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月牙寨狼兵>第一章 深夜除恶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深夜除恶人

小说:月牙寨狼兵 作者:西江木子 更新时间:2018/11/29 9:19:52

当西坠的太阳收起了最后一抹光辉,越来越浓的暮色笼罩着大地时,高山县城里的人们便早早关了大门,熄灯将息了。在朦胧的夜色里,岜思山脚下的小小山城如同画家调色板上的颜料,浓一块淡一块的堆集在那里。那一间间低矮的房屋散落在山坡上,像一个个雨后突然冒出的野香菇。

夏日的夜晚,夜幕虽已降临,但白天滞留的热气却没有马上退去。从岜思山上潺潺流下来的溪水,带来了一股凉气,驱散了溪边的热气,给为数众多的小生灵辟出一方净土,它们聚集在溪边的杂草丛中欢快地鸣叫。原野的小精灵莹火虫们此刻正是它们自我表现的好时光,于是,三三两两的在黑暗中潇洒地闪着微光,星星点点,时隐时现。

胡志诚根据罗元元提供的地址,对韦德宏的住地进行了两次实地勘查,制定了周密的行动方案。

那天,罗元元一直在警察局门口蹲守。天黑之后,罗元元回来报告说,警察局长韦德宏已经往西来街去了。胡志诚和孙卫民听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这个作恶多端的家伙,今天晚上,我们就送他上西天去。”

两位好汉在小西街孙记药铺里密谋大事。关上药铺门,回到堂屋里,胡志诚镇定地对孙卫民说:“这是我们在高山县第一次除恶行动,我们要力争做得干干净净。”。

三人精心乔装一番,罗元元穿着破旧衣服仍扮作乡下穷妹子,孙卫民还特地用一块粘胶在她的眼角做了一块假伤疤,并把她白嫩嫩的脸涂得黑黝黝的,胡志诚和孙卫民则穿上夜行装,并备好一块蒙脸的黑布。看看天色尚早,三人面对面呆坐了好久。兰兰知道他们今天晚上要出去做大事情,可能与那个警察局长有关,但具体要做什么她并不知道。罗元元第一次参加行动,却显得少有的镇定。这女娃从小跟着她妈妈吃尽了人间的苦头,显得比一般的同龄人成熟很多。

孙兰兰给大家做了夜宵,瞧着墙上的挂钟快到十点了,她就端出来叫大家吃点夜宵。吃完夜宵,大家在焦虑中终于等到十一点的钟声敲响,三人顿时精神振奋地起身举着灯走进卧室,关上门,从床底下掏出两支手枪,胡志诚和孙卫民各自将手枪插在身后腰间,罗元元则将一把尖刀藏在腰间。这是事先商量好了的。

他们拿枪去只是为了预防万一,按照计划,今晚的行动并不打算用枪。胡志诚十八岁当兵,前前后后在部队里干了八年,凭他的身手,要对付一个警察局长,简直就是老鹰抓小鸡仔。只是,他们对警察局长不知底细,还有他的勤务兵可能也是个硬茬,要是遇到反抗,得有两手准备。

“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开枪。”胡志诚再次强调一次。

三人悄悄模到西来街,只见那院墙并不是很高,要进院子不是很难。不过胡志诚早就探明,里面的房子很严实,硬闯进去恐怕不行,只有从正门进去最为稳妥。

罗元元来到地方便依计而行,从院墙翻进去,落到院里后悄悄摸到角落的鸡笼旁边,正要伸手掏鸡,一个人影来到她身后,低声喝道:“别动。”其实,罗元元刚一落入院内,就惊动了那个黑影,因为罗元元落地时动静不小,她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正是引他过来抓住自己。

罗元元不慌不忙地站起来,那人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罗元元一看是个高大的男人,也不挣扎,只是“哎哟”地叫唤了一声。这一声也是有讲究的,不能太大声也不能太小声,要刚好让房间里的人听见却又不让院外街坊邻居听到。

“哎哟”,“哎哟”罗元元又叫唤了两声,那高大男人低声喝道:“不许叫唤,跟我来。”

这时,房间里传出了声音:“马瑞文,怎么了?外面有什么情况?”

