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大秦劫>第三十八章 亡国之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八章 亡国之鬼

小说:大秦劫 作者:糖糖小小酥 更新时间:2018/12/13 8:26:59

车水马龙,大街上行人往来不绝,贩夫走卒,商贾客旅,县城里的烟火气息很浓,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城市又渐渐地变得繁华起来,破碎的经济和农业也在缓慢的恢复中,坚强的蜀人又再次忙活起来建设自己的家园,雅安的人民那饱受伤害的心灵也开始结疤愈合。

虽然被战火焚毁的房屋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但是昔日繁华的城市还是变得生机勃勃起来,在废墟上新的建筑拔地而起,这片土地也迎来了新生。

小太监魏怜在白景安的挽留下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答应在雅安小住几日,这不一大早的魏怜便在几个护卫的陪同下在城中闲逛起来,这也是魏怜第一次到蜀郡,蜀郡的风土人情也让他有几分痴迷,他是一个魏人出生在大梁的官宦世家,平日里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流连在大梁城中的烟花柳巷,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后来到了秦国咸阳便是整日都在那个幽闭的地狱里做着复国的美梦,策划着一起起阴谋,像现在这样轻松的日子他好久没有体验过了。

不能被这种悠闲的生活给腐化,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呢,魏怜在心中提醒自己,亡国的仇恨不是那么容易忘记的。

魏怜的目光又开始变得冰冷起来,他的脚步在一个玉石铺子的门后停下来,魏怜对自己的护卫说道,“在这里等着,咱家进去看看,挑几件喜欢的东西玩玩。”

“诺。”护卫们分成两排站在了玉石商铺的门口。

魏怜的目光四下扫了几眼,转身进入了店里,这个玉石店并不大,装潢也是普普通通,在罗马大军的洗劫下基本上也是空空荡荡,藏品几乎被搬空了。

一个十五六岁大的小厮正趴在柜台上打瞌睡,因为铺子里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了,战火洗礼后的雅安城也没有人有兴趣来逛玉石店,生意也不是很好,所以小厮也没有什么精神,听到有脚步声赶快从柜台上爬了起来。

“客官您好,请问您要点什么?”小厮有礼貌的问道,他看得出来眼前的年轻人身上穿得衣服布料华美,一定是达官显贵,所以十分恭敬不敢怠慢。

魏怜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自己在店里闲逛了起来,小厮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这些个贵人们都是这副嘴脸他已经习惯了。

魏怜冷冰冰的目光一一扫视过店里的藏品,忽然目光停留在了一匹玉马上,这玉马造型古朴大方,作扬蹄腾飞状,虽然精美却是不足以动摇这位见多识广的內侍大人的内心。

可是魏怜却是在这里长久驻足,眼神中闪过一丝别样的神色,有点哀伤也有点珍惜,长久只听见他低声唱道。

“园有桃,其实之肴。心之忧矣,我歌且谣。不我知者,谓我士也骄。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园有棘,其实之食。心之忧矣,聊以行国。不我知者,谓我士也罔极。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忧矣,其谁知之!其谁知之!盖亦勿思!”

魏怜的声音低沉而苦涩,一曲魏风被他唱得婉婉动人,让人仿佛变成了那诗歌中的人物,真是闻者落泪,听者悲鸣,他本是大梁贵公子如今沦落为阉人,这悲伤之情更是无法掩饰,魏怜泪眼婆娑,他仿佛回忆起自己被野蛮残暴的秦兵从大梁押送到咸阳的路上自己的脚掌都磨破了,遍体鳞伤的自己饥寒交迫,亦步亦趋的走着仿佛行尸走肉一般,这地狱之路自己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那是他第一次流泪,他从前对那些士大夫们充满着不屑,每当他听到那些虚伪的士大夫们唱起这首魏风园有桃的时候,总是嗤之以鼻,魏国正当盛世他们却在那里啼哭诅咒大魏,真是该死。

可是真当秦兵兵临大梁城下,将魏国国都围得水泄不通的时候,他才知道害怕,才明白这些士大夫们的忧国忧民之言是多么的真挚。

魏怜这个浪荡的贵公子终于是在秦军的铁蹄下幡然醒悟,可惜已经太迟了,魏国贵族们为他们的骄奢淫逸和昏庸无道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当魏怜被阉割送到咸阳宫为秦始皇唱曲子的时候,他的整个世界都变得灰暗了,再为秦始皇唱起这魏风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喉咙是那么的苦涩。

魏风园有桃是《诗经》中魏国的一首诗歌,当时被魏国的士大夫们传唱,魏王和魏国的公室们荒淫无道,面对如狼似虎的秦国,今日割五城明日割五城,割肉饲虎的魏国越来越弱,即将面临亡国的危险,这首诗歌的大致意思是这样的。

园子里的树上结满了鲜桃,那些甜美的果实可吃个饱。但我内心里充满忧伤情怀,低唱着伤心曲浅呤着歌谣。那些不理解我痛苦的人啊,肯定说我书呆子清高孤傲。这些通达之人说的很对啊,但请你告诉我怎么办为好?我内心里无尽的忧伤情怀,普天下之人你们谁能知道!你们谁能真正理解我心啊,我还是不要空自伤怀的好!

