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17章后知后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7章后知后觉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8:26:55

暮春初夏,日上中天,刑部尚书任龙腾家中豪华的小凉亭一片惬意欢语!

“张大人!如果这次能搞垮定王,您当居头功!”马明放哈哈大笑着说肥脸笑的拧成了三折!

“马大人,下官只是在烈火之上再浇几滴油而已,不敢居头功!”张昆仑笑了笑转身向任龙腾深深一躬。“这次多亏任阁老通天手段,竟能让皇城司的赵真阳放那么大一团烈火,如此烈火还不能将那老王烧着一团灰吗?”

霍孟平一笑!“任阁老乃是先皇暮年最为倚重的重臣之一,皇城司乃只属御前的秘密机构,此事之后莫要将任龙腾大人再与赵真阳牵扯!”身为言官总领的御史大夫,霍孟平敏锐地察觉任龙腾的表情便先打住了张昆仑话。

“诸位大人,有皇上圣谕临府,请诸位大人聆听圣谕!”正在他们几个谈说时一个仆人上前禀报道!

“难道是定王之事?”张昆仑立马反应道。

“不!不会!从你禀明此事,到现在不过一两个时辰!”霍孟平一口否定,脸色凝重!

“那是……”马明放的肥脸又拧作了一团!

“皇上明旨,何用多疑?汝等不聆听圣谕,妄加揣测,意欲何为?”大半天都没有说话的任龙腾终于说话了!

“阁老大是!”众人一阵恍然!

众人来到客厅,自是伏地大拜,山呼万岁!只听得一个内侍高声宣:“皇上口谕,国不可一日无君,君不可一日无后!朕年已十六,为江山长远社稷黎民计,明日开朝,公议立后!”

众人一听 ,大是莫名!突兀至极,一时竟忘了领旨谢恩! “众位大人还不领旨谢恩?”内侍轻轻地提醒了一句!众人便跪地齐呼:“臣等谨遵陛下口谕,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传旨的人一走,张昆仑先来了一句:“怪哉!熊熊烈火燃烧了两个时辰,竟连烟也不冒了!”

“烈火从不冒烟!只怕是火没有点起来!”霍孟平一句淡淡,心下却不能平和!

“怪道甚来!烈火连天,又关立后什么事?小皇帝年十六,男女之情正是萌发之机,莫不是见了哪个漂亮宫女,一眼着迷,**冲动,头脑一热,便叫嚷着立后罢了!”马明放对男女之事十分晓畅,分析的自是得意。

“不好!”任龙腾脸色一沉,急问今天早上皇上是不是只去过定王府?

“是!皇上只听我二人禀明,便径直摆驾去了定王府!下官与陛下同时出的皇城。”张昆仑一见任龙腾脸色便急忙答道。

“皇后必是凌心皇郡主季诗晶无疑!”

“什么?”众人一看任龙腾面情,顿知情况不妙!他们都知道小皇帝是个直肠子,若今天早上第一眼见到的不是定王而是郡主,那……

两人之间唯一的一道血缘鸿沟,早已被他们填满填平,剩下的这道礼法之墙,早已变得弱不禁风!一团如此大的火竟没有烧得定王面目全非,反而竟足以让他练就火眼金睛……

“皇上驾到,众臣早朝!”一句经常不变的高声落地,大臣们鱼贯进入了正元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臣们齐声跪地,高呼一片!

“中假上朝,劳众位臣工多累,朕亦感有愧!然则,众位卿家既已知晓今日朝议之事,想必也不会怪朕, 那就开议!”小皇帝完全舍了枝节,直奔主题!

此时各位大臣心里都在想,到底是说皇上直率,还是鲁莽?册立皇后,此等大事。一道口谕,一次朝会。就想定结。如何不是异想天开?

诧异唏嘘之余,还是有人开口说话了!

