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呼啸的军刀>军刀呼啸(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军刀呼啸(一)

小说:呼啸的军刀 作者:蚂蚱 更新时间:2019/12/23 21:01:16

军刀呼啸(一):

我们跟着战区指挥部的军官乘车赶到了我们要出发的A点,那里已经有两部车在等我们,几个人围在车边静静的等我们,带我们过去的军官把我们交给了他们,就扭头上车走了,留下我们跟那几个人交流,领取任务。

一个战区的干部指着他身边的两个人跟我们介绍:“大家认识一下,你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保护好这两个人,安全的进去,安全的回来”。

他指着左手边的一个穿便衣的人说:“这位是陈参谋”。

他又指着右边那个穿便衣的人说:“这位是黄翻译”。

于是我们蜂拥而上,同陈参谋和黄翻译握手认识。

“同志们,你们的这次任务是护送这陈参谋和黄翻译去取情报,他们明天晚上将会在那边和我们的情报人员会面,你们要悄悄的进去,悄悄的出来,为了保护我们的情报人员,你们不要惊动越军,消除一切痕迹,不要留下任何进去过的意思,让越军看不出来一丝线索,咱们先来看一下地图”。

他转身从车上取出一张地图铺在地上,我们围在他身边听他给我们讲解任务。

“你们明天晚上要到达这个地点”。他用铅笔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点对我们说:“你们进去的路要这样走,先向西,到达这个点后转向南,到达这个点后在折向东,到达这个点后再转向南。。。。。。,具体的路线,在路上黄翻译会指给你们的”,他的铅笔在地图上指指点点,我们都瞪着眼睛努力的在大脑里记录。

任务交代的很仔细,我们今晚的行动路线该怎么走,黎明时分到达什么什么位置,宿营地的选择,穿越封锁线的选择点,路上要注意的细节,越军的观察哨在什么位置,碉堡群在什么位置,如何躲避敌人的观察哨,特别的交代尖兵“蟋蟀”,如何在这次温热带的夜间识别道路。。。。。。,看的出这个战区的干部有着丰富的战场经验,他讲的我们都仔细的听,把他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我和“蝈蝈”、“蟋蟀”爬在地图上用指北针上的滚轮把我们的行军路线走了一遍,读数是13。8公里,让我们松了一口气,这点路程对于我们经常搞夜间跑点的人的来说,跑山路也就是五个小时的事儿,但这边的地形跟内地区别太大了,不仅树蔓横生,而且路滑泥泞,这都严重的影响我们的行军速度,而且还要隐蔽行军,不能留下痕迹,我和“蝈蝈”都用凝重的眼神看着“蟋蟀”,看的他浑身直毛。

“你们干嘛用这种眼光看我,好像我做错了什么一样,我又没偷你家大米”。“蟋蟀”嗫嗫的低着头往旁边闪了一步。

旁边的黄翻译哈哈笑着走过来对我们说:“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不要怕,这条路我很熟悉,我走过三趟了,跟着我走,没有问题的”。

他一边说一边轻拍着“蟋蟀”的肩膀,用镇定而自信的眼光看着我们,给我们传递了无形的力量。

陈参谋也过来和我们一起聊天,他拿着地图和我们一起研判,让我们对这次任务的准确执行增加了信心,但我们也有担心的情况,“蝈蝈”犹豫了一会,终于把他的担心讲了出来。

“陈参谋,刚才我们接应103的时候,就发现地图和地形不匹配,刚才战区送我们过来的同志也讲了,是由于下雨、泥石流、山体崩塌造成的,回来的103也讲了,他们进去也发现了地图和地形不匹配,造成了他们很多时候都是在摸地形,浪费了他们不少的时间,走了不少的弯路,所以我们担心由于地形和地图的不匹配,会给我们带来不少的麻烦,您看。。。。。。”。

陈参谋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疑云:“同志们,这条路我也没走过,虽然我以前也进去过几次,但这条线路我也是第一次走,所以战区给我们配备了一名向导”,他抬起头看了看黄翻译,面色黢黑的黄翻译冲我们咧嘴无声的笑了笑。

“关于地形和地图不匹配的问题,我们也早有察觉,但目前我们还无法解决,只有依靠向导和你们这些训练有素的战士们,国家下大力气培养训练你们,就是要让好钢用在刀刃上,我听作训部的同志讲过,上级这次调你们‘猎蛇犬’小队过来,就是因为你们是精英部队,训练全面,技术过硬,这次就是你们展露手脚的机会了。。。。。。”。

陈参谋的一番话给我们增添了无比的信心,大大的激昂了我们的斗志,大家伙都群情昂奋的畅所欲言,不时的爆发出阵阵压抑的笑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天色也渐渐的黑暗下来,我们知道,考验我们的时刻即将到来,大家都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行装和背囊,准备迎接考验。

22点,我又一次和指挥部进行了沟通,我掏出密码本,按照规定的频率和代码进行联络。

“186、186,我是177,我是177,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完毕”。电台里只有静电噪音的沙沙声,我手持话筒静静的等待。

按照规定,我们没执行一次任务就需要更换一次密码、代号、频率,防止被越军监听到。

“177,、177,我是186,我是186,请讲,请讲,完毕”。电台里突然出现了一阵沙哑的喊话声,我凭借经验知道这是有干扰,信号接受不好,我迅速的转身往平坦的地方走了两步,我们“绿二队”的人都静静的看着我忙活,都替我捏了把汗

“186、186,有锅盖(信号不好),有锅盖,完毕”。

耳机里没有动静,我耐心的等待着,能听见自己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声,汗滴顺着我的鬓角往下滴。

“177、177,能否听见,能否听见,请回答,请回答,完毕”。耳机里又出现了指挥部的喊话声,这次清晰而明亮,看来是他们也在调整了波段的微调。

“186、186、母鸡准备抱窝(我们准备出发),母鸡准备抱窝,完毕”。我激动的赶紧回话。

“177,、177,锅已准备好(友邻配属部队已经到位),锅已准备好,水已烧开(配属炮兵已经准备好),水已烧开,可以杀鸡(可以出发),可以杀鸡,完毕”,上级已经把保障工作都准备完毕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177明白,177明白,结束”。我把发话手柄塞进胸前的口袋,冲三米外的“蝈蝈”做了一个单刀的手势,我们“绿二队”就排成一条绿色的长龙,迅速的开进。

由于这次有了我们需要掩护的目标,“蝈蝈”对行进队伍重新进行了编组,行进次序依次是“蟋蟀”、黄翻译、两个突击手“蝎子”、“跳蚤”、机枪手“蜘蛛”、“蝈蝈”、通信兵“蚂蚱”、陈参谋、阻击手“蚯蚓”、突击手“蜈蚣”、卫生员“螳螂”、突击手“蚂蚁”、爆破手“甲壳虫”。

“甲壳虫”这老小子还肩负着清楚痕迹的任务,因为他做伪装的功夫好,让他干这个准没错。

漆黑的夜晚,我们钻进了茂密的丛林,满天的繁星在眨着眼看着我们,我们就像一条蜿蜒的猎犬在丛林里蠕动。

0

军刀呼啸(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