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灰色>倒霉的殿后(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倒霉的殿后(5)

小说:灰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8/12/6 9:34:28

“运气好,我们也许还能找到营部,运气不好恐怕要去找团部了……下火车那会我就知道是这个结局,人家都在退,偏偏我们上去,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听了李久的话,周大牙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他也从火车皮上下来,也跟着部队往前走,可他就没有像李久那样去想问题,这专业和业余的还就是不一样。

“昨天,我们算是运气好的,天气灰蒙蒙的可就是不下雨,可飞机也起不来,要是鬼子飞机再过来轰炸,我们肯定顶不住2个小时就得都扔在哪儿。”李久又说道,“咱们排目前可能是全连唯一保持建制的排了,胡子连长带着的那些人肯定不会有好的下场,他们太惜命了,太惜命就会做出缺德的事,做了缺德的事情老天能让他们好过吗?嘿嘿,反正我是不信。”

“没那么严重吧?我看连长挺够意思的,给咱们留下那么多弹药还有馒头和光洋。”说着周大牙从怀里摸出了那十块大洋。

“就这点钱?买不了他们的命,胡子连长连地图都没有,而且我发现他不记路,出来后,他能找到路就算不错了,跟着他的那些人除了怕死,什么都不会,不信到了地方你在看,我估计这辈子恐怕都见不到他们了。”李久说着看看涵洞外面,他仿佛隐约看到了鱼肚白,“天快亮了,这时间过的真他妈的快。”

“这是我从一个鬼子小队长身上搞来的,”李久拍拍手中的地图,“你看看,这鬼子把这沪宁地区摸的多清楚?这地图比我在团部看到的地图精确多了,鬼子在地图上都标注了进攻的路线,咱们得绕开鬼子的路线,走小道和岔道,争取早一些赶到南京 ,不管怎么说,咱们在淞沪干了一票,总得找人给咱们发饷吧?”

“是啊,都说当兵拿饷当兵吃粮,可是现在却是饿着我们呢。”周大牙心情不好的说着,“可是我们赶到南京就肯定有饷钱拿吗?我们走,鬼子不会追吗?”

“这个?”李久看着脑洞大开的周大牙,“从昨晚的情况看,淞沪会战是结束了,鬼子一下子进入了大上海,他们就是胃口再大恐怕也要消化一段时间吧?他们要想打南京,那国府就是装装样子也要抵抗一阵的,所以,我们抓紧时间往回赶就有希望,至于我们将来的出路?我可说不好,这个仗打的稀烂,不知道是上面真的没人还是我们这些大头兵真的不行,结果你也看到了,这一路上来,我就没见到几个咱们107师的,更别说咱们团和营的,我们输了。”

周大牙知道李久说的这个输是指的什么,不是说对鬼子打仗输了,而是说自己的部队可能在战场战役中会被取消番号,剩下的残兵将会被打散分配到其他部队去,想着自己这群人就想奴隶一样的被买来卖去的,周大牙心里不是滋味。

第一个醒来的是狗蛋,他是被篝火里烤的馒头香给弄醒的。跟着狗蛋的嚼馒头声又把其他人给“吵醒”了。

大头兵们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刷牙洗脸,没那条件。他们瞪眼抽着篝火灰烬里烤的焦黑的馒头的,这是他们的命,没啥好埋怨的。

“喂,你们几个,拾捣拾捣,准备出发了!王小,就属你最慢!”周大牙暴怒的看着不招待见的没眼力见的王小。随即有转头问李久,“咱们向哪儿走?”

李久看过地图后说道,“向西,越过阳澄湖,到达吴县,地图上的距离是120里,哥几个,咱们今天要走一天,大家路上再找吃的吧!”

