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七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19/7/9 16:39:02

  我想我就算死在山里,也不会有人知道,因为我消失了那么久,特勤队的人没有来找过我,我也不知道我在特勤队到底是扮演一个什么角色,有时候,我觉得特勤队像一个大家庭,特别温暖,怎么玩,怎么闹都没事。但是有时候,除了老胡和队长,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很冰冷,冰冷的像个陌生的过客,就像我自己一样,他们从来不问我,一天都做了些什么,我也从来不问他们一天都干了些什么,就是回到宿舍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张说的“小屌关灯”因为我每次都是最晚一个回去的,不管我多晚回去,房间的灯,都是由我来关,我没有问过他们,如果我不在怎么办?我们几乎没有什么交流,有人说人需要沟通,才能更近一步,更加了解,更加有感情,可是在特勤队不是这样的,我们从来都没有好好地坐在一起聊过什么,其实我也有点不合群,比如说重大节日的时候,特勤队肯定会自己组织一下喝酒,可是因为我不喝酒,每次我都是匆匆忙忙的吃完,然后离开,他们总是会喝到半夜。然后我第二天起床就把顺便卫生给收拾了,我喜欢劳动,不停地劳动,劳动并不是使我快乐,只不过我做什么都在想,这件事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做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达到最高的标准,我喜欢这种思维方式,哪怕只是收拾卫生,因为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感觉我思维越来越敏捷,每次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我没有去思考,只是看到这件事,我的大脑就会快速地计算着怎么去做,然后在大脑里面一个一个排好顺序,我只要去执行就行了。特勤队是个很奇怪的地方,住着一群奇怪的人,具体哪里奇怪我也说不上。这个地方跟我传统中的连队完全不一样,在这里生活的每个人都靠自觉、自律。你问,大家都教你,而且是倾尽所有毫无保留的教你,你不学,也不会有人说你。老胡说,能从特勤队活着出去的人,不是龙,也不会是虫。我说为什么。因为特勤队磨炼的是人的意志,专业不专业都无所谓。老胡说以前有一个人也是在特勤队,选拔来的。不过只待了一年半就走了,因为这一年半里什么都不干。我说队长不说嘛。老胡说队长不会去说,只会到时候汇报,说这个人军事成绩太差不符合特勤队人员标准,建议分流。我突然觉得队长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因为他明明可以拉那个人一把,可是他没有。我说出了心里话。老胡说也不是这样,能经过集训,都已经不简单了,只不过有些人没有好好珍惜而已,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没必要让别人追着屁股喊,队长说我是队长,不是爹妈,我没必要惯着你,你行,你留下,我们做兄弟,不行,你滚蛋,我没有你这样的兄弟,特勤队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吃干饭的留在这里。听到这里,我也有点分不清对错了,因为道理好像就是这样的。老胡接着说你没来之前,队长说了愿意让你到特勤队呆到成年,是龙,他让你飞,是老鼠,他决不允许,特勤队有一只老鼠。我问老胡,那我现在的表现来看,我算什么?老胡说你的积极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队长好几次和领导喝酒,一说到你就笑的合拢嘴。为了你,他还特意请三连的连长喝酒,感谢他送过来一个好苗子。其实在我心里,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好苗子,只是很多时候,我没有退路,没有选择。老胡接着说那个兵被队长劝退的时候,有领导来队长办公室劝说队长,队长直接说,要么我走,要么他走。后来那个人被分走了,退到了二线,一期就退伍了,因为他们原单位没有他的留队名额。我突然觉得特勤队可怕,也觉得队长残忍,因为如果不是老胡说,我根本想不到队长还有这么一面。在我映像里,队长很多时候,都是和和气气的,和大家怎么开玩笑都不生气。而那个兵所承受的痛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好比,考上一所大家都梦寐以求的大学,然后家里人都在家里摆酒庆祝,结果去学校待了一年多,被学校开除了。人们只会看到他是被特大退回来的人,不会去在意他是否还有着过硬的成绩,也不会去记得他曾经经历过特大的集训,人们只会看结果。我突然想起了《士兵突击》里的成才,许三多愿意给成才机会,我想队长当时也是给过他机会的。一年半的时间,我不知道他错失了多少机会,但是我知道,所有的果,全是有因的。他享受了特勤队的特殊待遇,也享受了特大退回的待遇。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是我希望他好好的。因为路还很长,特大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我知道他肯定和老三他们一样,特大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特大是军人的出路。伙食费高、补助高,最接近战场的部队了。

