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作战动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作战动员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19/3/11 10:59:07

战前动员:

当我们还沉浸在八一阅兵的余热时,大家还兴趣盎然时,突然,我们“黄队”被召集到大队部开会,大队下达的命令让我们大吃一惊,我们要调到南方和猴子开战。

政委面色凝重的和我们说道:“南方猴子欺负我们没有先进武器和装备,以为和M国鬼子打就能和我们打,敢于冒险向我们国家挑战,背后是敌对我国的势力在应对,1979年,当我们第一次战役打响的时候,国外的敌对势力在我国北方陈兵百万,让我们的国家处于腹背受敌的境地,这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听了政委的话,大家群情振奋,纷纷举手表态。

“打它狗日的”

“保卫国家,保我民族”

“跟它王八蛋干到底”

“小杂种灭了它”

“血债自有血来偿”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道,血气方刚。个个义愤填膺。

听了政委满腹憋屈的话,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79年之战我们都知道,我们是凯旋而归啊,现在前面还那么多的战事?我们都听过85年老山英模团的报告,都是我们获胜啊,现在南方还有那么多的事吗?为什么不打过去呢?让猴子们一发不可收拾?

18岁还是新兵蛋子的我不能理解,许许多多的问号在我脑海里浮现?但是没有答案,只有自己凭空的想象力。

政委宣读完军区的作战命令,要我们回去准备装备,这次出动的只有我们丛林作战小队,其他小队的训练项目跟我们小队的训练项目差异很大,只有“黄队”有部分训练项目和我们“绿队”重叠,但他们的重点是山地作战,这次出动军区也考虑了很多,侦察兵执行的任务也不需要太多的兵力,让我们“绿队”上去足够了,大队长和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长、大队部的八个参谋,政治部和后勤部的几个干事也和我们同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今天最忙活的就是后勤部的几个干事,后勤的212吉普跟走马灯一样的的轮流转。

我们“绿队”各小队的宿舍热闹了,大家都按要求开始收拾起来,武器装箱,装备装箱。大队的通信员一会一趟小跑着到各小队传达命令。

“不准给外界写信透漏消息,行程要保密”。

“不准带多余的物品,只带85式军装”。

“可以穿军靴,带作战背心”。

我们就在命令中倒腾着,装进去的再拉出来,穿身上的再脱下来,取出来的再装进去,整个“绿队”宿舍都在忙活着,大家都相互帮着把东西归拢起来,把装备送保障连仓库,好在我们平时外训就多,大家也都习惯了,一天的时间,我们“绿队”宿舍就安静下来,大家串宿舍聊家常、喷闲话,跟平时一样。

“‘蚂蚱’,大队长叫你去一趟”。大队通信员跑到我们宿舍叫我。

我撒腿就跟大队通信员往队部跑,心里直嘀咕,这会叫我干嘛?房头的路灯敞亮的将光明撒向夜空。

“报告”。

“进来”。

我来到大队长办公室:“‘蚂蚱’奉命来到,请指示”。

“‘蚂蚱’给你个任务,我们这次出动是三个闷罐车厢,你要负责这次出动的通信保障,既要保障畅通,又不能泄露我们的行程,防止被卫星探测到,你回去拿个方案,需要什么物资列个清单报上来,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大队长目光炯炯的盯着我。

哦,这事啊,我以为什么大事呢?吓我一跳。心里大致一盘算,我立正站好:“报告队长,我需要六部76式电话单机,一盘重型被覆线,任务就完成了”。

“就这么简单”?队长吃惊的看着我。

“我给您画一下您就知道了”。我从桌子上抓起一只铅笔,在一张纸上画了起来,三下五除二,一张简图就画出来了。我指着简图跟队长解释着:“2号车跟1号车、3号车相连,1号车跟3号车相连,就都连上了,谁跟谁都能联系,把电话单机都换上新电池,咱们都采用有线电话联系,没有无线信号的传输,没问题”。

队长一看我画的图,再听我一解释,就笑了:“行啊,小子,我就说没看错你吧,这个问题让你迎头解决了,去保障连通信仓库领器材去吧,到时候给我掉地上我收拾你啊”。

我乐呵呵的出来,到保障连领了一堆的东西,背着抱着就回来了。

宿舍里谁都没有睡,老乡串门的、收拾手边零碎的,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在忙着手边的杂事。

“呦,‘蚂蚱’你领这些东西干嘛呀”?

“蜘蛛”赶紧跑过来帮我从肩上卸东西,“蝈蝈”也一脸纳闷的跑过来帮忙:“你这是要干嘛?怎么这么多电话单机”?

