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15章先声夺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5章先声夺人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8:25:40

元善清还真把定王给难住了。

想他那老母荣德太皇太后,今年已是七十有四,身体一向硬朗,皇帝和女儿都是她带大的,可是六年前健朗的母亲突然得了一种叫做“失神症”的怪病,清醒一时,糊涂三天。清醒时与正常无二,糊涂时便忘却了所有的记忆,仿佛失了元神一般!

自己自幼外出学艺,与母亲相处的时间非常短,即使学成后,也是征战沙场一别经年,在母亲跟前的日子少之又少!

倒是诗晶替自己在母亲跟前尽了不少孝!且不说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即使是出了宫住在王府。便也是三日一请安,五日一探访。先皇封诗晶为郡主,一则诗晶才德于皇室众贵女中却无人能再出其右,二则只是为了给他这位手握重权的一等亲王再添尊荣!三就是为了让老母高兴,在皇室旁支的十二个孙女中太皇太后最疼的便是诗晶,在老母患病的时候,也就记得一两个老仆和诗晶了!

由于此原故先皇不仅封诗晶为一品凌心皇郡主,还在宗亲宴会上当着宗室亲贵面封诗晶为“皇长女”位同长公主!

所以元善清才让定王来找太皇太后说郡主之事......

可是老母亲,能如元先生所想所料吗?谁知今日老母亲还是清醒还是糊涂?想着想着定王便进了寿安宫......

当定王还再一头雾水,琢磨不定的时候!元善清已与郡主畅叙多时!

“先生所学果然博大,诗晶竭诚心服!”郡主淡淡一笑,起身一拜!

“郡主多礼了,相互讨教而已!郡主所学也是精深。仅对《琴经观止》之灼见天下恐无几人能望郡主之项背!”

“先生过奖了!闺中女子比不得男儿武可功名马上取,文能读书登科举!学得琴棋书画是聊解闺中无趣而已!”郡主轻轻一叹,柳眉稍紧。

“郡主闺中女儿,何也艳羡功名科举?”元善清淡淡一笑。

“先生有所不知,我虽长在皇族之家,尊贵无比。却不是真正的皇族血统。我父亲沙场征战枪林弹雨,任职朝堂更有明枪暗箭!”郡主停顿了下来,又是一声叹息。

元善清乘时劝解到,“郡主何须悲态,陈胜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想薛国皇室,也不过才四代相承,五代之前六代都是贫农!”

“所以我要是男儿文读书科举,武横刀立马。若得功绩,不得封侯拜爵,也可助父亲一臂之力!纵然非皇室正统,那些老臣岂敢多言!如今却连累父亲被削职罢权,进退两难!”

“郡主对王爷之爱,可谓深矣!”元善清轻轻一叹。

“现在的我,也只能是侍奉尽孝而已!只求父亲能够安心顺意!我生未见父,长未见母,王父养我育我之恩,无以为报,惟终身侍奉,求护父亲得其善终而已!”

“女大当嫁!况郡主这般未必能护持王爷得善终!”元善清轻轻地正色!

“我早已自誓不嫁!陪伴侍奉父亲终老!只是先生为何说我父亲不得善终!”与元善清从容清淡的正色,郡主显得急切而又慌张惊得一句高声!

“郡主何其聪颖,难道就没有这样的忧虑?”

元善清依旧淡淡的反问,扣动了诗晶的心弦!“先生明鉴,从我居府掌家以来到最近的抄家风波朝堂论罪三军夺帅!我无一日不怀此忧。奈何我只一介女流,请先生教我!”郡主含泪而言一拜跪地!

“郡主大礼,焉能承受?郡主坐下听在下详说便是!”元善清见郡主跪地大拜,连忙起身去扶,怎奈双腿半残挣扎无力,诗晶连忙起身,“先生,莫动。诗晶起来便是!”郡主慌忙过去扶住轮椅!

“元善清一生无用,唯大言狂论,与人谈笑而已!”元善清仰天一句面色通红!

“先生,胸有大志,腹有良谋。何惧哉?但请先生宽心!”

“无妨!无妨!元善清失态之言,郡主见谅!”元善清迅速平淡了下来!

郡主微微一笑,元善清便问道:“郡主可知自己闺名之意?”