吃了馒头,哥几个似乎有了力气,他们不再沿着铁路走,铁路不安全,鬼子的飞机会随时来光顾,跟着大群的难民走都是不理智的,人越多,出现危险的机会越高,所以,走出去20多里,李久就在一个湖网边上的小村子里找到了一条木船,于是,哥几个几枪托就把船老大给制服了,周大牙象征性的扔给了船老大2块大洋,“不白使你的船,我们给你船钱。现在,你把我们送到太湖去就行。”

“不是太湖,是镇江,我们要去镇江!”李久纠正道。

“镇江?侬港啥拧玩笑?这里不通镇江的。”船老大欺负眼前这几个大兵说的是北方话,准备来个抵死不认账。

“听着,我们虽然是北方人,可对这里是清楚的!”李久伸手抓了一下船帮,一块不那么结实的木头就被他掰下了一块,“江南湖网纵横,所有大点的地方都有运河连接,否则这里也不会那么富庶,你把我们送过去,我还有厚礼给你,你要是欺负我们是外乡人,嘿嘿……”

曲麻子非常配合的使劲将机枪的枪托往船板上一砸,赵豁子干脆就把步枪端平了。只有狗蛋吓的躲到了周大牙的身后。周大牙云淡风轻的掏出一根烟。

“船老大,你就受点委屈吧,我这兄弟是讲武堂毕业的,对啥都清楚,你何苦要自找霉头触?”给船老大点上火,周大牙自己也点上一根,“话又说回来了,这兵荒马乱的,有我们哥几个在就没人敢碰你,你要是碰上一群溃兵下来,恐怕你不要说这船了,能不能保命还两说呢!”

船老大没脾气了,也不敢耍心眼了,人家那可是讲武堂毕业的,听老辈说,能进讲武堂的人都是有大学问的,蒋领袖就是从讲武堂里出来的。

船老大老老实实的开船了,这条本来就是在当地拉脚的小机动船,就是船老大一家吃饭的本钱,说啥?那个年代有机动船吗?

有,珠三角湖网河汊地带还很多,从旧上海的照片里大家可以看到靠近码头的一些船是没有风帆的,而在长江中有孤立的帆船活动,那些帆船其实是渔船。而在长三角一带走乡串镇的交通工具主要就是机动船。鲁迅先生笔下作品《祝福》里描写的祥林嫂的丈夫是个纤夫,不过那是描述的辛亥革命前后的故事,到了30年代的时候,这个地区不仅是有了大量的机动船,让当地的纤夫大批的失业,而且,在当地也没有狼了,或许这是对祥林嫂的一个藉慰吧。

在常州,有个叫奚九如的前清秀才,他从1912年开始投身实业,注意,是1912年,也就是在辛亥革命之后的第一年,他创办的厚生机器厂就是生产各种小型的柴油发动机的,一开始这些机器是用在船上的,可后来这些机器给当地有着悠久历史的纺织业提供了动力,在纺织动力上的成功掩盖了对当地船舶的贡献,事实上,一开始的时候,厚生机器厂就是个造船的,厚生机器厂生产的以单缸柴油机为动力的小木船几乎是当地的抢手货。还有利用当时日本向中国倾销的发动机做的机动船也不在少数。北伐战争结束以后到卢沟桥事变这十年被称为“黄金十年”,其实指的就是在山东、沪宁一带的民间资本大发展。

李久他们拦下的这条船就是属于那个时代很先进的机动船。淞沪开打,船老大就想躲起来,躲过战火再出来跑运输,可没成想还是被嗅觉超级灵敏的李久给从河汊里找了出来。没办法,那个国军大头兵是个行家,骗不过。

有了这条可以乘坐20多人的小船,李久他们舒服多了,中午靠近了一处水边的小镇,周大牙上去买了点吃食,于是这条船就继续开行。在水道里,他们也遇到了一些逃难的船,上面载满了逃难的人。百姓逃难都是先短途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最后才形成长途迁徙,谁能想到这股逃难大军最后竟然行程五千公里,深入到四川和贵州呢?李久也想不到,他只希望能够尽快的到达南京。

