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军刀出鞘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军刀出鞘二)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19/8/16 19:35:47

  我爬到了山脚下,看到“蝈蝈”和“甲壳虫”、“蟋蟀”还有战区的两个人,他们几个聚在一起在嘀咕着什么。

“谁找我?有什么事”?我把头伸进他们的人堆里说。

“‘蚂蚱’,刚刚就地图和地形不匹配的事,我问了战区和社情小组的同志,他们说是这里经常有山体滑坡和泥石流,山体有流动,地形有变化,我们的地图太老旧了,唉”!“蝈蝈”叹了口气,伸手从我胸前的口袋里拽出了地图嗤之以鼻的苦笑着。

“我们以前训练用的不都是这个版本的吗?怎么到这里就不管用了?这个问题谁给我们解决”?我皱着眉头嘟囔着。

“这个问题回去我们要向上级反应,地图跟地形不匹配可是大问题,很可能会直接影响我们执行任务,这要是因为地图出了问题而影响到我们执行任务,出现了人员的伤亡,我看谁能负的起这个责任”?“蝈蝈”从头上抓下85式军便帽,狠狠的摔在膝盖上。

我们也配发了钢盔,但那个钢盔的帽带勒的很难受,还是单边的帽带,剧烈运动时还会歪七扭八的,有时还会影响视线,要不停的用手去扶正,很碍事,尤其作为通信兵,戴着耳机就戴不上钢盔,钢盔就容不下耳机,所以我们都不喜欢戴钢盔,都戴85式军便帽,有什么事了就手就揣兜里了,很方便,紧急情况下还可以擦枪用。

“你们别急,这个问题之前其他部队也反应过,我们已经向上级汇报过了,军区答复已经派航拍大队的飞机过来航拍了,但从航拍到放大比例,再到地图的印制是需要时间的,什么时候能印制出来,这个还不清楚,我们再反应汇报,再催促一下。。。。。。”。战区的一个干部擦着脑门上的汗说。

“那雷区怎么办”?“甲壳虫”问道。

我一脸纳闷的问:“什么雷区”?

“你来看,这个位置”。“蝈蝈”把他的伪装斗篷搭在我们几个人的头上,按亮手电,把地图展开,指着地图上我们这个小山包前的一片开阔地对我说。

“‘甲壳虫’他们去埋雷时发现,这片开阔地里有雷场,但是我们的地图上没有标明,也不知道是谁埋的?雷场面积有多大也不知道?有多少雷?什么雷也不清楚?他们发现有地雷就撤了回来,也没敢埋雷布置防线,多亏了‘蟋蟀’发现的早,连‘甲壳虫’都差点踩上雷,着了他们的道”。“蝈蝈”拍了拍“蟋蟀”的肩膀,算是奖励,“蟋蟀”这个大草原来的汉子害羞的把头缩了缩。

“这里换防的部队太多了,谁来都布置一次防线,我们也埋,越军也埋,都搞不清楚是谁埋的了?加上泥石流的冲击,地底下的东西都翻到了地面上,地面上的东西又压到了地底下,地雷也随着涌动,工兵交给我们的布防图都不管用了,上个星期还有我们的一个小队才从这里过去,谁知道今天这里就冒出来了这个鬼东西。。。。。。”。战区的那个干部继续擦着头上冒的汗说。

我爬在地图上就着“蝈蝈”的手电光仔细的计算着1:10000的等高线。

“咱们这样,‘甲壳虫’你看仔细了”。我拉过‘甲壳虫’说。

“你们从这两个山谷之间开辟一条通道,要一米宽就行,在通道边缘插上标志物,我负责用电台引导绿一队通过雷场,一会你排雷时我会注意你的动作,插的标志物要明显,但又不能过于张扬,以防被越军特工利用了了我们开辟的这条通道,大家看怎么样”?我用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这就是要“甲壳虫”开辟的通道,我抬头扫视着大家。

