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 51章 恍然大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 51章 恍然大悟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9/7/11 22:30:19

任龙腾回府进宅已是黎明初刻,只是冬深夜长,太阳还朦胧在混沌之中未曾放出亮光。任龙腾进宫一趟,反而觉得精神陡涨,虽然两夜一天未眠,但却无一点睡意。

“唤穆良到老夫书房来!”任龙腾既无眠意又不愿独自一人枯坐书房,近日朝中局势十分不如意,虽然他仍是伏龙阁大学士,中书门下平章事。

他宽坐椅上,只觉双眼迷离,不由得紧紧而闭,默默神伤。他还是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岔子!为何皇上这回会乖乖的顺从大臣之意,立弘开为皇太子?难道是易了秉性?还是弘开为皇太子本来就符合皇帝的心意?或者……”

“恩师,学生拜见!”穆良在外叩门,一声清朗。

“进来吧。”任龙腾声音喑哑,沉重凝滞。

“恩师!”穆良进来拜见任龙腾正要执手见礼请安,任龙腾挥手着意免去。

穆良侧立任龙腾旁,微微一眼向他这位老师瞅去,哪知望见得那一刹那,自己的心竟“咯噔”一下!在他的印象中,精明强干的老师无论何时都保持着常人无法拥有的充沛体力,身体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有些“委曲”,但是总有一股坚挺之力,是岁月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的!

然则,仅仅一夜,昨日清晨犹是往常的老师却不见了踪影,眼前只留下一个须发花白,精神萎靡的老者。穆良只觉得这个老者好似肉身没有了骨架,躯体丧失了灵魂!

“诸位大人,临走之时可有留下些什么话吗?”正当穆良为老师的苍老感到一股莫名的喜悦和害怕时,老师突然开口道。

“自恩师去后,学生奉命招待相送各位大人,他们并无多话,听闻老师深夜被皇上传召只是好奇,学生与他们相坐一会儿,他们各托深夜不便久扰,悻悻然地回去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怜老夫,经营十数年,朝中可用竟无一人!”任龙腾微闭双眼,深深一叹。

“而是何故出此悲伤之语?目下您仍为陛下最倚重之朝臣,官居一品之上,位列三公之尊。朝廷之中何人可望恩师项背!”

“不是目下,乃是以前!”任龙腾似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但他乃是宦海沉浮多年之老臣,虽然言语之中有悲戚,却不会在自己学生面前轻易的显露容颜。

“恩师何出此言?”饶是如此任龙腾作为跟随任龙腾多年的心腹门生,穆良还是看出了端倪。

于是任龙腾便将皇帝传召他,后来没说两句又不了了之的怪事告诉了穆良,“不知皇帝如此,是何用意啊?”任龙腾说完轻淡的问了一句。

“皇上夜半不仅传召了您,还传召了定王!而元善清等人在元旦朝会散了之后,便一直伴驾待文德殿,一日之间,他们难道仅仅谈的只是与燕国会盟之事,何况还有翰林承旨王及吉……”

“你的意思是,皇上与他们所谈还有其他之事?”任龙腾一句面无表情。

“有翰林承旨在侧,恐与太子之事有关!”

“承旨办事,拟招!”任龙腾两眼微微放光,想那翰林承旨原是中书之职。他现在才明白,他身为中书长官真的是力不从心了!

“你以为太子之事如何?”任龙腾声音很轻,仍然是面无表情,只有嘴角微微牵动。

任龙腾这句话虽然说得很轻,但是穆良竟不由得身心一凛!他看着老师那毫无表情的脸面,毫无光芒的双眼竟比平时训诫他时,那种凌厉的神色,幽深的目光,更让他感到恐惧。不过他是何许人,只由身子微微颤动一下,便立即凝神对答。

“学生以为立开为皇太子乃是皇上的不二选择,合情合理,依法依制,无懈可击!”