在这期间,军哥这个从来不上山的人,一个人在山里转悠了很久,我知道他是来找我的,但是我并不想见他,我在他身后跟了他很久,很多时候,我故意弄出动静,想要去吸引他的注意力,注意到我,发现我,可是他没有,从他行为举止来看,没有任何丛林经验,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人,是不会拿根棍子到手里开路探蛇的,因为这是大忌,会留下痕迹,狙击手最怕的是留下痕迹,我在他身后的树上听着他喊我的名字,然后大胆飞了过去,我以为我暴露了,可是我还是没有出来,我想让军哥自己发现我。军哥和大胆说你爸爸呢?大胆只是在他头上盘旋了,然后朝山外面飞去,军哥知道我就在这附近,他跟着大胆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地方,我知道他在寻找我,可是我没有出来。我一直跟着他,直到看着他追着大胆出山。每天看着不同的人来训练伪装,夜训。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想起了小时候的玩过的一个游戏,老鹰抓小鸡,但是毋庸置疑,我一定是小鸡,我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我每天看着他们训练,很多老兵教东西的时候,都是引用自己某某某次任务,怎么做才能避免最小的损失。有些损失是无可避免的,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避免最小的损失。我在山里待了11天,没有洗澡,没有换衣服,饿了就在山里找吃的,累了就睡在树上。我并不是放下了什么,只不过有些信念越来越坚定。我以为我回去队长会说我两句,可是他还是没有。只是老胡说,你要在不回来,就要像团里汇报,有逃兵了。我知道老胡是开玩笑的,如果以前我绝对不允许这种无聊的玩笑在我身上,可是现在我也无所谓了。一切都只是他说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自己心里清楚就好。回去,我洗了个久违的热水澡,我第一次破天荒的洗澡洗十分钟,从我当兵以来,我没有洗过10分钟的澡,在热水的淋浴下,我觉得很温暖,可是我马上就调成了冷水,11月的北方,真的很冷,我们单位的水还是地下水,所以更刺骨,但是我就是这样刺激着自己,因为我刚才想到了温暖会让我麻痹,而我这个年纪最不该享受的就是温暖和安逸,老兵的故事,我不能忘记,所以我只能残忍的对待自己。

慢慢地又是一年退伍的时候了,团里又开始放那些悲伤的音乐,其实那些歌,我压根都不会唱,只不过听着听着,我就会哼了,我也不知道我哼的歌词对不对,但是对不对又怎么样。而听着这些音乐,我记忆里最深的不是师傅,而是老郭。毕竟老郭是我亲手送走的,而师父连一个背影都没有留给我。我终究是太矫情,因为思念,造成我思想的放松,思想的放松造成身体的懈怠,这个时候,我就会感冒,发烧。这个已经是习惯了,我每年都会发烧感冒一次,都是特别难好,怎么打针吃药都没用的那种。有些人发烧如果不去打针就会越来越严重,可是我不会,过个两三天就好了。而这个时候,我仍然训练,几乎是只训练6—8小时。因为太累了。有几次我都是趴在地上就睡着了。我在睡梦中,感受到有东西压在我身上,我本能的紧张,然后翻身,就看见队长想把大衣给我盖着。我看见是他,我才放松些。队长说今年一年的工作就结束了,你要有心理准备,明年给你加加担子。其实我的身体已经被这一次发烧掏空了,我想站起来说坚决服从安排,可是特别吃力,我还是站了起来了。队长看着我的模样说,病了就好好休息,让小胡给你打病号饭?我突然想到一句话,一句我没有说出口的话,要么练,要么死,要么战死,这算什么。我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没事。队长没有劝我,只是说天气凉,早点回去休息。我回到宿舍,老胡早已给我准备好了一杯热水,回去就让我喝了,还给我准备了盐水。不过我没有吊,我说睡一觉就好了。可是并没有好,第二天还是如此,身体越来越累,累到我起床都有点问题,我几乎在任何地方只要坐着就能睡着。队长看见如此,就让老胡去他柜子里拿酒,让我喝。我说不能喝,我还没把下面的话说完。队长说这不是要求,这是命令。我没有办法,只是硬着头皮喝着队长的白酒,我刚举起来准备喝,队长说下一半。这酒很辣,烧心,不是烧胃,喝到肚子里,我就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点着了。难受,尤其是头本来就一直晕乎乎的,可是我并没有停下来。等我感觉下了一半停下的时候,我吐了,可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难受,各种难受,头痛头晕,五脏六腑都在翻腾,全身无力,慢慢地全身都在着火。坐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我的世界就开始转圈圈了,转的天旋地转,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老胡坐在窗户前玩着他的单机游戏,我头也不晕了,人也不难受了,感觉身体也有力了。我床边的凳子上放着一杯热水。我问老胡,我睡了多久,老胡说8。9个小时左右,我突然回头看到那杯热水,我差点就哭了。因为他无法知道我什么时候醒来,可是我醒来的时候,刚好有一杯我需要的热水。我不知道他重复跑了多少趟,但是我知道我又被照顾了。我没有说谢谢,因为谢谢这两个字太轻了。

0

第七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