那高大男人应道:“局长,没事,是一个来偷鸡的小毛贼,我已经抓住她了。”

“抓住就行,先把人绑了,明天再审。”房间里又恢复了宁静。

韦德宏这老贼在高山县横行多年,一向认为整个高山县都是他的天下,只有他去找别人的麻烦,没有任何人敢找他的麻烦。一个偷鸡贼他自然没当回事,继续抱着姘头睡觉才是最重要的。他做梦也想不到今晚会有人来取他的性命。

罗元元被那个高大孔武的马瑞文拉进一间厢房。马瑞文凭感觉就知道手里抓的只是个小丫头片子,根本不放在心上,低声吓唬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翻墙偷鸡,不要命了你。”

“我偷鸡是不假,可是没偷成,你要拿我怎么样?”

“咦,嘴巴还硬。”马瑞文双手抓住罗元元想看清她的脸,罗元元却使劲挣扎,扭着头不让他看清自己的脸。

罗元元欲使出分筋错骨功夫,却被马瑞文紧紧抓住双手,那手劲把罗元元的骨头都差点捏碎了。罗元元情急之下低头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马瑞文疼得唔唔地叫唤。罗元元这才挣脱了他,脱门而出。马瑞文也赶紧追出来,罗元元就在院子里转圈跑,然后随手抓起一根木棍,与马瑞文对峙着。

这么一闹,房间里的人彻底被闹醒了,声音从里面飘出来:“马瑞文,你搞什么搞啊。”

马瑞文压低着声音应道:“没事局长,我收拾得了她,你放心休息吧。”

罗元元也压低声音说:“你再敢碰我,我和你拼命。”

马瑞文心想这女娃子也是做贼心虚,不敢声张,于是胆子大起来,朝罗元元猛扑过去。罗元元照他身上打了一棍,却好像打在木桩上,连动都不动一下。

马瑞文再次抓住了罗元元,正使劲往房间里拖,突然后脑勺遭到重重一击,便失去了知觉。

胡志诚在最恰当的时候出现了。他示意罗元元去开大门,把在门外把风的孙卫民叫进来,自己迅速把那个大汉马瑞文拖进房间,收了他的枪,拿出早就备好的绳子将他捆个结实,并用一块毛巾把嘴巴堵上。

这时,房间的正门打开了,警察局长韦德宏披着件衣服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枪,四处张望:“马瑞文,你怎么样啊,那偷鸡贼在哪?”

突然,一支冰冷的手枪抵住了他的后脑勺:“别动,动一下就把你的脑袋打烂。”

韦德宏乖乖把枪举了起来。只见从阴影里又走出一个蒙面人,伸手取了他的枪。那是孙卫民。孙卫民随即把韦德宏的枪交给了罗元元。

胡志诚和罗元元把韦德宏押进房间,孙卫民继续在门外把风。床上的女人见有人拿枪抵着局长的脑袋,吓得浑身筛糠。

房间内灯光很昏暗,但罗元元还是机警地用一块黑布遮了脸,然后举着枪指向那个女人。

“好汉到底要干什么呀,如果想劫财,家里有的你尽管拿去。”韦德宏倒是很干脆,并示意姘头赶快拿钱。

那女人从床头柜里鼓掏了一阵子,拿出一包大洋递给了罗元元。

罗元元接过来掂量掂量,只觉沉甸甸的,也不知有多少。

“这是一百块大洋,”那女人说,“家里就有这么多,全给你们了,快放人吧。”

“没那么容易!”胡志诚冷冷地说。

韦德宏看到胡志诚还很不满意的样子,向那女人催促道:“再拿。再拿。”

那女人又从柜子里摸索一会,又拿出比刚才更大的一包大洋。

“老贼,今晚你就算拿出再多的银子也救不了你的命。”胡志诚的话比冰雪还寒冷。

“那好汉到底要干什么呀?我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你到底想干什么呀?”

