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灰色>新七班(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新七班(3)

小说:灰色 作者:situhan 更新时间:2018/12/19 11:13:29

小红旗的准头让李久吃惊,可小红旗会测距的本事更让李久吃惊。

小贾在大约400多米的地方找了颗大树,用刺刀刮下了西瓜大的一块树皮,露出里面的白色数肉,算是给小红旗做了一个远距离的靶子,他自己则是躲在附近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只见缺德孩子竖起小小的大拇指,先是闭上左眼跟着又闭上右眼,又用嘴巴舔舔食指竖在空中,然后点点头,把三八大盖的瞄准游尺定在了接近400米的地方,跟着就仔细的瞄准,不久,枪响。隐藏在大树附近的小贾一看,向这边举起了拳头,那意思是正中靶心。

“谁教你测距的?还有测风?你这射击的理论掌握的不少啊。”李久问道。

“测距是胡大叔教的,胡大叔原来是炮兵,后来没炮了,他就干司务长了。测风和打枪是团长大叔,团长大叔的枪打的可准了。”缺德孩子把自己的师父都出卖了,“射击的理论是政委大叔,他说他看过一本书上说的,说子弹在飞行中不是直的,会受到温度、风还有什么太阳的影响,不过政委大叔的枪法不咋地,因为他的眼睛看不清,戴上他的那个眼镜也不行……”

小红旗说的轻松,李久却是心里嘀咕,“看不出来啊,这小小的独立团也是藏龙卧虎啊!今后可是更要小心点,,别叫人看了笑话。”

晚上,吃过晚饭后李久把小红旗和小贾叫到一起,铜锣虽说也是从无名村回来的,但那时他是俘虏,直接被李久无视了。

“我们在山神庙的缴获不可以隐瞒下去,回来的时候小鬼头在炊事班胡说八道的时候,我是怕说出来惊世骇俗,所以没吭声,现在我当班长了,要遵守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可是三大纪律里的一条,作为军人,我们必须执行。”李久小声的说道,“在独立团我没熟人,这个上缴怎么弄?你们两个抓主意,越快越好。”

“是啊,这几天我一直是提心吊胆的,那些武器早晚咱们得拿出来,到时候怎么跟团里解释?解释不清关禁闭是轻的,搞不好要受处分。”小贾说道。

“得得得!两个大老爷们真是没有担当!”缺德孩子不屑的挥动着小手,“上报肯定是要上报,但是必须要有条件,这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满足我们七班的装备。至少现在要把哈喇子的那杆三八大盖要下来,还有那些短枪……”小东西凝眉思考着,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得一拍自己的小腿,“你们不用管了,我去找一把手!”

李久的顾虑的确是很大,刚刚参加八路,这一下子就弄来十几把盒子炮还有几十条枪,怎么说人家会信?心术不好的就会怀疑“那是不是鬼子送给他的?”还有那个“自己的女人”钱屸,总是用挑剔和责难的眼神看他,弄的李久浑身不自在。所以,李久这几天也是在犹豫,他甚至都后悔有那么多缴获了。

小红旗可是不管那些,不与一把手把条件谈好,谁也别想从他那里拿到东西。

“黄大叔,我问你个问题……”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缺德孩子找到了正在整理那间小小的仓库的一把手,先给一把手讲了一个天方夜谭般的故事,最后才问道,“你说,如果那个打了胜仗的班要优先分配点武器应该不应该?多分配点好处可以不可以?我是说如果,大叔你可千万别当真。”

“当然应该,当然可以,我们一直鼓励部队这样做,要是一碗水端平,大家就没积极性了。”大着嗓门进来的是团长易云龙,他早就发现小红旗鬼鬼祟祟的进入了后勤处,每次这缺德孩子进入后勤处总是忽悠的一把手最后给他点什么。以易云龙对缺德孩子的了解,这次回来一定是打了不少埋伏,这两天忙,还没有搞清楚,正好把缺德孩子堵在了后勤处,那就不客气了。

“团长大叔,你是在盯我的稍?这也太不讲究了,你可是大干部啊!”

