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最后一个军礼>第七十八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八章

小说:最后一个军礼 作者:三连最后一个兵 更新时间:2019/8/20 11:28:40

  在飞机上,所有人都太累了,因为三天都没有合过眼,每个人的睡姿,都特别奇怪,等我们下飞机的时候,是到了单位,是被身边的战友叫醒的,回到团里,我们这批人就被隔离了,一群人住在一栋早已安排好的空楼里,团里的人早就给我们安排好了铺,洗漱用品,什么都是新的,就像新兵入伍一样,这让我们很是受宠若惊,听到这一切,我们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我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回来的感觉,总是好的,毕竟回到了单位,就到家了一样,只是有些人还没有从四川走出来,他们脸上写满了悲伤和痛苦,大家都没有提起这个话题,谁也没有打破,这个大家在乎却不想提起的话题,就好像我们谁也没有去过四川一样,我不知道别人的心里是怎么样的,但是只要我想到四川,我就会不由自主的咬着牙,然后眼睛湿润,那些画面,就会瞬间从自己的脑海里闪过,有些人故作没事的样子。大家一起说说笑笑,房间有很多活动的东西,比如棋、电视、扑克牌,然后这个楼,还有健身房和台球室,楼下有篮球场。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两个没有枪的卫兵站岗,这让我们很惶恐,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在这个单位,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出,可是大家怎么都想不明白,连级干部也和我们一起,包括连级干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唯一听到的消息就是参谋长回来之后,就被关起来了,部队就是这样,瞬间流言四起,说什么的都有,说他失职,贪污上面已经来人对他进行调查了……可是这个理由后来又被人推翻了,因为大家发现了一个共同点,住在这栋楼里的人,都去过四川,或者说去过四川的人,都被集中管理了,但是我们听不到任何关于我们为什么要这样的原因。就连平时和领导走的近的人都不知道。

一顿急促的哨声,我们所有人都在楼下集合,然后副参谋长站在我们面前,说道,大家不用这么严肃,放松站就行了,这次是北京来的几个专家,想在我们单位进行一个试点,然后副参谋长说了规定,让我们好好配合。然后北京来的几个专家纷纷露脸,其中还有一个少将,我们只是鼓掌。我们所有人都不能单独离开这栋楼,出门都要卫兵去请示汇报,去哪里?出去干什么?哪怕是上厕所,都必须三个人同行,坚决不允许出现,单溜情况。上厕所的坑是没有门的,也就是说一个人上厕所,其余两个人把风,我们都不知道这是唱的哪一出,集体活动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擅自离开,离开也要请示汇报。我们各种猜测,说什么都有,说单位看我们辛苦了,犒劳我们,也有说我们要去执行一项特别艰巨的任务,然后还有人说我们在四川执行任务质量没有达到领导的要求,部队就是这样,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最神奇的是,说我们里面有人泄密了,把我们集合起来就是为了抓出那个卖国贼……我回到单位,军哥就来看我了,他在走廊晃悠,他是可以进来的,但是我们不能擅自出去,我知道他是来找我的,然后我准备出去,一个士兵拦住了我说,班长,你要去做什么。我说我兄弟来看我了,我出去一下,就在走廊。我和军哥碰了个面,突然想起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一起散步了,我准备和他去操场散步。一个士兵拦住我说班长,你等一下,我先去汇报一下,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内心就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但是我没有办法,军哥朝我说着不着急的,我等等就行了,我很愤怒的看了另外一个士兵一眼。没过一会,那个去汇报的士兵回来了,他很客气的说,班长,领导同意了,我们走吧!听到这句话,我当时眉毛一皱,因为他说的是我们走吧!我想问问什么叫我们走吧!但是我没有。我和军哥走在前面,那个士兵就跟在后面,保持着3。5米的距离。这就让我很不爽了,因为我感觉我像一个犯人,一个被看管的犯人。我和军哥去操场散步,他一直跟着,我回过头看着他说兄弟,我不是犯人,你这样什么意思?他看着我很认真的说,班长,我也只是奉命办事,你别让我为难。我刚想发怒,军哥就拉住了我和那位兄弟说,不好意思,我兄弟的脾气比较暴躁,然后和我说算了,算了。听到这里,我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因为我从来不是一个暴躁的人,按照我以前的个人思维,你跟着就跟着呗,反正我又不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我突然在自己的心里问到自己,怎么了?因为回来之后,我的情绪明显跟以前不一样了,这么轻易的暴走,不是我会做出来的事。军哥拉着我说,相互理解一下,三连有个战友救灾回来,第二天就上吊自杀了。听到这里,我愣住了,我没有说话。军哥接着说道现在单位对于你们所有参加过救灾的人员,进行隔离、观察和心理疏导,因为这事,还特意从北京请了几个有名的心理医生。我们一直走着,而此时我的心情很沉重,军哥突然问我,在四川经历了什么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停下了前进的动作,然后转过身看着军哥,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只是突然两个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流泪了。然后那些残忍、恐怖的画面就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一幕一幕的闪过,那些人的惨状,那些活着的人麻木的神情和绝望的眼神。军哥以为我会说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说,我说不出来,我无法去形容,只是我很痛苦,这种痛苦,我放不下,也忘不掉,我只能咬着牙看着军哥。过了很久,我才缓缓的抬起手拍着军哥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好好活着。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我只希望,我眼前的兄弟,好好活着。这是我和军哥第一次散步,没有轻松和愉快,直接是我自己想回去了,我不想和军哥待在一起,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种压抑,这种压抑不是军哥给我的,只是我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切,我的内心就充满了痛苦,我内心有个声音,一直在挣扎。