“老贼,我问你,你凭什么枪毙了那坡村的阿山夫妇。” 胡志诚厉声问道。

“他们私通共匪。”警察局长话一出口就后悔了,瞪大了双眼看着胡志诚,“你们,你们是……”

“一点没错,我们正是你们所说的共匪。但是,阿山夫妇并不是共匪,只是我们有一位同志临时住到他们家几天,他们也并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凭什么就这样枪毙了两个无辜的群众,你这是草菅人命。”

韦德宏听着这几句话,早已魂飞天外,不住地瞌头认罪:“我有罪,我该死,我不该为了邀功,就随便把人诬为共匪。求好汉放过我一马,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罗元元无比气愤地说:“你这个人好歹毒,为了邀功,就随便杀人。阿山叔和阿婶多么善良,多么老实,我在他们家住几天,他们就像我的亲叔叔亲婶子一样,待我很好,对这样的人,你说杀就杀,你还有人性吗?”

“你身为高山县警察局长,本该为老百姓主持正义,你却黑了心肠,横行乡里,鱼肉百姓。你这种恶人真是不该活在世上了。”胡志诚的口气依然冰冷。

突然,韦德宏一跃而起,扑向胡志诚。胡志诚猝不及防,被他扭住了拿枪的手。本来韦德宏根本不是胡志诚的对手,可是韦德宏此时是拼命一搏,突然暴发了超出一般的力气。两人扭在一起。韦德宏突然像一只疯狗似的张嘴咬住胡志诚的手。

罗元元看到胡志诚被咬,她的心不觉一紧。相处这些日子以来,虽然两人还没有肌肤之亲,但早已心心相印,气息相通,她已经把他当成最亲的人。此刻,她仿佛看到最亲的人被恶狼撕咬,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便从怀里拔出一把尖刀,猛地插入韦德宏的后背。韦德宏还是没有松口,罗元元拔出带血的尖刀,又用尽全身力气猛插下去。这一次她是胡乱插下去的,却从韦德宏的肩胛处插入了脖子,血便从韦德宏的嘴里渗了出来,韦德宏终于慢慢松了口,软绵绵地栽在地上。

胡志诚看着自己的手臂,被生生咬出了几个血洞,疼得直皱眉。

罗元元举起带血的尖刀又想杀了那个女人,胡志诚赶快制止她:“不要杀她。”

罗元元不解地问:“这种女人也不是什么好女人,留她干啥。”

胡志诚说:“我们不能滥杀无辜。如果我们随随便就杀一个人,那与这个恶毒警察局长有什么区别?”

罗元元这才抚着他的手臂看,心疼得流下了眼泪。

胡志诚叫罗元元把那女人绑在床头,并往嘴里的塞了一把毛巾,对她说:“我们是红军游击队,明天,你到县长那里,把今晚看到的和听到的都如实告诉县长。”

那女人使劲地摇头:“呜呜呜,呜呜呜。”

胡志诚说:“叫你说你就说,我就是要让县长知道,在高山县并不是都由国民党反动派一手遮天。在高山县城,还有一支红军队伍,专门铲除为害乡里的恶霸。”

罗元元去扒拉一下刚才那女人掏出钱的柜子,又得了几大包银元和一支手枪。罗元元喜出望外之余,还在柜子里发现一个精美别致的小盒子,打开一看,内有一物,甚是精美。罗元元不知何物,便叫胡志诚去看。胡志诚走近一看,原来是一把翠绿色的玉如意,盒子里还附有一张小纸条,上面用隶书工工整整写着两句诗:“举头红日近,俯首白云低。”胡志诚也不解其意,但见玉如意质润如脂,琢饰精美,吉祥图案,丰富多彩,似乎价值不蜚,便叫罗元元也一并拿走。

胡志诚从一包银元中拿出十块大洋放在床上,留给那女人,便悄悄地撤离。

这一次行动,除掉了恶贯满盈的警察局长,还缴获三支手枪,一千多块大洋,胡志诚也是大喜过望。但是,只因那把玉如意,日后他和罗元元一直被人追杀,这一点他却是始料未及。

6

第一章 深夜除恶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