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三章 悲喜交集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悲喜交集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7 18:18:07

定王看见少年皇帝生龙活虎的走来,惊讶不已。但是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只要皇帝平安便无大事!

但是他疑惑的是数日之前六百里加急传来病危密旨,今日却一点儿病况也没有,反而是兴奋异常,满面红光。纵然是华陀再世,扁鹊重生,也不能如此吧?

正思间。小皇帝已到跟前儿兴奋地说道,皇叔真威风呀!一战灭了西凉二十一万大军,雪我三十年之国耻!

定王还未及参拜便被小皇帝一赞!便立即跪下道“上仗皇上英明,下赖将士拼命,才取得了这次大胜利。然则,国耻犹未雪,臣愿陛下上秉绍先皇遗志,下体恤百姓之苦,惕励自省,发奋图强,天道昭昭,雪我国耻指日可待!”

小皇帝愤愤地说,西凉胡虏,可恶至极!破我国都,杀我国君,掠我臣民。有朝一日一定要让他们百倍偿还!

定王见状顺势说到,上天佑我大薛,先皇英明神武,一举收复国都,赶走了西凉人。举国发奋三十年,力行新政,终得大成!使我大薛富强!

西凉不自量力于年前又发兵挑衅,圣上英明!先皇庇佑!将士用命!得歼敌于苍山,后欲引兵西进,借乘胜之威势,直捣长安,驱逐胡虏!一雪国耻!奈何突闻圣上病危,微臣五内俱焚,火速进京,见皇上圣体康健,微臣心安也!

见定王提起病危之事,小皇帝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连忙扶起定王。“来人!给皇叔赐座!”自己也坐上了龙椅。

小皇帝正襟危坐一本正经的说道:“实告皇叔,朕本无病,劳心皇叔了。”

定王一听十分震惊,顿时肃然道:“皇上既然无病,为何要派人假传圣旨,还以六百里加急告知微臣,使臣撤兵?那可是全歼西凉军的大好时机呀!”皇上可知这次时机一失,下回可就千载难逢啦!还白白搭上了六万将士的性命啊!皇上到底是为何如此儿戏?”定王肃然高声。

虽无明言训斥,但已隐隐怪罪!皇帝大是不悦,骤然红脸道:“定王,朕已经即位两年啦!,你应该把兵权交出来啦!否则,这个皇帝你来当吧!”说罢拂袖而去!

定王听的这句,大是惊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小皇帝话说的也太白啦!古往今来多少皇帝想削弱大将的兵权?可也没有这样的呀!本来好声好气地,话锋突然一转,两三句话没说完就走,直接撂下一句话,不交兵权就当皇帝,多么可怕!一时竟弄的定王十分尴尬。

一份六百里加急的病危密旨,数日驱驰,竟是为了让他撤兵回京交出兵权的一个骗局罢了,可怜这大好的战机,可怜那战死苍山的六万将士竟成了没有人收尸的孤魂野鬼!想到这里季承统心就凉了大半,他不明白,在自己出征的这三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皇帝为什么突然对兵权那么看重,三个月前还没有对自己这般直接了当地夺要兵权,转眼三个月怎么就......

“定王接旨!”王玄又进来高声道。

定王一脸茫然太息一声跪下叩首,微臣接旨!

王玄长声高宣:“陛下口谕,苍山一战歼灭敌军二十一万,朕心甚慰!定王功高赏赐黄金千两,锦缎一百匹,玉器十对。在府恩养,特令王爷旬日內交出兵权。大军驻扎在原地,择日朕亲赏大军!”

“微臣谨尊圣上口谕!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定王面无表情。

出了皇宫,定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家宅。回到京城他便径直入了皇宫,如今皇宫无事,陛下又将他恩养在府,,他是应该回家换下这穿了三个月的铠甲!

他一进宅院,一个老仆就叫:“王爷回来啦!王爷回来啦!”

连忙接过王爷的佩剑。

“郡主在家吗?”

“在的,在家呢!”老人高兴的说。

当定王走到第三进的一个主院。便看见一个面容姣好,身形窈窕的年轻少女急步从容走来。

“女儿拜见父亲!少女深躬一拜,声音柔软。”

定王一见到女儿顿时阴霾大扫,满脸生笑。

“几月未见,女儿真是越发漂亮了。真是碧玉装成一树高啊!”

季诗晶见只读兵法的父亲一见面用了这么一句诗,来形容自己。不禁笑道:“咦?父亲竟然会用诗形容人?”语气调侃又惊讶,声调十分的柔软。“我还以为您只会兵法呢?”季诗晶莞尔一笑。

“士别三日,即更刮目相待。这是谁说的?”

