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装备到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装备到达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19/4/15 17:57:46

  装备到达:

  第二天下午,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准星”来通知我们,装备到了,让我们去帮忙卸装备,我们一听我们的装备到了,都一跃而起,跑步跟着“准星”往外跑去。

  只见山路上一群只穿大裤衩子的汉子们,背上背着硕大的装备箱,拄着拐棍,汗流浃背的往山上爬,走两步歇一歇,再走两步,再歇一歇,大汗淋漓,气喘如牛,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山路上,这些人就犹如一队爬行的蜗牛在缓慢的移动,那个艰辛看的我们都插不上手,只好站在路宽一点的地方给他们借力帮把手。

  到了寨子里,他们把装备卸到指定的地方,就累的瘫倒在路边歇息,我们就慌忙的用铁锅烧水,把碗、牙缸等能盛水的家伙都准备好,烧水给他们喝,好在我们还有不少从军供站供给的香烟,大家都把烟拿出来,慰劳这些人。

  “同志,您辛苦了,来吸支烟。。。。。。”

  “烟就不洗了,有水吗?给来点水吧,这水壶里的水都喝干了,嗓子都冒烟了”。

  “别急,水正烧着呢,马上就好,先吸根烟解解乏。。。。。。”。我们坚持不懈的让着烟,好像这烟是能解乏的万物之光一样。

  “哎,你们的水井在那,没热水有凉水也行啊,太热了”。

  “凉水,您等着,我这就给您端去”。

  我们又慌忙的跑回去,把脸盆,水桶都提了出来,满满的都是凉水。

  就见这群汉子把一盆盆的凉水兜头就倒了下去,“哗哗”的倒,头上都冒蒸汽了,看的我们直傻眼。

  “来来来,坐下歇会,真是辛苦你们了,来来,点上、点上”。我们执意的用我们的热情打动着他们。

  “别客气,咱都是一家人。。。。。。”。

  “对,对,咱是军民鱼水一家亲”。

  “什么民啊,我们是XXX团军工连的,这是给你们出公差来了,呵呵”。

  军工?我们原以为是后勤雇佣的民工呢?谁知道他们也是军人?这么远的山路,把物资背上来真的不容易,让我们很感动。

  “这路好走多了,我们往前线送物资的时候,还要过封锁区,那炮弹就在头上飞,那都不是走,那就是爬,你看,这胳膊这腿,皮都蹭没了,你们这好歹没炮弹,呵呵。。。。。。”。一个白净的汉子一边用脖子上的毛巾擦脸一边说。

  听他这么一说,让我们又长见识了,原来军工也这么不容易。

  小依娜也从后屋端了盆水出来,“笃笃”的走的挺急,水撒的前襟上都是,我见了赶紧的去接过来,让她慢点,她见帮不上什么忙,就去屋里帮忙添柴烧火,懂事的小姑娘。

  水烧好了,放凉,他们就大口的喝,那就不是喝,纯粹的牛饮,端起碗来就是灌,我们还按照大队军医教我们的慌忙劝阻他们。

  “哎、哎,喝水别急,肠胃会受不了,水咱有的是,慢慢喝。。。。。。”。

  “没事,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往哨所送水的时候,那水都金贵,一路上谁也不敢喝一口,下来了都是这样喝水,这样喝解渴。。。。。。”。一个小平头说完,又猛的往嘴里灌了一碗水,水顺着他的嘴角往脖子上流,看他们喝水的样子,就能感受到他们受的艰苦,让我们感叹不已。

  “行了吧同志们?都歇够了吧?咱们早点下山,车还在山下等我们呢,咱们早点回去还能赶上晚饭”。一个他们带队的,同样光膀子的汉子在寨子中间喊了一嗓子。

  “好了”

  “走了”