“好,‘蚂蚱’的这个办法好,我看可行”。“蝈蝈”表示了赞同。

“我用新鲜的树枝做标志物,一天就会枯萎,和开阔地的灌木植物能形成明显的差别,三天以后就会烂掉了,不会被越军特工利用的,怎么样”?“甲壳虫”也说道。

“我会通知绿一队的,让最后通过的人收尾,把你插的标志物拔掉,不留下痕迹,等他们通过以后,你再把雷场封闭了,把通道锁死”。

我又对“甲壳虫”补充说。

“好,就这样办,我看这个办法不错”。战区指挥部的一个军官点头说道。

“还是你们部队厉害,人才齐全,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要是我们调用工兵部队过来,又得两天时间,全都耽误了。。。。。。”。穿便衣的社情小组干部也一个劲的点头。

“那就这么干,‘甲壳虫’你负责开辟通道,‘蟋蟀’给你当助手,趁天还没亮,你们两个准备一下,马上动手”。“蝈蝈”看大家都同意了我的方案,立即向“甲壳虫”他们两个下达了命令。

“蟋蟀”立即解下他的背囊,把他携带的物资从里面掏出来,码放在一边。“甲壳虫”去旁边找他可用的标志物,两个战区的干部也跟他去帮忙。

我快速的又爬回到我的单人掩体,钻进我的伪装斗篷下面,我们这个时候的伪装斗篷和国外的吉列伪装服很相似,长2。5米,宽1。5米,铺开就是一堆茅草,里面还有防红外线涂层,伪装隐蔽性很好,就是透气性差点,人钻在里面很热,我们在使用过程中也学会了一些技巧,就是把掩体沟挖深一点,上面把伪装斗篷铺平,把伪装斗篷的四角用石头压住,让伪装斗篷保持一个平面,不与身体接触,身体与伪装斗篷之间留出空隙,不阻碍空气的流通,这样就能保持温度的挥发,能长时间的坚守而不至于体力流失,而又能很好的隐蔽自己。

我钻进我的伪装斗篷下,戴上耳机,继续保持和绿一小队的联系,同时手上端起八倍望远镜,搜素“甲壳虫”他们开辟通道的情况。

只见“甲壳虫”和“蟋蟀”披着伪装斗篷从我方山脚下开始向前爬行,“甲壳虫”在前,“蟋蟀”在后,“甲壳虫”用手中的枪通条当做探雷针,一路戳戳点点,缓慢的爬行着,由于伪装斗篷的遮掩,看不到他们的具体操作,只能看到他们的停顿时间长短,停顿时间长了肯定就是在排雷了。

他们沿着我在地图上画出的那条线笔直的前进,每前进两米。“蟋蟀”就斗篷下拿出一根两尺多长的树枝左右交叉的插在开辟通道的两侧,不抵近仔细观察还真看不出来与周围开阔地的环境有什么区别。

天亮了,随着地面温度的增高,地气开始上升,从望远镜里看到的景象都是忽忽悠悠的,我移开望远镜,擦了擦从额头流下来的汗水,揉了揉疲惫的眼睛,又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甲壳虫”他们的动向,我要把他们开辟的通道牢牢的记在脑海里,好给绿一小队指引通道,迎接他们安全归来。

望远镜镜头里的“甲壳虫”在地气的衬托下恍恍惚惚的飘渺摇逸,我来回的观察他们开辟的通道,记住“蟋蟀”插的标志物,红肿的双眼让我看东西很吃力,长时间的用望远镜观察,对视力的损害很大,但我又不敢大意,丝毫的大意都可能会对绿一小队带来伤害,我揉揉眼睛,继续坚持着。

随着天色大亮,“甲壳虫”他们的雷场开辟通道动作也加快了,到了八点半钟,我看见他开始往回爬,“蟋蟀”上前在开辟的通道前端做特殊的标志物,以显示通道口,之间他在通道口两端插的树枝上挂了一块白纱布,以表明这就是通道口,挂完以后他也往回爬。

