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42章 视死如归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42章 视死如归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9/2/14 12:53:27

夜幕深沉,北风刮卷得尤为凄厉!陈崇袁回到自己在京中的行府时不知是几刻时辰!

只是简单吃了一点东西,便回房躺下!这倒不是说他有多么的疲累,或者有多深的眠意。相反地,虽然他一入京城便忙得目不交睫,今日又忙了一整个白昼却还是睡意全无。静静的躺下,只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思考,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说来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作为一个久经战阵的将领竟然喜欢躺着思考问题,谋划事情,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毛病!

不管怎样,他只要躺下他的脑海心潮便涌起波浪,思绪猛然翻腾了……

多难兴邦!对于北地的一方诸侯来说,胡骑南下根本就不值得惶恐,甚至用不着一声惊叹。对于燕国来说,即使在桓文帝主国之时胡骑南下也是家常便饭,以至破城洗掠之惨景屡见不鲜!可燕国亡国了吗?没有!胡骑攻破了燕国城池,催发了桓文帝和大燕百姓誓死强兵坚城的雄心。胡骑洗掠了燕国财富,铸就了桓文帝和大燕百姓决心富国增产的壮志!于是,燕国的兵马强大了,燕国的疆域广阔了,燕国的粮食财富增多了!燕国的百姓再也不怕胡骑了!

可是,当今圣上是桓文帝吗?陈崇袁无限的遐想,终于还是被自己这一问打的荡然无存。自从废帝即位,燕国就一天不如一天。在当今皇上继位之初,还有些起色,但那活似燕国垂亡之际的回光返照,让人迷恋而又那么短暂!想到这里陈崇袁的脑子和心中猛的一痛,回光返照?大燕真的气数将尽,无力回天了吗?不!”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从废帝即位到今日圣上不过才三代三人二十余年!国势虽江河日下,但仍未到大厦将倾,人心溃散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一道罪己诏,一具太监的尸体,一个善意的谎言便留住了燕京城数十万百姓和八九万将士,这不正说明百姓还是感念桓文帝时期的文治武功(至少燕京城的百姓是这样),大燕还在受着桓文帝的遗泽吗?

大燕的百姓从来不怕什么北辽的铁骑,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北辽的侵略而放弃自己的家园。真正让他们恐惧并狠下心来逃弃燕京城的只是本朝的乱政,苛政,暴政而已。他们不需要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只想岁岁平安,年年温饱!五天前的那一幕,让他深有感触,至今难以忘怀,仍在心中激荡……

当拆除留春宫的布告在燕京城各门各城墙上刷出时,整个舆论像炸开了锅一般,哗然翻起,议论纷纷!

“哎!万千宫阙马上又要做土啦!”一个文士模样的人看了告示颇有贤知高识的感叹。

“是啊,是啊!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修建巨宫华苑要耗费万千民力,千万民脂民膏!拆除它岂不是又要贫苦百姓做苦力?”另一个文士模样的人应答道。

“哼!这会子倒真用不着贫苦老百姓了!当兵的自己干着起劲着呢,哪里还会用老百姓!”人群中有人说。

“你们还不知道吧?北辽的铁骑已经打到顺州了,这顺州一破北辽的兵马转头就是燕京,就靠当今的皇上,靠慕容美后燕京城还守得住?那些当兵的,一看燕京城守不住了,还不赶紧拆了宫殿拿宝贝呀!反正你不拿,等北辽铁骑一过一样是一件不剩!”人群中又有人接着嘲讽道。

“对,说的在理儿,这宝贝还是当兵的自己拆了受用!”人群中一句接一句谈论着告示!

“那咱还在这等啥?这宫殿就是拆了,宝贝也不归咱,又何必信他“疾贫富不均,今日与众百姓兵士平分财富”的鬼话忽悠?赶紧收拾东西逃命去。晚了一步小命儿难保,就算是得了些金块银块儿又有啥用!”人群中此言一出,顿时一片哗然。簇拥的人群一下子乱散开来,各欲奔命!

“轰—咚咚—咚咚咚”只听锣鼓三响,一队绿衣甲士推着五辆蒙着灰布的大车穿过乱散奔窜的人群,来到了城门高台前。

只见一个面色俊朗,略有儒士风致的将领高声说:“燕京城的父老乡亲们!末将是蓟州守将陈崇袁陈将军麾下将领徐文生!”我奉陈将军之命给大家分宝来了!父老乡亲们,现在胡虏放肆狂虐,逼师燕京,陈将军亲率蓟州兵士三万来京勤王,欲孤城血战,以报国家!然又不愿燕京城中数十万百姓生灵涂炭,故下钧命拆除东风苑,将东风苑中金银珠宝分与众百姓与兵士!

