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缉毒警察之英雄无悔>第七章:敲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敲诈

小说:缉毒警察之英雄无悔 作者:祥和静心 更新时间:2018/11/29 12:34:18

何功培在夜总会里,遇到一个气质不凡,谈吐高雅的女人。

这女人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鲜红色的吊带衫,白色的高跟鞋,妩媚柔情的双眼迷人水灵,性感的红唇精致诱惑,白皙的脸庞搭配一个曲线柔美的鼻子,吐气如兰,娇声动听,让人怦然心动。

何功培看到这个女人如此青春美艳,就对她心神荡漾,难于自控。

他对这女人恭维道:“美女,你好漂亮”。这女人叫王秋雨,一个喜欢灯红酒绿,专门钓凯子的女人。

王秋雨看何功培穿着昂贵,一脸油光满面的笑容,就猜他是个暴发户。

何功培和王秋雨,两人相谈甚欢,彼此互诉衷肠,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王秋雨对何功培说道:“这里音乐太吵,空气太浑浊,想要出去透透气”。

何功培就带王秋雨,上了自己的豪华进口车。王秋雨看何功培开着这么昂贵的车,心里暗自高兴遇到了一个大凯子。

这时候,刘工炳打电话过来,语气焦急的跟何功培要买货。

原来,刘工炳在家睡觉的时候,双手双脚开始发抖,浑身像在寒风里一样寒冷。他知道自己快犯毒瘾了。

刘工炳跑到一个豪华酒店里住下来,打电话给何功培,让他赶紧送货过来。

何功培听刘工炳说话慌乱,知道他可能快犯毒瘾了。

“你在哪里?”,何功培问道。

“我在酒店里”,刘工炳说道。

何功培就对王秋雨说道:“你陪我去见个老板”。

王秋雨欣然答应,并陪着何功培来到酒店,见到了刘工炳。

刘工炳脸色痛苦,正蜷缩在床上的被子里,浑身哆哆嗦嗦的发抖。他看到何功培带着一个漂亮女人进了房间,就说道:“何老板,快点帮我一下”。

何功培伸出手,对刘工炳比划了一个7的数字,并说道:“7000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刘工炳脸色铁青,怒视着何功培,然后双眼一红,大滴的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让人看着伤感,可怜。

“你这畜生养的东西,你信不信我会杀人灭口?”,刘工炳咬牙切齿的对着何功培说道。

在夜总会里混了几年的王秋雨,看到刘工炳在被子里发抖,心里就明白他毒瘾快犯了。但是,她还是被刘工炳的表情,和说话,吓得心里一惊。王秋雨看了看何功培,在心里鄙视他:“一个毒贩,竟然如此的狮子大开口,真是灭绝人性”

“你吸毒,就一辈子离不开毒品。你的公司,家庭,社会地位,名誉,和希望,都寄托在我这样的毒贩身上。我死了,你也就完了”,何功培说道。

“我求你了,给我抽一口吧”,刘工炳从床上爬下来,跪在地上给何功培磕头,苦苦哀求。

何功培一脚把刘工炳踢开,坐在椅子上,对他愤怒的说道:“你身家上亿,到这种时候,你还这么小气?我不要多,只要7000万就够了。以后,我会让手下,按时给你送货,而且给你保密”,何功培说道。

此时,刘工炳鼻涕眼泪一大把,用双手不停的在自己身上扣抓。他的身上被抓得一道一道的血痕,两条手臂就跟发霉长绿毛的腊肉一样,上面还满是针疤,看得人触目惊心。

“求你给我抽一口吧。我啥都答应你”,刘工炳哭着祈求道。

“你赶快给我钱,不要浪费时间”,何功培看刘工炳很快就要坚持不住,很得意的笑道。他拿着刘工炳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对刘工炳说道:“赶快转账到我的账号,就用你的境外账号转”。

何功培在手机上操作好转账号码,就把手机丢在地上。

刘工炳悲伤的看着手机,抬头惨叫一声,在地上又哭又叫,满地打滚,还用头不断的撞地,弄得自己满脸是血。他这疯狂的行为,看得人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别撞地了,弄得自己头破血流,最后还不是乖乖的付钱?你只要吸毒,只有死才可以戒掉”,何功培说道。