“不搞清楚你这小鬼头的阴谋,我啥干部都不是!老实交代,你们上次回来的路上到底干了什么?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就小贾背的那两个大子弹盒就有问题,鬼子一般都是配三排弹夹的小盒子二个,大子弹盒是放在腰后的,小贾一口气就装了二个,那至少是2个鬼子的装具,可你们却只背回一支三八大盖,这是数字对不上,还有,小贾身上背的两支驳壳枪也不是原来的,好家伙,李久也背了2支,2挺机关枪,你以为我是老糊涂了?今天你要不给我老实坦白,我把你们七班的番号撤销!我看你怎么跟我斗法!”

太狠了,太缺德了,完全是釜底抽薪的战术,此时一把手才知道这小红旗的缺德是跟谁学的了,不过,他喜欢团长的缺德,他后勤处不能没有团长的支持。

眼看着小红旗就要摇白旗了,大眼睛轱辘轱辘的来回转着。

“打个商量如何?”易云龙小声的弯腰在缺德孩子的耳边说道,“你已经拿走的装备我一件不收,只要你说了实话,对你,不关紧闭,不给予处分。”

“不行,我还要一支三八大盖和一支驳壳枪,我答应给哈喇子也配上这些武器,还有,班长要五把工兵锹,五套饭盒和水壶……还有,那个望远镜是我的,那不是缴获的,就是个曹长镜,看不了多远的……”

小红旗并没有觉得刚才自己说的是“如果”,这会几乎就是在与团长讨价还价了,这哪里还是“如果”?整个就是一个“现行”嘛!

“好!成交!”还没等团长答话,一把手那里就首先回答了“不管有多少缴获,你要的东西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们配齐,你说的那些东西其他连都不要。”

易云龙翻了翻白眼,用遗憾的眼神看了看一把手,“我费了半天劲套话,你倒是会吃现成的,也行,小鬼头的要求不算高,还有点集体主义的精神,为班里其他战友补齐装备,不错!有进步!”

“团长大叔你出去,你已经出局了,我是与一把手大叔达成了协议。”小鬼头颈着脖子对易云龙说道,“我们的秘密不能让你知道!”

易云龙一愣,“嘿嘿,进了供给处不就是进了独立团嘛,最后如何分配还不是老子说了算?跟我斗心眼?你是不是太嫩了点啊?”说着还揪着小红旗的脸蛋发泄着不满。

“独立团的武器分配需要经过党委讨论,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你只能临时的处置,最后也是要党委会议确认的!”小红旗可不是菜鸟,站直了腰杆,小手一指团长易云龙的鼻子,急嗤白咧的说道,“你要是敢徇私舞弊,我到政委大叔和胡大叔那里去揭发你的反革命行为!”

易云龙晕了!

看着易云龙“抱头鼠窜”的样子,一把手笑得都要打滚了,连烟袋锅子都找不着了。

“那个黄大叔,恐怕你还是要去找政委商量一下,最好从警卫排调一个班过去,那个……东西有点多。”缺德孩子见一把手总算是找到了烟袋锅子,这才小声的说道,“要是让团长知道了地点,他能提前叫三连的魏大刀派人去,东西到了魏大刀的手里,你还要得回来吗?”

“哎哟!对啊!”一把手听了小东西的话立即就朝政委住的地方跑去,他都没想想,缺德孩子告诉他埋藏武器的地点了吗?连他都没告诉,那团长大叔就算是派三连的人去,能去哪儿找?大海捞针还是沙漠里找水?