诗晶即为‘思念京刚,父亲为了纪念我的生父便为我取了此名,后来家师说,过于直白粗浅,便更唤‘诗晶’只为文雅罢了!

“大错矣!郡主如此聪慧,如何不曾深思自己闺名之深意?真乃局中迷也!”

“先生赐教了,诗晶不以名为重!所以不曾深思!”

“子曰:‘诗言志’,所以仁人以诗托物言其志。故诗也志也!苏东坡曾说,古今成大事者,必有超韧不拔之志!因此尊师以诗隐志,实望郡主能有大志,成大事!”

‘晶’者本意为‘月之精光’也。古人有言,月晶之光临照四方,昭昭大德化育万邦!

“诗晶”即秉承大志,以月之精光成德化天下之大事!

“只怕先生所说,是皇后也!秉承大志德化天下那不就是皇后母仪天下一国之母之仪范责任也?难不成老师想让我做皇后!”

“郡主聪慧,一语中的!”元善清第一次高音!

“先生说笑,远嫁他国,远离父亲。万万不能!到时候别说护持父亲平安善终,只怕父亲临终回来见一面都难!”

“谁说让你远嫁他国。薛国难道没有皇上吗?”

“啊?那更不中!薛国皇上是我弟!”郡主目瞪口呆,竟说出了一句中原方言!

“你弟?郡主刚才说过,你并非皇族正统。与当今皇帝没有血缘关系的,不悖人伦!”

“虽然不悖血缘人伦,但是有违礼法!我毕竟是定王之女!”郡主白皙的脸一阵泛红。

“礼法这道墙,早已经被‘任党’推倒了!郡主忘了吗?任党当庭指斥定王以贱民野种乱皇室正统!郡主与皇室没有一点关系。这是任党在朝堂之上大白于天下的。现在文武百官哪个不知?”

“那就更不行了!没有了贵族身份嫁入皇室就更不可能了!”

“谁说你没有贵族身份?你是一等亲王之女,先皇册封的一品凌心郡主,薛国皇室的长女!”

“先生不是自相矛盾吗?”郡主的脸已经红得通透!

“如何矛盾?郡主细想,你与定王无血缘之亲,与当今皇帝更无血缘之亲。你嫁与他并不悖人伦之道,唯一的阻碍就是你们堂兄妹的名份,本来你嫁给他是有违礼法的!但是朝中百官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任党说你是贱民野种。与皇室再无半点瓜葛,这样就把堂兄妹的名分也给抹杀掉了!”

“但是朝中百官宗室亲贵,甚至连任党都无法否认你贵族的身份,且不说你是先皇明制诰封的郡主,就说先皇在皇室家宴上亲口封你为‘皇长女’位同长公主!这一点连当今皇帝都无法抹杀!”

元善清笑意淡淡从容说了很多详细的话语!

“先生真是神算妙算!不愧是第一谋臣!”听完元善清解说郡主恢复了一些神色!

“如此说郡主只答应嫁与当今皇上?”元善清明知故问了一句!

“保得父亲,嫁得皇上,辅君父治国,了却老师我自己的心愿!何乐而不为?”

“好!”元善清一声,“皇上温厚直率,皇后才德双兼!大薛之福,天下之幸!”元善清豁然大笑!

“先生莫要高兴的太早,我虽愿嫁,人家未必愿娶。”郡主娇羞地说了一声,脸上又泛起了一团红晕!

“什么?郡主还怕嫁不出去?”元善清忽得反问一句,郡主脸面瞬间火红!

“郡主之美,较西施犹过之!况郡主之才德,强过西施多矣!美貌吸引人注目,才德令人倾心!佳人如此,何等人可拒?”元善清淡淡笑道。

“那也得见得着,我幽闭在府,皇上久居深宫。两人遥遥,谈何一见倾心?”诗晶掩袖说完,脸上被烤得火辣辣的!

“放心!旬日之间,皇上必来!郡主可好生准备,只让皇上对你一见钟情,眼里再无其他女子!”

“先生如何得知?”郡主遮面娇羞一问!

“我以先声夺人之势,人家又岂会坐以待毙,必然会后知后觉,后发制人!如此我也好借力打力!”元善清望着面容疑惑而又羞态不减的郡主说!

3

第15章先声夺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