“合情合理?依法依制?无懈可击?”任龙腾一句,“可以说说。”

“弘开皇子乃皇后嫡出之长子,皇上素日里对皇后尤为宠爱,虽说彦妃娘娘入宫以来多与皇后分宠,然则,皇上对于彦妃娘娘是感激,愧疚所生的怜,不比与皇后娘娘一见钟情所结的爱!近来传闻或者说确闻皇上与皇后感情不睦,那是因为皇上性格使然。

“学生以为皇上立弘开为太子倒有一大部分原因是为了让皇后承他的情,古往今来人都知道母以子贵,然细细翻阅史籍便会知晓,子以母贵的亦不在少数!当今圣上性情直率最喜感情用事,虽说做了十年天子,却仍在青年!秉性尤未改也,既与爱皇后而与其不睦,借以承情,不无可能也,此为学生之推测,乃为合情。

“如有不当之处,还请恩师指正!”穆良一句说完微微停顿,任龙腾抬手示意让他继续说下去。

“按理来说,历朝历代册立太子都是一等一的大事难事,但是当今身上只有三个孩子且都是十岁以下之孩童,其在朝中无朋党亦无权势,既难分品德之优劣,有难比才学能力高低,唯有依常理立嫡长子,绕过许多枝节,省去许多麻烦。

“况且自古以来都是嫡长子继承制,如此利太子,即合乎理法,又合乎祖制,上顺皇室宗族之心,下应臣民百姓之意!陛下纵是个性极强,喜反其道而行之,如今一件让许多享有清誉盛名君主都一筹莫展而累及声名的大事难事,却在自己手里顺理成章的迎刃而解,皇帝陛下何乐而不为?

“再者,弘开皇子为太子了对于朝廷乃有两大益处。其一,皇后乃是定王养女,名义上出身于皇族,立其子为太子一可得朝廷重臣皇族宗亲尽心辅佐,二可兔外戚干政之忧。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

“其二,陛下自从即位以来,对定王之恐惧今日犹存,若立弘开为太子,定王便与太子有双重之亲,从父系来讲定王是太子叔祖,从母系来讲定王是太子外祖。如此一来,陛下即可以巩固自己的地位,又可以保证太子的地位,何乐而不为?

“是故,择立弘开为太子,合情合理,依法依制,无懈可击!”穆良娓娓道来,侃侃而谈。

任龙腾听到这里,暗暗悔恨!此节如此简单,为何自己却始终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自己真的老令智昏,力不从心,还是旁观者清,当局者昏?

“皇上虽然感情用事,但立太子事体之利害,他是可想而知的。故此,早在老夫与众人谋划之前,皇上心里就已打定了主意,而我们的一番谋划只是让皇上更加容易的顺水推舟解决这件大事难事而已!”任龙腾心下了然。

“本来欲擒故纵之计,如今却是为他人添砖加瓦作嫁衣?”任龙腾眉色欲展淡淡的说了一句似问非问。

“恩师欲擒故纵之计,花开两面实在是高!”穆良见任龙腾眉色欲展缓缓而兴奋的说:“若陛下真的拂了群臣百官之意,您与霍大人,孔大人则力推皇长子弘元,独体圣衷,受益依旧匪浅。

“就以现实而论,您为陛下册立太子注入了最后一道推力,顺承了皇上心意,您依旧是体鉴圣心的老臣。您又去信彦妃让其无涉立储之事,使彦妃,弘元皇子显得在后宫朝堂与世无争,以陛下之为人必对他们感情增灿!”

听了穆良一番缓缓劝解之语,任龙腾大是舒心,却道:“此计虽好,却冒极大之风险,到底还是让弘开上了太子位,弘元皇子争气还好,若是不然,我等一片苦心今日不付诸东流,他日亦是竹篮打水……”任龙腾依旧平淡低声。

“请恩师放心,弘元皇子虽非大成之器,但也绝非是池中之鱼。”穆良将那日他与弘元的一番言语,有所保留的对他的恩师言明了。

“俊鸟高飞,而不畏悬空折翼之危,从此便又历一番风雨了!”任龙腾从心底发出一声长叹。

“是为俊鸟,定为鹏程,搏击长空,岂畏风雨?”穆良轻轻一句而慷慨激昂,“恩师以为如何?”

任龙腾看着躬身大拜的穆良笑而不答,看着几欲燃尽而灭的残烛,看见了新年的日出!

“元善清,这次你赢了老夫,但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刚刚开始!”

1

第 51章 恍然大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