乔一得听一把手的汇报后也觉得应该派警卫排去,他知道下面连队都缺少武器,小鬼头能给他们弄来多少武器?他不相信有多少,如果武器多了,那自然好办,开会,讨论,一碗水端平。可武器少了的时候,那怎么端平?必须要控制在团部,这个原则乔一得心里很清楚。

乔一得叫来了警卫排的二班长小乙,没错,这个班长就是叫小乙,甲乙丙丁,他们族里的师爷就是这样给他们起名字的,说是上古的君王才用这个名字的。天知道族里的师爷是从哪儿看到的。

警卫排没有排长,也就俩班,一个班跟着团长易云龙,一个班跟着政委乔一得。小乙就是跟着乔一得的班长,乔一得说他们的名字与殷商帝王的庙号异曲同工,倒不是殷商的帝王真的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这些天干称谓做名字,而是殷商的那些官员为了便于祭司而给帝王们加的庙号,流传到现在,真名字找不着了,可是庙号却流传至今。听了政委的解释,小乙认为政委才是有大学问的人。

“小乙,带上你的班,今晚跟供给处出一趟公差。听从黄处长指挥。”

“是!可我们都走了,您这里怎么办?”小乙犹疑的问道。

“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倒是你们今晚比较辛苦,来回差不多有70多里呢,抓紧时间去吧。”乔一得摆摆手让小乙去执行任务。

缺德孩子地点是说了,可没有地图,有地图也没有那么细的,于是,一把手用答应缺德孩子多给一条枪的代价,换来了让小贾跟着一起去。

清早,槐树村鸡鸣狗叫,所有的连队都在出操,乔一得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警卫班居然昨晚没有回来,眉毛不禁锁了起来。长期的革命斗争让乔一得的警惕性很高,换言之也就是担心的事情更多了。

乔一得想让七班派个人去打探一下,万一出了事情快回来报信,可到了七班,发现没人,这是出操去了,可在团部的操场上看不到七班的影子。于是乔一得又想到去找团长商量,从警卫一班调人去看看。

“那小鬼头能有多少东西还要你派出了一个班?就他那鬼话连天瞎话通地的胡说八道你也信?还叫小贾带路,估计他们是在路上睡了一会,放心吧,等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肯定回来,要是午饭时间还没有回来,我再派人!”

对手下兵的了解易云龙可是比乔一得深多了,黑灯瞎火的赶路,找到点东西,回来的路上肯定极其疲乏,还不兴让人家在路上打个盹?

团长猜对了一半,猜对了警卫二班的极其疲乏,可二班这一路上却是没有打盹,而是负重前行本身速度就快不起来,尤其是小乙,一路走一路骂缺德孩子瞒报军情,这哪儿是一个班就能轻易带回来的东西?鬼子一个小队,伪军一个排的装备那是一个班就能轻易背回来的吗?他们哪里知道缺德孩子是算计好的,让他们感觉背不动,最后得再埋回去点,而让小贾带路就是当这个奸细的,回头她就能叫小贾和哈喇子连夜把东西挖走。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小乙带来的这个班“极其有战斗力”,看到那么多步枪和盒子炮,还有那么多已经被李久他们捆好的军装和装具,说什么也要背回来,于是,一个个全成了“苦难深重”的托夫。平均每个人的负重超过了60公斤。

小贾也是累惨了,原来缺德孩子给他的任务就是记住新埋藏点,再带个路。可没想到小乙毫不客气的把他也当成了“民夫”,身上挂着5支步枪,背着一捆军装,还要挂上好几个水壶和饭盒,这一路走就是一路的响,好像是那放出去在山里走的骡子,小贾心里这个恨啊,缺德孩子就没有一天不折腾人的!

中午还没有开饭,放在外面的哨兵就飞奔回来,乔一得以为出了状况,连平时不扎的腰带都拿在了手中,随时准备行动。可那个哨兵没有到团部而是直奔供给处,一路大喊“一把手处长,快去接接小乙他们吧,全都累趴在村外五里牌了。”

“啥?不就那么点东西,咋能累成这样?供给处的,都给我去帮忙!”

16

新七班(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