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19章登高自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9章登高自卑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8/11/28 9:00:03

元善清来到京城已经一年多了!仍然居住在定王府。

定王很是奇怪,元善清自住进王府,对觐见皇上的事情只字未提!元善清先生要见皇上,自己是可以引荐的!可是这一年来,元善清居住在王府倒是悠哉悠哉!

直到这一天清晨,宫里来人传话说,皇后娘娘首怀龙胎,皇上大喜!宣请定王即刻进宫!

“王爷!”正当定王要上马车进宫之际,在玉儿和翠儿的推扶下,元善清及时赶到叫住了定王。

“先生,陛下宣召让季氏人即刻进宫,小女有幸怀得龙裔!”定王转过身来,对元善清拱手笑道。

“王爷可否带在下一同进宫?”元善青拱手而笑淡淡一句。

“先生要进宫!”定王一听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一年多了,先生对进宫之事只字未提,如何选今日?”

“临事见机,事已临,机已到,自当进宫!”袁善清一句答得肯定而又平淡。

“好!先生就与我一起登车进宫!”说着定王亲自帮衬着元善清上了车!

一架马车辚辚地驶向皇城,车中定王与元善清在聊话不停!

“先生说进宫面圣的时机已到,今日自当进宫,然你先生的名气,随时都可以进宫面圣,为何非要等到今天?这个时机又是什么,季氏人愚钝!”

“王爷莫非是嫌弃在下讨扰多时,想赶在下出府了不成?”元善清淡笑轻声言语中略有谦意。

“先生哪里话,无双国士,第一谋臣。天下多少人想请都请不来,先生屈尊住在府上,季氏人何敢嫌弃,季氏人恨不先生长居府上,我也好与先生促膝交谈,把酒夜话!”定王连忙解释道!

“然则,先生怀有鲲鹏之志,扶摇九天之上,岂能在季氏人这蓬蒿之间束缚了志向,再者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季氏人万不敢窃国之栋梁!”

“王爷错爱了,元善清若有一日忝列朝堂,必一展胸中所学,为薛国谋大事,成大业!”元善清笃声一句!

“正如王爷所言,面圣之事有王作为引荐之人,加上在下略有薄名,觐见圣上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想成功的留在朝堂谋个一官半职,就不好说也!”元善清轻叹一口气!

“想在下用了十年的时间,走遍了十国朝堂,皇帝见了不知几多,重臣权贵更是多如牛毛,可有一国谋职成事?无一国成矣!”元善清淡淡苦笑。

“那这次时机已到先生可有把握当帝师?”定王沉声一问!

“帝师?王不要在下这个半瘫谋士了?”元善清淡淡一句,脸色如常!

“先生折杀季氏人也!定王府的大门,季承统的营帐永远为先生开!”定王正色拱手!

“王之心,在下深知!我要为王外孙之师!王爷可否愿意?”

“愿意,当然十分愿意!”定王听见这一句话十分惊讶,又十分惊喜的迅疾答应!“只是,那孩子是男是女还不知,能读书恐怕也要等三五年!”定王有些迟疑了!

看到定王的表情,元善清淡淡一笑,说道:“只有如此,我才有三五年的时间去和这位小皇帝相教呀!”

“先生之意……”

“成山由一篑,登高要自卑!”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先生好算,妙算!哈哈哈!”定王先是愣怔,又突然会意大笑!

……

说着,二人便进了皇城,来到了中元殿。“王爷可先自去,交谈之中寻机……”元善清一阵耳语,定王便独自进了中元殿——皇后居住的正宫!

“定王到!”一声长唤,定王踏进了中元殿的宫门。

“微臣叩拜圣上,娘娘,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叔快快平身!内宫之中,不是朝堂!不拘君臣之礼,自是家人之法!”

“侄儿,女儿,请叔父亲,父亲安!”皇上皇后稍稍拱手,却是敬意十分!

“皇上皇后千金贵体,折杀微臣矣!”定王连忙伏地叩首,心下却十分激动,小皇帝的“自是家人”和“叔父亲”瞬间把他与皇帝之间君臣嫌隙一下子泯灭殆尽!剩下的只有叔侄情深!

“父亲,快快请起,来坐”皇后说着便来扶定王起来坐下!