“对对对,刮目相看!”季诗晶掩面而笑。

“你老是笑甚?”定王不解,两眼望着掩面而笑的女儿。

“哎!”诗晶故作一叹,好不容易学会一句诗还用错地方啦!可惜呀!可惜!

“碧玉妆成一树高。原是唐代诗人贺知章用来描写早春的垂柳,古往今来还没有人用它来形容人!”

“错没?”

“错?哪里错?我女儿年方十七,秀丽青春正如那早春二月的垂柳一般,摇曳多姿,美丽可爱!”在沙场上定王是绝对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父亲!”诗晶脸上放泛起了一团红晕,声音婉转悠长而又略带羞涩。

父女二人来到正厅,诗晶扶着定王坐下。

“莺灵!你赶快去烧水,一会儿父亲要洗浴。”只见一个年轻侍女轻声应是,飘然而去。

“鹂鸣,你去给父亲拿一身宽大的长袍,洗浴过后给父亲换。”

“是!郡主。”又一个年轻的侍女飘然而去!

诗晶和父亲来到了偏房,诗晶开始给父亲卸下那厚重的战甲......

诗晶手法娴熟,黏在父亲身上厚重的铠甲一会儿便被剥离下来!只剩下满是血渍的黑色贴身衣,虽是黑色的但是血渍看得分明!

看到父亲浑身是血,刚才还莞尔笑意的诗晶不禁沮水晶莹。

定王通过铜镜看到女儿明眸浸泪,自己也是百感交集,转过身安慰她道:“老父从军三十余年,区区小伤,不足挂心!当时用热水洗浴,换身干衣裳,不出两日便会复原!”

“父亲为国驱驰,未及天命之年两鬓全白,父亲应当多珍重身体,多让女儿侍奉尽孝才是。”诗晶泪眼斑驳。

“女儿所言极是,老父也是时候该多想想女儿的福了,过个一两年女儿一出嫁父亲可就再也找不到这可心的人儿啊!”

“女儿愿意永远侍奉在父亲身边,报答父亲大恩!”

“说的甚话,哪有女孩不嫁人的,况且你是先皇亲封的皇长女别说在这大梁,放眼整个天下青年才俊也是随你挑!”定王笑着说语气中有几分凄凉。

“女儿就是不嫁!”诗晶撒娇了!

“哈哈!不嫁就不嫁,反正皇上已将我兵权收回收恩养在府,日后可以多陪陪你!享受这京城繁华的欢乐!

诗晶一听父亲的兵权被皇上收回不禁大惊“父亲这仗失败了?”

“打胜了,大胜!”定王满脸笑容。

“那......”诗晶欲再问,门外有人敲门。

“郡主!热水烧好了,王爷可以洗浴啦!”

“知道啦!”郡主轻声一答,父亲我们出去吧!

......

定王一身绣金蟠龙袍,束发齐整,一项三寸镶珠玉冠,尽显王者风姿!

无论父亲是以什么样的理由被皇上罢免了兵权,这对诗晶来说未免不是一件好事!因为父亲年纪大了,她也不想父亲常年在战场上拼杀,这样反而可以使她在父亲跟前侍奉尽孝。

“父亲,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诗晶笑意浓生!

“好好好!好久没有在家吃过饭啦!今日你我父女二人好好的聚一聚!”定王的脸上也是笑意盎然,高兴的不亦乐乎!

父女二人来到食厅,定王见餐桌上酒菜齐备,心中大是快慰。诗晶扶定王坐下,又连忙给父亲斟酒,这酒是诗晶自己酿。原来,父亲常年在外打仗,军中禁止喝酒,父亲自己酒量很浅。

诗晶便和宫中的老酿酒师学了这种特制的果酒,回家酿酒给父亲,这种酒甘冽清凉,有解乏养生之功效,定王一碗酒撂肚,十分快意!

“戎马一生,有女若此,足矣!”

“只愿父亲常常在家,这样女儿便可天天侍奉父亲尽孝!”

诗晶见父亲高兴又问他兵权之事和这次的战况。定王高兴将该说的都与她说了,不该说的一句也没说!诗晶深知父亲位高权重的苦楚,也不深问,只是淡淡一笑,继续给父亲斟酒......

饭后,定王大是舒心,诗晶从袍袖之中拿出一封信。

“父亲,施先生三天前交给我一封信,说你三日内必回,然后让我交给你!”

“噢?施怀先生有信给我?我倒是许久没见他啦!”定王满脸笑意把信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一行工楷映入眼帘:

“定王钧鉴:

苍山一胜,乃新朝风起云涌之时,王爷恐有倾身之威,见字如面,请王爷速移驾京西三十里竹林!

施怀书”

但看到“风起云涌,倾身之危时”定王已是笑意全无!

2

第三章 悲喜交集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