  “一班集合”。

  “二班集合”。

  “立正,向右看齐”。

  口令声此起彼伏,彰显了这群只穿大裤衩子的汉子们的军人本色。

  这群人排成一路纵队,依旧拄着他们的拐杖、穿着军用大裤衩子、脖子上挂着毛巾、脚穿高腰解放鞋,气宇轩昂的走了,我们一直送到村口,目送这群不记名的幕后英雄远去。

  回来后,我们都蜂拥到物资集结的地方,那是给后勤处号的一处竹楼,楼上楼下都堆满了装满物资的装备箱,大队的司令部、政治部的人都在,后勤处的几个助理正忙着清点登记物资,指挥我们把物资分门别类的码放在一起,还指挥其他人用篷布把竹楼给围起来,砍来竹子做伪装,把整个竹楼能暴露的地方都隐藏起来,做这个我们在行,用的不是我们以前用的绿篷布,是迷彩的那种篷布,加上竹林的伪装,远看就和这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不知道的根本就看不出这是一处竹楼,伪装好以后,让这个寨子里的村民都叹为观止,惊讶不已,围着这个竹楼转来转去,村长在旁边用方言不停的给这些老乡说着什么,大概是让他们不要泄露出去,注意保密之类的。

  做好伪装,我们回去吃晚饭,各小队分头带开,各回各的住处。每个小队留两个人在后勤处领取食品补给,这后勤回来还给我们带来了吃的没让我们都望眼欲穿。

  回到竹楼,我们就先烧水,等着“蜘蛛”、“蚂蚁”领吃的回来,大家都围在火塘旁边焦急的盼望着,不知道后勤给我们带回来什么好吃的?

  我端着碗水慢慢的啜饮,太热,汗水不停的从我的后背流下来,到这里后我的汗水就没停过,感觉总是在出汗,皮肤总是油腻腻的感觉,“甲壳虫”说这里是减肥的好地方,让“蚂蚁”、“蜘蛛”几个很摔了他几个屁股蹲。

  我仰头喝水的时候,眼睛瞥见门口有个身影一晃,仔细看又没有了,但我相信我的眼睛,我放下手里的碗,装作无所谓的样子起身往门口移动,到了门口不远处,我一个健步就蹿了出去,手指绷劲,随时准备应付不备。

  门口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头上带着哈尼族特有的头巾,穿着一个刺着白花边的坎肩,在门口徜徉,看见我的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楞楞的看着我不知所措。

  我看是个老乡,也不知所措,就小心翼翼的问道:“您有什么事吗”?

  这个哈尼族汉子满脸愁容,欲言又止,蹑手蹑脚的看着我。

  屋里的人看我突然蹿出去,也意识到有情况,都蜂拥而出,见到这个场面,也都楞在当场,傻傻的看着我们,一个个也是手足无措。

  “蝈蝈”从人群外进来,看见这个汉子一愣,忙拉着他的手说:“白大哥,你怎么来了,你有什么事吗?吃饭了吗”?看他俩认识?我们都很吃惊,这个应该去干黑社会的“蝈蝈”,有什么也不给我们说。

  “这是依娜的阿爸,同志们都认识一下啊”。“蝈蝈”拉着依娜阿爸的手扭脸冲我们说道。

  哦,原来是我们的房东大哥啊,我们大家伙儿纷纷拉着他的手把他拉进屋里,按坐在条凳上,端水的端水,递烟的递烟,热情的气氛高涨。

  “哦,谢谢,我不吸烟,我身体不好,有哮喘。。。。。。”。依娜阿爸鼻音很重的说。

  “白大哥,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蝈蝈”跟他坐在同一个条凳上,关切的问。

  依娜阿爸看了看围成一圈的我们,嗫嗫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眼神茫然。

  “蝈蝈”看依娜阿爸的难言之隐的样子,冲我们努努嘴,我们领会这个意思,就慢慢的散开了,其实在这个不大的竹楼底层,说点什么也逃不过我们的耳朵,我们就慢悠悠的在火塘烧火煮水。

  “蝈蝈”拉着依娜阿爸的手,亲切的说:“白大哥,有什么事你就说,有困难尽管说,我们能帮的就帮,咱都是一家人,就拿我们当亲兄弟,咱们啦啦心里话。。。。。。”。

  依娜阿爸听“蝈蝈”这么一说,把手里的碗狠狠的往条凳上一放,横下心来对“蝈蝈”说:“昨天依娜回去给我说,你们给她说多吃肉能长出腿来。。。。。。,今天她就一个劲的给我要肉吃,我知道你们的一片好意,是想宽孩子的心。。。。。。,可是我们这山里那有那么多肉吃啊。。。。。。?我们这里只有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家里有大事了才杀猪吃肉。。。。。。,谁家的牛老了,才杀了吃肉,平常的时候哪里有肉吃啊。。。。。。,我身体又不好,家里也没有牛,也没有养鸭子,我们这里常吃鸭子,都是村里人谁家吃鸭子了,给我们送来点。。。。。。,也苦了依娜这孩子了,在我们家。。。。。。”。说到这,他痛苦的把脸埋在结满茧子的大手中,轻轻的抽泣着。