“皇后娘娘,万万不可!您已贵为皇后之尊,又怀有龙裔!万万不可再像往常一样!”

“怎么?女儿这才出嫁一年,父亲就把这泼出去的水,给忘干了!不要女儿不成?”诗晶娇嗔一句!“皇后之尊,那是对天下万民而言,对您,无论什么时候,您是父亲,女儿扶父亲起来,都不行吗?”

“好好!”定王十分欣慰!“那就请皇上恕老臣大不敬之罪!”

“皇叔哪里话!君臣之别只在朝堂之上,皇后说的对到什么时候您都是长辈,在自己家晚辈孝敬长辈是再正常不过了!”皇帝笑语盈盈,丝毫没有了凌人盛气!

“娘娘弹琴,读书,需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过劳累!日后几月万万不可再练剑术!放松心情,一切以身体安康,龙胎安稳为重!”定王对诗晶稍稍叮嘱几句!

“这胎还不足月,没有成形呢!勿须父亲劳心!”诗晶轻轻一句,笑意连连。

“越是这时候,越要慎重!这可是皇上的第一子嗣,也是薛国的第一子嗣!”

皇帝听到“第一子嗣”突然一句大声“哦”“是!皇叔所言甚是!一切都有太医照料,皇叔大可安心!”

皇帝神情好像十分慌张!

“是啊!您就不用担心我了,我倒是担心您,只懂行军打仗,不懂照顾自己!王府是不是又乱作一团麻?”诗晶笑语轻柔一问!

“娘娘放心,自从您走以后,自有王府管家,元先生也时不时的会打理一些事务,王府还算井井有条!”

“元先生,他来了吗?自从进宫,也未曾见他一面!”

“爱妃所说元先生是否是那第一仙山无双国士,无双胜境第一谋臣!”皇帝猛的问了一句!

“正是!”

“皇叔你好算也!如此大才为何不引来与朕一见,皇叔莫非想独拥大才,不为国家举贤?”皇帝的语气变得略高而又略带凌厉!

定王连忙下跪,“微臣并非想独拥大才,只是……”

“只是先生半残之躯,下半身全瘫,困于轮椅,多有不便,父亲几次想引荐都被先生婉言相拒!”皇后笑着对皇上说!

“皇叔何必行如此大礼,朕只是随口一问,快快平身,只是那先生为何不肯见朕?”见皇后微笑皇帝的声音低了下来语气也温和了许多!

“瘫痪残废之人,不敢一睹天子尊颜!恐辱没了朝堂!”

“父亲此话差矣!国士在能而不在行!谋臣在心而不在身!只要他有国士兴国之能,谋臣乱世强国之谋,我薛国自会有人做他的腿,撑他的身!”皇后高声柔语说完对皇帝凝眸一笑!

“皇后所言才是正理,皇叔啊!朕这就派专人将元先生抬请!传朕令,凡先生见朕免去一切虚礼!任何人都应对先生施以援助之手!”

“皇上圣明!大礼不辞小让,先生大才,本就不应该拘于虚礼!”皇后马上一句夸赞!

“皇上皇后圣明!先生就在殿外!”定王深躬拱手!

“哎呀!父亲真是,怎么能让无双国士在外等那么久!小玄子还不快去把先生请进来!”皇后见皇上听说先生就在殿外,大是吃惊!就连忙叫王玄去请!

王玄原本只是一个侍食太监,皇帝见他办事稳重有十分机灵忠诚,便经常把带在身边!

皇后一声令下,他就带着几个太监,将元善清推抬了进来!

皇帝见元善清一身浑白长袍,头戴一顶泛黄的竹冠来着夹白的头发,再看他的脸面,两只眼睛小的几乎看不见,右眼看人时还斜的很厉害!通身打量,哪里有一点名士的风范?心中早已不屑!

“先生,久别无恙,好得很耶!”皇后见皇上神情,先来了一句!

“郡主在府,悉心照顾!皇后离府,王爷代之,在岂能不好!”元善清淡淡带笑。

楚人元善清叩拜薛国皇帝陛下,请陛下恕在下身残不能全礼!元善清淡淡无色,拱手而拜!

“无妨!刚才皇后说,大礼不辞小让,以后先生不必拘礼!”

“谢皇后体谅,皇上天恩!”