刘工炳趁着自己还没更疯狂的时候,含着眼泪,咬牙切齿的用手机给何功培的账号,打进了7000万块钱。

何功培拿过刘工炳的手机,看到他确实转过账,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注射器,和一个小药瓶,扔在地上。然后,何功培楞了一下,用狠毒的眼睛看了刘工炳一眼,瞬间恶念升起。他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药瓶,扔在地上。

接着,何功培转身,头也不回的拉着王秋雨,就走出房间跑了。

刘工炳看到小药瓶,立即眼露精光,扑上去就拿着注射器,把针扎进小药瓶里的,吸光里面的药水。

然后,他快速拔掉小药瓶,把注射器对着自己的右手臂,猛的扎了进去。接着,他把另外一个小药瓶里的药水,用注射器扎进了脖子里。

瞬间,一种如释重负,仿佛奔跑在草原上,沐浴温暖阳光的美妙表情,在刘工炳的脸上蔓延开来。

他舒服的仰着头,不停回味那美妙的瞬间,咂咂嘴巴大笑起来,然后大颗的眼泪夺眶而出。

一种喜极而泣的快感,让他泪流满面。他感觉自己是个诗人,文学家,是个有故事的人,需要把自己灵魂里的故事,都说出来给别人听,要引人注目,要精彩绝伦。

突然,他心里一惊,一阵恶心。他感觉身后有个穿白色衣服,脸色狰狞的男人,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要用手里的刀杀了自己。

刘工炳惊慌失措,对着身边的空气,大喊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他赤身裸体,大吼大叫,猛的冲出酒店房间的门,沿着楼梯疯狂的奔跑。他的速度快如闪电,疾如风,越跑越精神错乱,越跑越害怕,完全陷入疯癫的状态。

刘工炳的脸上表情,如见鬼魅,目眦尽裂,龇牙咧嘴,让人惊恐万分。

他快跑到12楼,酒店健身房的时候,被台阶跘了一跤。这一下,摔得他满脸鲜血。但是,他爬起来丝毫没有停留,继续朝楼顶跑去。

酒店的一个男服务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刘工炳赤身裸体,嗷嗷怪叫着,从眼前狂奔而去。

“快追他”,有人朝服务员喊道。服务员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即狂追刘工炳。

刘工炳跑到顶楼,对着月亮伸开双臂,大喊一声:“妈妈,我来了”。

服务员在刘工炳从楼顶跳下的瞬间,冲过去一把保住了他的腰,把他救了回来。刘工炳有点清醒过来,左右看了一眼,对这服务员说道:“刚才有人追杀我”。

“没人追杀你”,就在服务员安慰刘工炳的时候,不小心松开了手。就在服务员松手的瞬间,刘工炳一挺身窜了起来,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从楼顶跳了下去。