“队长交代的任务,回头我要把我们的车厢都链接起来,保持通信畅通”。我简单的回应他们,他们也就恍然大悟。

“蝈蝈”坐在我的床上,叼上一根烟,眯着眼睛上下打量我,看的我浑身发毛,今天是怎么了?一个个都不用正眼看我,好像我做错什么一样?我郁闷的瞪着“蝈蝈”。

“蝈蝈”拍拍床,示意我坐下,又抽出一根“大金鹿”烟递给我,我惶惶的从裤兜里摸出火柴点上,透过袅袅的烟雾揣测“蝈蝈”的心思。

“蝈蝈”环顾了一下四周,不拿正眼看我的轻轻说道:“这次我们要动真格的了,你有什么想法?给我说说”。

我楞了一下,摸不清“蝈蝈”到底想说什么。

“我能有什么?还不都一样,大家一起去,有你们在,我怕什么呀”。我小心翼翼的回着他的话。

“咱们队里就你年龄最小,通过训练能看出来你也是最守纪律的,也能吃苦,按部就班的训练,成长的也很快,但战争是无情的,战场上是你死我活,有什么要交代的,明天写下来,交给大队文书,这是政委特别交待的......”,他面无表情的说。

哦,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担心我年龄小啊。

我站起身,踩灭烟头,庄重的向他说;“队长,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了,请你放心,我决不会拖大家的后腿的,有危险我会冲在前面,别看我年龄小,训练我没拖后腿,上去了我也不会给大家沫黑,大家都是共和国的战士,为了祖国的安危,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不会退缩的,请您转告政委,不要考虑我个人,我是特侦大队的战士,我就要对得起特侦大队的培养和厚爱......”。我越说越激动,声音不由的也渐渐大起来,惹得宿舍的人都扭头向我看来。

“蝈蝈”默默的看着我,把我拉坐在床上,重重的在我肩头拍了拍,就起身向里面他的床铺走去,能听见他沿途说“都看什么?忙你们的去”。

......

这一夜我无眠,熄灯后宿舍也很安静,大家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各自的心事,只有“蜘蛛”、“甲壳虫”两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躺在床上鼾声如雷。

我听见门“吱”的响了一声,侧头一看,“蟋蟀”的身影闪在了门外,我也起身披衣,来到了门外,发现宿舍前的桐树树荫下一个烟头在时隐时现。

我借着烟头的光亮发现正是“蟋蟀”坐在树荫下有一口没一口的耷拉着头吸烟,我抬腿就过去了。

“你不是不吸烟吗?今天怎么了?有心事”?我也从裤兜里摸出一根“金鱼”烟,坐在他身边的石凳上。

这个大草原来的猎人世家的尖兵抬头看着星空,满天繁星点点,月亮姐姐也扯着纱巾静静的看着我们,营房外的小溪边传来阵阵的蛙鸣,旁边山头上的星星们捉迷藏一样时隐时现。

“我老家的夜空比这还美丽,月亮也比这圆”。他喃喃的嘟囔着,烟就在他手里燃烧着。

“想家了?我也想家,想也没用,咱是战士,为了我们的小家,这会就是我们挺身而出,保卫祖国,保卫家庭,保卫妈妈的时候......”我也抬头看着幽蓝的夜空,无形中就把政委的作战动员给说了出来。

“你可以当指导员了”。“蟋蟀”轻轻的捣了我一肘,我俩就嘿嘿的笑了,有一搭没一搭的瞎聊着。寂静的夜空中,我俩的轻言细语在闷热的夜风中四处溜达。

“吱”,我又听到一声门响,遁声观看,“蚂蚁”也出来了:“你们两个不睡觉干嘛呢”?

“你该去厕所去你的厕所,管我们干嘛,我们睡不着聊会天”。“蟋蟀”以为他是尿憋醒了,要去厕所,嬉笑着怼他。

“我也睡不着,来跟你们喷会,咦?你怎么吸上烟了?你吸烟可不好,拿来,拿来,还指望你的鼻子探路呢......”“蚂蚁”过来就掏“蟋蟀”的裤兜,“蟋蟀”自然反应的推搡,两人嬉笑着打闹成一团。

“别闹了,当心把别人吵醒”。“蝈蝈”在他们两个打闹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我们身边,甩手就是一盒“大金鹿”,“吸我的吧,反正也留不住,吸吧吸吧......”

“反正也睡不着,那就喷会儿”。“蝎子”也披着衣服出来了。没一会,我们小队的除了睡觉的,睡不着的都出来了,大家在树荫下坐了一圈,低声细语的交谈着,夜空下我们一圈明亮的烟头成了一道风景线。

“你们这帮兔崽子,谁老是摸我的烟吸......”?

“上次咱们丛林潜伏训练时,是谁在我背囊里塞了两个鸡腿罐头?害老子被罚两个五公里......”?

“那次我们去德州训练,是谁摸走了我的手术剪?害我给‘跳蚤’包扎时用手撕,手都勒红了......”

“还说?上次我们在潍坊打靶,‘蜈蚣’你没带火箭弹发射药筒,害老子打了个不及格,你还笑......”

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这会都搬出来了,大家互揭伤疤,互相调侃,时不时的笑成一团,灿烂的笑声在每个人的心头弥漫。

0

作战动员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