“陛下!皇后者,天下仪母之表也,册立皇后,万不可草率行事!依祖制须诏书京城之中三品以上官员和二品以上地方大员,凡家中闺阁女儿年龄与陛下相仿且未出阁许人者,正名造册,画影图形 ,送至京城。

再由礼部,宗正司依照祖制考核其家世,门第,学识,品德、才艺等。最后留下十人由太皇太后,太后亲验其身,以确保皇室血统之优良纯正。

最终陛下依据其家世,门第,品德再选出三人。最终以家世,品德高者立为皇后,之后便祭告天地宗庙,以及天下列国王室庶民,正位中宫!”礼部尚书汪正先,开口长篇。

“爱卿对祖制了然于心,百官之表也!”小皇帝嘉许一句正色说道:“朕已选好一女,家世门第,才德品学皆符合祖制,可免去大选,不必大费周章,剩下的便由爱卿主理了!”小皇帝欣然脱口。

“皇上可是有了中意女子?”汪正先持笏一拜。

“正是!此人家世门第,才德品学皆成一等定能堪合皇后之位,此人便是一品凌心皇郡主季诗晶!”小皇帝又一次脱口而出!

“什么?皇上要立郡主为皇后?”汪正先一阵惊讶,慌忙伏地大拜!

“不可啊!天下贵胄妙龄女,吾皇万岁,尽可说来.!只是郡主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郡主是陛下的近亲堂姐,您与她既有血缘相隔又于礼法不合!万万不可啊!”

小皇帝就知道,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一定是这个礼部尚书汪正先,只要说服了这个最知礼最守礼最懂礼的礼部尚书别的大臣便也没什么好说的啦!

“爱卿莫要激动,爱卿可知数月前,大理寺卿马明放上奏定王之女季诗晶并非定王亲女?”小皇帝不紧不慢的从容说道。

“微臣自然记得,这件事尚在调查之中,血缘之重,不可凭借外臣的一面之辞,便轻言否定!”

“此事朕已亲自确认,郡主却非定王亲生却是定王亲养,郡主自幼亡父失母,蒙定王不弃将其亲自养育长大,郡主将其认作亲父,并无不妥 。定王年近半百无妻无子,把郡主认为亲女也并无不妥, 至于皇室正统之说先皇与太皇太后早已知晓,郡主定王并无欺君!

任卿所奏,马卿所言,霍卿所附都是职责所在,略有失察而已,何况我大薛开国以来,便有风闻言事的传统,众卿家失察之罪,也便不再深追,只是以后要让事实说话,更要有证据才是!”

小皇帝一席话。将定王郡主,马明放,任腾龙之事全部说清,并且没有怪罪任何一个人。

“爱卿可还有什么不明?”小皇帝轻声一问。

“微臣无不明了,想我大薜先祖乃是六代贫农之身,礼法约束,远无其他国家强,臣只是想明姻亲,正血缘之人伦,至于姐弟名分,如今天下裂疆,礼法崩坏诸侯各异,其当不足为外人论!郡主品德才学可堪为后,臣无异议!”说罢又伏地大拜!

朝堂之上,最守礼法的礼部尚书都同意了,小皇帝一阵轻松。

“众卿可有异议?”小皇帝一声十分洪亮。

“臣有……”任龙腾轻轻咳嗽一声霍孟平刚到嘴边的话也咽了下去。

“无人说话,便是无异议”小皇帝一句高声在朝堂之上回响。此时的朝堂上十分寂静,大臣们似乎都有所思,但又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话。他们总觉得哪里别扭,但是小皇帝说的如此圆场。哪里别扭了?所以只有沉默!

“大薜新君圣谕,众臣聆听!”王玄高声长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地交泰,分于阴阳。兴国无明君不至其成,齐家无贤后不至其成!季氏诗晶姿容华美,德行正端有国母之表!长于皇室有帝王之贵!兹特立为中宫皇后,母仪天下德泽万民!钦此。”

“臣等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次朝会公议,只有一位大臣发了言,册立皇后的大事便这样敲定了。你说这是雷厉风行,明锐果断。还是固执己见,刚愎一意孤行!

“阁老,您为何不让我阻止?如今圣旨已下,凌心郡主即将成为皇后已成板上钉钉的事实,定王颓败之势有可能一朝逆转,我们的心血将会付之东流!霍孟平猛的端起一杯茶,一口没喝又猛的摔在了桌子上,显得十分不快!

“你阻止!我的霍大人,你倒是阻止得了?”张昆仑倒是先与霍孟平说话了。

“浇油的烈火烧得如此熊熊,在皇上那边就没有冒一丝烟!朝堂之上皇上只提立后之事,丝毫没有定罪定王之意!反而为定王父女开脱,一席话,转眼间,他们又成了亲王郡主,而且郡主马上就要成为皇后,圣意如此明确,你又如何能阻止得了?”