  屋里一片静寂,只有火塘里的火苗在轻微的跳动。

  我们都听到了依娜阿爸的话,大家都把头深深的低下默不作声,没想到我们宽慰孩子的谎话,孩子竟当真了,也真难为了依娜阿爸。。。。。。

  我想了想,把手里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站起来冲“蝈蝈”说道:“队长,我们借驻老乡家的房子,部队不是要给房东房费的吗?去找找后勤,让他们多给一点吧,再说了,房东家还要给我们看房子,以后他们父女二人就到我们这里入伙吧,咱们还管不起他们二人的饭吗”?我想起了依娜捧着碗大口吃肉的景象。

  “对,咱们不差人家两双筷子。。。。。。”。

  “每人省一口也够他们父女吃了。。。。。。”。

  “队长,你去找大队说说吧。。。。。。”,“蟋蟀”这个大草原来的汉子挂着一脸的泪水走过去拉着“蝈蝈”的手说,就差给他跪下了。

  “蝈蝈”冲我们凝重的说:“今天上午我和大队长、政治部杨主任去依娜家了,他们家的情况大队已经了解了,相信大队很快就会拿出方案来的,。同志们都冷静一下。。。。。。”。

  门外冲进来两个人,“蜘蛛”和“蚂蚁”肩上扛着米袋,手里的网兜提着猪肉、罐头、青菜冲进门来,“蜘蛛”一进门就嚷嚷道:“咱们的口粮来了,‘蝎子’呢?掌勺做饭”。

  我们都赶紧的去接他俩手里的东西,乱哄哄的忙成一团,依娜阿爸看我们忙活,也借故要往外走,被“跳蚤”拉住,按坐在那里。

  “蚂蚁”放下手里的东西,把“蝈蝈”拉到一边,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什么,“蝈蝈”听着面露喜色。

  等“蚂蚁”说完,“蝈蝈”回身冲我们大家高声说:“同志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队同意让白大哥和依娜他们父女俩帮我们做饭看房子,以后他们父女俩就在我们这里入伙了,怎么样啊”?

  好。。。。。。,我们大家都欢呼鼓掌,为大队的这个正确决定欢呼。

  “蝎子”一指“蟋蟀”喊道:“你快去把‘依娜’接过来”,“蟋蟀”扭身就往外跑去,白大哥还想阻拦,被身旁的“跳蚤”又按坐在那,“蝎子”凑过来跟他说:“大哥,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厨师了,今年就尝尝你的手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缺什么就说,做的好吃就行,呵呵呵。。。。。。”。

  “蜘蛛”扭脸对我说:“差点忘了,‘蚂蚱’,后勤通知你去架电话,现在就去,快点”。说完就在我屁股上踢了一脚,大有一脚把我踹到后勤处的感觉。

  我朝“蝈蝈”点点头:“队长,我去了啊”。

  “蝈蝈”一挥手:“快去快回,把活干好”。

  我跑出门,正见到“蟋蟀”拉着依娜转过房角,我在依娜瘦弱的小脸蛋上轻轻的捏了一把,她冲我做了鬼脸,我就往刚才我们做伪装的后勤处跑去。

  我到了后勤处,一小队的“蜜蜂”和三小队的“瓢虫”两个通信兵也到了,后勤处的黄助理让我们把全队的电话都接通,我就指挥他们两个放线,我去各个地方安放磁石式电话单机,顺着他们放的线,我把过路口的线都架到了树上,打个上活结,防止人踩车碾把线弄断。寨子很小,两盘线都没用完,20分钟就把所有的电话安放完毕,试音完毕,一次性接通,大队长对我干的活很满意,奖赏给我一条红塔山,我乐的屁颠屁颠的跑了。

  回到我们的竹楼,白大哥正忙活着给我们做菜,米已经蒸好了,他们家父女两以后就和我们一群吃饭了,他们的那口锅也拿来了,再搭一个火塘,这样我们就可以蒸米、炒菜一块干了,小依娜也在火塘边颠颠的跑来跑去帮着她阿爸忙活,那个熟练劲让“蜘蛛”一个劲的贬低“蝎子”,一副其乐融融的场面,

  

0

装备到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