为了避免遭遇鬼子空中飞机的轰炸,李久让船老大按照他设计的路线开船,好在船上备用的柴油足够,这单缸的柴油机也很省油,就是船速太慢了。

小船在星罗棋布的江南水道里七拐八弯,整整走了一个礼拜,才到镇江附近,天色已晚,再往下走就要进入长江了,此时的长江并不太平,不要说鬼子的军舰肆无忌惮,就是国府的巡逻队也是见一条船查一条船,船老大宁死不去。

“不要逼他了,我们也该走走了,老周,咱们步行或者找到铁路扒火车。”李久点着地图上的铁路线说道。

在靠近镇江的一个汊河边上,四排全体登岸,周大牙破天荒的把剩下的几块大洋都给了船老大,虽然不多,可比船老大一个月挣的都多,至于船老大能不能安全的回去,要看他的运气了。来的时候,船上有这样一群大兵,地痞流氓劫道的都不敢轻易上去扎刺,可没有了这些大兵,他能不能安全的回去还真是个问题。

李久管不了那么多,趁着月色,他让全体人员“急行军”,沿着沪宁路走,很快他们就在一个小站附近扒上了

南京,现在乱哄哄的,到处都在撤离,国府早就撤退到武汉去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军部的人在收拢从淞沪战场溃退下来的散兵,带着袖标的中央军在各个入城路口和车站清查着从东边过来的所有拿枪的人。

“你们是67军的?”一个操作江南口音的军官盯着周大牙的胸章问道。

周大牙是过去询问自己部队的情况的,没想到对方这样一问。

“是,67军107师621团2营3连4排。”周大牙稍微立正回答,“我们奉命掩护主力撤退,完成任务过来找自己的老部队。”

“不简单啊!完成断后任务还能回来,不简单!”旁边的一名军官说道,“你们的部队打没了,连你们的老长官吴克仁也壮烈了,现在,你们归我了!”

周大牙愣在当场,他想到了很多恶劣的后果,没想到连老长官都没了。现在明摆着67军要撤编了,那么自己这几头蒜怎么办?

“别犹豫了,我们是中央军,到我们88师来吧,我们是德械师,也是从淞沪战场上下来的,我们那里急缺你们这样的老兵。”那名军官忽悠着。

“我要去与弟兄们商量一下……”周大牙指指身后站着的几个人。

“商量什么啊?你们都是国军序列的,都是我国军人,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现在我们命令你们加入88师!来给他们换武器和军装!”那军官一招手,立即就围上来十几个拿着军装和胸章的人,态度非常好,周大牙来不及反应就被这群人给簇拥走了,还有李久、狗蛋、赵豁子他们几头蒜。

88师是老蒋的精锐,三个德械师之一,待遇和装备不是其他杂牌军可以比的,从不欠饷,这不,人还没有过去,那边的军需官每人2块大洋已经塞到了四排所有人手里了。看着大伙一脸的懵逼样,李久也无奈的对着周大牙点点头。

紫金山的一个山坳里,散落着十几个帐篷,这里是88师补充团的整编驻地,目前在这里的300多人都是被收容的各个杂牌部队里的散兵。他们在这里要进行简短的甄别后被补充到前沿部队里去。

“我说,李久兄弟,咱们这么被收编了好不好啊?”周大牙摸着新军装嘴巴上叼着一根香烟,显得有些惬意。

“老部队打没了,把我们这些人整编到其他部队去是一定的,不来这里也会去别的部队,与其去其他杂牌继续苦熬,我觉得到这个中央军的德械师要好多了,至少在武器和待遇上比杂牌部队好多了。至于其他方面咱们不知道,也不敢随意的评说。”李久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久哥说的对,我们跟着久哥打仗心里踏实。”张家兄弟第一次首先表态。

“虽然跟久哥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服他,久哥是个有本事的人,今后怎么干我听久哥和周大哥的。”赵豁子的表态很有意思,留个尾巴。

“到了中央军是好事,没准哥几个官运大盛,就是你们不来,我都要来,瞧瞧人家这装备,这待遇!尤其是这胶鞋,穿着又软又轻,比鬼子的翻毛皮鞋好多了!”说话间,王小已经把换下来的翻毛皮鞋扔了出去。

39

倒霉的殿后(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