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14章双管齐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4章双管齐下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8:25:30

元善清到了开封,也就是薛国的国都大梁城。住进了定王府。

“父亲!“郡主温婉清脆的叫了一声,领着两个随从的侍女,轻步而来。

“女儿啊,”定王见诗晶走过来,高兴地叫了一声!

“这位是元善清元先生,是为父请来的贵客。身体多有不便,你需悉心安排,方便先生!”定王笑着介绍叮嘱道。

“元善清?”郡主凝眸一笑,问道:“可是那‘天下第一仙山,人间无双胜境。武当山玄清观的玄清居士元善清?’”郡主显得有些惊讶!

“郡主知道玄清居士?”元善清淡淡一笑。

“无双国士,第一谋臣!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郡主微微一笑惊讶地反问?“我师施怀更是盛赞先生为‘南山擎天之木!’”郡主微着深深一躬。蓝色的衣袖渐渐掩住了,白皙的面庞。

“尊师谬奖矣,郡主何必如此大礼!在下无举步之行,自身尚不能勉力支撑,何敢言‘擎天’乎?”

“先生博学多识,岂不知荀况说‘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举步不能行,身体不能支,自有上天外人外物以助之。”郡主微笑淡淡,

“譬如先生坐之轮椅,使之仆童。皆可代先生举步撑身,先生又何必为挂怀!另闻先生用了十年时间走遍九州十国,何其壮哉!莫说像小女人子这般,即使我父亲这样南征北战的大将也未曾如此!”

“读万卷书,行**路者不做擎天之木,何人堪作?”诗晶说完便笑问元善清,“先生以为然否?”

“虎父无犬女,名师岂无高徒。”元善清轻轻一句,脸上笑意欣然。

“先生一语,小女之幸也!”定王看了看诗晶对元善清笑道:“还请先生多多携教!”

“郡主聪颖,我只当多多讨教,岂敢言教!倒是我叨扰王府,还要请郡主多多费心才是!”

“先生莫要挂心,小女子身无长物倒是心细,先生只做‘擎天之木’举步撑身之事小女子自让先生无忧矣!”

“郡主劳心了!”元善清淡淡一笑谢了一句。

“请先生先与父亲厅中叙话,诗晶这便准备晚宴为先生接风洗尘,稍后再与先生安排住处!”

“多谢郡主盛情!”元善清一句带笑。“父亲,女儿先去准备了。”郡主柔声一句。

“女儿自去安排便是。”对于待客之事,只要郡主安排。便从不用定王过问!

在定王的推扶下,元善清来到了客厅。

“先生,何日面君?”定王一坐下,便急切地问道。

“面君?”元善清好是惊讶的问道,“为何?”

“先生要做帝师,当丞相。季氏人唯做引荐而已,其它我这个一等亲王也无处使力哉!”定王轻轻一叹。

“王爷可曾记得我的誓言?”元善清端起茶杯轻轻一问。

“先生要先为我谋事?”定王也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茶。

“正是!”元善清也轻轻抿了一口,便放下茶杯说道:“好茶要慢慢品方知其味。大事要慢慢做才见其成!做帝师,当丞相,大事远事也!一统中原更要从长计议,统一九州更是没有几代人不能完成的百年大计!”

“先生所言,正是季氏之人所急也!”

“王爷莫急,宏图伟业,你我只可尽一代之力,谋近世之事!”

“先生所言甚是!原是季氏人急心,依先生所言,当下如何?”

“双管齐下,强基固本!”元善清笃定一句!又端起了茶杯!

“先生之言简洁却不易懂,季氏人愚鲁,请先生明示!”

“王爷以为您在朝廷中地位如何?”元善清放下茶杯淡淡一问。

定王不料元善清此一问,顿时紧锁眉头,已显苍老的脸拧作一团,浮现出少有的悲凉!

“不瞒先生,我虽身为皇族,又有些微末功劳,更兼先皇顾命一等亲王,但如今在朝堂之上几无立身之地!先是苍山一战胜利在望,却最终功败垂成,接着是大殿之上,皇上直言强要兵权!再后来的抄家风波朝堂水火更是苦不堪言!最终竟在三军众人前被夺了兵权削了朝职,几事串联,季氏人竟束手无措,这才听了施怀先生之言,上武当山求请先生出山!”

“皇权之下,虽是皇族同枝,权倾朝野。一朝风雨过后,却也是存亡两难知!”元善清淡淡的一声叹息!

“先生此话虽是有理,然身为宗室大臣,皇族至亲,怎能为一己权位安危,一家兴衰存亡,而弃江山社稷,国家苍生于不顾!”

“王爷大是,所以在下便要为王爷强基固本以求枝茂粗干荫庇江山社稷天下苍生。”

“先生请讲,季氏不为一己之身而谋,而为国家社稷千万百姓所谋!”

“在下这便有双管齐下之谋,此双管要节处在于两个人一个是郡主,另一个便是当朝太皇太后。”元善清正色道!

“定王又一次被震惊了,“先生玩笑,我那幼女郡主年少,刚刚十七多岁,我那老母荣德太皇太后老迈,七十多岁,如此一老一幼,岂能为先生大谋之要节?”

元善清呷了一口茶,接着道:“王爷差矣,郡主已过及笄之年,业已**。况其品行良淑,天赋聪颖,又受教于施怀。更添冰肌玉容月貌花颜。”可谓才貌双全!又承自定王,有胆识,有气度。格局器量不让须眉男子,太皇太后老迈不假,然当今天子年幼其母早殁,举国之中辈分威望何人能及?皇室宗亲百官众臣天下黎民谁人不敬之重之?”

“话虽如此,先生纵是奇计百出,切不可算计老母幼女,她们一介女流,更又都是命苦之人,先生如此算计,不可矣!”定王脸色突变,音色稍厉!

