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五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四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19/5/20 23:44:57

  部队永远都是这样,我接触的部队一直都是这样的,不管谁走了,生活仍然在继续,不管谁来了,训练也仍然在继续,继续着昨天的故事,继续着枯燥乏味和日复一日。很多人都悲伤,但是这种悲伤,谁都看不到,我看不到他们的悲伤,就像他们不知道我内心的痛一样。我在一点一点的失去,失去那些陪伴我成长,教我本事的人,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还是不喜欢当兵,当兵只是让我越来越不喜欢当兵,一开始因为我受不了这种生活,现在因为我受不了这种分离。连长说的话太大了,我觉得我这种小人物做不到,可是做不到我也没有办法,因为我选择留下,就注定了是这样的一切,只是我没有想到是在经历过肉体的折磨之后,承受着精神的伤害。

  特勤队队长是不训练的,至少我很少看见他训练,我会看见猴子跑地三鲜,我会看见老张倒腾装备,但是我很少看见队长训练。不过他任何装备都拿的出手,我并没有见过,只是和特勤队的老兵在一起的时候无意听他们说起的。这里的每个人都很敬重队长,老张也好,老胡也罢,我也一样,因为我们和队长都有距离,平常的时候,队长都不怎么和我们接触,或者说特勤队的人,自己都不怎么接触,但是无非在吃饭,看新闻的时候凑在一起,然后几个人一起随意聊聊,我很少插话和主动去说些什么,除非我碰到一些战术和装备上的难题,我就会问老张,老张几乎什么装备都懂,什么装备都会修。在这个集体里,我开始变的不再那么多话,他们说话,我也只是在一边听着,有时候大家笑的不亦乐乎的话题,我才能勉强的嘴角上扬一下,我不是要装些什么,再失去苏小迦、师父、老郭之后。我觉得生活没有了那么幽默,更多的是严肃,是师父给我的严肃。就像我训练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以师父严格的标准来衡量,失败了,我会在心里痛骂自己的没用,成功了,会想到还有没有更好的方法,我有没有做到最好。