回到楼下,有人在楼下打球,而有人在旁边看着他们,只不过我在那位看球的兄弟的表情上,看得出,他并不关心篮球场的情况,好像在想着什么,我回到班里,有人在下棋,有人正在闭目养神,也有人正在看着外面的世界发呆。突然我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我也不知道这种烦躁从哪里来,而狙击手,最忌讳的是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这种烦躁,我压制不住,我突然想找一个沙袋,宣泄我所有的痛苦,但是我找不到,我只能拉着老王,去了健身房,健身房里有很多人都在训练,有人在对抗,也有人在玩器械,我看着这么多人,我突然又不想玩了,但是我心里的烦躁一点都没有减少,我只是简单的玩了一下器械,可是我的心也不在这个健身房,终于,等到所有人集合开饭,带队到食堂,然后开饭,本来打饭是不能说话的,食堂必须保持安静,这是一直以来的规矩,可是副参谋长却说,大家不用这么严肃,可以交流。尽管他说完,可是食堂还是没有声音,因为这么久,大家已经养成了习惯。晚上,我们开始被一个一个的叫去谈话,进门的时候,我喊了报告,房间里坐着一个二毛四的女首长,我进门她站起身来笑着和我念了一遍我的名字。我说是!她让我坐在她面前的一张桌子上,然后和我聊起了天,家常,就问我是哪里人,为什么当兵等问题。我不喜欢这种毫无营养的话题,就一直听着她在说,终于她开始问我关于四川的问题了。在她问我关于我怎么看待这次救灾的时候,我原本放松的神经,突然绷紧了起来,我咬着牙看着她。我没有说话,大约过了30秒左右,我说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嘛。她一直都是笑着的,她的笑看起来是那么和蔼,可是我却无法放松,她笑着说,没事,不想说,可以写下来。我说我不想提起这个事。她问我为什么?我看着她没有说话,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了。但是她至始至终都是笑着的,然后拿着一张纸说,没事不想写也没事,我这里有个调查,需要你填一下。那张纸上面,除了选择,就没有其他任何字眼了,连标明这张纸是什么都没有。我问这是什么,她说简单的调查。然后我填了。填了之后,我就可以走了,回到房间,大家已经在交流这件事了,几乎每个人问的问题都差不多,然后都填了那张纸上的选择题。只不过有些人回来之后,就搬走了。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搬走,只是我们都以为,他们回答正确,我们回答错误,所以我们被留下了。后来我才知道,那些搬走的人,都是直接被送进了医院。

夜晚在悄然无息的降临,熄灯号总是在规定的时间里响起,每个人都要睡觉了,可是我却无法入眠,不是说我不困,而是我睡不着,我很困,但是就是睡不着,我一直闭着眼睛在床上闭幕眼神,房间里很多人都没有入睡,只不过谁也没有打破这份沉寂,因为我听到有人翻来覆去的声音,也有人爬起来抽烟的声音,我实在没有一点困意,只能是爬起来坐着休息,那抽烟的老班长问是不是吵到我了,我说没有的,我刚想说今晚失眠了,就听到有人大喊大叫,起初我以为只是有人说梦话而已,因为每个人说梦话的方式都不一样,有些人,说出来的梦话就是喊,可是这个战友足足持续的20秒左右,这就不对劲了,因为梦话,就是一句话,或者几个字,而这位战友一直在重复着一句话,他用方言喊的,我听不懂。然后所有人都爬了起来,开灯,看情况,就看到这位战友全身冒着冷汗,表情特别痛苦,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就在我们准备叫醒这位战友的时候,门口的门开了,那几个北京来的专家都来了,推开我们的人群,来到那位战友旁边,叫醒了那位战友,那位战友是直接坐起来的,就像弹起来一样,他坐起来之后,他也不说话,就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仿佛整个人丢了魂一样,然后过了大概有5秒左右,他才转过头看向我们,我在这位战友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我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我也想不到是什么样的噩梦,能把一个连死都不怕的老兵吓成这样。只不过,这个兄弟也搬走了。那些专家走了以后,宿舍又恢复了安静,其实每个人都有心事,只不过没人说而已。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我睡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

我们每天都要玩很多的游戏,做很多的调查。我很烦这个,但是我确不得不和大家接受和配合北京来的专家,没事的时候,一群人就去楼下打篮球,而我就负责给他们捡球,没事的话,我就围着篮球场跑圈,他们打两个小时,我就跑两个小时,偶尔会听他们讨论NBA,此时刀枪弹药全部远离了我们,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很惶恐,时间久了之后,每天也要玩,大家也就习惯了,但是我从未放松过警惕,因为我每次想去玩的时候,我都会莫名其妙的想起师父的话,任何时候保持一份清醒。而此同时,全团改编,特勤队,变更为特遣队,从此连级单位不复存在,变更为中队。

0

第七十八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