元善清见定王此状依旧不紧不慢,“王爷宽心,此中要节与她们并无任何算计,在下只要太皇太后几句话,至于郡主此谋不但不会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反而会使郡主,一生尊崇富贵无极。”元善清仔细地解说道!

“季氏人爱母爱女心切,唐突了,自是请先生下山,必然尽听先生谋划对先生信任十分!”定王起身肃立一拜,元善清心下微微激动!

“王爷可曾记得答应过在下三件事,四个字!”元善清拨动轮椅请定王坐下。

“自然记得,做帝师,当丞相。”定王笃定一句。“至于那四个字,先生没有说季氏人自替先生总结便是‘信任十分’!先生以为然否?”

“然也!王爷何其明也!”

“然,第三件事,先生至今未说,季氏人也无从揣摩!先生明示。”

“这第三件事便是让郡主成为皇后!”元善清一句淡淡而又郑重!

“先生是说......”定王再一次大惊之时,上前问道,这时门外悄然传来了一声,“王爷,先生。已经准备好了,郡主正在与先生安排住处。让奴婢前来告知!”

“本王已知,你便去回告郡主吧!”

“是!”门外的鹂鸣清脆应了一声,便飘然而去。

“此事若想要办成。还需王爷帮忙!”未及定王应过来,元善清一句,“请王爷屈驾俯耳!”淡淡一笑。定王便挨近俯身!

元善清一阵贴耳低语......

“好!”定王听完慨然应声!“那诗晶就拜托先生了。”

定王亲自将元善清推至食厅,郡主将一切安排妥当后,便也去了。三人自当畅饮叙话不亦乐乎......

“先生,这里是竹苑,原是吾师施怀的居所,不久前他老人家,云游去了,说得数年不归,先生与吾师皆是名人隐士,我便将先生的住所安排在此,不知先生可否中意!”

“翠竹掩映,明月当庭,清幽可居!谢过郡主!”元善清带笑拱手。

“先生客气了,请到屋内一观吧。”群主嫣然回笑!便亲自推扶着元善清进了屋内!

“圈主亲推,在下如何受得起!”

“先生为何如此外道?难道还没有把定王府当作家吗?”郡主柔声一问,元善清心下有些激动!

“为何这间房屋没有门槛?”

“为方便先生,我家郡主,把王府内各院各屋所有的门槛下令全都让据了!”郡主右侧的莺灵轻声。

“郡主有心了!”元善清,稍稍的感激一句。

“我们家郡主有心的还在后头呢。先生进屋便会知晓!”左侧的鹂鸣也是轻声,

“是呀!是呀!”莺灵又轻声说,“先生一来,可把我们家郡主忙坏了,郡主怕先生这也不方便,那也不方便!恨不得把整个王府都改建了,可惜呀!时间太短收拾了一间小院!”

“让郡主如此劳心劳力,在下实在过意不去!”

“待客敬宾,先生何须挂心!”

“先生请看,这是一间客厅,左侧是书房,右侧是卧室。”郡主说着便将元善清先推到了右侧的卧室。

“先生这床是为先生考虑特别降低的,床头这个铜铃,是给先生准备的传唤器可以通到仆人的房间,这个稍大一点的铜铃是通到父亲的书房和卧室!先生但凡有事即可拉响。”

“至于我嘛,每天早上都会过来看望先生。便没设铜铃!”

“这面墙内,还有两个暗间,一间是浴室,一间是如厕,方便先生洗浴和出恭!两间之间又有实墙相隔,如厕之内,先生排泄之物当即便会从地下暗道排出,况置有百蜜香。先生不必担心有异味!”

“郡主心细如发,周到体贴。在下实在是让郡主劳心了!”元善清听着群主柔声慢讲不知鼻子为何一阵发酸!

“先生又客气了不是?如此见外,倒显得我这管家姑娘不会待客了!”

元善清本不是拘谨之人,便也爽朗说了一句,“郡主盛情却之不恭!”

“这才是!先生莫要生分!”说着便推元善清出了卧室!

客厅一排人在候着。

“先生,这是我派来服侍先生的仆人,刘妈,王叔,翠儿,玉儿还有小橙子!”

元善清只见一个中年妇女,一个三十多岁四十不到的壮年男子,两个轻盈可人的年轻女子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男童。

“他们都是厚道,细心之人以后先生要做什么事尽可吩咐他们!”

郡主正想推着元善清看看书房,这时元善清说:“在下数日车马,残躯难支,多有疲累!如今天色见晚,在下想早上些休息。郡主也该回去休息,以养劳心,以祚劳力!”

“原是小女子疏忽,不觉天色已如此之晚,先生早些休息!”郡主微笑淡淡,眼光中流露出歉意!

“你等需小心侍候先生,不得轻慢!你等明白吗?”

“小的们明白!”

“那先生早些歇息,诗晶先回了。”

“郡主慢走。”说着元善清让玉儿翠儿推扶着他去送郡主。

“先生留步!”郡主转身微微一笑,便走了。

“多好的一个人呐!”元善清轻轻赞叹一声。

“是啊!我们郡主不但人好,长得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会剑术呢!”两个侍女高兴的讨论着。

听着听着元善清想起了武当山上曾经有过的一次对话......

“师叔,您真的认为季诗晶之才德可以为皇后吗?”

“无差!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吾已整整教了她七年,此人姿色天下无双,才艺德行是女中难寻!其若为皇后,薛国必大兴!”

“师叔可是忘了那北燕皇后,那可是她......”

“诶!善清何其多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当于她相处,便会知我言断然无差矣!哈哈哈哈......”

如今半日相处,元善清便知无差!只待明日一出,下一步棋便可安然落下!

3

第14章双管齐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