  队长很喜欢打猎,钓鱼和看电影,他打猎,从来不会说特意去弹药库拿装备,而是自己靠着一把斧头和一把匕首做成一个工具和陷阱,他打的东西,他从来都不吃,都是扔给我们,然后我们几个就去炊事班加工一下,这就是部队的加餐,小时候,我是特别怕蛇的,可是来到这里,当兵以后,我巴不得我天天都能碰到,因为碰到以后就可以改善伙食,部队的伙食,终究太过于单调,一个星期就是鸡腿、红烧肉、土豆炖排骨……反复变化。队长很少和我们在一起,一般他都在房间看电影,然后看完了,第二天凌晨和买菜车去城里,然后又租点新电影回来继续观看。或许因为我伪装的不够好,队长也看出了我的变化,他慎重的邀请过我几次去打猎和钓鱼,我都拒绝了,我说我没到那个享受的年纪,队长说训练要抓紧和严格,可是也要学会娱乐和放松自己。我找不大话来反驳,队长可能不知道,在这样的生活里,我习惯了不停的训练来放松,也只有训练,我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每一次遍体鳞伤的时候,我就会变的特别开心,因为师父走后,我从未停下,前进的步伐,我不知道这是对错,但是我知道,今天不流汗,明天肯定流血。可是后来老胡说跟着队长打猎,可以让我学到很多东西,老胡说队长可以根据森林的小动物来判定天气。精准程度到了十分钟之差,当我知道这个的时候,我已经拒绝了队长。我还是训练,大冬天穿个泳裤在水库里游泳,从特勤队拿装备潜水,从4米高的高墙跳到水里,然后水下破除障碍,水下射击,水下战斗,水下解救人质。在老大看来我就是一个人在那发疯,而在我看来,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因为我每次都有一个假想的敌人。只不过在我假想的世界里,我永远那么强大,从来没输过,这让我的心理很扭曲,很多时候,我都告诉自己要输,可是总是在想方设法的赢,我总是和我那个假象的敌人,那个自己打架,如果我是犯人,我会怎么做?如果我是当兵的,我又会怎么做,我怎么做才能避免最大的损失,我每一次都把自己打的头破血流,很多的时候,我抓狂,是因为我被自己弄进了死胡同,所以我只能不停的想,不停的去重复,直到结果让我满意,直到我觉得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我才肯回去睡觉。老大说我经不起实践,如果真是水下作战,我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他说战场瞬息万变,你设计的,那只是你设计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你的敌人会从哪里出现,会用什么样的战术。老大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不要战术,那就是最好的战术,但是,我没有经历过,我不懂。老大说的这些话师父都说过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只有一次机会,一次失败,就注定永远失败,而我们不允许失败。可是我还是把他推下了水库,让他体会了所有虚无并非虚无的东西。他在水里挣扎着,然后狼狈的爬上岸看着我,他没有生我气,只是告诉我,下次提前打个招呼。老大永远都是那样包容着我所有所犯的错误和我极端的任性,我问过他为什么不教育我,他说作为大哥,我应该给你的是包容,引导,支持,至于教育就留给我将来的弟媳来吧!老大说不管发生,他都会站在我身后。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他会一直在。而我突然发现,我的身后,在不知不觉中只剩下老大和老四和连长,而如今在我身边的只有老大。我来特勤队以后,我和老四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少,如果老大不来看我,那么我们接触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而我和大胆又回到了生活起点,所有不舍的悲伤只是我拼命呐喊的开始,却不是我想要停止的节奏,我是一个恐惧冬天还摸枪的人,可是我却成了那个喜欢迎刃而上的人,冬天的北方并不是很冷,只是它的风让人不得不哆嗦,我也一样,通过瞄准镜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100米处的胸怀靶的靶心,我经常被冻的手指动不了,因为老兵说,射击戴手套,触感少一半,手感丢一半。我讨厌冬天,我也讨厌自己,可是更多时候,我都是在思考,为什么人的禁区在头上,可是我们却要打胸,没有人告诉我答案,我只是一个人,一个人疯狂。部队从来不会因为我一个人改变,可我却在这个集体中被改变。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沉默了,沉默并不代表我没有自己的想法,同样因为沉默我有了更多的想法,什么想法都有。我向上面申请,从三连拿回了师父曾经用过的狙击枪,它还是那么光滑。可以看得出,在师父离开以后,这把枪,一直被人小心翼翼的收藏和爱护着,没有受到冷落,就像师父在的时候一样。我想知道这一点,一定会很开心,我已经不会再去打扰师父,就像他说的,最好是别联系了,他退伍了,我现役,也避免我们之间不必要的麻烦。枪拿回来以后,老大说它已经活到了尽头,很快就要报废了,我和老大说,人死不能复生,那么枪也一样吧。老大说:不,机器只会坏,永远不会完全坏死。我笑了,因为我听懂了,可是却没有任何条件去供养这把枪,尽管这样,我还是我选择拿着师父用过的枪,因为那样可以让我感受师父与我同在。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一个我要当狙击手的想法。其实这个想法我以前就有过,因为师父是狙击手,那时候我觉得狙击手很酷,就像电视里一样,一枪毙敌。只是师父说过我不适合当狙击手,师父也说我用不会他的枪,我当时说枪是死的,我是活的,我可以征服一个训练场,何况一把枪,师父那时候没有搭理我,也没有解释。而年轻的我以为只是一把枪,可是我错了。因为真如师父说的那样,我用不了那把枪,我准备了三把狙击枪,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弹道可是师父的枪在我手里却无法命中胸怀靶靶心,因为这样,我想是枪的缘故吧,因为老大说过这把枪马上就要报废了。我带着郁闷找到老大,我说我想当一名狙击手,老大惊讶了,用不敢相信的口气重复了狙击手三个字。而在我看来这没什么的,老大笑了,他说你不适合当狙击手。我说我从未干过,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他说因为我是老大,因为我理解你。我说不,你错了。你告诉我,全团最好的狙击手是谁,我要拜师。老大说出了队长的名字,这是我不知道的,因为我一直都不知道队长是名狙击手,我只知道队长喜欢笑带着阳光,他没有师父那份冷漠和严肃,更多的是热情和平庸。回到特勤队,我并没有马上找队长,而是先找老胡打听,老胡说,如果你要拜师,你要找队长算找对人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做到在730米的狙击把一个固定的硬币打两个洞。猴子说队长是狙击手的事,已经是很久以前了,队长就是靠打枪提的干。猴子说队长的百步穿杨,至今也无人可比。在800米内击中一栋目标,这都是以前狙击手集训的故事了。他们说队长的枪法只展示过一次,后来特勤队被特批不需要参加团里大型活动之后队长也很少出头露面……听说了很多,带着疑问和好奇,我找到了队长,推开门的时候,队长正翘着二郎腿抽着烟看着电影,他看见我进去了。他笑着问我,宝贝,怎么了?我重新打量了队长一眼,我想在队长身上找到一丝与师父有关的气质,一种我认为狙击手该有的气质,可是我根本找不到与师傅的任何相同的气质。我犹豫了一下说:队长,我不想混了,三年了,我什么都没有学到,我想当一名狙击手,向我师父一样。本来原本还在动态的电视被队长按了暂停,队长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笑着说那就学个舒服点的,别当狙击手,当卫生员好了,实在不行那就混个通信员,人家小组执行任务的时候,你就在里面负责通信就行了。我看着队长眼睛说,你不教我没事,但是谁也无法阻挡我成为一名狙击手的脚步。队长说你是心血来潮想当狙击手还是?我说不。我只是想继承我师父的路,走他没有走完的路,完成他没有完成的事。队长问我理解狙击手吗?我说不理解。他问我今年多大。我说17。队长说挺不容易,一般17岁的孩子,还在妈妈的怀里,可是你却已经通过了集训。我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我只是听他说了很多。队长说,当一名狙击手,你就得遗忘自己,忘记过去,忘了感情,忘了尊严,从此你就只是一个人了,你才17岁,你因该活泼的生活,而不是孤独的活着,狙击手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更是一次对人生的挑战,你有现在的样子就够了。我很渴望的看着队长说求你帮我一把,不管我适不适合,我想只有我自己走过才会明白。队长重新问了我一次,你确定要成为一名狙击手。我又一次很肯定的点头。他从抽屉里拿出两包压缩干粮和两瓶水说跟我来吧。我来到走廊最后一个空荡的房间。你先在里面呆7天,而这就是你7天的粮食,这7天不会有任何人来找你,同样如果你自己受不了。就出来,以后就别提当狙击手的事了。如果你没出来,到时候我还会虑的,队长说这个话的时候特别的严肃,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我知道他是认真的,可是我也是认真的,我这辈子就活这一回,有些事,我现在不做,将来一定没有现在这么多的机会和时间去做。于是我进了空荡荡的房间,四面都是墙,除了门缝的光,我在里面没有任何视野。没有时间,我不知道怎么才能熬过7天,但是我告诉自己为了那个使命,为了不轻易低头,我会扛着一切。再苦再累,能苦过集训吗?

  

0

第五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