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千秋帝业>第52章 疑义相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2章 疑义相析

小说:千秋帝业 作者:季赛争 更新时间:2019/7/12 21:48:23

  任龙腾穆良相析良久,自以为恍然大悟,其实只懵懵懂懂的猜对了一小半……

就在年终朝会的前一天隆德正明皇帝得知北燕遣使送与国书,邀请其与西梁,东越并三国国君同赴瀛洲会盟共图抗辽大计。这份国书是由礼部转呈中书省又有中书省(元善清)呈与隆德正明皇帝。

关于瀛洲会盟之事,隆德正明皇帝再三思虑到底要不要亲自赴约,思虑良久,犹不能决,便问元善清道:

“元卿以为瀛洲会盟朕去否?”

“燕乱而弱,上次一战虽得幸保城存国,但若孤立无援,面对北辽之强大,岂能长久?故其欲以中原诸国盟,以求援耳!微臣以为陛下去可,不去亦可!”

“去如何?不去又如何?卿可否详解?”隆德正明皇帝一问。

“不去无害,去则大利!燕国本小国弱国乱国,实则不堪为盟,盟之徒受其累。然则,燕国虽是小国弱国乱国,陛下亲去可有两利,一曰地利,二曰人利。

“燕国据燕云之要塞,燕山形胜,燕京之城,更为兵家要地,若是陛下亲去,会盟则可,不成,亦可收览形胜以为他日之需。更要之者,在于人利,燕国人才凋零,却有不世之将才,陛下亲去,可留心之,设法纳为栋梁,国之幸也,君之幸也!”

|“那以爱卿朕可以去否?”隆德正明皇帝又问元善清一句。

“微臣以为陛下圣驾不宜亲往,国不可一日无君,此去燕京,乃是四国会盟,期间牵涉多多,恐耗费许多时日。国无主君,臣不知其可也!”

“朕赴瀛洲盟前,与国立一储君可欤?”隆德正明皇帝看着龙案上的国书,又抬眼望了一下坐在轮椅上的元善清,眼神流露出一种坚毅的神情。

“圣上英明,陛下若欲亲赴瀛洲,册立太子,以安国本,太子监国臣民知其可矣!”元善清先是显得有些惊讶随即又立刻朗声赞同略带感叹的说道。

“卿以为皇长子可堪大任?”隆德正明皇帝轻轻一句好似故意压低了声音,两眼瞅着元善清说。

“陛下为何弃嫡立庶,自寻烦恼”元善清视力不是很好,却是听得清清楚楚,随即正色问道。

“弘元幼年流落在外,身上有一股常人无法比拟的坚毅,幼年长于民间,孰知民情,不似其他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之皇子!”隆德正明皇帝幽幽地说了道,两只眼光中同时“充满了不满与怜惜。

元善清知晓皇帝将皇后的不满迁移到她所生的两位皇子身上,又将对彦妃与其子的怜惜与太子之位牵扯起来,元善清心中深深的叹息,两只眼睛尽可能的聚焦在一起正视隆德正明皇帝道:

“陛下此言差矣,坚毅凡人之历练皆可有之,流落宫外,未必熟知民情,我朝世宗先皇帝生于深宫却能救国于宫外,长于妇人之手亦成奇伟之明主,想陛下您亦生于宫中,见识犹在薛国之外,亦长于妇人之手,壮志却凌九天之云,何乎太子?请陛下三思。”

元善清一番话说的入情入理,既引证出来了先帝,还把自己给带上,隆德正明皇帝一时无话可说,转而又问:“那么爱卿以为弘开可立?”隆德正明皇帝淡淡的一句,平静的想看元善清的反应。

“微臣以为大是!”元善清看着皇帝,毫不犹豫的朗声一句!

“就是因为他是皇后的长子?”隆德正明皇帝淡淡的一句问得生冷,十分不以为意!

元善清知皇帝性格易被感情左右,也不在意,迅捷地回答说:“皇后干政而非外戚,定王专权而奉至亲。陛下以为如何?”

“嗯。”隆德正明皇帝微微的“嗯”了一声,似乎赞同,又似乎不置可否,可是当他体会透这两句话的精义,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日中偏西,余光散热,一时光芒照耀下来,映得松柏上的雪闪闪发光,定王听着拈子而下,白子晶莹的像太阳照耀下的雪花!