愿守燕京城者,领了金银权当军饷!不愿守城者,领了金银,权当盘缠路费,自去其他地方寻个生计,好生过活!”徐文生说的激扬而平静,真诚又热切。一挥手便让甲士将五大车上的灰布全都掀开,只见每辆车上都有一口敞口大箱,里面各色的金银珠宝装得满满当当。

在场的人众大多是老百姓,哪里见过这许多金银珠宝,一下子惊得张口瞪眼,无一人言语。

“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这里看似装的金银珠宝,其实哪一块金砖,哪一颗珍珠不是我们老百姓身上的民脂民膏?在这里的哪一个人不知道,这不是珠宝,不是金银,而是一滴滴血,一珠珠汗,一把把泪!更是一条条燕国父老乡亲和他们父子兄弟的性命!”惊寂的人群中一下又被这番话惊得沸腾起来。

“现在皇帝的国都保不住了,他的福享到头了!又想用这些从我们老百姓身上刮来的民脂民膏让我们替他卖命守城!我们是愚,但我们不傻!我们才不会给那个好淫嗜杀成性昏庸无道的狗皇帝卖命!更不会给他陪葬!”在惊乱的人群中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一句!

“对!不给狗皇帝陪葬,不给狗皇帝陪葬!不给狗皇帝陪葬……”沸腾的人群中,一次又一次的爆破出这样的声音,眼瞅着民心就要崩溃!

“父老乡亲们,你们说的不错,这箱子里面装的不是金银珠宝,是你们的鲜血,你们父子兄弟的鲜血,是你们的汗水,你们父子兄弟的汗水,是你们的眼泪,是你们父子兄弟的眼泪!当今皇上是有些君德浅薄,但他本性不坏!在国家危急存亡之时,他想到了江山社稷,想到了黎民百姓!皇上将祸国妖后赐死,将乱政的太监枭首分尸示众,颁下罪己诏历数自己以往的种种过错!不正说明,皇上已知道错了,想改悔了吗?

父老乡亲!人心都是肉长的,皇上也明白大燕是他的国,燕京城是他的家乡,燕的父老乡亲们是他的子民与兄弟姐妹!他现在知错了,他要守住燕京城,他要保住自己的黎民百姓!所以,他才下诏命让陈将军领人将东风苑拆除,将珠宝分与大家也算是为父老乡亲们赔罪了!”徐文生说着慷慨有声,悲面欲泣!

看到一个将领竟如此行状,老百姓也不免动容,哗然的人群又陷入了寂静!

“父老乡亲们!赶紧分了金银,愿意守城的便去领甲胄兵器,不愿遭受铁骑践踏肆虐的各自逃生去吧!”徐文生平静嘶哑的声音更让土生土长的燕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大人!陈将军和皇上真的决心守城么?”一个年近六旬老汉小心翼翼地问道。

“老人家,陈将军亲率士兵三万从蓟州来京勤王誓为燕京拼尽最后一兵一卒!皇上也下诏京城兵马积极整顿布置城防!这一战不是为了皇上,不是为了朝廷,而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国,我们自己的家,为了养育燕京数十万百姓的土地!”

徐文生说这句话声音嘶哑,并没有多么慷慨激昂,然而却是十分动情竟让老汉横洒老泪说:“大人,老汉今年六十有二,从小就在这儿生,就在这儿长祖祖辈辈都是燕人!陈将军只管真心守城,我老汉也算一个兵,不为皇上,不为朝廷,就为守住老汉自己的家!为了生养老汉长大的这么方地界儿!”说着便徐文生跪下磕头,道:“大人,你就给老汉一把刀就什么都齐活儿,如果那些个胡人真的能破了燕京城,到时候他进来,老汉能杀一个是一个。实在杀不了,死在这老乡地儿,也算是落叶归根,让老汉善终!”

“老人家,您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你老折杀后生了!”徐文生忙将老汉扶起,并劝慰说:“老人家说的有理!生是燕人!死做燕鬼!老人家也放心,就算那些胡人进了燕京城,他也长不了志气!这可是咱们的地界儿,咱们的家!”

“生为燕人,死为燕鬼!这里是咱们的地界,咱们的家!”不知为何人群中突然呼声雷动,喊音震天迷乱的人群聚拢了!“不走了,家就在这,能走哪去!”“金银珠宝能换来房子,换来田产,可它换不来家,换不来,生活几十年几百年的老家!”一时人声鼎沸,这几句激荡人心的话淹没了弃城逃跑的言语。

徐文生扯着沙哑的嗓子放声:“杀胡子,保家园!杀胡子,保家园!”两声荡起人群中竟相应和声,声音震荡,绕动燕京……

就这样,没有豪迈的动员宣言,没有名士的热切鼓动!只有几句大白话,只有一个老汉和一群人,迷乱的人心聚拢了,上一刻不战即溃的燕京城,在这一刻突然就变得坚不可摧!

想着想着想到这里,陈崇袁眼看就有了睡意忽得听见“轰—轰—轰—”的响,他知道辽军开始攻城了!

“报—”一绿衣甲士高声报传,此时陈崇袁已来前院。

“辽人已攻城?”陈崇袁已知似的问明。

“是!”绿衣甲士单膝叩地抱拳简洁一答!

“好!你且与本将去!”两人出府纵马!

