,但在这样狭促的地方显然也是穷于应付,因为在她的围裙边上还有两张漂亮的小脸正眼巴巴地张着大嘴等待着。

  这两张小脸具有人类的全部特点,可他们的身体却又与人类迥然不同,从腰胯往下看,你会看到宽阔的尾鳍跟渐渐加深的鳞片。

  如果你就在他们身边的话,你就不至于感到惊讶了。这是两尾稀有罕见的人鱼。

  身材高大的大块头有一个很普通的斯拉夫的姓氏,叫萨沙,美丽标致的女人也有一个很一般的斯拉夫姓氏,叫嘉娃。这两个人显然是夫妻俩,问题是,他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荒凉的孤岛上,孤岛的下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如果我告诉读者们他们两个的真实身份,那么凡是读过《休眠者》前两部的读者一定不会陌生。

  嘉嘉-纳芙拉蒂诺娃,前苏联高级特工,一直受到组织发起的内部通缉,直到苏联解体,改制后的俄罗斯国安局仍旧不肯放弃对她的追缉。

  萨沙,高加索人,前苏联军人,代号“不死鸟”,休眠者计划中第一个被唤醒的超级刺客。

嘉嘉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慢条斯理的对隔断另一头的萨沙说:“亲爱的,你觉得咱们要接么?”

  萨沙把肉从贝壳中挑出来,洗去泥沙,放到大贝壳加工成的海碗里,真看不出,一个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干起活儿来手真是麻利儿的巧。听到妻子的询问,萨沙歪着脑袋想了想:“他们中国人不是有一句古话么?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依我看,这事如果一定要接的话,得容咱们好好策划策划,毕竟咱们两位都不是当年那个生龙活虎的岁数了,这个事做起来相当的有难度。你觉得呢?亲爱的。”

  嘉嘉把洗好的贝肉浸泡在某种不知名的溶液里,那溶液的颜色看上去很紫很伤视力。

  两个小人鱼早已经迫不及待,抱着嘉嘉的两条腿唧唧唧唧地叫着,两张小嘴咧开后,变成了血盆大口。

  嘉嘉还是不紧不慢地用白藕般的手压着装满贝肉跟溶液的器皿,故意一脸严肃地盯着两个可怜巴巴地小人鱼看,终于,嘉嘉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弯了腰,两条小人鱼这才明白被妈妈给忽悠了,血盆大口咧了咧,哇地一下哭开了。嘉嘉颇为欣赏地看着两小人鱼,眯缝着漂亮的眼睛颇为享受地听着小人鱼抑扬顿挫的二重唱,终于揭开了器皿的盖子,把里边已经染成深紫色的贝肉倾倒在不锈钢食槽里。

  两条小人鱼马上止住了哭声,争先恐后地扑向食槽!

  风卷残云般解决了满满一食槽的紫肉后,两条小人鱼满意地打着饱嗝,一前一后爬向过道另一头的大池子。

  萨沙这才从烤箱里取出早已经做好的海鲜大列巴,还有前年就腌制的海鳗咸肉,跟妻子一起开始享受温馨的二人小世界。

  小饭桌上,萨沙切下一片列巴,抹了一点优质的黄油在上边,又切下薄薄的一片咸鳗鱼肉放在黄油上边,递给嘉嘉,说“亲爱的,我觉得那个女人这次来决非偶然,虽然她嘴上说的很漂亮,不过,你想过没有,她们中国人的语言含义太深奥,一句话通常会有不同的几种意思在里边,我的教官曾经告诉过我,与中国人打交道,你必须在你的脑子里边再种一副脑子。”

  嘉嘉微笑着望着丈夫,双手接过萨沙递过来的美味,放在鼻子下边,深深地吸了口气,陶醉般像个孩子。

  嘉嘉咬了一口,赞许道:“没想到北约的堡垒里还有不少好东西,黄油放了那么久居然还这样鲜美。亲爱的,我觉得你有些小题大做了,张的话我认为没有那么多层的含义,她说的很直接,就需要我们帮一个小忙,我看我们可以接。我们索取的又不是黄金白银,我们要的不过是安逸的世外生活。张不是说过,帮完这个忙,她永远不会再来打扰我们。亲爱的,别疑神疑鬼了,我看我们还是接吧。”

  萨沙轻轻叹了口气:“嘉嘉,你还是那么善良。那么好吧,我们接了。”

萨沙与嘉嘉的新家实际上是一艘古董级别的军用潜艇,那是个杂交的混血种儿,在这艘袖珍潜艇的身上,有英国皇家海军的“睡美人”曼妙的侧影,有前南斯拉夫“鲑鱼”的粗犷跟豪放、还有意大利“水龟”的滑稽与笨拙。总之,天知道当年英国设计家们是怎么想的,那么多缺点优点都集中在一个型号里,而且,退出现役后,拆的拆,沉的沉,当废钢铁回炉的回炉,七搞八搞,全世界就只剩下一艘,藏在这座被废弃的前哨基地里,不仅保持着才出厂时的新鲜,各项性能指标都完好无损,甚至于连仅有的两枚袖珍鱼雷都乖乖地躺在鱼雷舱里睡大觉……这实在是太奇葩了!,这种长得既不像妈也不像爸的怪胎曾经在冷战期间装备过海军,是北约部署在太平洋几条主要航线上的水下侦察单元。但由于这种潜艇的性能实在是过于……因此,没过多久就退出了历史舞台。这种连海军博物馆中都找不着的丑八怪,竟然被两位亡命天涯的患难夫妻给“捞”到了。

  从新西兰北角的隐秘藏身所被清道夫们发现后,萨沙带着娇妻辗转世界各地,到处寻找新的藏身之所。那些冷战期间被遗弃的秘密基地几乎都留下了夫妻两个的足迹,很多华约组织建造的核基地已经超期,充满不可预知的危险变数,已经变得不适合活人居住。相对而言,北约在冷战时期建造的很多基地历经岁月的磨砺,依旧保存完好。进入这些敌对国家的军事基地原本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不过,还是要看试图进入的人是谁。那些壁垒森严的巨大门户在两位超级间谍的面前就像常温下的冻豆腐,两口子最终在靠近北极的一处保存完好的秘密水下基地安顿下来。

  这艘骨灰级的古董潜艇当时就安静的蛰伏在水下艇库里。当萨沙沿着依旧整洁如镜的金属栏杆快步走向半浮半潜在冰冷海水中的潜艇时,不知是不是巧合,潜艇上的红外传感装置居然快速的闪烁起来,事后嘉嘉心有余悸的分析说,也许是他们的进入,打扰了密封状态下内部空气的分布,依靠海水发电维持至今的传感装置这才被启动,并且发出了警报,当时,基地内外警报大作,突如其来的警报声让萨沙跟嘉嘉差一点就魂飞天外!要知道,这种级别的军事基地里一般都藏匿有安全保卫系统,如果警报等级进一步提升的话,那些不知道隐藏在何处的重型火力就会对贸然闯入者实施毁灭打击……

  发现这座隐蔽性奇佳的基地时,萨沙对基地周边及附近进行了详细的勘察,对一些值得怀疑的物体进行了技术甄别,进入基地前,把基地通向外部的所有通信发射及接收天线悉数拆除,进入基地后,又对基地内部的安全报警系统进行了修改,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却万万没有想到水下艇库里的安防系统与外边居然是互不干涉的另一套……

3

第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