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十三章生死刎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三章生死刎颈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8:24:28

定王肃立,深深一躬。“请先生随我入薜,助我君臣,扫清天下,再合九州!”定王短短一句,声音却十分高亢!

元善清突然大笑,“哈哈哈!王爷只与我对弈一局,如何便说出如此惊人之语?”元善清又淡淡道。

“怒季氏人冒昧!”定王弯腰拱手。“见微知著。季氏人也曾随名士修习深山,以皇族之身,忝列朝堂。也曾统率三军!还有一些识人的眼光。”

“定王只与在下有一面之缘,下了一局棋,说了一席话,便知元善清有扫清天下,再合九州?不要忘了,一体残躯连轮椅都离不得!”

“季氏人曾闻文王任太公不过因为一句‘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刘备用诸葛亮,也只不过是隆中一对!”

“举凡大才名士,皆是如此!请先生随我入薛一展胸中抱负。,一行胸中长策!”定王言辞恳切,深躬一拜!

“定王之明,薛之幸,我之幸也!”元善清淡淡一笑。“要我入薛定王须应我三事,如定王应得,在下当即起程,随王爷下山人薜!”

定王见元善清答应。立即又是一拜!“凡季氏人能为之事,必定竭尽心力,在所不辞!”

“定王强国心志,无愧于历代先祖,无愧于当朝新君!”元善清先是慨然一叹,语气又突得一转,“然则,我的事定王你既答应不得,更是办不得!只能尽心却使不上力!王爷只需做到四个字便可!”

定王见元善清脸色语气,便知多有不易,“先生但说,“定王慨声四字!

“但为帝师,只做丞相!”元善清淡淡一句,“定王要做到对我‘信任十分’如何?”元善清轻轻一问。

定王已是愕然!“如何?你要如何?”刘胡倒是先张了口!

“我只当先生是高才名士,如何知先生是一个空说大话的狂人!”刘胡大声,“一出山就要做丞相,还有为帝师!哼哼,春秋大梦都不是这样做的,白天不能睡那么多觉!”声音很大,说话时也没有脏字眼,却是十分的不屑!

定王心下一阵惊,刘胡怎么一上武当山,说话不带脏字,涨一肚子见识!

“小子无知,又要多话,该担何罪?”定王厉声!

“小子无知,先生勿怪!”定王微微一笑,不免有些尴尬!自己虽然上山访贤,但并不是一国之主,无法像周文王对姜尚,刘备对诸葛亮那样,委以重任,赋予重权!定王原是想请得元善清出山先做自己的谋士,若其才堪用,纵然他身体半瘫,以自己亲王顾命之身,为其谋一个官职还是不在话下的,不成想这位先生竟.....

“世间常人见我等皆是这般,王爷何足怪!”元善清淡淡一笑,一丝也没有生气。

“先生雅量!不怪你粗鲁无知!还不为你的无状与先生赔礼!”定王瞅了瞅刘胡。

“狂人大话,山野村夫,自当讥笑!先生恕罪。”刘胡很随便地拱了拱手。

“无妨,无妨!兄台,快言快语。有话直说,不失真性情!想我中华千年以来,半残瘫痪之人,名垂庙堂者有几人?更别说身兼一国丞相。说我春秋大梦,白日做梦。也是无差!”元善清依旧淡淡,笑意中却有几分悲凉!

“先生差矣,岂不知孙膑也是半残瘫痪之人,生困轮椅,却纵横天下,一战天下闻名,两战弱魏强齐,一部兵法,更是千古不朽!”定王正色!

“孙膑虽有大才,但是终因身残而英雄气短,不敢封侯拜相,只做一介谋士,空空成就了田忌!”元善清脸上的悲凉顷刻化作了忧伤!

“不瞒定王说,在下也与您一样稚幼之年便随名师修习,十年间,当世显学儒道佛便精通无遗,其后六年,又读完了诸之百家,博览群史,更蒙先师得一生济世长策,二十岁出山求仕,三十岁铩羽重回,岂真无人用乎?”元善清停住了!

“吾志在济世安邦,力合九州一统!然,庸臣皆说,瘫痪之人岂可居于庙堂,我国人才如何匮乏?岂不让天下人笑话!列国重金相送,却无一官半职!权贵重臣,恭请为幕僚谋士,吾以堪不堪任!可怜又居深山十年矣!”

“先生志大,欲为天下残躯之表率,为天下残而不痴之人正名!不折节屈就,志向之坚之大不以身体外事而随变!”

“然季氏人虽有请先生任相国之心,却无处使力!先生若有良谋可相薜季氏人必竭力助之,否则,生生世世不复为人矣!”定王辞色慷慨凛然,躬身三拜!

“大哥,此人才识不明,真假不知。如何便发的了如此毒誓!”刘胡闻言大吃一惊。

元善清也深深的震撼了,定王与自己相识不过一两个时辰,交谈的也并不算多!是何等的魄力才能如此做!自己枯坐轮椅十年,伏居玄清观,上天终是有眼,不负我一生所学!

“定王言重了,元善清虽有小才如何当得起,定王这般知心恩遇!”元善清再也不能平淡!

“先生,今季氏人在此立誓,‘若元善清出山入薛,我必全力相助他,为帝之师,为国之相。凡元善清所谋利于薛国,利于薛人,利于天下苍生!我必死力从之,决不犹疑!’武当胜境,天地诸神灵明鉴,如违此誓我将生生世世不复为人!”俯地叩首朝天三个大拜!

“元善清请武当天地神灵共鉴:‘我元善清此后当为定王之谋士,新君之帝师,薛国之丞相,力佐薛国再合九州,重一华夏!’如违此誓生生世世不复为人!”元善清见定王跪地朝天发誓,也即刻仰首举指立誓,竟也没有半点犹疑。

刘胡见状竟然无名激动涌上心头,激亢地向元善清说,“先生也是如此豪爽之人,怪不得大哥说,‘大丈夫当机立断,凡是所做无愧于天地人者,不必从长计议!大事应随事随时相机而断!’大哥慧眼识先生之才,寻机立断,求请先生!然我却有眼无珠,只是一介莽夫而已!”刘胡又长篇大论的说了一篇文绉绉的话!

“他日若有人敢轻慢先生,我必第一个不答应!”刘胡一句慨然!

“兄台性格粗豪,率直不拘!平日里出口成脏,今日在我玄清观无有一个脏字,可见兄台粗中细,心底分明!说了一大篇文诌诌的话!”

“先生不知,我这兄弟从小便听了许多深山求贤的故事!”

“噢?原来如此呀!”元善清淡淡一笑。

“不是说处处留心净学问吗?俺就小时候这点儿学问!”

“对对对!处处留心净学问!不知兄台以为我比故事里的贤士如何?”元善清淡淡一问。

“胡子有眼无珠,只会生搬硬套照做了,不知如何比较。但我知道,那些人都是治国大才,敢请先生赐教治国艮策!”

“哈哈哈!兄台,直奔主题!好!兄台,且听了。”元善清听罢一阵大笑!

“双管齐下,一见钟情!正位中宫,万国来朝。”

刘胡听的一阵茫然,定王却是暗暗激奋......

3

十三章生死刎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