“是啊!当初我以血统之说状告他们二人,现在反而为郡主成为皇后破了第一道障碍!没了血缘禁忌,男女之事,还有什么能挡?礼法已成一纸空文,况且连汪正先都说话了,我们又能说些什么!”

“也许我们可以从门第和出身上,再把她拉下来!”

“糊涂!出身门第,学识才德,都已经成了郡主一步登天的梯!你没听皇上的圣谕中说,长于皇室有帝王之贵!”

“唉!如何没几天没过竟成这种局面?”马明芳将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阁老,你如何得想个法也!”张昆仑一声长叹。

“元—善—清”任龙腾一字一顿,“自从三军夺帅大会,定王从武当山请回元善清之后,我们与定王的处境就已经开始逆转了。”

“元善清号称天下第一仙山无双国士,人间无双胜境第一谋臣,此人久居武当山,天下十国无数权贵,重金相请,他却十年都没有出玄清观,如何定王请他,便到了我国?”霍孟平十分不解。

“大凡名士莫不视金钱如粪土,岂是重金能够收买?”任龙腾拂须一句。“然则,十余年来,天下列国权贵多以重金许之,竟没有一人高官任之!”

“半残瘫痪之人,忝脸居朝堂,岂不贻笑大方!让人笑掉大牙!哈哈哈!”张昆仑一脸不屑。

“若此等废人,都可在朝堂上做一官半职。天下我辈之人,岂不都无地自容!”马明放也蔑视的跟了一句。

“正是如此。天下列国权贵重臣,皆以重金请其为幕僚谋士,却无一人愿任他一官半职!让他在朝堂之上一展大才!”

“此等废人空有一腔抱负,竟想做国士,恐怕除了定王天下再也没有人会许他官职!”

“世人皆混沌不分,以貌取人妒忌英才,若元善清身强体健,或为宰相,或为太师,自立为诸侯,亦无不可!”任龙腾淡淡一句。

“当今之世,有如此心胸者,恐怕也只有定王,唯才是举,以德任人!他的业师云中子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乃为五十年前天下第一奇才,所以他对元善清自然无我等的歧视,反而会大力相助!”

“可是元善清到京城已经多日,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谈何一官半职,列居朝堂!还不是在定王府做一个小小的幕僚!”霍孟平不屑一句!

“他在等待时机,像他这样的大才,只要得到一国重臣的鼎力支持,任何官职对他来说都是大材小用,谋取官职,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入住定王府,为定王谋划,实际上是他在为自己觐见皇上谋取更大的官职铺路,谁都知道大薛第一军政重臣非定王莫属!”

“扶助定王之女成为皇后,既可为定王强基固本,又为自己觐见皇上,寻得一个引路人!这便是元善清的谋划!”任腾龙说完不仅连连赞叹!

“如意算盘打的好,如果皇城司与我所报之事受到皇上的重视,恐怕他早已与定王和郡主死无葬身之地!”张昆仑这愤然一句。

“一个三军**一等亲王,将一个无双国士一等谋臣,私养在府,私下派心腹将领秘访异国当红亲王,当朝重臣,是何居心,皇上怎么会不重视!”

“皇上一定会重视,正是因为他太重视,所以才会大早上摆驾定王府,而元善清早已设好美人计就等着皇上对郡主一见钟情!”任龙腾说着说着,声音大了起来!

“对啊,凌心郡主才貌双全,皇上也是风华少年,况且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旦突破血缘禁忌,**,岂不一点就着!”马明放好像一下子反应过来。

几人议论半晌,才解开这没过几天早已是天翻地覆的局势!

“我等议个明白,也挡不住几日之败!当务之急是要思考下一步如何!”

“能如何?以静制动无异于坐以待毙,以动制静难保其不会借力打力!难也!”

“为今之计,不请太皇太后无以正人伦!若太皇太后知道自己膝下的一对孙子孙女,即将结为夫妻,就算血缘礼法不论,老人家为顾及自己和皇室的颜面也不会让二人结为夫妻!”

“糊涂!太皇太后自从得了失神症以后,一时清醒一时糊涂,哪里还顾得了什么颜面,况且定王早已说服太皇太后为皇上和郡主赐婚!否则,朝议之时为何只有汪正先一人以礼说之?你以为汪正先真反驳吗?那是依礼让皇上顺话,给皇室大臣以及皇上他自己一个台阶下!”

2

第17章后知后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