园子里的小枣树枝繁叶茂,那些鲜美的果实可吃个饱。但我内心里充满忧伤情怀,姑且到广袤田里转悠一遭。那些不理解我痛苦的人啊,肯定说我书呆子是大傻冒。这些通达之人说的很对啊,但请你告诉我怎么办才好?我内心里无尽的忧伤情怀,普天下之人你们谁能知道!你们谁能真正理解我心啊,我还是不要空自伤怀的好!

魏怜一曲唱罢眼泪已经打湿了衣襟,他洁白如玉的手轻轻抚摸着白玉飞马,缓缓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真的好累好累,他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他失去了他的一切,他只是一个孤独又无助的可怜虫。

“贵人也是魏人?”小厮的眼眶也有点湿润,他试着用魏地的口音小声询问道。

魏怜用柔和的目光看了一眼小厮,苦笑道,“呵呵,哪里有什么魏人啊,现在只有帝国的河东郡和河内郡,你这小孩莫要胡说,让人听了去告奸是要被罚去修城墙的。”

小厮却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他仰起头说道,“贵人,我虽然出身卑贱却从来不敢忘记自己的母国,哪怕是死我也是魏国的鬼。”

魏怜一笑有些赞赏的点点头,“说得好,小子是魏地哪里人啊?”

小厮忽然神色有点紧张,搪塞道,“呵呵,小人卑贱哪里知道自己是哪里人,跟着逃难的流民一路颠簸流离到了蜀郡,早就忘记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了。”

魏怜的眼睛是多么的毒辣,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小厮在说谎,不过他也没有拆穿,“呵呵,小子你还挺鬼精,叫大梁鬼人出来见我吧。”

“什么,贵人你说什么,小的听不懂,什么鬼呀什么的,您可别吓唬小人啊。”

魏怜将手中的玉马放下,说道,“圣火不灭,故国永存,万众一心,亡秦者胡。复国会,大魏鬼公子。”

小厮一愣,张口说道,“圣火不灭,故国永存,众志成城,马踏咸阳。复国会,魏狗儿。”

“贵人您,您就是大魏鬼公子?不知公子亲临有何要事,我等愿为复国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请公子差遣。”小厮一脸的坚定。

魏怜点点头,“呵呵,带我去见大梁鬼人吧,我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去做。”

小厮一伸手,“公子请跟我来。”

“好。”魏怜大步跟上小厮,向小店的内屋走去。

小厮来到一个货架前,将货架的一角轻轻转动,只听到嘎吱一声,一个黝黑的通道口出现了,小厮把手一伸,“公子请,鬼人大人在里边等您,小的为您在这里守着。”

魏怜冲着小厮笑了笑,一步迈进了通道里。

通道连接着一个地下密室,当魏怜走进去后发现这里别有洞天,走了几步便看到了光明,这里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建筑群,有着大大小小的房间楼阁,在最中间有一个宽大的广场,广场周围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一群黑衣人在广场上来回冲杀,练习着搏杀之术。

“桀桀桀桀。”一声阴冷的笑声传来令人不寒而栗。

“不知是什么风把鬼公子您吹来了,您还惦记着老鬼呢,呃咳咳咳咳。”一个沙哑略带着咳嗽的嗓音从魏怜的身后传来。

“唉,昔日的魏武卒已经变成了今天这个不人不鬼的样子了吗?我们这些亡国之鬼还真是可悲啊。”魏怜的声音有点低沉,他转头打量起了来人。

那是一个干瘦的如同骨头架子的老人,他的半张脸被烧焦了露出森森白骨,身体佝偻着拄着一个铁拐杖,瘸了一条腿走起路来一跌一拐的。

大梁鬼人这个代号倒是也贴切,老人这个鬼样子哪里像个人,说他是鬼恐怕没有人会不信,如果不是魏怜的话,谁能相信这个鬼一样的老人会是威震天下的魏武卒中的一员呢。

2

第三十八章 亡国之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