啪嗒一声,酒店门口的保安,被从天而降,摔得脑浆炸裂的刘工炳,吓得惊叫躲闪。

何功培开车带着王秋雨,准备去找一家酒店。

王秋雨对何功培说道:“去我家吧,安全,又不用证件”。何功培满心欢喜,立即答应。

到了一个小区门口,何功培停下车,跟着王秋雨朝小区里面走。

王秋雨走着走着,对何功培说道:“我去一下厕所,你在这里等一下”。

说着,王秋雨就转身朝回走。何功培感觉不对劲,就跟了上去。

这时候,在朦胧黑暗的墙角,突然有两个人影,朝何功培扑了上来。

何功培吓得毛骨悚然,刚要掏枪,脸上就被铁棍子狠狠的打了一下。因为惊慌失措,何功培的枪也掉了。

“啊”,何功培惨叫一声,被打倒在地。两个壮汉拿着铁棍子,劈头盖脸的打在何功培的头上。

何功培捂着脸,拼命用双手挡着脸,躲避铁棍的殴打。这两个壮汉出手狠毒,下手无情,就喜欢用铁棍子打人的头和脸。他们打得何功培屎尿齐出,精神崩溃。

“我服了,不要打了。再打就要死人了”,何功培求饶道。

王秋雨走过来,让何功培给自己转账。

何功培被逼转了288万,给了王秋雨。然后,王秋雨和那两个壮汉,把何功培的车也开跑了。

被人抢劫,还痛殴一顿,何功培气急败坏,打电话给孙雷,让他赶紧过来接自己。

孙雷正在睡觉,被手机响声吵醒后,一看是何功培的电话,就把手机放在枕头下面,不接。

何功培又打了陈奇虎的电话。陈奇虎立即开车过来接何功培,并表示要帮助何功培找到王秋雨,给他报仇。

第二天,何功培在酒店里一觉醒来,陈奇虎告诉他,富商刘工炳跳楼死了。

何功培心里一颤,在心里说道:“跑,赶紧跑”。

就在这时候,米牧清打电话说,要和何功培见面。

何功培见到米牧清的事情,看见他脸色阴沉,正在朝一间小房子里张望。

何功培走近一看,发现顾健国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过去了。

何功培脸色惊恐,转头看着米牧清问道:“这怎么回事啊?”。

米牧清指了一下顾健国,对何功培问道:“这人的底细,你了解过吗?”。然后,米牧清惊奇的看着何功培的脸,对他问道:“你怎么弄的脸肿成这样?”。

“昨晚,我找一个女人谈心,被放了鸽子”,何功培尴尬的说道。

米牧清厌恶的看了一眼何功培,对他继续问道:“这顾健国,是什么来头?”。

“是我侄子郭斌,在监狱里的狱友。听说,他是因为贩毒进的监狱。他以前当过消防员,因为没钱,就贩毒。好像第一次就被警察抓了,判刑一年半”,何功培说道。

“他是哪里人?家在什么地方?家里还有什么人?”,米牧清说道。

“家是外地的,家里只有父母。我派人去他家打听过,他家邻居都说他人还不错,出去打工了。他家里也没啥亲戚朋友,是军警”,何功培说道。

“我怎么第一次看到他,就感觉这小子不对劲。他的眼神,跟别的人不一样”,米牧清说道。

“啥?你认为他是警察?”,何功培心里一惊,对米牧清说道:“不会吧。这人我调查过,也试探过,他没有警察的气质。孙雷和他打过架,他不会警察的散打动作”。

“他在你手下,没有可疑的地方?”,米牧清说道。

“他跟我时间不长,没啥可疑的地方。他就是当我的司机,兼职保镖。如果,他是警察,我早就进监狱了”,何功培说道。

“哦,我知道了”,米牧清对何功培点点头,说道:“走,去看看丁峰”。

房间的大厅里,古色古香的家具,慢吞吞的麝香烟雾缭绕,加上墙边书柜上一排一排整齐的书,显得屋里窗明几净,像个书香门第。

丁峰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正襟危坐,正在听一个老和尚讲经。

丁峰的身后,两排20个满是青色纹身的彪形大汉,正抬头挺胸,怒目圆瞪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从大汉身上那狰狞的纹身,整齐严肃的“坐板”动作,还有老和尚温和的讲经声,让人感觉屋里的气氛有点诡异。

何功培在心里嘀咕:“丁峰,你装啥活菩萨。因为自己坏的流脓,良心不安,怕晚上做恶梦睡不着,想要超度自己?”。

米牧清咳嗽了一声,那老和尚立即起身,走出了大厅。

丁峰长叹一口气,抬头对米牧清说道:“啥事?”。

米牧清一指何功培,对丁峰说道:“何老板来了”。

丁峰一看何功培来了,立即很热情的和何老板寒暄,让座。

何功培看着那20个彪形大汉,对丁峰问道:“这些肥头大耳,五大三粗的大汉,带着一身纹身, 在地上“坐板”,看着感觉心惊肉跳,以为在看守所里一样”。

丁峰笑了笑,对何功培说道:“最近,有个人不老实,我想找人干掉他”。

“谁?”,何功培问道。

“孙雷。他生意做得还可以,可是不从我这里拿货。他除了跟你拿货,还从张思年手里拿货。兄弟,孙雷早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你难道不知道?”,丁峰说道。

“不但孙雷不服我,那陈奇虎也开始不服我。新旧交替,取而代之,这是江湖的规矩。他们没翻脸摊牌,没对我动手,就算很讲义气了。我也是装糊涂,得过且过。现在的年轻人太猛,都想搞老大扬名立万,一鸣惊人”,何功培说道。

“孙雷有个亲戚,叫孙海洋,是个大老板,很有钱,你去敲诈他一笔钱”,丁峰说道。

何功培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你们准备把孙雷怎么样?”。

丁峰咬着牙,对何功培用右手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何功培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对丁峰说道:“敲诈这事,我包了”。

1

第七章:敲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