“甲壳虫”先爬回来,从伪装斗篷底下钻出来就接过“蝈蝈”递给他的水壶猛灌,在开辟通道作业的时候没功夫喝水,把他渴坏了。“蟋蟀”也爬回来了,也是接过水壶就猛灌。

“妈的,这六十多米的距离居然让我排出来20多颗雷,什么雷都有,有老修(苏联)的,有美国的,有越南的,还有我们中国造的,妈的,埋雷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有连环雷,有诱饵雷,有简易埋设的,有深层埋设的,这他妈的都是谁干的?就是一个工兵大队也玩不了这么多花样啊。。。。。。”。“甲壳虫”放下水壶抹嘴就骂开了,听的旁边的两个战区指挥部的干部直咧嘴苦笑。

“哗啦。。。。。。”,“蟋蟀”从他的背囊里把“甲壳虫”排的雷都倒了出来,倒了一地,滚的那那都是,“叮铃咣啷”的,把战区的两个干部吓了一跳,赶紧叮嘱道:“你轻点,小心啊”。

“甲壳虫”上前把拆除了引信的地雷开始分类。

“这几个是美国造的,你们看,这上面还有字体呢,U。S。A,他们从哪里搞到的这玩意啊?难道是美国人支援他们的”?“甲壳虫”摆弄着手里的地雷说。

战区的一个干部从“甲壳虫”手里接过那个茶杯大小的地雷,擦着雷体上锈迹斑斑的泥土说。

“这有可能是当年美军撤离时剩余的军事物资,来不及销毁,被越军缴获了,拿来对付我们了,该杀的小越南鬼子”。

“你们看这几个雷,这是老修(苏联)造的”埋雷方式也是连环雷方式埋设的,排这几颗雷可是费劲了。“甲壳虫”又递过来一个碗口大小的地雷,指着雷体上的CCCP印刷字体说。

那个战区的干部脸色铁青的接过那个地雷,牙根咬的紧紧的说:“这是老修造的P73反步兵松发地雷,杀伤半径是5米,能让一个战斗小组失去战斗力”。

“你们再看看越军的地雷,哈哈哈,就这玩意”。“甲壳虫”笑着又递过来一个竹筒。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就是越军做的简易式地雷,隐蔽性很好,制作简单,又容易埋设,很容易上当的,千万要小心”。边上穿便衣的社情小组的干部指着“甲壳虫”手里的竹筒雷说道。

“这玩意我见多了,伪装性再好的地雷我都排除过”。“甲壳虫”不在意的说道,顺手把那个竹筒雷扔到了一边。

“啪嗒”,那个竹筒雷摔掉在地上,竹筒就裂开了,一颗亮铮铮的7。62毫米的步枪弹从摔裂的竹筒里滚了出来,把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

“没事,发火装置的那个钉子已经让我拔了,这破玩意好拆”,“甲壳虫”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几个是咱们的雷,有73式跳雷,有66式钢珠雷。。。。。。,埋的有点毛糙,有的引信都没有安好,回去查一下是那个部队埋设的,该踢他们屁股。。。。。。”。“甲壳虫”指着地上的另一堆地雷对旁边的战区指挥部的干部说。

他们几个在哪里指指点点的唠叨评价着,“蝈蝈”也爬下山去安排他的事,我爬在我的掩体坑里,抱着电台继续呼叫“绿一小队”,但电台里始终是电流的干扰声。

突然,我电台里出现了呼叫声:“104,104,我是103,我是103,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蜜蜂”这个家伙清晰低沉的话音让我听的发狂,我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整理了一下情绪,握紧手里的话筒,按下了发话键:“103,103,我是104,我是104,你们在什么位置?什么情况?我们已经到达C点,等待你们归巢(返回),完毕”。

“104,我们在B区,现在是老日头(白天),我们蜷缩蜷缩(隐蔽),石头下(天黑)再扑棱(行动),完毕”。

“103,C区归巢(返回)点有西瓜(地雷),我们已经吃了(排除完毕),到达C区一定要联系我,我给你们准备午饭(指明通道),完毕”。

“103明白,我们预计翻过一个山头后(明天)归巢(返回),到时候会和你握手(联系),本次通话结束后,我们再翻章(换用第二套频率),结束”。

“104明白,结束”。

通话完毕后我就把电台的频率拨到了我们预先规划好的第二套频率上,把波段调零,然后再调整,手忙脚乱的忙活了一分钟,耳机里传来了两声发话按键的“嚓、嚓”声,这是“绿一小队”给我的联络信号,我也把发话手柄的发话按键按了两次,“嚓、嚓”,给了“绿一小队”一个答复,“蜜蜂”又给我按了一次“嚓”,表示收到,然后一切又归于沉寂之中。