“先生到我国来,想必是大展抱负而来,不知先生认为我国有何官职堪就?”皇帝一上来就问元善清想任何职!

“草民半身瘫痪,无才无德。只是无聊的时候读过几本书罢了!”元善清知道皇帝话意随口一句!

“先生是把自己当作书生了,朕曾经听说,百无一用非书生,先生乃是无双国士!如何只读得几本书?”小皇帝语气大变,在场的人都浑身发冷!尤其是“几本书”说的格外清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书生本无用,像我这种书生,更是无用,然而上天让我 认得些字,读了些书,便不会无用!”元善清淡淡一笑,语气平和!

“以先生之意,来我邦可是教书来?以先生之才教我国中黎民百姓实在屈才,可是国子监实在没有先生的位置!想必先生也明白先皇崇儒尊道敬法尊佛,所有国子监实在是人满为患!”

“这样吧!朕愿出千金资助先生周游列国,效法先贤孔子游学收徒!先生意下如何?”

“草民半身瘫痪,实在不能教化陛下国中百姓,国子监大师云集,草民实在不敢班门弄斧!至于效法先贤,草民瘫痪之人 不敢望先贤项背!”

“那先生还是请回吧,先生不在官,我国中又实在没有人能劳先生教育!”皇帝有些不耐,但说话语气却客气!

正在此时皇后突然作呕,在旁宫女连忙去照拂!

“皇后可有哪里不舒服,快传太医!”皇帝关心而急切。

“陛下!臣妾无恙,只是胎儿又在我腹中闹腾!想着孩子尚未成形,便如此活泼好动,若不请个名师,好好管教,将来怕是不好管束!”皇后推散宫女,轻步来到皇帝身边,皇帝连忙过去扶!皇后一阵耳语……

皇帝听完,先轻轻扶皇后坐下,转身一脸笑意!

“先生,刚才朕说失口也!朕已有一子只是不知男女,尚在皇后腹中,不知此人先生可教否?”

“无论男女,出生之后便是皇上嫡长,若陛下愿意托付,草民岂能不谢苍天!”

“听此话之意,先生便是答应了!”皇后柔声一句。

“皇后不嫌不弃,草民定当勉力!”

“陛下,孩儿年幼,无法行拜师礼。当由父母代行,说着便朝元善清深躬一拜!

“娘娘小心”定王看见皇后弯腰很深慌得一句。

皇帝看见皇后一拜,便连忙把她扶坐下,也一拱手,“有劳先生!”

“皇上皇后屈尊!草民定当万死不辞,竭尽所学教好陛下之嫡长子女!”

“先生接受了朕与皇后的拜师礼,成了为初生皇子,皇女之老师如何再能以草民称之!”

“来人!诏发明旨,玄清居士元善清,博学多识,才名卓著。今特封为皇长师,入翰林院侍讲!”

“臣季承统代元善清叩拜陛下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定王伏地叩首,心中一阵澎湃!他和元善清都十分清醒的明白,翰林侍讲,虽然不是实官,就是一个虚职,但这是十余年来,元善清第一份任职的明旨诏书,更有皇长师的尊号,不是哪个权贵的幕僚,哪个重臣的谋士!而是真真正正的皇帝任职!

皇帝为元善清摆了拜师宴好好的款待了一番!定王去寿安宫与太皇太后请安叙话之后二人便出了宫!

“先生真是妙算,翰林侍讲虽然是虚职,但皇长师却是实实在在的尊号!以后先生便可自由出入皇宫,而且皇上已经颁发明旨,这对先生来说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啊!”定王十分高兴,时不时便爽朗大笑!意气风发!

“在下今日首成,多亏郡主相帮!否则非但一事无成,恐怕连薛国都待不下去!”元善清轻轻一叹。

“季氏人也看得出来,皇上对先生既有鄙弃又有顾忌,先生如不能在朝任职,王府恐怕也不能久留矣!”定王突然一声叹息!

“若不是郡主那一番耳语,恐怕我还得在武当山十年也不知何时才能在天下列国朝堂中走一遭,一展胸中抱负!”

“皇天不负有心人,万事开头难,开头已成,先生只管思量,下一步如何便是!”

“下一步我便为王爷谋二十年不倒之根基!薛国千秋之帝业!”元善清自信大笑!

“哈哈哈……”

1

第19章登高自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