陈崇袁知道辽兵迅疾!没想到竟如此之快!当辽兵攻下顺州转战蓟州之时,他还长吁一气!蓟州精锐虽都被自己带来京城,然无论如何也能抵挡一阵便可与京城布防争取时间。可辽骑攻取蓟州雷霆之势实让人为之震惧!“天下兵猛,疾,强,劲者不乏,然四合一具者,唯北辽耳!”这下陈崇袁再也不相信中原列国关于辽国铁骑长于野战不善于攻坚的传闻。幽云之地,燕云之城哪一处不是城地相形,借势互依的坚城壁垒,为何不到两个月便有六七座城池被辽军一举攻破,将领个个守城身亡?

燕京依军制应有京卫禁军七万,宫卫羽林军三万,巡城兵马司都兵一万。这三支兵马都是训练有素,骁勇果敢的劲旅!这十一万兵马再领三万蓟州兵士当可与辽军一战。陈崇袁原定三重防!

一,城外布防兵力四万依地形地势对辽军铁骑展开阻击,以挫辽军之锋锐,小股奇兵切割大部辽军铁骑令其不能四面合围,以减轻燕京分兵四面守城之压力。

二,遣八万得力将士据城死守,与辽军相持相耗以待他国援军(燕京虽不是孤城,然北燕各州县已无兵力来京勤王)

三,若他国无援,燕京城破,这城中还有两万精锐与六万身穿甲胄手持兵刃的精壮民夫可与辽军展开巷战!辽军虽勇,然巷战相搏怎知燕国军民不如之?直至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用此方法,将辽国铁骑这只老虎的牙给拔下,也不算是坐以待毙,坐看亡国!也是为大燕的最后一份力了!

可实际是,兵制自废帝以来虽沿袭旧制,可实行力度却和先前无法相比!京卫禁军人数还不至先前半数,宫卫禁军虽还保持着三万左右的人数,可他们的战力却下滑的不是一般的厉害!原先巡城兵马司一万都兵,现今兵力人数竟不足两千,平日里训练有素的巡城兵勇,现在竟变成就只是在城中闲逛的散兵!

陈崇袁自掌兵以来,多在蓟州!京城的守备竟然到了如此不堪的地步,也是他来京勤王之前始料未及的!

以现时的兵力和兵员素质,他不得不放弃从外设防的战略部署。一则是兵力不够,二则就这般散兵游勇让他们去城外阻击骁勇的铁骑无异于羊入狼群!所以他换用了最保险的守城方式——坚壁清野,以逸待劳!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只要燕京一破,大燕也就亡了!

经过一日的激战,总算是打退了北辽军队的四次猛攻。日头已完全落下山去,城上的火把时而稀疏,时而密集,来回游动!虽然敌人已经退了下去,但燕京城里的军民们还不能休息,他们要清理六千将士的亡尸,处治伤兵,修筑加固城防!

当一切都料理得差不多之后,兵士们才抓紧时间赶紧歇息,然而他们并不敢睡得太死,因为不知何时北辽的军队又会突然猛攻,他们要时刻防备着!

当兵士们休息之后,陈崇袁却仍顾不得休息,他要升帐聚将商议城防事宜!

来到军帐之中的,清一色全是他从蓟州带到京城的将领!在城防战争中,偌大的京城已找不出一个像样的将来领了!

陈崇袁望着军帐之中的七八个人,个个都有被战火熏燎的烟灰之色,一半以上的人都带有不同的伤创!看着灰头土脸的将领,悬伤挂彩的军官,他心下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此危急存亡之际,大燕没有君王,没有文武百官,没有朝堂庙算,没有帷幄运筹!有的只是几个将领,几个低阶军官带着他们身后的数万士兵和几万精壮守着代表大燕存亡的一座孤城!

“视死忽如归,捐躯赴国难。”肯定说的就是他们!陈崇袁这样想。当然,作为主帅他不会把心下的思绪表现出来,他在众将面前依旧是慷慨有度,处置有方询问了各种战况以及明日城防的诸多事宜!

行将散会之际,他慨然说道:“诸君,今日乃是辽军攻城的第一日,诸君英勇相战打击了辽军的嚣张气焰!然我军亦亡卒六千!吾与诸君虽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以必死之志固守燕京,可今大燕存亡系于诸君之身,吾愿诸君顾时惜命存有用之身,不至绝处千万不可轻言牺牲!毕竟北薛,东越和西梁已相继派兵驰援燕京,诸君据城死守以待援军便可!”

“谨遵将军之言,据城死守,视死如归!”军帐之中将领齐声一句,加了“视死如归”他们心里都很清楚,燕京虽不是孤城,但大燕不会再有援兵来京勤王!三国虽已派兵驰援,但这个“驰”与这个“迟”又有谁能够分说清楚?

“只有靠自己,既已下定决心据城死守那便要视死如归!”陈崇原和众位将领心中道!

从军帐中出来,诸将只看到无际的夜空中飘洒着无尽的雪花!“雪来了,雪来了!雪来了……”陈崇原手中握住一片雪花,心中泛起一丝喜悦的浪花!

2

第42章 视死如归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