我倒退着爬出了我的伪装掩体,欣喜若狂的向山脚下的“蝈蝈”他们爬去,要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们,与他们分享。

“联系上了?太好了,总算等到他们的回话了”。战区指挥部的干部高兴的搓着手说。

“他们没有报告伤亡情况,说明没有人员损失,小队应该还是完整的”,我回忆着“蜜蜂”的通话,分析着。

“嗯,如果他们出现伤亡或者其他情况,早就呼叫炮兵了,看来他们的行动还是很隐蔽的,白天隐蔽休息,夜里活动,搞夜战这个也是我们的强项,‘绿一小队’在敌后运用的不错,咱们也要学习他们的一些方法”,“蝈蝈”也分析道。

“他们今天夜里才撤回来,你把你们的人安排一下,轮流放哨,主要就是监督、警戒,撤下来的人轮流休息”。战区指挥部的干部对“蝈蝈”说。

“蝈蝈”应声去安排人员轮流撤换放哨值班,让我去把电台也撤下来,在下面蹲守,他安排火力组和“蜘蛛”、“蚯蚓”他们两个人一班,轮流放班组哨,撤下来的人就散布在山脚下,各自找地方吃饭、休息。

我招呼战区指挥部和社情小组的人过来,打开背囊,取出食物,招呼他们和我一起就餐,“蝈蝈”忙乎完也凑过来,拿出他的口粮,和我们一起吃起来。

我们正吃着的时候,就见“蚂蚁”提着工兵锹匆忙的往从林里跑去,他这架势一看就知道是要行大号,“甲壳虫”怒气冲冲的从身边捡起一块石头,狠狠的砸向“蚂蚁”。

“你恶心不恶心,兔崽子,滚远点,影响了老子的食欲,看老子不把你蛋騸了”。“甲壳虫”沉声恶狠狠的骂道。

“老子是怕你吃不下,给你弄点佐料去”。“蚂蚁”头也不回的往远处跑去。

“老子把你按在坑里把你给埋了”。“甲壳虫”恶狠狠的又是一块石头扔过去”,“蚂蚁”闪身躲进了远处的藤蔓中,被石头打中的藤蔓摇晃着肢体散发出阵阵雨林的味道。

我们大家伙儿看着他们两个打闹,都开心的笑着,笑的前仰后合。

吃完饭后,我找了个庇荫的地方,抱着电台躺下,戴着耳机也没法侧身睡,就枕着我的背囊,直挺挺的躺着,我这夜里睡不着的臭毛病一直折磨了我多年,找个时间能眯一会就眯一会。

迷迷糊糊中,丝丝缕缕的凉东西飘落在我的脸上,我一惊,睁开眼一轱辘爬了起来,太阳还是明晃晃的挂在天上,可是雨却在下,大家都赶紧从背囊中掏雨衣,找个高处把自己和背囊、装备都罩在雨衣里,这的鬼天气就是这样,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的快,停的也快,一会是瓢泼大雨,跟盆泼一样,马上又是晴空万里,湿气上蒸,跟蒸笼一样。

我蹲在一颗树杈上,望着脚底下汩汩的流水发呆,跟我在一颗树上蹲着的“蟋蟀”,拿着他的水壶,接在树叶下耐心的接着顺着树叶流下来的雨水,补充他水壶里水分的缺失。

雨林在我们的目视下欢快的向南移去,丛林的边缘升起了一道美丽的彩虹,艳丽的彩虹就挂在我们的眼前,仿佛伸手可触。让我们欣赏的同时心情大悦。

0

(军刀出鞘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