“王爷这盘棋好布置,真是不枉费了这许多时辰,眼看日中偏西,在下却还没有逃出王爷天罗地网,这局棋,恐怕又是无力回天矣!”元善清敲着棋子,凝望棋盘不住的叹息。

“棋者,兵道也。不为一兵一子而谋,虽耗了这许多时辰,折了许多棋子,然则终盘一子,胜券在握矣。”

“罢,罢,罢!想来在下与王爷对弈,自从玄清观第一局始,何尝有一局不输?原是不必在意,不过倒是王爷刚才那一句话说到了在下心里。

“敢问先生,是哪一句?入无双国士之心!”定王爽笑一句。

“棋者,兵也!”元善清将棋子置入棋盘,淡淡一言:“不过在下再加一句,棋者,政也!”元善清稍微停了一下,又道:“转眼之间,在下入薛八年矣!虽然输了这许多棋,但总还是对得起王爷对在下之举荐!”元善清看着松柏之上莹莹发光的白雪淡淡的长叹道。

“先生所言不虚,想先生为下山之时,季氏人在朝局之中是何等势,薛国为何等势!现在季氏人与薛又是怎样之势,人生如棋,政事如棋,变幻难测!”定王回想前番种种,望着逐渐西垂的落日不禁浩然长叹。

“说来惭愧,王爷早已应在之事,在下为王爷所谋,竟迟至今日。”

“先生,这话从何说起?为帝之师,官居之位,皆是先生本事,先生与季氏人所谋,大薛所虑季氏人每一桩每一件看在眼里,记在心底。”

“此是在下职分也,以私吾是王之谋士,以公吾是大薛之相臣,所为所虑,理所应当责无旁贷!”

先生当政以来,新法之政绩,朝野共睹,国人所知。季氏人得立于朝廷,皇后之册立,东宫之选主,先生之功也!于公于私,于国于我,先生无愧!”定王说着起身肃拜。

“新政之法,实为非常之期非常之策,终不可以一以贯之。中原鼎定之时,仍需再新再改。当然,这就不是我等之事了。一代之人虽有万代之心,却无万世之命。我等也只能谋三代之事,尽一代之力。”元善清拱手执礼,笑容淡淡。

定王再拜落座,笑道:“莫非先生真能未卜先知料定身后之事?”定王颇为疑惑,更确切的说是好奇!

“哈哈!”元善清微笑道:“王爷见笑,天道渺冥,非人力可能知!哪有什么先知?只不过万事万物,皆有一个规律,循一“理”字,凡事依理循之,大半可料,岂有他哉?”

“原来如此!”定王朗声一笑,“季氏人还真以为先生成了半仙之躯了呢,原来也只是尽力谋人事而已。”

“何为仙?山中智人也,吾从山居十数年,即非真仙却也能掐会算!”元善清轻轻一笑,自我调侃一句。

“哈哈哈!”定王轻松一笑:“先生也有不谦虚的时候,那就请您算算此次结盟陛下应不应该御驾亲住?”

“王爷以为陛下该御驾亲往?”元善清一笑到访问了定王一句。

“依先生理对辽只“和,拖,抗”三字诀而已。既要拖又要抗,陛下会盟之后,“拖”,“抗”是可以了,只是恐怕以后若是再“和”就有些难了!

“王爷可是忘了在楚越战争中偷袭的燕军?”

元善清这一句轻描淡写,可是定王听着却是十分突兀和心惊。定王已清楚,正在楚越双方战争焦灼之时,北燕皇帝慕容伦突然举全国之力攻打越国,令人咋舌的是,其原始动机不过是为了一颗珠子!

“莫非此次又是辽国阴谋?”定王心惊,“如此还是小心为妙,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王爷又不赞成陛下御驾亲往?”

“燕国皇帝毕竟是一国之君,岂能甘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异国驱遣?何况现在燕国又有陈崇袁辅政,但计圣上安危,派一使节前往如何?越王赵恒石年老多疾,不会亲住,西梁太后更不会让西梁皇帝离了长安!”定王当真对自己原先的决定迟疑了,为此他还举了些许例证!

“正是因为他国君主都不会亲赴瀛洲之约,吾皇才更要御驾亲往!”元善清一语十分笃定,毋容置疑。

“为何?”定王知道,但是他还是不想让皇上置身险地,故作此明知故问。

“争取陈崇袁!”元善清这一句答得斩钉截铁,“统一中原需要他,抗辽更需要他!”

只听元善清如此一句,定王便什么都明白了,问道:“此中情节陛下知晓吗?陛下是如何决定的?”

元善清正色道:“此中情节前些时日,在下独自面君之时,并未对陛下言明其中之害,但昨日在文德殿之时,在下与陛下,赵大人,汪大人细议此节,陛下犹在思虑,然则太子既已确立,陛下十之八九要亲往!”

定王此时方知昨夜是怎么一回事!皇帝召任龙腾定又是“伏惟陛下圣衷独裁,圣心独断。”要么是置之不语。而自己肯定是赞同去的,所以早召晚召都一样。令其不解的是,任龙腾竟然附议自己所奏!

“季氏人是赞成陛下亲自前往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乱世为君应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胆魄。”定王一瞬间立即改了口,除了元善清一番言语和这是他本来的想法以外,还因为他想起了先皇帝,青少年时期的自己。

“在下也是此意,毕竟圣上已是即位十年之君,该当有自己独立自之建树。若行无碍之险,得一孤臣报之肝胆……可是赵大人,汪大人出于圣上安危,仍持两可……”

“如此就要看陛下胆魄如何怎样抉择了!毕竟,他已不是小孩子了!”定王深衷一叹,看着渐渐落尽的的夕阳,一阵风吹过,鬓角的白发扬到眼前一撮……

0

第52章 疑义相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